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每一个中国百姓都能决定中法商战的走向!

svn 收藏 6 203
导读:每一个中国百姓都能决定中法商战的走向 司马平邦 可以。 中国老百姓有什么不可以? 确如某些人所言,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只有2.5亿――但中国人口,含港澳,有13个多亿,互联网民意似乎不能全部代表中国的民意,所以,要想代表中国的民意,必须有一个人手一票的票选机制――这样的话你说了等于没说,某些生在香港的人媒体人对中国这两个字太无知了。 所谓世界上最最最“民主”的国家的大选小选,也有个投票率的实际问题,百分百的投票是没有可能的――而在中国,现在你还能找到比互联网民意更为接近 “民主”的一种途径了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每一个中国百姓都能决定中法商战的走向

司马平邦


可以。

中国老百姓有什么不可以?

确如某些人所言,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只有2.5亿――但中国人口,含港澳,有13个多亿,互联网民意似乎不能全部代表中国的民意,所以,要想代表中国的民意,必须有一个人手一票的票选机制――这样的话你说了等于没说,某些生在香港的人媒体人对中国这两个字太无知了。

所谓世界上最最最“民主”的国家的大选小选,也有个投票率的实际问题,百分百的投票是没有可能的――而在中国,现在你还能找到比互联网民意更为接近 “民主”的一种途径了吗?

如果你能找到,我听你的,你找不到,且听我的。

脱离开操作的可行性谈民意和民主,是假民意和伪民主。

比如在中法和中欧正在酝酿并且已经部分展开的商战中,中国网友的键盘和中国老百姓的脚步将越来越成为一种决定走向的力量,关键是谁能成为这股重大力量的引擎。

至少因为欧盟轮值主席、法国总统萨科奇先生执意会见一个大部分中国人讨厌的藏传佛教的活佛达赖造成的中国民意对法国和欧盟的敌意已经形成,谁回避这个,谁蠢。

中法、中欧之间的外交喊话和政治分野必然在经济关系上得到释放――当然又往往是经济关系再次成为这外交喊话和政治分野的缓冲区,最后把那两个对立的国家体重新拉回谈判桌。法国和欧洲的情况我不清楚(我相信许多拿这个说事儿的中国精英也根本不清楚),但我清楚现在中国政府的这种外交抗议和经济打击的行动中,由互联网民意所代表的中国民意越来越起到重要的参与和主导的作用,尤其是在冲突形成阶段,我亦相信政府从网上感到的压力是巨大的。

就像本人曾提议中国投资公司可以向冰岛共和国投资收买利益一样,最后中国投资公司仍然要通过某种方式给出答案,买或者不买。

如果没有民意的压力,它们当然可以不回答了。

政府只是国家意志的操作机关,它本身是没有什么激动和愤怒可言,它的激动和愤怒全部来自领导人和普通百姓的激动和愤怒,就中法、中欧由外交对抗转来的经济对峙,是最好不过的中国老百姓广泛民意的表达,是符合所谓民主的那种政治境界的,而据我所知,在民主语境下,如果这件事代表了可能操作条件下最广泛的民意,不管它是不是符合某些精英或者领导人的意志,你都得干。

不要拿出什么深远的目的和发展的视角来作为阻挡普遍民意和网络民意的拦路机器,如果想让未来的中国更民主,中国的精英和领导人们必须首先学会尊敬现在的互联网民意。

否则就是伪民主。

在此应用高八度的声音高喊一声:“网民万岁!”

其实,经过2008年这么多的大事小事,由互联网民意代表的中国民意早对浮在表面上的政府态度、外交关系看得更透,就如这次因会见达赖而起的制裁和抵制法货和欧货――制裁是国家行为,抵制是民间行为,政府行动的速度和国民未来将坚持的时间肯定会不一样,一个曾通百姓既明白也理解中国政府从中承受的压力,以及外交手段只能是一种暂时手段而不可能是一种长久态度,在需要的时候,中国政府可能会放下制裁的大棒,但这又有什么呢?

至少我觉得经过这大半年的折腾,萨科奇已经让“法国”两个字在中国越来越臭了,他现在和宋祖德好有一比,虽然知名度很高,但那顶多代表我们需要一个恶心的对像立在那儿让我们恶心。

上半年民意目标清晰的抵制家乐福虽然最终收场,但本人至少再没进过家乐福,许多人也是这样,尽管家乐福还将在年终以“爆红”的业绩表示它在中国仍然有大量的人缘,但说它没有任何损失是更不客观的。

愤怒是霎时间的,但憎恶却是长久的。

愤怒可以转眼烟消云散,但憎恶却可以挥之不去。

就像中国用户对日本货的态度,谁能说日本那些本来在中国拥有巨大声誉的企业和商品,如日立、东芝、松下等的衰落与近10多年中国网上时时发出的抵制日货声音没有一点儿关系,最好的例子是韩国的三星,它可能是抵制日货的最大受益者。

