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上的中共大亨(图)

tjzqb2008 收藏 38 17670
导读:2008年12月10日 13:56新闻午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0_16711_8416711.jpg[/img] 舒自清夫妇 华尔街是美国垄断资本的心脏,从1792年创建以来,就牵动着美国和世界经济的命脉。任何公司能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便是财富与实力的象征。曾经有一位中国青年,凭着对党的赤胆忠心,在华尔街闯出一片天地,成就了辉煌的业绩。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关于华尔街中共大亨的传奇。 投身抗日洪流,成为“红色大亨”

2008年12月10日 13:56新闻午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舒自清夫妇

华尔街是美国垄断资本的心脏,从1792年创建以来,就牵动着美国和世界经济的命脉。任何公司能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便是财富与实力的象征。曾经有一位中国青年,凭着对党的赤胆忠心,在华尔街闯出一片天地,成就了辉煌的业绩。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关于华尔街中共大亨的传奇。

投身抗日洪流,成为“红色大亨”

舒自清,原名舒鸿源,祖籍浙江省奉化县舒前村。1918年2月8日,出生在上海市虹口区一个贫民家庭。他靠自学成才,十八岁就成为英国义茂利会计师事务所最年轻的审计师,又受聘为上海洋行的高级职员。“一二·九”反帝爱国运动使他从“科技救国”的梦中醒来,加入了上海职业救国会,在中共地下党员张困斋的启发下,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积极投身于抗日活动。“八·一三”事变,日寇使上海变成了血腥的地狱。舒自清愤怒地对张困斋说:“日本人欺侮我们,是可忍孰不可忍!国民党腐败不抗日,再这样下去中国就要亡了!我要到陕北去找朱德、毛泽东和共产党。”张困斋回答说:“这边也有朱、毛的抗日组织,留在这儿作用更大!”舒自清听了喜出望外,他请张困斋做介绍人,于1937年10月参加了革命队伍。组织上调他到党领导的进步团体“华联同乐会”支部工作,和卢绪章、杨延修、张平、朱祖贤等同志一起,把救亡运动搞得热火朝天,团结了大批金融界青年和爱国民主人士。

1939年9月,日寇步步紧逼,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全国形势愈益恶化。周恩来决定组建党的第三条秘密战线——广大华行,作为绝密、备用的组织。如果政局发生突变,第一条战线(八路军办事处、新华日报社等公开机构)和第二条战线(国统区、敌占区党的各级地下组织)瘫痪,它将起而代之,发挥作用。除了极少数高层领导是中共党员外,这个公司和其他商贸机构没有区别。按照周恩来“长期隐蔽,不断提升社会地位,当好‘资本家’,但又要‘同流不合污,出污泥而不染’”的指示,以“财神爷”、“大老板”的面目作掩护,采取单线联系,独立作战的地下工作方式。卢绪章出任总经理,具体领导这条战线。他们后来为根据地输送了大量情报、物资和经费,帮助中央领导人往返国统区,成为党最隐秘的地下掩体和经济支柱。

卢绪章走后,舒自清临危受命,接任了“华联同乐会”的党团书记。敌人想用高官厚禄收买舒自清,都被他以“对政治没有兴趣”为由而谢绝。碰了软钉子的敌人露出了狰狞面目,1940年9月18日晚上,特务气势汹汹地闯进“华联同乐会”抓人,舒自清恰巧不在躲过了劫难,上级立刻安排他到重庆广大华行工作。当时战火纷飞,行程艰险,一路上辗转走了八个省,于11月初到达重庆。开始让他主管广大药房,后来接任了广大华行重庆分行经理,民孚、民安等公司的董事,广大华行副总经理。在商海的激烈博弈中,为了表示廉洁自律,他毅然改名“自清”。

