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二章 两军对峙 8、见到鬼子手就痒

菊月箫人 收藏 13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8 这一天的正午,刚村一宁大队长带领大约两百多名鬼子,从山底偷偷地爬上来,刚村一宁大队长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因敌情不明,再加上轻敌而贸然进攻受到重挫的经验教训,考虑到为了减少伤亡,决定先派犬养三郎小队长带领一个小队先行一步以试探远征军火力布置情况,企图穿过远征军构筑工事的火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8


这一天的正午,刚村一宁大队长带领大约两百多名鬼子,从山底偷偷地爬上来,刚村一宁大队长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因敌情不明,再加上轻敌而贸然进攻受到重挫的经验教训,考虑到为了减少伤亡,决定先派犬养三郎小队长带领一个小队先行一步以试探远征军火力布置情况,企图穿过远征军构筑工事的火力死角,不惜一切代价穿越我军防线,直逼榕树底下,打远征军一个措手不及。

“你的勇猛冲锋的不要,你的任务是悄悄潜上国军的前沿阵地,掩护好自己,然后试探敌军火力,等敌军火力暴露出来以后,然后后继部队跟进,摧毁敌军的强大的火力点,再一鼓作气冲到榕树底下,与国军近距离作战,裹成一团,那么他们榕树上的火力点就不能充分的发挥作用,你的明白?”刚村一宁大队长把作战意图向犬养三郎作了简要介绍。

“嗨,我的明白,少佐阁下,我们一定完成任务,摸清敌军的火力布置情况为后继部队进攻创造条件。”

“大大的好!行动吧,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

“嗨!三小队,跟我来!”犬养三郎一挥手,三小队的四名机枪手和八名步兵,顺着犬养三郎的指向的前方,猫着身子悄悄地向山顶榕树的方向潜行。

太阳很大,那是林子外的太阳;乌鸦在凄厉地叫着,那也是林子外的乌鸦。

林子里阴冷阴冷的,那是十几个日本兵在犬养三郎的命令下,分成两路,一路向榕树北,也就是毛竹林和芭蕉林的方向,一路向榕树东,也就是那一片小开阔地,每路各两名机枪手和四个士兵,犬养三郎小队长随一路向毛竹林方向行动。

乌鸦呱呱呱在林子外不断地叫着,林子里的枝条沙沙沙的响。

远征军在榕树上构筑了三个火力点,从榕树北到榕树东的外围和榕树底下,远征军共构筑了三排火力点,一共一十二个,一排五个,二排四个,榕树底下三个。二每排火力点前后相距不足二十米,每排每两个火力点之间左右相距五十米左右。前排没两个火力点与后排火力点相邻的其中一个大致构成大小不等的三角形。第一排每个火力点都设置有三个射击孔,即前、左、右各一个。后排的每个火力点设置两个射击孔,都正对着前排每三个火力点之间的空挡,一旦敌人发起进攻,每个火力点之间都可以形成交叉火力。(为了叙述方便,自榕树北到榕树东火力点编号依次为——一排: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二排:六号、七号、八号、九号;榕树底:十号、十一号、十二号)

“叫叫叫,叫你妈个B,都叫他妈的一大早上了,也不晓得累!”毛中充爬出一号火力点,搂出那家伙对着芭蕉叶淋了一泡尿,边撒边骂,撒的尿击打在芭蕉叶上发出沙沙沙的响声,一阵长长的沙沙沙声音过后,毛中充摆了一下头,浑身抖了一下,然后显得很惬意的样子。“我操你小日本鬼子八代祖宗啊,硬是叫老字屙尿都屙不落心,害得老子在掩体里窝了一大早上,想在掩体里办了这事情,可战士们不让屙,说臊味太重,出来屙吧,又说危险,憋的老子哦……现在老子就屙了……”

“别在外面嘀嘀咕咕了,快回到掩体里来……”掩体里的战士丁山很是为毛中充的安全担心。

掩体是一个榕树板根半遮的小坑,在榕树树冠的边缘,也就是挨近芭蕉林和毛竹林的地方,离毛中充不远,毛中充提着冲锋枪几步冲了过来,趴下,“其实也不用这么担心,小鬼子哪有那么神,晚上才被收拾了一顿,莫非又急着上来找死啊,呵呵!”

