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二回(烂匪是什么样的.)

傲星辉 收藏 1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二回

我从床后顺小缝向外看着,等妇人出去之后。才轻轻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哎我地东南西北地老天爷啊!!!可吓死我了。长这么大了算是白活了,今天才算是真正的开眼界了。

听说过长的难看的,没见到过长得这么难看地!!!还成了地主婆???看来一定是家里很有钱的那种,而她所说的那个老不死的又是怎么回事?听起来好像是她怕那男的一样,真是搞不懂了。

不过看到他们都走了以后,我也得赶紧闪人了。万一她们在回来就不好办了,想到这里就一个闪身到了门边。向外边观察了一下,确认都走没影了。只不过在我隔壁传来了一点声音。

于是我就闪出了屋子。躲到了窗户下边地黑影里,慢慢的向院墙边移过去,在路过隔壁的时候,听到里边一个男人在问一个女人的话,不用说这就是那个什么二当家的了。和我刚刚听到的差不多。

原来这个女人也和这个土匪有那么点关系。不过好像也不知道土匪想要的东西放在哪里,看来他们嘴里的这个老不死的还有点能耐。不过他在有能耐,也不关我的事了!

我现在算是看好了。我要出手的话不是什么英雄救美。是傻冒一个!现在这事也算是人家的家事了。想到这里没在作任何停留,来到了正房边上。这里是个小死角,在外边跟本看不到这里。

因为我的轻功还差一点,所以我是选择、、、、、、上树!在这个小死角里不知哪个猪头在这里种了两棵大树。这样一来不是很方便贼人出入吗!

不过想想也是,这一家子听那意思是有一个正房两个偏房。基本上我现在就知道了有两个是五彩杂毛了!另一个我想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了,所以这两棵树十有八九就是给她们做某些事情所用的。

但我现在可不管那么多了,按照我的猜想一伸手,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树上有许多的不引人注意的小东西。而在上树的时候正好可以踩着这些小玩意上树。

这些就更加确定了我所想的事情。既然如此!我要还在这跟着瞎掺合,就和她们一样神经不正常了。没想到正当我快要到了院墙顶上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喊声。吓得我差点没从树上出溜下去。

赶紧一使劲抱住了大树干。转头一看,午夜你个太阳的。敢情没和我说。是那个‘美女’和那个土匪头子喊呢。只见这时那个土匪头刚刚拉着一名妇人从前院走过来。而那个‘美女’从一边跳了出来。

此时正在冲着土匪头喊呢。土匪头一看此情马上也低喊了一声:“穷叫唤什么!是想让那个老家伙知道是不是。在瞎喊!我就走了就不在来了!!!”说完拉着手里的妇人随便找了间房子钻了进去。

看这意思我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一院子都不是什么好玩意。想到这里就又接着向上爬了一点就到了院墙顶上。从我现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院墙外边。

只见院墙顶上有两块地方都叫人给踩平了。可以看得出来经常有人在此出入。站到院墙顶上向下边看了看,我估计底下也不会有什么东西拌脚。所以就放心的跳了下去。

结果在我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吓了一跳。因为没想到我在这看到了一匹马!不过还好我没叫出声音来,差点就以为是我叫人发现了呢。

因为等我落地一看,才知道是兰儿不知怎么的牵着马匹转到这边来了,我明明记得是叫兰儿在院子的西边院墙外看着马匹的,怎么跑北院墙外来了?

兰儿也知道我的疑惑见我跳下来了,就轻轻地走了过来,把手里的马缰绳递给了我。不过因为这里是是非之地,所以我也没有急着和兰儿说什么,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牵着马和兰儿示意了一下。一起悄悄地离开了这片地方。

等离开了好远我才问了问兰儿,她为什么会在我跳出院墙的地方。兰儿看着我笑了笑:“还不是人家怕你万一有什么闪失么!!所以在你跳进去不一会,我就也跳上了院墙顶,但是我没有下去。”

“只是趴在了院墙顶上看着院子里。于是就看到你在前边墙影里呆了一会又跑回了后院卧房。接着就有两个土匪挟持着两个妇人进了后院。有一个土匪还进了你藏匿起来的那个房子里。”

“本来我还想呢。万一有什么情况我就下去帮帮你。结果也没看到打斗!只不一会的功夫那个土匪就出来了。紧接着那个妇人也跑了出来。跟在土匪后边也向前院去了。”

“随后就看见你从屋子里出来准备从树那出来,所以我就跳下院墙,提前带着马匹到那边等你了。”

听兰儿说完我就吓了满脑袋瓜子头发!!!这还好是兰儿给我放风呢。要是别人呢?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怕。但既然已经做了,就不去想了。

翻身上马和兰儿找客栈去了,不过我想这大关夜的在这偏僻的小村子里。可能没有哪个客栈还在开门做生意了。但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村子东头的客栈。

