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到尽头,覆水难收”——法国一直不值得中国信赖

扑腾扑腾飞 收藏 18 2422
导读:1964年以来,中法关系经历的三次危机,及对三次危机的思考。

《“二到尽头,覆水难收”——法国一直不值得中国信赖》


我是个政治白痴,所以大概能够理解那些外交很失败的欧洲领导人内心的苦闷。人心都是肉长的,看见他们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频频被羞辱被非礼的狼狈样子(比如说默克),我心中总会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同情之心——不管怎么说,我理解他们,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领导人在惹了中国之后,还能有好表情给媒体看的。

但是,有一个人,我始终理解不了。他就是萨科奇。


每次走在反华前线的都是他,每次自取其辱的也是他,而每次跟镜头前面笑啊笑啊倍儿开心倍儿傻B笑得跟朵儿花儿似的……还是他!!!

替欧洲其他兄弟在金融危机期间惹恼了中国,丢了空客订单即将惹得整个欧洲对他百般埋怨——这难道是什么好事儿吗?

人家估计都不吝,人家那是哭着喊着要继续和DL老头子搞双修。

无语……套用我高中历史老师袁腾飞的话说就是:

“这是勇啊!?还是二啊!?”


正所谓“二到尽头,覆水难收”,我不知道法国近期还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同中国重修旧好。不过从历史上看,高卢鸡确实机会不多了——刨去法兰西英吉利“双盗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英法联军侵华时代不提,中法建交44年至今,算上萨科奇的对华政策,中国已经被法国涮了三回(不算零头,零头太多了)。

大家别被03和04年的中法文化年忽悠,也别让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道给蒙晕了,撇开这些灿烂的光环,我们就会发现,法国在外交上一直是以背信弃义为常态,以协和双赢为变态……总之是常态的时候少,变态的时候多,而且还往往是不该变态的时候它变态,以至于连该变态的国家同它相比,都变得正常了不少。


在国际政治上,没有永恒的敌人,更没有永恒的朋友——这话固然不错。但国际政治本身到底还是要达到它固有的目标,这个目标从狭义上讲,是某个国家的国家利益得到实现,从广义上看,则是参与到国际政治活动中的国家都能够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这就比较难)。

此之谓:双赢。

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是很懂得双赢的奥妙的,如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以及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更早之前的戴高乐。

而一个不成功的政治家——我们倒不如称其为政客,他们基本不懂得双赢为何物,有军事力量的时候就穷兵黩武,当军事力量不再作为主导后,就总会玩一些阴损的小九九,以伤害国与国感情为代价,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萨科奇就是这种领导人。


应该说,1964年中法建交的基调是好的——至少按照当时法国领导人戴高乐的预期,能和中国建交是一件对彼此都有好处的事情。

有一本书叫《中外建交秘闻》,主编李同成多年从事新中国的外交工作。他在此书中引用了戴高乐在讨论中法建交问题的内阁会议上的发言:

“我们不清楚,它需要多长时间来发展自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总有一天,中国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政治、经济,甚至军事大国。……苏联人成了它的对手,美国仍然是它的对手。我这样说是引用中国人自己的说法。中国人发觉,除了法国,自己没有别的对话者。在他们看来,日本是美国的卫星国,英国已日趋衰落,法国存在而且是独立的。对中国来说,法国是实实在在的,甚至是唯一的实实在在的力量。……我们之所以出现在北京,是为了有所作为,是为了施加影响。特别是为了在东南亚实现和平,使法国能够重返这一地区……另外,还有一些具体问题。从眼前说,中法建交在经济方面不会有多大影响。从文化角度看,中国人只学英文总有些令人不快。我们在中国存在,我们的文化并不使中国人感到讨厌,这一事实足以使我们扩大在那里的文化影响,世界上将会有更多讲法语的人。结论是:解决这个难题的时机已经成熟。”

这段话看着有点费劲,不过大概意思就是:法国想脱离美国的控制(1964年),重新夺回欧洲第一把交椅——那么在英国已经衰落的前提下,同美苏两大阵营划清界限所能依靠的唯一盟友就是中国。同样,中国也需要法国——当时我们外交上正搞“两拳出击”搞得不亦乐乎,在国际上除了第三世界愿意搭理咱们,跟西方自然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

于是,在这个共同利益上,中法建交了——这是一个在当时很明智的政治举措。


我不得不说法国人在政治方面很有想象力和激情,在政治制度的初创上,一直都有着惊人之举。比如说路易十四啊拿破仑啊,很多影响至今的****都是他们开创的。但法国人也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即:“激情有余,理智不足”。路易十四发动过几乎让法国崩溃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拿破仑则更是去俄国那边大大啃了几口让他终生遗憾的雪,咱就更不用提那个和拿破仑三世有关的普法战争了——他根本不能算是个政治家……

