[原创]阎百川治晋初期军事设施与活动[第一军团]

退役新兵 收藏 12 345
导读:[size=16][face=楷体_GB2312] [B]一.军事设施因地制宜[/B] 阎锡山治晋初期的军事设施是采取两司一局的模式。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在日本军事机构的基础上仿照而来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山寨版”,可事实上,阎锡山的两司一局却是一种完全本土化的产物。虽然表现现象接近于日本,可从本质上将,是与日本不同的。答案永远没有百分之百正确的,一个被广泛采用的答案,并非就是事物的本来面貌。 阎锡山的两司为参谋司、军政司,一局是粮服局。 参谋的兴起源于德国,在二战中臭名昭著的日本大本营参谋就是模仿德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军事设施因地制宜

阎锡山治晋初期的军事设施是采取两司一局的模式。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在日本军事机构的基础上仿照而来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山寨版”,可事实上,阎锡山的两司一局却是一种完全本土化的产物。虽然表现现象接近于日本,可从本质上将,是与日本不同的。答案永远没有百分之百正确的,一个被广泛采用的答案,并非就是事物的本来面貌。

阎锡山的两司为参谋司、军政司,一局是粮服局。

参谋的兴起源于德国,在二战中臭名昭著的日本大本营参谋就是模仿德国而来的,又由于被青年少壮派军官操控,成为了日本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或许是一个历史的讽刺,为日本“开疆辟土”的陆军参谋,得意幸存的有很多,而最终导致日本失败的海军参谋则是基本上都成为了美国的磨刀石。其中有对美国造成战争损失大小的原因,也有出于军人之间的感情。在欧洲战场,德军则没有充分发挥出参谋优势,而是普鲁士军官作风,从隆美尔的军旅生涯就可探知。参谋在德国,逐渐的成为了军官的中转站,既可以保留优秀军官,又可以筛选不达标军官,成为了一部人力资源过滤器。虽然德日两国的参谋机制相同,但是决策却不相同,德军参谋是把意见公布于众,而日本则是实现在小集团内讨论,然后与其他集团协商,在军事主官做决定时提供一个方案。这是典型的东西方差异,西方人重视个人,故而意见可以以个人为主体提出,而东方注重集体意见,意见是由集体提出,对于汇总意见的参谋机构同样如此。

东方就是中国,中国和日本的决策程序又略有差异,中国人重视意见统一,当然同一点是军事主官的意见,而非军事主官与参谋的意见。为了避免意见不统一,就会使得意见数量大为较少,加之中国北方地区与日本同为单一性文化区域,使得意见也是大同小异,甄别标准只对细节而言才存在。在阎锡山的军事机构中,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德式,一是日式。

首先排除的是德国。因为德国曾经由山东出发,通过河北(直隶)寇边山西,而且第一站就是兵临五台,这对阎锡山而言,是无法容忍的。或许阎锡山口中的富国强民只是一个幌子,至于保护家乡父老也在抗战时显得毫无说服力,但是桑梓之地,又怎容践踏?阎锡山是个唯心主义者,就会导致本能的排斥德国。狂气德式参谋的好处与中国当时兴起的军官团与中低级军官学校毕业生的好处相互重叠,没有必要重叠设置,而战争机器的过滤功能也并不适合于中国,过滤功能是受政治干预的,不是纯军事,所以采用的不会是德式。

其次排除的是日本。参谋如何定义?是文职军官,还是武职军官?看日本,显然是区域受过军国主义思想教育的文职军官,他们并不顾及前线士兵的困境,还一味乐观的推行严重受挫的计划,显示出日本人缺乏变通力。至于西方国家参谋多为武职人员,也不妥当,因为那是建立在民主制上的,参谋是在决策层代表士兵利益的发言人。日本的参谋制度综合了两者,但是若要在中国推行,就不妥当。文职人员会制约军事主官,中国的文武制衡一直是在高层实行的,在作战部队还是要确保军事主官的绝对权威,且文人多迂腐,会使得军队成为一潭死水,这样的部队如何能够作战?若是接受西方思想的进步文人,会给阎锡山的军队注入分裂因素,阎锡山到时候反而会受制于人,也因此作罢。至于武职参谋,就与军事副官相重叠,也没必要再行设置。

参谋司与军政司能够使军令与军政分立,两权分立在当时的中国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山西分为晋北与晋南两个地区,而把两个地区集团的代表人放置到两权分立的职位上,这样就能加大原作用,但弊端就是陷入地方势力集团的争斗中,日本对此形容为“藩阀”。曾在日本留学的阎锡山,从驱除鞑虏,到君主立宪,这个思想过程的演变中,接受藩阀也未尝不可,对于从日本留学归来的人士,“尊王攘夷”式的内部洗牌比彻底的革命更妥当。在驱除鞑虏上阎锡山与孙中山先生的思想是吻合的,只是在驱除之后实行什么样的国体上产生了差异,唐继尧与阎锡山同为此类,他们更容易接受日本的内部洗牌,而不愿意改制。当阎锡山的实际控制区扩大后,两权分立就不但要运用到省内南北地方势力制衡上,还要把省内与省外的地方势力想结合,使其上一个台阶。总而言之,山西省内的政治势力分布,导致了阎锡山需要引用两权分立来制衡双方。虽与日本较为接近,但日本就是学中国的,自然存在诸多渊源,而对于一个儒家传统思想的人来说,秉持的自然是传统策略,只是更新为现代手法罢了,以下两个事例可为佐证。

