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2006年9月20日对于这个纷乱的世界来说实在太过于平凡和普通了。大多数新闻媒体的目光都为发生在泰国曼谷的政变所吸引。9月19日深夜,泰国皇家军队趁总理他信在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之际在首都曼谷发动军事政变。结束了总理他信长达6年的执政生涯。但就当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曼谷街头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和封锁着总理府的坦克所组成了“无血政变”之时。在遥远的南美洲,燃烧了近2个月的“第一次泛南美战争”的烽火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秘鲁海军的“德鲁伊特尔”级导弹巡洋舰“格劳海军上将”号此刻正以4门两联装的53倍口径152毫米主炮猛烈的轰击着智利北部港口城市—伊基克的海岸线,在隆隆炮火的掩护之下秘鲁海军第1陆战团的士兵分乘着数十艘机械化登陆艇泛海突击。在这座即将陷落的城市里,智利陆军第3步兵师正承受来自海、陆两个方向夹击的压力。随着边境要塞—阿里卡的守军由于缺水而不得不停止抵抗,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联军在曾经属于自己的阿塔卡马沙漠之上全线突进。兵力早已捉襟见肘的智利陆军再也无力组织起象样的防线。截止9月20日,玻利维亚陆军的兵锋已经直逼位于阿塔卡马沙漠南部的智利城市—科皮亚波(注2)。在辽阔的战线之上包括智利北部最大城市和太平洋岸港口—安托法加斯塔的诸多重镇都已然陷落。惟有港口城市伊基克仍在智利陆军的坚守之下苦苦支撑着。

而在智利南部的战线之上,阿根廷海、陆两军对蓬塔阿雷纳斯已经进入到了第47天,被围困的城市早已不堪了饥饿和寒冷的折磨,圣地亚哥已经无心再向这座阿根廷人严密封锁的城市提供任何代价高昂的援助了,陷落或许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不过阿根廷人似乎并不急于咽下这块已经到嘴的肥肉。战争后期阿根廷人更热衷于在利用本国北部发达的铁路网络向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提供后期补给上的支持。毕竟象玻利维亚这样的传统农业国家是无力支撑如此大规模的地面作战的。投桃报李,秘鲁和玻利维亚陆军各派出1个最为精锐的山地步兵旅在中国军事顾问的指挥下,进入阿根廷的境内。与阿根廷陆军的2个山地步兵旅协同作战。由阿根廷中部城市门多萨出击,突破安第斯山支脉—帕拉米洛斯岭(Sierra de los Paramillos),直捣由马波乔河和安第斯山围绕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始建于1541年的圣地亚哥由于1818年在附近爆发的智利争取独立战争中决定性战役—迈普战役,而成为了这个南美洲最具向心力的国家的首都。19世纪之后这座城市由于发现银矿后迅速发展。但是就如智利的历史一样,这座城市同样屡经坎坷,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的破坏,多次将这座城市夷为平地,至今其历史性建筑荡然无存。今天的圣地亚哥俨然成为一座现代化城市。市容绮丽多姿。一年四季棕榈婆娑。但是显然更为可怕的灾难正在逐渐逼近。那就是矢志报复的邻国大军。

在靠近圣地亚哥市中心的著名风景区—230米高的圣卢西亚山之上,智利女总统—米切尔.巴切莱特此刻无言的注视着位于智利市东北角海拔1000米的圣克里斯托瓦尔山,虽然在这个角度无法看到在那遥远的山项上所竖立的那尊巨型大理石圣母雕像,但是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米切尔.巴切莱特此刻还是在心中默默的为自己的祖国祈祷。此刻在长3公里,宽100米,横贯圣地亚哥全城的奥希金斯大街之上智利的军警正以前所未有的戒备状态迎接着来自邻国的三位特使。在警车和警用摩托的引导之下,3辆加长版的卡迪拉克承载着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三国的特使。

在奥希金斯大街两旁原本林荫遮道,每隔不远就有一座喷泉和造型生动的纪念铜像。大街西端有解放广场,附近有宪法广场、大街东边有巴格达诺广场。但是此刻这些平日里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早已被群情汹涌的智利民众和他们手中各式的标语牌所淹没。“我们不需要屈辱的和平”、“智利人将战斗到最后一息”。显然大多数的智利民众并不象米切尔.巴切莱特总统那样清楚智利已无力再战的事实。绝大多数的智利民众甚至无视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三国陆军已经兵临首都城下的事实,依旧叫嚣着要血战到底。用慷慨激昂去证明自己的热情和勇敢容易,但是示威和游行吓不住全副武装的入侵者。“给我十万在敌人面前不发抖的士兵,我就拒绝签署这一和约。”在说服智利政府的同僚时,米切尔.巴切莱特引用了列宁在签署被称为苏联国耻的《布列斯特和约》(注3)时的名言。

