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车厢里陷入死寂,公交车的发动机仍然在轰鸣,车身一冲一冲的,那是恐惧中的驾驶员无法控制住双脚的颤抖。


张成的右手紧紧地擒住了歹徒的手腕,即将砍到古子澄头上的开山刀硬是一点都动不了。他左手同时将古子澄拉过身边,古子澄全身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歹徒的轻视嚣张之色慢慢出现了一丝恐慌,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铁钳夹住了一般,他甚至听到了骨头受到强大压力而慢慢变形的声音。


“出来混的,不必干得这么绝吧?”张成冷冷地吐出一句。


这时,一直在驾驶座旁边拿着手枪掌控全局的高个儿走了过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张成,“哥们也是道上的?”


“我可以在你开枪之前扭断你的脖子,你信不信?”张成犀利的眼神直直射向高个。


高个儿心中没来由地一绷,手中的92式9毫米警用手枪给他带来的猖狂和底气在快速消失,他曾经杀过一个手提百万从银行走出来的男子和一个巡警,感受过剥夺生命时的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和彻底的恐惧,他知道,在他手上有了命案之后,世界上再也没有可以让他害怕的了。但是此刻,张成的眼神和气势让他发自内心地恐惧——那些都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东西。


“老三,把那丫头放了。”高个看向那个正欲对女子施暴的歹徒说,随即指了指古子澄腰间的腰包,对张成说,“哥们,给足你面子了,不过这玩意得交出来。”


张成没有丝毫犹豫地扯下古子澄腰间那个装满了钱的腰包扔给高个,醒转过来的古子澄挣扎着要阻止,却被张成捂住嘴巴牢牢地揽住。


“停车!”高个向驾驶员喝道,“把车门打开!”


528线公交车猛地刹停在路肩上,高个依然持枪对着张成,其余两名歹徒恶狠狠地看了张成一眼慢慢退到车前门。前车门打开了,那两名歹徒抱着装满钱物的麻布袋跳下了车,高个慢慢向后门退去,手中的枪依然指着张成。纵使他视人命如草芥杀过两个人,也不得不在见惯了生死的张成的强大的压迫力下恐惧战栗。


张成依然面无表情地盯着高个,看着他慢慢地靠近车门。他的脑子正在疯狂地转动思索着,寻找最适合的出手时机。是的,有一点是勿须质疑的,张成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伙歹徒逃走。或许在T国,他还有理由选择不予理睬,如果没有涉及到自己的话,但这是自己的祖国。


一把指甲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张成的右手,指甲刀是在古子澄的腰包上瞬间摘下来的。张成佯作随意地将怀中的古子澄放到座位上,全身的力气却隐隐集中到右手。


近距离投掷匕首他从来没有失过手,但这次却有点紧张。不仅是因为这次用的是重量轻的指甲刀,而且近在咫尺的古子澄也是他的顾虑之一。如果高个在受创之后仍然扣动了扳机,与他贴在一起的古子澄是极其危险的。


在高个慢慢往车门退去的同时,张成也隐蔽地移动着身子将古子澄挡在背后。其它乘客都在屏气凝气地偷偷看着眼前的情景,即使是普通人,也一时间被这似乎凝固了的气温震住。


机会来了!


高个低头登下了车门阶梯,就在他的视线离开张成之后的那一瞬间,张成右手闪电般地一扬。手中的指甲刀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疾飞过去,正正地扎在了高个持枪的那只手上。


“哎呀!”高个疼地一叫,手中的枪脱落在车上。


在指甲刀出手的同时,张成身形瞬间启动,犹如猎豹般猛扑过去。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样做的,连作为目标的高个也没有机会去看清楚。


站在前车门阶梯上的高个慢悠悠地向外倒去,身躯失去了任何支撑,如一堆烂肉般轰然砸在地上,脑袋异常地歪到一边,嘴巴不断地“簌簌”往外冒出血泡——他的脖子被扭断了。


“快报警!”


张成捡起手枪跳出车外,在外面抱着麻布袋的两名歹徒看到了高个的惨状,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都恐惧地扔下手中的开山刀,颓然地抱着后脑蹲在地上。


车里的乘客反应过来了,纷纷掏出手机拨打110,一些胆大的人拍手叫着好下车,却被高个的惨状吓呆。


古子澄透过车窗愣愣地看着持枪而立的张成,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