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一百章 弥勒之乱(二十三)

gaoyu19840128 收藏 3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好好好...好孩子,快快起来,为父今日又收一子,这心里...乐啊!”

罗士信一声“父王”出口,直把个老杨林高兴得热泪盈眶。此时杨林还不认识秦琼,所以现在杨林手下只有十二个太保,分别是大太保罗方、二太保薛亮、三太保李万、四太保李祥、五太保高明、六太保高亮、七太保苏成、八太保苏凤、九太保黄昆、十太保曹林、十一太保丁良、十二太保马展,虽然这些太保一个个的也算得上是英雄好汉,但论起本事来,跟罗士信还差着一段距离,就比如之前跟罗士信交过手的十二太保马展,他在杨林的义子中也算是本事不错的了,可是也没能扛住罗士信的雷霆一击,一招就被拍翻在马下。因此对于这个年纪小,本事却大得出奇的黑脸儿少年,杨林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之前就想方设法要将其收为义子,现在夙愿得偿,不禁流下了一行激动的热泪。

“孩子,我听无垢丫头说,你自小父母双亡,这么多年吃了不少的苦,从今往后,老夫就是你的亲爹,靠山王府就是你的家!”

罗士信自小父母双亡不假,可自从他拜了无良道人乾坤子为师以后,虽然练功很辛苦,但生活上倒也没受什么委屈,不过尽管如此,杨林这话还是让罗士信听得心里热乎乎的,受杨林情绪感染,也掉下几滴眼泪。

“贺喜父王又收一子!”,待罗士信站起身来,跪坐在一旁的六位将军见状同时起身向靠山王恭喜道。

“士信啊,来见见你几位兄长...”,说着杨林向罗士信介绍几人道:

“这是你四哥,名叫李祥,这两个是你七哥和八哥,名叫苏成和苏凤,是一对儿亲兄弟,还有你十哥曹林、十一哥丁良,你十二哥昨日还与你交过手,叫马展...”

待罗士信和六人相互见过礼后,杨林又道:“你还有几位兄长此时正在各地领兵,不在此处,待以后见面,为父在于你们引见。”

或许是太过高兴,靠山王把其他人晾在一边,拉着罗士信不住的在那里谈天说地,向罗士信讲述他将会有怎样一个光明的未来,后来还扯到了长孙无垢,拍着胸脯向两人打包票,说一定能促成两人的婚事,听得一旁的小美女不住的掩嘴偷笑。

长孙无垢是满意了,可江大美女却是一脸的落寞,其实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之前明明知道罗士信和长孙无垢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可为什么当听见靠山王说出来的时候,自己心中会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看着一脸幸福的长孙无垢,江洛琪虽然并不嫉妒,但却很失落,他们两人有着确定的未来,那自己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父王,”,靠山王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好容易停顿一下,罗士信急忙插言道:

“孩儿为您引见我这两位朋友!”

“哎呀!”,杨林闻言一拍脑门,自嘲道:

“你看为父这记性,之前就只顾着自己高兴了,把两位贤兄妹都给忘了!快快,士信给为父快介绍介绍...”

“是!这位朋友名叫江仲武,是孩儿在扶风认识的,本事可是了得啊!”,罗士信指着江仲武,向靠山王引见道。

“哦?与你比如何呢?”,杨林微微一笑,捋着胡子道。

“不瞒父王,我们两人还真是动过手,结果是...不分上下!”

“当真!”,靠山王闻言不由微微一惊,罗士信的本事他是亲自领教过的,如果眼前这白衣青年能与罗士信打成平手,那他的本事还真是“了得”呢。

“哎——”,还没等罗士信回答,江仲武倒先开口道:

“那次交手罗兄弟你身上带伤,而且之前你还毙了八十多个伏击刺客,不能算数的。要是我们相互间搏命厮杀,最多五十招,老兄我一定败在你枪下!”,一谈到武艺比试,江仲武这厮就来了兴致,把江洛琪嘱咐他不要乱说话的戒令也抛到了脑后,怎么想就怎么说:

“不过若论枪法技巧,不客气的说,兄弟你要想赶上我,还得在磨练几年才行...最近事儿多,等过一阵子,你我兄弟还得切磋切磋...”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这趟扶风之行,老夫果然没有白来...那这位江姑娘呢?”

等江仲武说完,靠山王微微点了点头,感叹不已,却并没有像当初发现罗士信那般兴奋,然后又指了指一旁的江洛琪,问道。

“这位姑娘名叫江洛琪,她可是天下难寻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经史子集无所不晓...”

“哦...二位贤兄妹家事如何呢?”,罗士信说完,杨林转头看了看江仲武,貌似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

“昨日见二位府中家丁,可是威武的很啊...”

