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花两三百万我撞死你!”

sunny_cyh168 收藏 0 213
导读:我们暂且称为叶永青事件。肇事者:孙某 “嘭……”、“嗞……”前天早上8点,下了一晚的雨刚停,慈溪青少年宫路上接连的两声巨响,在这个湿漉漉的气氛里听起来格外刺耳。   撞击声加一声刹车声!当时,有不少人跑到了外面,看到了下面的一幕:一辆黄色甲壳虫由北向南停在人行道附近,它的左保险杠附近压着一辆摩托车,在甲壳虫的旁边,一辆出租车撞倒了一个人!   伤者被路人救出后送往慈溪人民医院,但遗憾的是,他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然而,让人更加震惊的是,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而是一个冲动后的恶果。   摩托车被甲壳虫撞出

我们暂且称为叶永青事件。肇事者:孙某 “嘭……”、“嗞……”前天早上8点,下了一晚的雨刚停,慈溪青少年宫路上接连的两声巨响,在这个湿漉漉的气氛里听起来格外刺耳。 撞击声加一声刹车声!当时,有不少人跑到了外面,看到了下面的一幕:一辆黄色甲壳虫由北向南停在人行道附近,它的左保险杠附近压着一辆摩托车,在甲壳虫的旁边,一辆出租车撞倒了一个人! 伤者被路人救出后送往慈溪人民医院,但遗憾的是,他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然而,让人更加震惊的是,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而是一个冲动后的恶果。 摩托车被甲壳虫撞出了六七米 死者叫叶永青,38岁,慈溪人。前天早上8点多,由于台风的缘故学校停课,他就骑了摩托车送11岁的儿子去上培训班。 送完儿子,他在路边的报刊亭买报纸。这时,有一辆黄色甲壳虫从他身边开过。下了雨,路面有积水,车开过时溅了叶永青一身水。 “被水溅到后,他埋怨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说,你这个人怎么开车的,就不能开慢点。开甲壳虫的人听了大概也很不高兴,两个人就吵了几句。”一位目击者说。 “后来,那个人就开了摩托车在前面走了。可是没想到,车里的年轻人还不肯罢休,他说了一句‘信不信,我花两三百万撞死你!’就踩了油门跟了上去。” 在离报刊亭50米距离的“六加一”餐饮店前面,甲壳虫从后面撞上了摩托车。 “我看到摩托车大概被撞出了六七米。被撞后,摩托车上的人马上就朝我这边飞过来,我根本来不及避让……”慈溪三北出租车公司的鲁经理向记者转述了出租车司机陆师傅的话。 虽然陆师傅对这场车祸不承担任何责任,但他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发生的一切。昨天,他关了手机,想在家里安静安静。 最好的兄弟走了 车祸发生后,人还在车下,周围的人都来帮忙,10多人一起抬起了车前胎救人。陆师傅试图打电话报警,可手已经有些抖,拨错了好几次。一家化妆品店的老板帮忙打了120。 人救出来后,陆师傅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人送到医院。 “他本来送完孩子,是要到我这里办点事情的。出事前,他刚和我通了个电话,说跟人家发生口角了。”叶永青的朋友施先生说。 10分钟后施先生到时,只看到马路上有一只旅游鞋,还有一辆摩托车倒在地上,仪表盘、大灯什么的已经全散架了。他一下子蒙了,马上跑到边上的商铺里核实。 “当确定是他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一边往医院赶,一边打电话给其他朋友。”施先生赶到医院后不久,医生宣布叶已抢救无效死亡,他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18岁开始就一起打拼,20年了,他一直是我最好的兄弟,每天就算不见面也会打几个电话,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嫂子也一直昏迷,现在还在挂盐水。” “肇事者太没人性,他的一时冲动把一个家给毁了,一个11岁的孩子就这样没了父亲。”叶永青的朋友陈先生痛心地说。 目前,肇事者孙某已被警方刑拘,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另: 前天早上8点多,叶永青骑摩托车送孩子上学后,在报刊亭买报纸。这时,一辆黄色甲壳虫从他身边开过,积水溅了一身。他埋怨了几句。双方就吵了几句。后来,他开了摩托车在前面走了。可是车里的年轻人说了一句“信不信,我花两三百万撞死你!”将摩托车撞出六七米,叶永青死亡。(都市快报2007-09-21)因而,记者惊叹道,“让人更加震惊的是,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而是一个冲动后的恶果”。----那么,甲壳虫“花两三百万撞死你”的暴力“冲动”是从哪里来的呢? 稍微懂事的人都知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甲壳虫却扬言,花“两三百万”撞死别人,当然他自己应该“活着”。这样说话且这样行凶的人,他们凭借的是兜里有倆钱。有钱能使“磨推鬼”,这成为他们的信条。他们认为只要有钱,只要肯花钱,世界上没有摆不平的事儿。生活中很有个别暴发户,他们钻仡佬打洞弄钱。待有倆钱后,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开车横冲直撞,行路不知礼让。