1.成立军事教育团

纵观历史,能够自成一军的将领居多,而把将领培养成为本家内臣的将领却很少。历史上出现的岳家军与戚家军都是因为没有将领导致只是短暂现象,而对于杨家将而言,则在历史上延续了很长时间。做为山西人的阎锡山对这个道理非常明白,可古时培养将领是采取中国传统的师徒制,这样确保了忠诚,可是数量极少,对于权欲极重的阎锡山而言,是不可取的。故而采取大规模的培养军官策略,并且把军官职务下方到基层作战单位(班),在晋升机制上树立军官的忠诚。

这一招非常有效,做为武装同志的阎锡山与李宗仁有很大的不同,按照军阀观点来看两人的不同为:一.阎锡山是旧军阀,而李宗仁则是桂系第二代军阀。二.阎锡山是采取独裁模式,而李总则是集体负责,由桂系三巨头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共同负责。这使阎锡山在骤起骤灭的混乱时期跳出了昙花现象,确保了近四十年的统治。

2.组织精武社

一个国家兴盛于否,在于一个国家尚武与否。尚武,在建设国家之时,就是一种用之不竭的拼劲。在毛主席时期,人民尚武,搞兵农合一,战术用电影传播,这使得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建设上领先于其他任何国家。尚武是一部国家极其的润滑剂,这个道理不难明白。日本能够在当时成为亚洲唯一的强国,并与西方列强平起平坐,并成为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五大战胜国之一,就是日本国民的尚武所致。日本的武术形式有相扑、柔道、剑道、空手道、合气道等极大流派,使得日本尚武几乎达到了无死角覆盖。

在中国,孙中山先生就认识到了尚武精神对国家建设的重要性,曾说:“欲使国强,非人人习武不可”。并且手书“尚武精神”四字赠予霍家拳流派。阎锡山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虽然他曾因国家体制而分道扬镳,但在思想领域是紧随孙中山先生的。精武社之名就是按照精武门(精武体育会)而来的,所习拳法也是中国传统武术与现代体操的结合。义和拳是利用民间尚武精神而转化为宗教信仰狂热,而阎锡山正是在两者当中选择了“中”,这也是阎锡山一身所奉行的“中的哲学”的体现。

二.军事活动深谋远虑

一个军阀,不可能有什么觉悟,但是一个军阀也是有其固守之理念。军阀各个都是自保与扩张地盘相结合,但是对于国家领土,是会让人产生一种敬畏感的。抗战时期的非嫡系军阀喊出了做到了一寸山河一寸血,他们为了什么?国家对于他们来说是抽象的,但是国土这个可以具体感受的坐标是他们最为看重的,阎锡山没有在抗战时期做出过出彩的时,但是在征蒙时却是非常的积极。当时阎锡山的兵力为一个师,而参战部队则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以上,派出了张树旗骑兵团与吴信芳步兵团。最终能够收复外蒙,很大程度上缘于征蒙对其的消耗,而非一战定胜负。

阎锡山的军事重镇有四处:大本营太原、晋北重镇大同、晋南重镇临汾,这从解放军的战时中都可得知,而却被忽略了归绥,很大程度是因为和平解放。阎锡山之所以把归绥建立成为军事重镇,是因为那是复土的前进基地。中国不单要收复外蒙,还要收复唐努乌梁海,阎锡山的军事部署也是依次展开。当时的中国军队并没有什么机械化部队,直到内战结束,蒋介石也只有三个全机械化纵队,要想靠大兵团机械化作战在广袤的外蒙与唐努乌梁海地区作战是会出现严重的兵力不足。可阎锡山有部署,在晋绥军中大量编制骑兵部队与炮兵部队,有人说这是按照日本军队编制而来的。可实际上并非如此,骑兵可用于与外蒙骑兵部队作战以及盘踞在外蒙的俄匪作战使用,而炮兵部队则可以随整体战线推进,是一种大炮万能主义的衍变,用数量来覆盖饱和射击,后来苏联人研制重型坦克就是防备中苏边境线上的中国军人。

阎锡山后来软禁冯玉祥其中就有两人对待复蒙伐俄问题上存在歧义的因素。阎锡山这个军阀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辖有绥远,自然而然的是绥远将军,而他又辖有山西,故而为其军事后勤基地。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口号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人们总是在狭义理解,广义的驱除鞑虏不但包括满清封建势力,还包括因满清无能而被外族霸占的领土;恢复中华不但是指恢复汉人执政,还要恢复汉人时的领土疆域与地位。

能说已尽,留待思绪。

退役新兵

2008.12.1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