当然,如索尼这样的顶尖日货品牌仍然在中国消费者中占有重要位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恰恰又说明了中国互联网民意和普遍民意的聪明之处――他们的崛起和泛滥并是以不损害自己为底线的。

事实证明,跟中国13亿消费者的意见对着干的国家,都将走向经济衰退,比如日本、比如韩国、比如未来的法国和欧盟。这里面国家经济的衰落与中国消费者的好恶不一定有最直接的关联,但客观上的这种关联关系是现实存在的,因为中国人口占世界的五分之一还强,中国的消费能力占世界的十分之一还是有的,而以高档消费品为主打的法国和欧盟对中国进口产品,剔除世界最贫穷的那五分之一部分人,中国人在它们的消费市场上的话语权肯定要高于五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的。

而且,中国的消费能力在未来30年都可能都是上升中,是“敌人一天天弱下去,我们一天天强起来。”

还有,赴法国和欧洲的旅游曾是中国人的最热方向,上半年赴法旅游的趋凉已经显示了中国消费者的力量,萨科奇和欧盟再这样折腾下去,中国消费者必然会再次发威,虽然离开了中国游客,人家的旅游业照样运转,但谁又能说它没有被削弱。

最终被削弱的将是中国消费者对它们的好感,以前这种好感的产生也有很多因素,比如对其文明文化的神往,对日本美国好感的转移等等,也正是中国人对法国和欧洲太过认真的好感才催生了萨科奇这样的政客对中国民意的过度傲慢,现在我们只是要把这样的傲慢释放掉,让他知道法国在中国人心目中到底是哪根葱,而不是也不想最终把法国搞黄――即使他们有这样的愿望,我们也不没有这样多余的闲心不是。

其实,中法、中欧之间的外交与民间的磨擦,正是当下经济全球化与民族化的一种正常映射,以前我们看到G8首脑峰会前总会涌动一大群主办国的百姓表达抗议时还不太理解:全球化有什么不好吗?现在我们终于理解了,这就是一种进步,如果现在中国召开一个G20峰会,会有中国人向与会萨科奇扔鸡蛋的。

纯粹GDP数据的增长已经不再是中国民意愿望中所谓国家进步的惟一指望,因此即使中法关系、中欧关系事关中国进出口的最重要利益,它也不会成为中国民意的惟一指望,何况它们还做不到这一点呢?所谓的中国人的民生状况,也正在从简单的生存需要中分离出另一种尊严需要,谁阻挡了这种民生需要,谁当然是我们的敌人和对立面,谁必然被反对和打击。

而且,尊重民间意愿对法国、欧洲的抵触还有一个更好的地方是同时会更大可能地实现扩大内需,消化金融危机下中国进出口企业不能消化的贸易需要,助力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30年时再次转型,支持中国自己的企业,壮大国力,所以,在下在这方面有几个提议供代表中国民意的中国网民们参考:

一,老生常谈,还尽量少去家乐福买东西,把这种事当成一种坚持,却不用打着牌子去家乐福公然抵制;尽量多地支持国内的超市,这也是间接打击家乐福。

二,打破法国高档消费品或奢侈品的神话,这类商品主要是靠那种“法国神话”而不是商品本身来维持着;其实,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在这方面的消费需要本身就带着盲目崇外的印记,务实一点儿,将这方面的消费降下来,是件大事好,而不是只和法国人置气。

三,在欧盟国家的商品中,最有竞争力的是德国的汽车业,虽然在这方面不会迅速瓦解它在中国消费者中的好感,但其它商品根本无从谈到比中国人制造的优越,比如德国柜具、德国家具、爱尔兰牛肉等等。

四,长久性地终止与空中客车公司的贸易订单,尤其在中国目前航空业出现明显的危机的情况下,支持民族工业中的航空制造业,比如支线飞机。

五,重新检讨法国及欧洲文化,强化这些国家地区的文化与文明从其殖民史尤其是对中国的殖民战争中获得的巨大好处,像日本人修改教科书一样修改中国的教科书,从下一代人头脑中把对法国和欧洲的优越向往彻底抹去,这是最有效的。

六,制造中国神话,比如茶文化的神话,对抗法国的香水,要明确知道法国香水之所以发达八成来自掩盖人种的体臭,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更香,而如茶一样的清新自然,才是极致的品味之美。

七,把欧洲及法国博物馆中的中国文物做出系列档案,开单索要,把一帮受惠于殖民侵略者的子孙面目重新还原,此处可以见本博主的另一篇博文:《我辈国人有本事跟八国联军算旧帐吗?》。

八,学会跟法国人说“不”,告诉你身边的法国人,尤其是那些身在中国的法国人:我很讨厌你的总统和你的国家,虽然我并不讨厌你。

九,在互联网上最大可能地建立和把握中国的话语权,中国有2.5亿网民,法国总人口才6000多万,怎么搞他们也不是对手。

十,只要是能打破法国“浪漫”和“高贵”的神话的手段,能用就用;我亦觉得网上有一条言论是最糊涂的:抵制法货将打击自己――这就像做王八仍然要找理由当缩头乌龟一样可耻至极。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