让我没想到的竟是这村东头的客栈,竟然也是热闹的不行!原来还有一伙土匪跑这来抢劫财物来了。主要目标就是过往的客商。

不过这边就没有像西边船头家里那么消停了。客栈外边就我能看到和猜到的就有四五十个土匪。有两个身手还算不错的土匪带着,和客商带地护卫打了起来。

不过也是很不成比例的,护卫人数很少,只有五六个。虽然功夫还不错,但架不住土匪人多。因此打的也不是很顺手。并且已经有点落败的迹象。

见到这情况我就不能在不出手了。一伸手把兰儿拦住:“夫人、有相公在,哪轮得到你出手?给我压压阵。省得哪个小毛贼放冷箭。你自己也加点小心。”

兰儿见我这么说就点了点头。我为了保险起见,从马背上的箱子里拿出了步枪和两个弹夹。给步枪上好消音器我就驱马向前了。

在上去之前我可没有傻到先叫一声什么大侠来也之类的话。直接就端枪瞄准。对这帮想杀人越货的主。就不能手软了。随着亮光闪动。正在拼杀的土匪们是一个接一个飞快倒下。

一开始其它的土匪们还是愣了一下。结果在十几个人同时一样的光荣的方法,才叫他们醒悟过来。大叫着:“鬼啊!!!”结果就全都鬼哭狼嚎地跑了。

当然在这些光荣的土匪里有那两个带头的。所以剩下的小土匪一见带头的死了,而且死的莫明其妙的,可把他们给吓坏了!这才四散奔逃了。转眼之间就跑的干干净净的。倒是又有几个倒霉蛋跑我这边来了。我也就理所当然地成全了他们。

就这样只是不一会的功夫就完事了。几个护卫愣在了当场。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见眼前的土匪们一个个的脑袋开花了,然后剩下的土匪就跑没影了。

我见土匪们都跑没影了才退了回去。

等到和兰儿汇合以后,才装做刚从远处赶来的样子,从小胡同里跑了出去。几个护卫看到我和兰儿跑出来,倒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土匪们去而复返了呢。可是等看清楚了才放下心来。

我和兰儿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没有吃惊。看着几个护卫我告诉他们我们是赵家商号的,本来已经在前边的镇子上住下了,可是听说这周围最近晚上总是闹土匪。

所以就连夜跑了出来寻找土匪。结果跑这附近就听到这里有动静,于是就过来了。没想到只看到了土匪们四散奔逃,还以为有强人灭了土匪。因此就前来看看。

那几个护卫一听我们是赵家商号的就相信了。因为赵家商号在长江边上就有一个大分号。而且在这附近经常有赵家商号的人出现是很正常的,更主要的是赵家商号的武师们一般也常做这些扫匪打贼的事。

等到和几个护卫说了一会话。客栈的伙计们才走出几个打扫起来。这时这几个护卫的主子也走了出来。原来是个年岁不大的青年人。只不过有点娘娘腔。

在我们互相问过好以后。店主也走了出来。他可不知道是谁打跑了土匪。现在只是有点后怕。因为这土匪在一回来,可找不着我们,因为我们都走了。可他可跑不了的。但可以看出来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在店主的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担心来。热心地把我们让进了店里。因为土匪这么一闹。店里仅有的几伙客人也都起来了,各自拿着自己的包袱或是兵器一类地呆在客栈的大厅里。

一看他们就知道是经常出门在外的,都知道现在慌也没有用,一个是把身上的钱财老实地交出去。要么就是拼命保全自己。听店主说还有两伙客人跳窗户跑了。

店主说完我和兰儿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店主给我们准备一间上房出来。然后把马匹牵到后边马棚里看管好。店主痛快的吩咐了下去。

看了看四周我才和兰儿在大厅里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没想到那个娘娘腔也凑了过来。在我们邻座坐了下来。也叫店主给他准备了宵夜。我看到他就是感觉到好笑。

我们这是因为赶了大半夜的路有点饿了,所以才想吃宵夜的。他这睡到瓜哇国去了,叫土匪给吓醒的也饿了??不过我也只是偷偷的笑了笑。我看出来了,要不是因为我这里有女眷在。他早就凑过来了。

店主其实也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了,不是赶紧回房休息。而是在大厅里吃宵夜。因为刚刚土匪虽然跑了,可是谁能说得上一会不回来?

我是在这等那帮小毛贼呢。但是那个娘娘腔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是被吓得睡不着了,这大半夜的又不敢跑路。虽然有几个身手不错的护卫保护着他,可看到我和兰儿淡定从容的样子。感觉好像还是呆在这里安全一些。

所以就也坐了下来,可又不可能就那么直直地坐着,叫别人看了也笑话。于是也要了宵夜吃。刚刚在打斗时他的护卫倒是有两个受了点小伤,这会回客房拿自己带的东西处理一下去了。留下了两个在这保护着娘娘腔。

这时那个店主也在柜台后边坐了下来,拿出了一点小菜就着酒,自己在那自斟自饮起来。本来这大厅就不大。所以我离柜台也不远。看到这老板的样子也明白一点。

他之所以这样,要么就是相信我们能再次打跑可能会回来的土匪。或者就是他也是真人不露相那伙的。其实这么我因为柜台挡着没有看到他的腿。

因为店主的腿在那柜台底下已经哆嗦成一个了。这会在叫他站起来都费劲了。不过这些我可不知道的。还漫不经心地说:“刚刚我在村子西头路过的时候,看到西边那家也是很热闹。不过大门紧闭的,是不是明天要办什么事情啊,这大半夜的就起来准备啊?”

