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7、公交劫匪

独1狼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URL] 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乘客,古子澄灵活地穿梭其中卖票,看那样子显然是有过长时间公交车售票经验的。其实有一个问题,满满一车乘客,售票员是如何区分买过票和没买过票的乘客呢?靠记忆吗?要知道一辆这样的公交车完全可以挤进上百人!此时已经将精神的一半放在古子澄身上的张成在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乘客,古子澄灵活地穿梭其中卖票,看那样子显然是有过长时间公交车售票经验的。其实有一个问题,满满一车乘客,售票员是如何区分买过票和没买过票的乘客呢?靠记忆吗?要知道一辆这样的公交车完全可以挤进上百人!此时已经将精神的一半放在古子澄身上的张成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但即使曾经是特种兵的他也不会轻易相信售票员是靠记忆力完全把整车乘客的容貌记住的。


猛然间,张成发现了一点——自己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他回想起以前的每一次任务以及混进华兴集团之后做得每一件事,都没有因为女人而分神,但今天,无声无息中,他却被古子澄吸引住了,这个相貌平凡的女人让他一时间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很难说清是什么感觉,张成本人也在迷茫。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只觉得心在悸动,一跳一跳很清楚,甚至能听到“扑扑”的声音。


张成没有谈过恋爱,在部队的时候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除了任务还是任务,女人,他见过不少,但那时他压根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连同在一个驻地的女兵他都下意识地当成和自己一个样的人来看待。自从一年前的那次任务失败混进华兴集团卧底之后,男女感情更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天天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约束着自己的行为,他也曾经有过一段濒临崩溃的日子,那种只能默默压在心底深处的痛苦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为什么此刻会在突然间被一个售票员弄得六神无主?因为回到祖国了?还是因为找到心目中的女孩?


张成不知道,他一点都弄不清楚,在“短刀”特种部队,他是头号尖兵,每一次执行任务首长第一个考虑的是他;在华兴集团,他是心狠手辣手段雷霆身手高超的成哥,是华诚星最为倚重的手下之一。但是在感情方面,他就是一张白纸,或者说是一张被白纸掩盖了心灵的感情白痴。


“买票了,买票了,没买票的买票了。”


古子澄的声音透过嘈杂的车厢传来,失神中的张成急忙调转头看向窗外。


吆喝声一点都不好听,但是张成却觉得古小澄得吆喝声每一个声调都喊到了他得心坎。什么原因?天知道!


公交车走走停停摇摇晃晃,车上的乘客换了一拨又一拨。在市区绕了一个多小时之后,528线公交车慢慢驶出市区,开往终点站黄村。愈是,慢慢的,张成开始觉得这十块钱车费花得太值了。岭南市的公交路线不只限于市区内,而且还覆盖了周边相当大一部分地区。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兼经济发达省的省会,岭南市周边的地区不可避免地承接了剩余的产业转移,而各个地方之间的人员流动自然就变得频繁起来。


驶过市郊的一个工业区,528线公交车又放下一拨乘客,上来三位身着丛林迷彩服的民工。熟悉的颜色让张成第一眼就留意上了那三位民工。确实是民工,民工都喜欢穿这种抗磨耐洗的军装。


三个民工各自提着自己的麻布袋在仅剩的三个空位上坐了下来。528路公交车嘶哑地咆哮着继续上路了。车厢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发动机得轰鸣声在刺激着人们的耳朵。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的乘客或闭目养神或凝神看着车窗外。人少了,张成也不好再紧盯着古子澄不放了,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从车内的倒视镜偷偷观察着古子澄。


路两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了,人工种植的大片绿化带开始增多,偶尔一两个路口处打着“XX大排檔”之类的招牌一闪而过。


行驶到一条狭窄乡道上时,公交车减缓了速度,那三个民工提着麻布袋站起来向前门走去。


“从后门下车。”古子澄以为他们要下车,急忙指着后门说。


就在那一瞬间,三个民工猛地一推古子澄,古子澄飞快地向张成倒去。


三个民工猛地从麻布袋里抽出开山刀,一位首领模样的高个儿则掏出一把92式9毫米手枪顶在驾驶员的颈脖后面,“不许停车!慢慢开!”


遇上抢劫犯了!这是车上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


那两个敲打着亮晃晃的开山刀的歹徒扯开麻布袋,恶狠狠地威胁:“不想死的都他妈把现金和值钱的玩意儿叫出来!”


乘客们的心跳瞬间提高到一个骇人的频率,几位女乘客惊恐地尖叫出来,在挨了几巴掌之后战战栗栗地缩到了座位上。


古子澄红着眼睛就要从张成身上爬起来,身上的制服提醒她,这个时候要站出来。一只有力的大手摁住了她的肩膀,她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牢牢地压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抱里。


张成面无表情地朝看向他的古子澄摇了摇头,歹徒的表现他一一看在眼里,这个时侯站出去徒有发生流血,并无任何意义。92式9毫米手枪是警察的标准配置武器,除了袭警抢夺,张成想不出这伙歹徒是通过什么办法弄到这种手枪的。试想一下,连随身携带手枪的警察他们都敢于袭击,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你想干嘛?啊!救命,救命,救我!”后面传来女子嘶声裂肺的求救声。一个邪笑着的歹徒把她摁在座位上疯狂地撕裂着她身上的衣服,女子一叫喊,歹徒猛地给女子狠狠甩了几个大巴掌:“叫你妈啊叫!把老子惹毛了一刀剁了你先杀后奸!”


女子吓呆了,她压抑地哭着,眼睛在四处无助地搜索,期望天使的降临。


“你们快住手!放开她!”


古子澄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突然挣脱张成的怀抱站起来大声喝斥道。


欲对那女子施暴的歹徒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古子澄。另一个挎着个麻布袋逐个威胁乘客交出钱物的歹徒走到古子澄跟前,挥起手中的开山刀没有任何犹豫地劈去。


乘客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纷纷捂住双眼不忍心看到古子澄惨死刀下的惨状。张成双眼的瞳孔瞬间结成针芒状,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伙歹徒凶狠到这种程度。


逐渐在古子澄眼前放大的开山刀闪耀着锋利的光芒,她没有任何反应,呆呆地看着飞快在她头顶落下的开山刀,最后一刻,她惧怕地闭上了双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