让法国人搞政治可以,但绝对不能让他们当领头羊,否则整个欧盟都能让他们给带到沟里去。很多历史和文化事实都能证明,法国人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有干劲,富有想象力,但同时又很傲视群雄,沉不住气,同英国人N百年的争斗使他们不得不务实,但高人一等的傲慢又令他们看不清足够让他们下判断的宏观局势。

所以,法国的外交特点也一如他们的法兰西民族性格:政治务实,高度自我主义,战略短视。


这几个要素是很矛盾的,哪方面更突出,基本取决于当政的那群中脑残所占的比例(玩笑玩笑),以及同法国建交国家的年度RP随机值(咱们看来近几年“人品”不好,运气不佳啊)。

要是赶上戴高乐和希拉克,法国人就会在政治上务实;至于赶上了眼前这位萨科奇同学,那么话就有些不太好说了。

也许就是因为法国人这种阴晴不定眼界狭窄的政治性格,才搞得中法关系像坐过山车一样,两波三折的好不刺激。


1989年想必有些朋友记忆犹新,那会儿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改革遇到困难,然后经济还出了问题,物价飞涨。貌似我们家当时还出于以防万一的观念,囤积了很多大米油盐什么的——总之貌似是“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中法关系的第一次危机就出现在那个时候,导火索是“89事件”。

按说出于1964年中法两国新婚燕尔的信誓旦旦,法国也不该对中国不管不顾——不不,应该是说落井下石才对。可惜偏偏不能有什么咱们就赶上什么,人家不但不像照顾阿尔及利亚一样给咱们援助(据说当时阿国和咱们国家情况类似),反而同美国唱起了一个调调,对中国施加了经济制裁。据官方文件宣称,应该是“冻结同中国在所有级别上的关系”——我不太懂外交,总觉着这跟断交没啥区别……

至于法国的算盘为啥这样打却还是很清楚的:苏联早就江河日下,冷战快OVER了,这时候与其跟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做朋友,还不如投靠美国——因此越早表明立场越好,当然经济制裁是最直接的。

令人觉得很讽刺的是,法国对中国的经济制裁基本没起到什么作用。说来也得亏是中国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救了咱们——咱们自给自足,不跟国际接轨,所以人家的制裁也就是嘴上喊喊,基本没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后来就连法国总理罗卡尔都不得不承认:“对于像中国这样一个具有自给自足能力的国家进行经济制裁,看来是没有什么成效的。”尴尬归尴尬,台阶还是要下的,于是法国总统密特朗只好悻悻地表示,虽然咱们有摩擦,但还是兄弟,兄弟么,除了偶尔打个架,就是要多沟通……


中法关系的第一次危机就这么落下帷幕。我敢打赌,而且敢赌五块钱,法国在经济制裁之前一定就已经拿定主意,中国绝对会一蹶不振——苏联都快一蹶不振了你丫还能振得起来么?于是经济制裁之,经济制裁之却发现没什么成效后,便又把拉出去的屎往回坐。反正中法友谊万古长青,中国也巴不得给他们这个台阶下。


于是时光迈入1991年……

自1991年4月,至1993年3月,这两年的时间里,中法关系又经历了第二次危机。导火索是“对台军售”。

具体的事件人物估计说多了大家也烦:总之就是法国人嫌大陆给的赚钱机会太少(计划经济么),于是非要把护卫舰战斗机这种限制级东东卖给台湾。明着说不卖,但是暗地里卖,被大陆发现之后,就耍赖皮,说:“没关系,我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还不成么?你就让我卖吧卖吧卖吧……”…………

法国这一次的小算盘打得也挺得意,反正从1991年12月25日起,镰刀锤子星星旗就已经不在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你五星红旗又能得瑟多久~~就算你还和马克思同志是一家吧,你又能拿我怎么着?

可惜这回法国的结局更尴尬,这帮高卢人想也没想到,中国倒真的铁腕了一把,而且一铁就把法国铁傻了——没办法,时代在前进,经济在发展,虽然仍旧有些停滞不前,但中国人家里再也不像89年一样要囤积大米以防万一了。

“法国作出错误决定后,中国政府作出法国始料未及的强烈反应,宣布采取下列措施:撤销两国正在谈判的大型项目,如广州地铁、大亚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购买法国小麦等;不再同法国商谈新的大型经贸合作项目;严格控制两国副部长以上人员往来;在一个月内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馆等。……中法关系跌入建交以来的低谷。”(此段摘自2004年1月14日《人民日报》,作者是前中国驻法大使,蔡方柏)

法国佬惊呼:敢情中国已经不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啦!?——你说这不是废话吗!?