店主一听我这话,差点没把酒杯给扔了。摇了摇头:“客官你是不知道啊,那哪是有什么要办事情啊。十有八九也是闹土匪了。”

听店主说完我就是眼睛一立:“哦、、、、、、这我倒是马虎了。看来这两帮土匪是一伙的,那可能一会就回来了。”

说到这转头对兰儿说:“夫人、赶紧吃。一会还得忙活一会才能睡觉。”兰儿什么也没有说,点了点头。

果然就在我和兰儿刚刚吃完宵夜的时候。就听外边喊成了一团。看来是小土匪们把那三个土匪头给找来了,这是想重新杀过来了。一定是认为这里有这么历害的护卫在这,就很有可能有值钱的东西。所以这就杀回来了。

想到这我就把放在身边的布袋拿了起来。冲兰儿示意了一下,刚刚我和兰儿都说好了,我负责正面消灭他们。而兰儿藏匿起来在周围看着点,省得有漏网之鱼溜掉。我可不想办出半落不落地事情来。

一只手拿起布袋。另一只从桌上的碟子里抓起一把茴香豆走出了、、、、、、客栈后门。没错就是后门。那帮土匪在前门大喊大叫的,声势正盛我现在可不会去碰。

虽然是一帮小烂匪,可是我可一点没轻视他们。万一来个冲动的一拥而上,把我的帅呆了的造型弄乱了可就不好了。先从侧面敲掉几个小渣子在说。

没想到我一出后门就看到几个身影在这里晃。真没想到这帮土匪还有点头脑。知道在客栈后门也派几个人来。没办法既然人家急着想重活一回,我也就勉为其难地成全他们了。

手起人倒,还没等带头的喊出声来,他身后的三个就倒下了,而他刚想回头看看就也跟着玩去了。走上前去,把几个死倒扔到一堆,就向前边转过去。

等我到了前边就看这帮土匪竟然还在那叫唤着。正要走出去敲掉几个。就听身后有一点声音传了过来。顿时把我吓得够呛。我现在好歹也是一高手了,身后来人了我竟没有感觉出来。看来也是个练家子。

真没看出来啊!土匪里也有高手啊,这都摸到我后边去了。可是兰儿呢?想到兰儿我的心里就是一颤!不会吧!!!兰儿的身手我想最不济,也能出声叫我知道她遇敌了啊。

看来来者的功夫十分了得。能在无声无息中摆平兰儿这样的高手。想到这里慢慢的回头看了看,因为动作快了更危险。可是等我转过头去一瞧,就是一惊!

因为叫我没想到的是,出现在我身后的竟是那个娘娘腔!手里还拿根笛子。见我回头看他,冲我微微一笑:“兄台、你忙你的,我看看热闹。”听他这话我差点没晕过去。什么叫我忙我的?“朋友、轻功不错啊!”

就在我想准备怎么对付他的时候,我竟然闻到了一点轻微的味道。这种味道我太熟悉了,根本就不是什么香粉味。而是那种只有在女孩子身上才有的味道,怎么???哦、、、我明白了,这家伙是女扮男装。

真是没有想到,‘他’不但是个冒牌货。竟然还扮猪吃老虎。能有这么历害的功夫还出来抢劫?我真是可怜‘他’想到这里我就苦笑了一下。

“我的夫人呢?”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话就是一愣:“你夫人?我没看到啊,刚刚你夫人一出后门就不见了,我也没有看到。我是跟在你后边出来的,兄长真好功夫。手那么一抬就把四个匪人给放下了。”

听她这么说我上下瞧了瞧她:“我说这位姑娘,你这么好的功夫也干这种事,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要是有你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上你一点什么。我在京城还是薄有点资产的。”

她听我说完就是一愣,不过随后就笑了:“哦、、、兄台、你怎么看出来我是假扮的?不过就是我假扮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难道一定要有难处才可假扮么,我为了游山玩水方便。所以用的男妆不行么?”

说完挑衅地看了看我。听她这么说倒是把我给搞胡涂了:“你不是和土匪一伙的吗?”娘娘腔听我说完才明白,原来我刚刚误会她了。

低头想想自己刚才的所做所为,还真容易叫人误会。想到这里赶紧和我表明了她的立场。

“兄长你误会了!我只是出来游山玩水的。跟那些打家劫舍的可不是一路人!你误会我了,要是我和那些土匪是一伙的,还能在这和你说这些吗?”

听她说完我也就相信了她,没办法!我这人就这毛病容易相信人,由其是这么香喷喷的女同志。我想既然要化妆才能出来玩,模样也一定差不到哪里去。就在我刚想到这里时,就见娘娘腔忽然一指前边。

“兄台、土匪们好像忍不住要烧客栈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