“老王爷...”,一直都很安静的江大美女突然起身来到靠山王面前,拉着呆愣愣的江仲武跪了下来,开口道:

“民女兄妹向您老人请罪!”

“哦...江姑娘何出此言呢?”,杨林双目微微一眯,却没有搀扶两人,轻抚白髯,向江洛琪问道。

“王爷问话,洛琪不敢不答,不过还望老王爷能饶过我兄妹二人的性命...”

“哈哈哈哈...”,靠山王杨林闻言哈哈一阵大笑,朗声道:

“好,不论你们犯了什么样的罪过,看着我士信孩儿的面上,老夫都不会为难你们!”

靠山王的表现太出乎罗士信意料了,他原本以为杨林一听说江仲武的超人本事,就会像拉拢自己一样拉拢江家兄妹,可没想到老家伙会演这么一出儿,这分明是对江家兄妹的背景早有了解!难不成是长孙无垢泄的密?罗士信不由得看了看呆坐在一旁的小美女,这丫头回了他一个很无辜的眼神,不住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不曾吐露过什么。

罗士信和长孙无垢两人还在神交的功夫,江洛琪又拉着江仲武给靠山王磕了三个响头,目中含泪道: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不瞒老王爷,其实我兄妹二人,本是......本是弥勒教中人...”

噗——

一听江大美女这样说话,罗士信好悬没喷出一口鲜血来!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坦白?再说你坦白的也不是地方啊!这是哪里?这可是隋军大营,在这里承认弥勒教的身份,那不纯是没事儿找抽嘛!虽然靠山王许诺不杀你们兄妹二人,但他可没说不抓你们啊!关你们一辈子,还不如干脆死掉算了呢!

靠山王要是下令抓人,那自己是应该为两人求情好呢,还是索性和江仲武护着江洛琪杀出大营,这个好像难点儿...

罗士信正在暗自盘算应急方案,这时靠山王杨林突然大喝道:

“既然你们是弥勒教中人,为什么还敢进我这大营,难道你们想刺探我军情报吗?!”

“王爷请听洛琪一言...”,说着江大美女红着眼睛抽泣两声,让人见之怜爱,闻之心酥,稍稍纾缓了情绪,接着道:

“我兄妹二人的爹爹乃是弥勒教的护教法师,而现今那弥勒军的首领——向天问,他则是弥勒教的教主,向家父子一直都有反义,而我爹爹却从来都不同意他们造反,时常告诫教中之人说‘如今天下万民安生,四海升平,当今圣上仁德明治,内整社稷、外压番邦,当此开明盛世,尔等怎可还有谋逆之心!’,因为我爹爹的掣肘,向家父子一直没能掌控全教,所以也一直不敢造反...”

“那后来呢......哦,别跪着了,坐着说话...哎,孩子别哭了...”

看来老头子是被这丫头给迷惑住了,态度大变,竟然让两人坐下说话。

江大美女的表演天分不是常人所能领会的,一番绘声绘色的哭诉,别说杨林和一众太保,就是连罗士信和她哥江仲武,都有些相信她的话了,虽然明知道这丫头是在撒谎。

“我爹爹因为总是妨碍了他们与朝廷做对,所以他们就视我江家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处之而后快,不断的制造事端,最后把我爹爹逼得负气而走,至今下落不明。爹爹走后,向家父子就更加猖獗起来,在暗中集结力量,意图谋反!洛琪一来是看不惯他们不顾天下苍生福祉、只为一己之私就要挑动叛乱,二来也是想替爹爹出气,于是就和我哥哥设计擒了那老匹夫向海明,把他交予了官府。但洛琪没想到的是,那向天问的长子向海明竟然一怒之下砸牢劫狱,救了向天问老匹夫后起兵造反!呜呜...”

江大美女说着又嘤嘤哭了起来,看得罗士信又是心软,又是佩服,撒谎能撒到这个水平,天下间估计也就只此一人了。少顷,这丫头又卖乖道:

“洛琪实在没想到,因为洛琪的一己之念,竟然闯下了这么大的祸端...呜呜...”

大美女越说越动情,最后弄得靠山王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样才能安抚这小姑娘。

“好孩子,这事不怪你,就算你不抓那向天问老匹夫,他们父子也是早晚会反的,到时候他们准备充足,祸害更大...孩子别哭,告诉本王,昨日围攻你们兄妹之人,可是那向家父子的人?!”

江洛琪抽泣两声,委屈的点点头,可怜巴巴的道:

“向海明记恨我兄妹二人与他们父子做对,于是想将我们赶尽杀绝,后来还是罗公子及时相救,我们才逃过一劫...”

“丫头,别哭了!你们都是好孩子,本王一定将向家那对儿贼父子碎尸万段,一来是为民除害、为朝廷分忧,二来嘛...哼哼,也算是老夫为你们出气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