至于中法关系的第三次危机,想也不用我多说了吧?关键人物:萨科奇,DL;关键词:奥运圣火,抵制,家乐福,ZD……

有时候我总觉得,撇开萨科奇不谈,最可怜的人还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老爷子今年也好歹也七十来岁的人了,本着让老人心安地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原则,中法关系也轮不着你萨科奇这么造吧!?——真没人权啊!!

希拉克总统退休之后,中国政府曾经高度评价他对中法关系以及中欧关系作出的巨大贡献:“希拉克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担任法兰西共和国总统12年间,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和处理中法关系,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台独”,支持中国和平统一大业,积极推动双边务实合作,加强双方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磋商与协调,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得到了很大发展,成为不同历史背景、文化传统和发展水平国家间相互尊重、友好相处、互利合作的典范。”(2007年5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江瑜答记者问。)


这真是“辛辛苦苦12年,一夜回到93前”……

说真的,看到这段我都有点心酸了:明智的人一辈子致力于的事业,偏偏被傻子毁了个干净……

唏嘘可也!!唏嘘可也!!


唉,长叹过后,话题也还必须得接回来。这也就是我在文章开头的地方,大喊我不理解萨科奇的原因:

退一万步讲,1989年中法关系第一次危机,是法国觉得跟英美一路更有利可图——这说得过去,毕竟中国当时发展得是不怎么明朗,国家利益决定外交政策么;1991-1993第二次危机,是法国认为从中国大陆这里赚钱太少,所以才要卖给台湾武器——这也算是说得过去,经济利益决定经济交往形式么……

至于到了2008年,就算有金融危机,就算总统萨科奇先生在国内人气下滑,可是给他道选择题让他判断下:和中国保持友好的共同合作关系利益最大?还是和DL保持友好关系利益最大?

萨科奇选了后者?——他真的是脑残吗!?不会吧!!


大伙儿关于萨科奇此举的原因分析也都很充分了,我也说不出更好的。所以这文只是想从中法关系所经历的三次主要危机,来浅谈下中国对自己的外交政策应有的一些思考:


1、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在中法关系正常和热络的时候,官方的信息几乎一律是正面——什么“传统友谊”啊什么“友好邻邦”的。这也未必不好,但却掩盖了一些负面的,而最好能让人们熟知才不至于犯判断性错误的事实。有很多人可能已经遗忘掉以前的两次不愉快,只记得希拉克总统当政时期,法国同中国关系的升温——其实真正的情况是“国家利益决定一切”。


2、这三次中法关系危机,没有一次是中国的错,都是法国在挑衅在主动制造事端。而相反的是,中国却在法国遇到困难时,抱有同他们对待咱们截然相反的友好态度——至少我们从不落井下石(例如上世纪80年代的“彩虹勇士号”事件,2004年的巴黎骚乱,大家一搜便知)。这算不算是一种外交态度上的不对等呢?我们是否应该制定出同法国外交特点相适应的、更强硬一些的外交政策呢?“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们能不能该不当秀才的时候,就不当秀才呢?


3、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越来越同国际经济接轨,虽然我们会受到一些诸如经济制裁、经济抵制一类的负面影响,但相应的,我们手头可打的经济牌也越来越多。就拿这次中国政府用空客合约来教训法国一样,以后这种机会和手段也会激增,我们的政府应该抓住时机,敢于利用、善于利用它们。


最后总结一下吧,貌似我今天有点贫大发了。

中国人有句俗话:“事事不过三”。中法关系的危机累积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回了,说实话,但凡法国在外交上遵守哪怕一点点职业道德(这点美国人做的都比他们好……),中法关系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理智地去看,其实两个国家可以共同合作发展的地方很多,能够双赢互利的地方也很多——总的来说是同大而异少,地缘政治方面较之日本这种国家,也没什么实质性冲突。

但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的可能性再大,外交关系也经不起萨科奇这种人这么折腾啊——还是所谓“二到尽头,覆水难收”,萨科奇要是一直这么“二”下去,那么中法关系可就真的前景黯淡了(至少几年内翻腾不过来)。


从法国对于中国的一贯外交政策而言,虽然发展前途巨大,可毁就毁在法国的外交特性上。

自我主义+短视,绝对会成为中法关系发展的最大绊脚石。

在高卢人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前(但愿他们能认识到吧,虽然我对此不太有信心),我只能说:

在外交方面,法国一直不值得中国信赖。


—— END ——

本文内容于 2008-12-12 1:39:19 被扑腾扑腾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