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葛朗台式贪官折射出来的人性之恶

原华东某省苏州市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站长李永元敛财300万元,创出“全国内湖渔港渔政贪污第一大案”,然而其生活却十分简朴,早晨一碗泡饭和酱菜,一年四季常穿制服,从不乱花钱,亲戚向他借几万元买房子,晚还几天,他就追着屁股讨,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翻看存折,享受那种因钱数不断递增而产生的快感(据12月8日《现代快报》)。


说起如上面李某人此等的贪官,却也在现实中常常能见到,不过这李某人,与那些个传统思维中的贪官们还是有区别的了,在我们日常的认识中,所谓的贪者却也多是些个欲望膨胀者,看那些个贪官们,据有关部门统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贪官都包养了情妇;所以从某种形式来说,贪者,必是纵欲无度者,之所以要贪,就是因为有一种欲壑难填的思想,什么五子登科,吃喝嫖赌,人生本能之乐,贪者莫不都乐此不疲,比如对情色,可以这样说,凡是捞的到点钱的主,莫不有点花花肠子,采个野花,养个情妇者,比比皆是。


所以这世间的贪官污吏,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也没一个象清心寡欲的主,其私底下也多干些个男盗女娼,偷鸡摸狗的勾当,你要是说贪官污吏们没点什么乐子,那怎么可能了,要不何贪之有了,那不是傻子所为吗,可天底下,却也有这样的“傻”人,既无什么腐败的爱好,又无什么不正之风的作为,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这样的公仆本应该没什么贪的动机,所谓的贪来钱财本为享受,可吃着泡饭就着酱菜,一年四季穿制服,这样的公仆表面上看起来,说给谁也不相信是个贪官吧,试问他贪来钱财何用,留给子孙后代吗,还是留到棺材里去了。


按说这钱财本也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人生一世,吃喝玩乐,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却也不过是为了图个人生享乐,再就是能荫佐下子孙亲友什么的,反正一好大家好,又图个名声,这应该是绝大多数的贪官的内心想法;可试观此君,不仅无及时行乐之想法,又无荫佐亲友之“情操”,却也有就了点葛朗台的意味了,试观此君,其贪却也是贪心,内心里只想着“私心”,别的贪官还多有点“情操”,比如贪了还知道贡献下“经济发展”,为社会的某部分人脱贫致富奉献点“爱心”,可如陈贪官这样的“君子”,却是品味不同。


进了他的腰包,就等于死人进了“火葬场”一样,那是有进无出,此君如超级守财奴葛朗台一般,那公富甲天下,却舍不得花半个金币,他常常于半夜里独处密室,尽情地“爱抚、把玩、欣赏他的金币”,直到临死前还让女儿把金币铺在桌上,长时间盯着,认为只有这样才感到暖和;而此君却也有此同好,数数钞票,那种快感估计比十天没吃饭的叫花子要到钱都感觉良好了,可能其中的真味,不是外人所不能理解吧,也难怪有人说这钱是好东西,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却也没钱在生活中许多事都万万买不到了。


此君应该说是深得这钱的真味,钱是什么东西,在这个一切向前(钱)的功利化太强的社会里,钱在某些人的眼里就如神明一般的崇拜,不见那世人为钱争的头破血流者比比皆是;所以在这个太过于功利化处于转型期的社会里,在许多人的眼里,对钱的认识到了一种神化的程度了,在这种现实背景下,也就产生了一些在价值观过于扭曲的灵魂了,可能在这些人的眼里,亲爹亲娘却不如那钱亲,儿可爱妻可爱却不如那钱可爱,钱是什么,钱在时下里是一种成就的重要体现,钱在某部分人眼里是私欲的一种外化。


正如有些贪官污吏贪到钱就用来满足私欲挥霍一样,对于象此君的贪官来说,其的草根心态能占有主导,也可以说是欲望的另一个极端;正因为没有钱,也正因为对钱的渴望,所以对钱的认识也就陪加“珍惜”,这样的人心态上认为钱来之不易,所以在拥有时就越发体会到拥有钱财的可贵,虽然这钱是靠贪来的,在世人看上去多少有点来钱“轻省”的意思,但事实上,此君深切的明白“有权不用,过期做废”这一现实规则,所以综合起来也就有了一种病态的“珍惜”。


不过从本质上来说,这样的葛朗台贪官却也与那些个包情人住豪屋开名车的贪官们本质上还是一样的,都是贪得无厌,只不过一个贪的是为了享乐,另一个贪的是为了贪本身的乐趣,这就象好色之徒一样,好色是为了满足色欲,而葛朗台贪官却也是为了满足贪欲,数着那钱,看着那存折,似乎就有一种拥有的快感,其实这样的人往往内心存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对现实的人生有一种强烈的焦虑情绪,这就象落水的人抓到稻草一样,只有手抓稻草本身才觉得有安全感。


其实这样的人又何尝不是可悲的,误把那钱当成了人生的真谛,这就有点象那坐台的小姐一样,礼义廉耻均不要,只有钱来就欢笑,当婊子当娼妓无所谓,皮笑肉不笑也没什么,因为钱才是目的,却不想人生有许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钱这东西虽好,但却往往是那催命鬼,搞不好,钱就成了人的埋葬地,如果人成了钱的奴隶,那不知是钱的伟大了,还是人的悲哀。


尤其是对于这些个以贪为人生乐趣的贪官们来说,虽然钱可以带来快感,可以带来强烈的刺激,但钱却也是把屠刀,虽然钱本身没有血没有肉,但它活生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得的疯狂;有句话说的好,上帝要想害某人,就先让他疯狂,而种种贪官们的人生经历莫不是在重复着这个道理,可奇怪的是,就是有许多人乐此不疲,情愿玩着飞蛾扑火的游戏,就算那看起来如葛朗台般“精明”的李某人,不为享乐,不为奢侈,却也身陷那贪的深渊,也许上帝就是上帝,伟大的造物主总是让清醒的人疯狂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社会机体某些腐烂部分消亡的更快一些。[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