说话牛气冲天,办事分外张扬。视法律若白纸,看人命如儿戏。似乎老天爷老大,他自己就是老二了。素质之低下,品行之恶劣,实在令人侧目。 但这不仅仅是“倆钱”惹的祸,或许更有现实中本应死罪,但花钱减刑买命的事情,让他“有恃”而“无恐”了。花钱减刑,一者可能买通个别法官,大搞“钱法”交易,使法官徇“钱”舞弊,重刑轻判;二者可能拿钱“打发”住死者家属,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迫使受害人家属“和解”。但这两种做法,无一不是对法律的亵渎和践踏。车辆肇事,必须查实原因。如果是故意撞人,就必须按照谋杀罪判决。除了民事赔偿外,该死刑的,必须死刑。决不能让草菅人命、剥夺他人生命权的杀人者逍遥法外。 其暴力“冲动”,首先来自于肇事人对钱的顶礼膜拜。错误的金钱观使他发“高烧”,说“胡话”,办“疯事”,做“狂徒”。但仅仅有钱还不够,要想达到撞死别人,自己无事的目的,还需要权力来支持。钱只有通过权,才能达到目的。为保证司法公平,必须斩断“钱权”勾结的利益链,必须秉公执法,执法必严。为了悲剧不再出现,断案只能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而不能以金钱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决不能以钱代法,决不能贪赃枉法,决不能让花钱就可以摆平命案的叫嚣成为现实。 媒体报道: 警方的一份资料显示:“孙某开车追赶叶永青,故意用车头左侧刮擦叶某的摩托车尾部,致摩托车倒向另一车道,当场被一辆由南向北的出租车碾压。 目击者称,“那女的骂道——‘婊子拉恩子(儿子),侬两三百万不值,撞死侬好哉!’男的就开车追了上去。” “侬两三百万不值,撞侬死好哉!” 妻子话音刚落,丈夫开着“甲壳虫”追上前方的摩托车。两声巨响,摩托车被撞到对向车道,一辆逆向开来的出租车避让不及,从驾车者身上碾过…… 被撞者名叫叶永青,当天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离36周岁生日只差5天。9月19日清晨发生在浙江慈溪市街头的这起惨案,激起的波澜至今仍未平息。 “有钱就可以这么横吗?” “生命可以用钱买吗?” 昨天,早报记者就“甲壳虫”追撞摩托车致人死亡一事采访目击者时,他们仍难抑愤怒。 原因 溅水引发口角 19日,受强台风“韦帕”影响,慈溪下了大雨,中小学停课一天。一大早,叶永青骑摩托车送11岁的儿子去少年宫上培训班。回来的路上,在少年宫路边报亭买报纸。此时,一辆黄色“甲壳虫”从他身边开过,掀起的积水溅到了他脚上。 “甲壳虫”开到报亭边的一家名为“6+1”的餐馆门口停下时,叶上前与驾驶者说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说,你这个人怎么开车的,就不能慢点?”昨天,一名目击者告诉早报记者:“他问得可能有火气,开车的年轻人也冲,就吵起来了。” 见证了当时场景的一家店主告诉早报记者,“我在对面看到两人有些拉扯,但不是很激烈,很快就散了,各自准备离开。” 现场人被撞倒后遭出租碾压 “走的时候,开摩托车的又嘟哝了两句,坐在‘甲壳虫’副驾驶座上的女的火了”,当天在“6+1”餐厅吃早点的一名目击者说,“那女的骂道——‘婊子拉恩子(儿子),侬两三百万不值,撞死侬好哉!’男的就开车追了上去。” 据了解,“甲壳虫”里的是对年轻夫妇。男的孙某,外地人;女的是慈溪周巷镇人;双方家庭都经营着企业,两人都留过学。 目前,孙某已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拘。警方的一份资料显示:“孙某开车追赶叶永青,故意用车头左侧刮擦叶某的摩托车尾部,致使摩托车倒向另一车道,当场被一辆由南向北的出租车碾压。” 早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少年宫路双向4车道,没有非机动车道,路边还被用作临时停车位,通行车辆时速一般不超过30码。据目测,从双方争吵的地方到车祸现场不足50米。 结果赔偿90万还将面临刑罚 “婊子拉恩子,侬两三百万不值,撞死侬好哉!”“撞死侬也就两三百万!”“信不信,我花两三百万撞死你!”在向早报记者转述孙某妻子当时说的话时,几名目击者略有不同,但“两三百万”、“撞死你”均无出入。 在当地的“慈溪论坛”里,讨论“花两三百万撞死你”的帖子占据了整个页面。一些网友还公布了肇事者的家庭住址、背景、车牌号码等。 昨天,死者叶永青的弟弟告诉早报记者,经过双方所在街道协调,肇事者家属向叶家赔偿90万元,但赔偿与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无关。 早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浙江司法系统的一名官员。据他分析,孙某可能面临四类指控,他妻子可能构成共犯:“故意杀人罪”,其主观有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故意,客观上也间接造成对方死亡;“危害公共安全罪”,因为马路上人很多,其行为对所有人都具危害性;“故意伤害罪”,主观上有伤害但没有致人死亡的故意,客观上致人死亡,量刑会酌情从重;最轻的是“过失致人死亡罪”,但从现有情况看,似乎缺乏“过失”的证据。 老板叫:徐志寅,女儿叫:徐璐烨27岁:女婿叫:孙超26岁是黑龙江大庆人

本文内容于 2008-12-10 18:24:36 被荷锄书生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