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旭日东洋、第三部菊花文章、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2节: 时世英雄

平山大侠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一章: 英雄所见 第2节: 时世英雄 李鸿章侍候胡林翼睡下后,回到自已的下榻处,思前想后,久久不能成眠。索性披衣而起,秉烛将胡林翼病重和原由,以及自已的感受,洋洋洒洒,写成一封密件,当夜差遣亲信急急送给东流湘军大营曾国藩,说明自已暂不回东流大营,留下看护、照顾胡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一章: 英雄所见

第2节: 时世英雄


李鸿章侍候胡林翼睡下后,回到自已的下榻处,思前想后,久久不能成眠。索性披衣而起,秉烛将胡林翼病重和原由,以及自已的感受,洋洋洒洒,写成一封密件,当夜差遣亲信急急送给东流湘军大营曾国藩,说明自已暂不回东流大营,留下看护、照顾胡林翼。同时请求让欧阳兆熊立即赶来, 因为他歧黄之术十分了得。曾国藩当年进京赶考,得了重病,是他精心医治,救了曾国藩一命。

1861年9月5日,太平军据守了九年之久的安庆被湘军攻克, 战局发生了极大的战略转变, 它意味着太平天国失去了长江上游最重要的根椐地, 天京变得无险可守。

捷报飞抵京师。曾国藩在报功奏折中推胡林翼为首功,9月29日,清廷以其谋划克安庆之功,加太子太保衔,给予骑都尉世职。

第二天,9月30日,胡林翼病逝于武昌行辕。仙去之时,亲手将一密封的函件交予李鸿章,双眼余辉紧盯着李鸿章,充满了殷切、企盼之深意,干枯的双手紧抓着李鸿章的一只手,大声呼道:“兵舰!洋务!”随即撕手人寰,驾鹤西去。

得到噩耗,曾国藩、左宗棠、曾国荃等湘军头面人物一起齐聚武昌,为胡林翼治丧。

吊唁大厅里挽联、挽幛如林,其中有两幅感人至深。其中一幅挽联是李元度写的:

“赤手障南天,持节遽乘江渚鹤;

丹心依北阏,骑箕犹扈鼎湖龙。”

另一幅是左宗棠写的挽联:

“论才则弟胜兄,论德则兄胜弟,此语吾敢承哉;召我我不赴,哭公公不闻,生死睽违一知已。

世治正神为人,世乱正人为神,斯言君自道了;功昭昭在民,心耿耿在国,古人期许此群臣。”


治丧活动结束了,就在各路诸侯准备各自奔赴任所的前夜,曾左李三人彻夜在军帐中长谈。

李鸿章率先打破了沉寂的场面:“ 润之兄与两位大人并称我湘军三位中兴名将,唉!可惜啊,如今安庆巳经攻占, 润之兄却先走了一步,‘真是出师获捷身却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哪’!”

说着李鸿章声泪俱下,哽咽起来。

左宗棠虎目圆睁,开口说道:“少荃老弟,不要太过伤心,润之虽然驾鹤西去,但他未竞的大业,还有我等来继承、来完成,况且已是成功在握。”

稍停片刻,快人快语的左宗棠问:“少荃,我就弄不明白, 润之生病至仙去,统共不过一个月时间,何以至此?听人润之说骑马时不慎摔了下来,才身染重病。不过道听途说,终究不确实,老弟当时是在场的,可否详说一下。”

李鸿章遂将当时情况,一一向两位大人细细述说一番。

左宗棠听罢一拍大腿:“英雄啊! 润之不愧是当世英雄!不愧为湘军诸葛的称号!”

曾国藩捋着胡须,不紧不慢地接着说:“小人物与大人物到底是不一样。你们说:当时看到洋人兵舰的并不只是润之一人,然而众人蒙蒙懂懂,只不过将它当作是一件稀罕玩艺看罢了。可是润之却说:“天要变了!对这一危机,若没有痛彻心肺的爱国心,没有拯救危亡的责任心,没有天降大任的创业心,没有机敏、深遂的眼光,是意识不到、看不出来的呀!”

说罢,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地扫了李鸿章一眼。

李鸿章马上敏感地觉查到,不由面上一红,心里不由地想:看来我还难跻身英雄之列,难道我是微不足道的小人吗?当时自已也在场,为什么我就没有能看出这其中的玄机呢?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耳畔又响起左宗棠的大嗓门:

“少荃,你不是曾经在家乡募兵练勇,还与长毛打过几仗吗?”

转过头又问曾国藩:“涤帅,少荃如果建立一支新军, 打算用于何处?”

“果真如此,老夫考虑将这支新编之勇用于苏常、上杭一带。”曾国藩笑咪咪地三角眼看着李鸿章说。

“好啊! 江南可是渔米之乡啊,上海又有十里洋场,是洋人汇聚的地方。少荃老弟这回可是英雄大有用武之地了!”

曾国藩接过话头:“说到办洋务,上海真是个得天独厚的宝地、福地、要地。少荃, 倘若机遇降临,你可要加倍努力哟!”

李鸿章在两位前辈面前恭恭敬敬,唯唯诺诺,连连点头称是。

左宗棠又对曾国藩说:“涤帅, 润之英名盖世,我辈也不是竖子成名。我意可否借机上书朝廷,请皇上准予我湘军按洋人之法大办新式水师!”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曾国藩击掌赞同。他看了看左宗棠和李鸿章,慢慢地说: “老夫巳经上书朝廷,请准予湘军大办新式水师。季高,因情出急迫,事前未曾征得你的同意,老夫就将你的大名也列上去了,你该不会责怪老夫吧?!”言毕,哈哈笑了起来。

左宗棠听了又惊又喜。吃惊的是: 给朝廷上书,请求大办新式水师,事先自已并不知情。这曾剃头做事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一回又是他抢了先。欣喜的是:这老头还是很看重自已,曾左联名上书,给足了自已脸面。左宗棠是一个勇于任事的人,而且从不甘居人后。于是也笑着说:“ 涤帅这是借助钟魁打鬼。某虽不才,但却情愿做这个善打鬼的钟魁。”

三人一起大笑。 有顷,左宗棠又发问:“不知涤帅何时发出的奏折?”

“唔,润之发病的当晚,少荃差人通报老夫,老夫一夜未眠,急急写成一篇奏章,次日清晨就以八百里加急,送达京师。这也是未及与你商议的原因。”

左宗棠摆手笑道:“ 涤帅不必顾虑,事有轻重缓急,权宜行事在军中是司空见惯,理所应当,也是情势使然。”

左宗棠沉思片刻:“如此说来,朝廷早已收到了奏报,不知朝廷是如何打算的?”

“不管朝廷是如何打算的? 看来这天确实是要变啦!”曾国藩沉稳地说。

“涤帅所言是指……?”左宗棠不解地问。

“你们二位想一想……”曾国藩慢吞吞地提示“安庆巳经被我湘军攻克, 发逆只能困守金陵孤城,他们的天不是要变了吗?!”

“说得好! 长毛的天就要彻底完蛋了,天仍旧是大清朝的朝阳普照,朗朗青天!”左宗棠高兴地回应。

“再者, 奏章上达天听, 两宫皇太后、皇上和恭亲王必有所举措,大清的天也要变一变了。”曾国藩捋着胡须自负地说。

“正是, 正是。”左宗棠兴奋起来“ 只要朝廷采取奏章中提出的建议,大清的天将一改萎靡不振,万马齐喑;死气沉沉,毫无进取的情景;创建出一个生机勃勃,上进有为的新气象、新局面、新天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