遵照周恩来广交朋友,保持灰色面貌,当好“资本家”的指示,舒自清结识了大批医药界和各界的名流。后来遇到的许多棘手问题,都请他们出面化解。广大华行采用送干股、贴高息、合伙经营、私下津贴等办法,与国民党高级政客张军光,蒋介石侍从室专员、陈果夫的亲信施公孟,军统少将梁若节,航空检查所所长严少白,医药司司长俞松筠,重庆卫生局局长王祖祥等达官显贵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连税务局局长也成为他们的座上宾,不但没找麻烦,还指点广大华行如何应付税收检查。

舒自清为人豪爽,爱交朋友,他利用自己出身奉化,常与“四大家族”的人混在一起,请客吃饭、打桥牌、搓麻将,联络感情,刺探情报,寻找商机。有一次陪孔祥熙夫人打牌,唯恐赢了会触怒太太、小姐,但输多了又是党的损失,因此,只打四圈,故意输个50块钱左右,即借口有约会婉言告辞。这一招很讨众人的欢心,不久“输先生”名声大噪,重庆上流社会纷纷传言:“广大华行有蒋氏的背景。”

保护色搞好了,社会关系也打开了,舒自清开始拼命为党挣钱。他利用“前方马瘦,后方猪肥”的状况,广纳投资,扩展销路,使他们的西药生意财源滚滚。太平洋[17.17 9.99%]战争爆发,国际贸易通道断绝,进口货行情大涨。广大华行抓住机会,利用自己的贸易渠道赚了个盆满钵盈,总资本翻了几番。还凭借信用和关系到中央银行贷款,转手高息放出;利用宋美龄的航空委员会特批乘坐飞机的便利,异地倒卖黄金、美钞,不断获利。通过孙科,他们得知苏联有意与中国做买卖,而且商品价格低廉。广大华行决定利用国民党的合法途径去做这笔巨额生意。谈判准备周密,进行顺利,舒自清和公司领导出席了签订代销苏联鹿茸精、山道年、碘片合同的宴会,双方都很满意。与苏联的贸易大大提高了广大华行的商业信誉,利润也非常丰厚。

从中国到美国,创业历尽艰辛

1944年,法西斯已成强弩之末,国际形势即将发生重大变化。毛泽东在会见美国外交官和记者时指出,战后中国建立民主政府,首要目标就是实现国家工业化。我们需要美国的援助与经济合作,这对中美双方都有好处,也会大大促进世界的稳定与发展。周恩来指示广大华行,以前的其他任务都不要做了,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大力开展中美贸易。于是总部准备派年纪最轻、英语流利、业务纯熟、尚无家室之累的舒自清去美国创业,把公司的活动资金三十万美元,抽出三分之二交给他做原始资本。

舒自清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项危险而艰巨的任务。他马上去找蒋介石的小舅子毛庆祥,用三十万元的重金开路,以毛领导的“中国生产促进会”的名义,很快就搞到了去美国的签证。在秘密潜入红岩村接受周副主席的指示后,于1945年1月动身。他的美国之旅真是九死一生,飞越喜玛拉雅山时几乎坠机,被迫滞留印度达数月之久,横渡大洋时又遭到日本军舰追袭,总算有惊无险踏上了洛杉矶城的土地。

下船的第一印象就是美国非常富庶!虽然战争还没结束,但是街上行人穿着都很体面,市场货物充足,到处蕴藏着无限商机。舒自清非常兴奋,决心要放手大干!他先去芝加哥伯特药厂,除了接洽定货业务外,还想拿到他们在中国的经销权。当时西药在中美市场差价很大,一般可以卖到美国成本的四倍,利润高昂,所以他决心要做西药的生意。没想到此行并不顺利,先是门卫瞧不起他那身在印度花七卢比买的斜纹布西服,不让进去。后来老奸巨猾的销售部经理又不肯按期发货,虽然在舒自清金灿灿的八万美元的攻势下,最后同意三个月内交货,但是却傲慢地拒绝把在中国的代理权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舒自清当机立断准备去纽约——这个世界贸易中心争取新的机会。他听到人们议论美国共产党说:“我要有十万美元就决不去参加”。心想:“我有二十万美元,还是要当共产党,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