“虽然我们有如此坚固的工事,但还是提高警惕的好!命悬一线,生死刹那间,这就是战场啊!”王光荣颇有感慨地说,“你看我们的前面,茂密的芭蕉和毛竹林,如果有敌人不动声色的潜伏在那里,你根本就不知道,冷不防给你一枪,还没等到你反映过来,脑袋就搬家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所以时时刻刻都要假想在自己的周围随时都有敌人的出现。”丁山感同身受的赞同道。

“妈妈的,你们说的道理我都知道,我又不是新兵蛋子,还用得着跟我说这些啊!”毛中充不以为然地说,“也不知道跟总部联系上了没有,窝在这儿跟鬼子耗着,像公鸡比雄一样,竖着脖子上的毛,一个不敢动一个,真没劲!”

“我说你还真是个贱皮子,你就希望鬼子来进攻啊?”王光荣不满毛中充的这种看法。

“你不希望鬼子来,哦——鬼子就不来了?不如痛痛快快地干他娘的一场,以免得天天在这儿提心吊胆受这窝囊罪!”毛中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解开子弹带,咔咔地往机枪弹夹里装子弹。

“该来的总要来的!”丁山说:“你不要愁没仗打,狗日的鬼子巴不得你冲下去呢,可我们的兵力非常有限,能够依托这个地势对峙下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哟嗬哟嗬,听你说话的口气怎么那么像营长啊!”毛中充戏谑着说。

……

“注意警戒!好像有声音!”王光荣嘘了一声,扒开射击孔前面的树枝,朝外面看去。

毛中充跟丁山下意识地握紧手里的冲锋枪,将枪口探出射击孔,神情庄重肃穆,一动不动的眼睛里放射出异常冷静坚定的光芒。

“嗨——嗨——没什么动静啊!”过了一会儿,毛中充拍了一下身边的王光荣说。

王光荣没有言语,毛中充讨了个没趣,左手掌心在裤腿上擦了一下,又握着枪注视着掩体外。

呱——呱——呱——乌鸦在叫着;

一阵冷风吹过,毛竹林里掀起沙沙沙的声音;

身后,偶尔能听到战士们三两句说话的声音。

“奶奶的,小鬼子,你终于来了,老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来吧!”毛中充一边低声地骂着,一边打开了冲锋枪上的保险说:“光荣,你负责盯住那个士兵,我负责那个机枪手……”

那个日军机枪手好像下定决心又有所顾虑,左右摆动着枪口,一会儿猫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前进,一会儿又站直身子迅速跑动,两个士兵学着他的样子紧跟其后。

“打!”毛中充扣动扳机哒哒哒一梭子打过去,尖利的子弹噗噗的穿过芭蕉叶。

那个机枪手本能的卧倒在地,扣动机枪迅速反击。

突突突……哒哒哒……

“毛中充,你个憨皮,谁叫你开火的!”丁山气愤地说:“真他妈的急,看到这么几个虾兵海将居然就开火了!……”

“喂喂喂……喂喂喂……鲍大胜,鲍大胜……”

“我是鲍大胜……我是鲍大胜……营长……”

“是什么情况,谁叫你们开火的?……喂喂喂……”

“喂喂……营长,一号地堡……一号地堡前发现了敌人……营长,好像是……敌情的不明……”

“混账!”游有志怒道,“迅速查明敌情,叫你的部下老老实实地呆着……喂喂……不要轻易地暴露火力……”游有志嘭的一声扔下电话。

鲍大胜这里哼哧哼哧直掏耳朵,他发现几个士兵哧哧地在偷着笑,骂道:“笑个屁!被营长熊一顿有什么了不起?他熊我!……我……我……哼,你要熊……就熊吧!”他怒羞交加,无可奈何地坐下来,摸摸口袋,“你们谁有烟?”

“报告连长,打仗时可以抽烟吗!”

“混账!”他想说‘我们正在打仗吗’,但他没有继续发作,因为榕树东面也响起了阵阵枪声。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