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惠堂、曾雪磷、池明华、谢育新、伍文兵、郭亿军、张小文……一连串闪亮的名字,曾经照亮了整个中国足坛,这些足球前辈和无数梅州足球人的付出,为我们的家乡——梅州,争回来一个响亮的名号——“足球之乡”。曾几何时,中国足球界谁人不知北有大连南有梅州,而今,当大连口音充斥着中国足坛的时候,独特的“客家普通话”却难觅踪影。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进程,让缺少工业基础,经济相对落后的梅州山区,慢慢地落在了后面;僵化的几十年不变的体校及特长班体制,更是扼杀了无数优秀足球少年的前程;如今的花花世界,让青少年有了更多的选择,足球不再是梅州年轻人的唯一;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广东足球的没落,影响了梅州足球环境……虽然足球已经离我远去,虽然梅州足球已经落后,但是那年的草坪梦,依旧清晰。

懵懂中感受足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上足球的,可能从懵懂知事开始就喜欢了吧。印象中观看的第一场足球比赛,是88年汉城奥运会预选赛中国队和日本队的比赛。那场比赛印象最深的就是那脚远射,还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记错,反正就是那个进球过后,当时正值壮年的父亲,一阵狂吼,然后纵身跳起,一把把我抱住,把我举向天花板,眼里充满了泪水,脸上却挂着狂喜的笑容。次日,父亲在厂内黑板报上,以整板的版面报道此次比赛,全厂的员工都聚集在黑板前面,听着父亲的高谈括论,大家的欣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年幼的我,从没见过一向庄重的父亲如此激动失态,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慢慢知道那黑白相间的足球,在梅州男人心中的地位。

那次,我破天荒地鼓起勇气,怯生生地,第一次向父亲开口要自己的玩具:“爸爸,我也想要个足球!”没想到一直以来不喜欢小孩开口讨要玩具的父亲,居然一点怒意都没有,反而微笑着点点头,抚摩着我的头发:“好,爸爸送你一个足球!”于是,我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足球,一只最传统的黑白相间的3号足球。

懵懂之中,我在感受足球,开始感受到足球之乡的氛围,感受足球带来的快乐!

东校场

不知道东较场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到现在我也还没搞清楚。只知道,我们叫它东较场,梅州地区踢足球的人,估计都有到东较场上踢一场比赛的梦想,那里似乎是我们的圣地,就如同AC米兰球迷梦想着能在圣西罗的草地上尽情飞奔90分钟一样。

听妈妈说,东较场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水泥看台的,它只是一块烂得不能再烂的草地,周围的看台是竹子和木头搭建的简易看台。就是如此简陋的场地,妈妈经常抱着我,或顶着烈日,或打着雨伞,坐在看台上,支持着场上比赛的父亲。

一直以来,都不敢去东较场踢球,看到网上那么多关于东较场的文章,很是羡慕,怪也就只怪自己球艺不精,上不得台面吧。印象中,还是有一次去过东较场踢球的,不过不是在场内的草地,而是在场外周围的训练的泥场上。

高二时候的百事三人足球比赛,根本就是不堪回首的比赛。第一轮淘汰赛,我们面对的对手,是同校的师弟组成的球队,结果整场比赛,我只有一次勉强的左脚射门,其他两个队友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最后我们0:5输掉了这场比赛。比赛结束后,县少队一个认识的朋友,不爽地对我说:“都告诉你了把比赛资格让给我们队了!”切,这是能让的东西么?足球是什么,是我们的生命,报名当天,我们可是6点就到了报名点,等了四个小时,才报上当天淘汰赛资格的!再说了,即使明知道自己会输,也要象个男人去战斗,不然,踢足球干什么?那不是丢足球之乡的脸么?最起码的,我在东较场踢过正式的比赛了,虽然是三人制的,虽然是在训练场地,我已经很满足了!

草坪队

记得小时候,很羡慕那群穿着“草坪”字样球服的人。“草坪”这个词,在梅州市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所有踢球人的向往,那是每年一度的“强民杯”的传统强队,市区唯一一支能和丙村足球队抗衡的队伍。

草坪队那时是分好几支队的,有绿草坪、红草坪,好象还有一支黄草坪吧,不太记得了。那时的球衣,是很简单的一件T恤,好一点的,顶多句是圆领的稍微紧身的所谓球衣,即使如此,只要在上面印上“草坪”两字,就会让踢球的人眼红并羡慕。

草坪队强盛的时候,梅州地区的交通还不是很发达,如今骑自行车20分钟就能到的东较场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去一次就象是一次郊游了。等到自己可以自由地往来于东较场的时候,草坪队已经开始走向没落。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企业队,乡镇队和学校队。偶尔有游散的球迷自发组织的球队,也是经常在小组赛就给淘汰。

那时每年春节,叔叔都要带上我去看强民杯,这是梅州地区当时最顶级的赛事了,就是最强盛时期的广东队,春节的时候所有的梅州籍球员,也会回来打强民杯。那时对于池民华,对于谢育新,是不太感兴趣的,池队离我家太近了,如果他没搬迁的话,我还能找到他的住址。所以,那时的我是很希望广播里能播出草坪队的队名的,可惜的是,我只见过一次绿草坪的比赛,但那时已经不叫草坪,具体的队名,不记得了,好象是某企业吧。

草坪队似乎和我的儿时的梦想一般,悄悄的就消失了;

梅州足球,似乎也如同草坪队一样,随我的梦想一起,从中国足坛上慢慢消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梅州足球才能重新振作,南派球风才能再才发扬光大;

不知道什么时候,“草坪”队能再次回到我的视野;

不知道什么时候,国家队里再次出现梅州乡音;

估计,那得等到中国足球走出混囤吧!


本文内容于 2008-12-11 23:06:23 被枪通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