舒自清住进帝国大厦旁边著名的五月花旅馆,这一天希特勒投降了,纽约大街小巷都挤满了载歌载舞的人流。舒自清也非常激动,他认为法西斯德国的崩溃为日本侵略者敲响了丧钟。在战后的世界,中国要想占据重要地位,强大的经济实力是基础。他这个过河卒子必须勇往直前。1945年6月1日,广大华行美国分行正式开张。

为了使公司有一个高起点,舒自清首先瞄准了那些世界著名的大药厂。来到礼来公司营销部,舒自清不禁叹为观止,和这个成立于1876年的药业巨头相比,伯特药厂简直不值一提。销售部主任接待了这位年轻的中国商人,可是没容他讲完来意,就打断道:“先生,我们在中国有固定的贸易伙伴,谢谢!我很忙。”舒自清刚刚离开,他就耸耸肩膀对秘书说:“Whoishe?Ayoung Chineseboy!”去惠氏、辉瑞、默沙东等公司的遭遇和礼来大同小异,没有谁认真对待舒的提议。美国人的自大和对中国的无知令他既愤怒又沮丧。但是,早年的艰辛生活造就了舒自清倔强的个性,他仍然积极寻找新的突破口。11月底,舒自清辗转找到了上海时期的老朋友纽约花旗银行副总经理,他一口答应帮忙,并说:“美国人对中国市场早就馋涎欲滴了!”

过了几天,美国六大药厂之一、排名第二的施贵宝公司中国部经理帕克·格林约见舒自清。舒自清立刻全副武装起来:戴上金边眼镜,说话、动作尽量缓慢,显得庄重沉稳,领带别针用纯金的,还买了一块劳力士金表,销售策划书及代理协议等商业文件也早已准备妥当。总之,一定要让对方认为自己是有实力、可信赖的资深商人。格林曾经在上海工作过,对中国的情况比较了解。这时施贵宝高层十分看好中国市场,准备大举进军,花旗银行副总的推荐,使他们对广大华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舒自清还在格林太太的生日Party上,赠送了真丝领带、金表、金首饰等重礼,格林表示,要向上级力争把中国的代理权交给他,决不放过这个互利互惠,赚大钱的机会。

两周以后,国际部总经理魏克约舒自清面谈合作事宜。这是施贵宝公司的重量级人物,只要他点头,事情就成了。舒自清在会面前详细了解了他们对中国市场的战略、要求合作者的条件、预期的利润目标、将采取的销售方式、与合作伙伴的分成等等,并对魏克的资历业绩、性格爱好、工作作风进行了考察,有针对性地准备了好几套谈判方案。他详尽地向魏克介绍了广大华行及中国市场的情况,强调他们是按照西方的经营理念运作,早已形成遍布全国的销售网,有实力、有信誉,业绩卓著,如果合作保证每年生意可以做到百万美元以上,纯利润不会少于五十万。他的发言深深打动了这位老谋深算的商人,双方合作的意向基本肯定了,但是关键的利润分成却迟迟没有提及。舒自清心里很着急,表面却装得若无其事。他了解到施贵宝有一批存货盘尼西林,正是国内奇缺,要用金条来换的特效消炎药,就主动提出马上购买十万美元的药品。魏克当即拍板,把施贵宝在中国和东南亚独家经销西药的代理权交给舒自清,每单生意给他百分之十的代理费。这和他心中百分之十五的比例有相当差距,但是看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舒自清仔细权衡利害后,认为不能错过机会,来日方长,等买卖做大了,还怕他不涨代理费吗?1945年12月,广大华行美国分行与施贵宝公司签订了正式合同,舒自清马上买进了十万美元的盘尼西林和其他药品。他的公司在纽约崭露头角。

5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