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海战,是中日甲午战争的第二个主要战役。这个战役是在平壤激战的第三天,即1894年9月17日打响的。



黄海海战,与陆地上的平壤之战是相联系的。在日本陆军进攻朝鲜的时候,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主要任务:一是由日本本土向朝鲜战场运送陆军;二是从海上牵制北洋海军,使其不能全力支援平壤之战。因此,在平壤陷落之前,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始终采取的是回避方针,不肯与北洋海军正面交锋。



当时,北洋大臣李鸿章所坚持的方针,是保守的、消极的方针。他的方针主要有两条:一是保船,二是避战。极力反对丁汝昌和北洋舰队广大爱国将领“主动出击、寻敌决战”的战略方针,并把北洋舰队游弋海上的活动范围,严格限制在大同江口至威海卫一线。丁汝昌主动出击的主张,在李鸿章的压制下,是很难有所作为的。由于李鸿章战略上的错误,使日本海军“以海上应援陆军”的作战计划得以顺利实施,为日本陆军攻占平壤、控制朝鲜制造了有利条件。日本陆军攻占平壤后,日本海军立即变“回避作战”的方针为“主动攻击”的方针了。因此,平壤陷落的第三天,即9月1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便在鸭绿江大东沟附近的海面上挑起了一场激烈的海战——黄海海战。



1894年9月16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北洋舰队护送招商局轮船运兵至鸭绿江口大东沟登陆。不料这一军事秘密事先已被日本从美国人那儿得知。17日上午北洋舰队准备返航时,突遭日本联合舰队袭击。丁汝昌立即下令迎战,列成人字队阵的北洋舰队,以定远、镇远居中直扑敌舰。战斗开始时,定远发炮震塌飞桥(一说被敌炮击塌,不确),在飞桥上督战的丁汝昌被摔伤,随之信旗被毁,各舰失去指挥。日舰利用航速快、速射炮位多的优势,避开北洋舰队定远、镇远两主力舰,绕向北洋舰队侧后,以左右舷炮轰击两翼小舰,而以首炮狂轰定、镇两舰背后,致使北洋舰队队形混乱,陷入被动局面。致远号和经远号重创后在管带邓世昌和林永升指挥下,奋力冲向敌舰,直至中鱼雷相继沉没。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四艘北洋主力舰,在被敌舰分隔包围的逆境中,反而越战越勇、拼死搏斗。定远号管带兼总兵刘步赡,负起全部督战的重任,镇定自若地指挥战斗,给予敌旗舰以致命的重创。战斗持续了约五小时 (12时50分海战开始),日本舰队首先撤离,北洋舰队亦返回旅顺。是役北洋舰队致远、经远、超勇被击沉,扬威、广甲自毁,另有六艘受创,死伤管带以下官兵一千余人;日本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及赤城、吉野、比睿、西京丸受重创,死伤舰长以下官兵六百余人。


经此一战,日本控制了制海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