2006年9月20日智利政府在首都圣地亚哥与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三国签署了一系列旨在结束双方军事冲突的停火协议。随着这份后来被统称为《圣地亚哥条约》的停火协定的签署,长达2个月之久的“第一次泛南美战争”正式落下了帷幕。根据《圣地亚哥条约》的相关内容,智利将依照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的意愿重新划定与两国的陆上和领海边境线。这也就以为着智利将不得不归还1884年南美太平洋战争以来占据了百年的南太平洋沿岸阿塔卡马沙漠的大片领土。利马最终如愿以偿的重新收复了阿里卡地区。而玻利维亚方面的收获则更为丰厚。拉巴斯方面重新拥有了包括安托法加斯塔省、塔拉帕卡区和伊基克省的广袤太平洋沿岸地区,玻利维亚作为一个内陆国家在一百多年之后再度拥有了宝贵的出海口。除了领土上的补偿所得之外,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还向智利索取了总值高达45亿美元的战争赔款,即便圣地亚哥分10年进行偿还,对智利的财政而言也依旧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与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的所得相比,在击溃智利的第一次泛南美洲战争中出力最多的阿根廷所要求的却仅仅是冰雪覆盖之下的智利麦哲伦—南极大区而已。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是智利最南端、最大、人口第二少的大区。首府蓬塔阿雷纳斯,面积132297平方公里,人口却仅有15万左右。辖区包括南美洲的最南端,有一部分美洲大陆、大火地岛、合恩角、麦哲伦海峡以及附近岛屿。分为4个省,分别是智利南极省(Antártica Chilena)、麦哲伦省(Magallanes)、火地岛省(Tierra del Fuego)和乌尔蒂玛-埃斯波兰萨省(Última Esperanza)。

在世界主流政治家的眼中看来这片冻土几乎一分不值。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却为自己的这一收获而弹冠相庆的许久。因为这一地区的入手不仅意味着阿根廷彻底消除了南部的后顾之忧,更意味着布宜诺斯艾利斯及其盟友成功的获得打开了下一个世纪成为资源大国的钥匙。

阿根廷物产富饶,气候适宜,土地肥沃,综合国力在拉美国家之中名列前茅。工业门类较齐全,主要有钢铁、电力、汽车、石油、化工、纺织、机械、食品等。2003年工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2%。核工业发展水平居拉美前列。钢产量居拉美前列。机器制造业一定的基础和水平。矿产资源有石油、天然气、煤炭、铁、银、铀、铅、锡、石膏、硫磺等。现已查明蕴藏量:石油4.11亿吨,天然气6883亿立方米,煤炭6亿吨,铁3亿吨,铀2.94万吨。水力资源丰富。森林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1/3左右。沿海渔业资源丰富。但是真正令阿根廷人值得骄傲的却是国土面积的55%是牧场,农牧业发达,素有“粮仓肉库”之称,是世界粮食和肉类主要生产和出口国之一,主要种植小麦、玉米、大豆、高梁和葵花籽等。同时食品加工业较先进,主要有肉类加工、乳制品、粮食加工、水果加工和酿酒等。阿是世界葡萄酒主要生产国之一,年产量14亿公升。

而要想在下一个世纪成为足以称霸南美,崛起于世界的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大国,仅有农业这一个强项无疑是远远不够的。阿根廷及其盟友需要其掌控更为广袤的工业资源产地。而对于远离欧亚大陆的南美洲国家而言,他们的目光无一例外的转向了南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安托法加斯塔—智利北部最大城市和太平洋岸港口,安托法加斯塔区和安托法加斯塔省首府。位于莫雷诺湾畔。人口16.6万(1982)。建于1870年,因硝石、铜矿和银矿的开采而兴起。全国第二大港和玻利维亚西南部主要出海口,输出大量硝石和铜、硫黄等。有选矿、冶炼、铸造、化学、食品、鱼粉、造船等工业。智利北部的文化中心,有北方大学、智利大学分校和技术大学。铁路通玻利维亚的奥鲁亚和阿根廷的萨尔塔。气候温和(年均温16.6℃)、干燥(年雨量9毫米),城市用水经管道从安第斯山输入。

注2:科皮亚波—智利北部城市,阿塔卡马区和科皮亚波省首府。位于科皮亚波河谷肥沃绿洲内,西距太平洋56公里。人口7万(1982)。始建于1540年,1744年设市。1822年毁于地震,1832年因发现铜矿又重建。重要矿业中心,周围地区开采铜、金、银矿。建有炼铜厂。矿石经外港卡尔德拉输出。有矿业学校和矿物博物馆。交通枢纽。设有机场。

注3:布列斯特和约—全称《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和约》,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政府与德国及其同盟在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今布列斯特)签订的和约。按照合约,苏联割让上百万平方公里领土,赔款60亿马克。但苏联成功地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刚刚诞生的苏维埃政权争取了喘息的时间。德国战败后,于11月11日同协约国签订了停战协定,苏联政府立即于11月12日宣布废除此条约,使得该条约的内容实际上成了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