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华清池“捉蒋”真相

jiangtian082 收藏 1 160
导读:  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而发动的“西安事变”,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华清池“捉蒋”经过仍然扑朔迷离,莫衷一是。   北京日报近日刊载了一篇由曹晋杰撰写的文章,内容则来自亲历“捉蒋”事件的主将王玉瓒。    ●华清池“捉蒋”经过为何扑朔迷离?   张学良将军亲口面谕,由上校营长王玉瓒率卫队第一营步兵连(含手枪排)和骑兵连,去华清池完成“捉蒋”任务。由于“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先是提升了王玉瓒、孙铭九等有功人员,后又担心执行“捉蒋”任务的卫队第一营官兵会遭到国民

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而发动的“西安事变”,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华清池“捉蒋”经过仍然扑朔迷离,莫衷一是。


北京日报近日刊载了一篇由曹晋杰撰写的文章,内容则来自亲历“捉蒋”事件的主将王玉瓒。


●华清池“捉蒋”经过为何扑朔迷离?

张学良将军亲口面谕,由上校营长王玉瓒率卫队第一营步兵连(含手枪排)和骑兵连,去华清池完成“捉蒋”任务。由于“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先是提升了王玉瓒、孙铭九等有功人员,后又担心执行“捉蒋”任务的卫队第一营官兵会遭到国民党当局迫害,每人发了一笔安家费,遣散参加“捉蒋”的主要官兵,王玉瓒离开了东北军,隐姓埋名,远走云贵。

1949年王玉瓒任云南省荣军第23临时教养院院长时,参加了云南起义,1950年本人要求回祖籍辽宁省黑山定居,随后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因他是国民党军上校,以“历史反革命罪”被错误判处有期徒刑12年,在抚顺监狱服刑。

王玉瓒刑满释放后,又戴着“历史反革命”帽子,被送到偏僻山沟里管制劳动15年,直到1979年“地富反坏右”全部摘帽,他才恢复人身自由。因此,张学良卫队第一营官兵执行“捉蒋”任务的真相,长期以来鲜为人知。

王玉瓒“摘帽”后,他给叶剑英写信申诉,要求平反。由于王玉瓒率领的卫队第一营官兵,曾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中共代表团出入张公馆担任警卫,他认识周恩来、叶剑英等领导人。


在叶剑英的亲自过问下,抚顺市公安部门花了三个半月时间,行程八千多公里,调查了20多条线索,终于查清了王玉瓒的生平,作出“爱国”、“正义”、“有功”的结论。1980年,王玉瓒被选为辽宁省政协委员、常委。

为了澄清华清池“捉蒋”真相,1981年12月31日,由全国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兼《西安事变史》编辑组组长张魁堂主持,在北京召开了关于华清池“捉蒋”真相辩论核实会,王玉瓒、孙铭九、郭维城(张学良机要秘书)、朱宗愈(张学良随从副官)、张治邦、陈大年(东北军骑兵第七团团长)、张学铭(张学良二弟)、宋黎(北平学联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王素及王玉瓒亲属迟文礼等人参加,经过几天的辩论核实,终于澄清了孙铭九口述的多处漏洞。

孙铭九回忆说:“不料他们刚到头道门,就被蒋的卫兵发现,他先开了枪,我们一个班长王德胜开枪还击,把他打倒”。

事实是华清池头道门是王玉瓒的卫队第一营马体玉排守卫的,绝不会自己人打自己人。

孙铭九回忆说:“我们趁黑夜冲进二道门,直捣五间厅”。又说:“同蒋的卫队杀成一团时,还不知道蒋住的五间厅的具体方位”。

事实是华清池二道门和五间厅是蒋介石贴身侍卫把守的,岗哨一班四人,一个班长带队,守卫甚严,怎会未有人发现?不知五间厅的具体方位,焉能“直捣”?

实际上,孙铭九的卫队第二营王协一连官兵50人,12月10日晚才进驻灞桥镇,华清池“捉蒋”行动开始后,孙铭九才率卫队第二营赶往华清池,此时蒋介石已从住处五间厅三号房逃往骊山。

孙铭九自己也承认:“我那时因等候白凤翔,是后到的,我没看见,是听王协一连长说的”。


这次会后,全国政协文史办编印的《文史通讯》1982年第6期和《文史资料选辑》第121期,以《临潼捉蒋史全貌已基本查清》为题,对这次辩论核实会作了如实报道。


但是,由于《文史通讯》和《文史资料选辑》只在全国政协系统发行,外界很少有人能看到。


时至今日,史书上、报刊上、影视上介绍“西安事变”时,仍按照美国记者爱迪加•斯诺写的《西行漫记》引用的孙铭九回忆,以致以讹传讹,长期得不到纠正,实在是一件憾事。

●执行华清池“捉蒋”任务的主将是王玉瓒

根据亲历者王玉瓒的回忆,1936年10月23日和12月4日,蒋介石为督令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西北军,配合中央军“进剿”北上抗日已到达陕甘宁边区的中央红军主力,两次到西安,他的行辕都设在临潼县南门外华清池内,蒋介石只带了贴身侍卫二三十人,守卫华清池的都是张学良的卫队第一营。

王玉瓒根据张学良的要求,派王世民连长率步兵连负责守卫华清池头道门和附近公路,派邵兴基连长率骑兵连驻十里铺,担任从十里铺到临潼城的巡逻警戒,派金万普排长率领的手枪排驻灞桥镇,担任该地警卫。

蒋介石到达后,进入华清池的二道门以内和行辕五间厅的守卫,均由蒋介石贴身侍卫担任。

●华清池“捉蒋”的具体经过

华清池“捉蒋”的经过是:12月11日下午4点多钟,张学良与蒋介石谈话后,从蒋介石住处五间厅三号房出来,走到头道门时,王玉瓒正在那里值勤。

张学良说:“王营长,跟我回城去!”王玉瓒奉命来到西安市金家巷一号张公馆,当时客厅内就张学良和王玉瓒两人,张学良镇静地说:“命令你去把蒋委员长请进城来,要抓活的,不要打死他。”


王玉瓒立即回答:“保证完成任务。蒋委员长的卫队只有二三十人,华清池外宪兵也只不过几十人,我用步、骑两个连三百多人的兵力去包围,保证捉来。”


张学良瞧了瞧王玉瓒,又以深沉的口气说:“明天,你死我死都说不定,要有思想准备,要作好行动部署。”

顿了一下,张学良又说:“你和孙铭九要互相协助,做好这件事。你们一营是华清池行辕守卫者,应先行动。”讲到这里,于学忠军长进入客厅,他神色急迫地问:“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张学良没有立即回答他,嘱咐王玉瓒改穿蓝色棉军服,以便与蒋介石的贴身侍卫着黄色军服有所区别,说:“具体事情由谭海副官长告诉你。”

王玉瓒退出客厅后,找到谭海,把张学良的话转告他,谭海说:“好!开始时间是明天拂晓,你先换衣服吧!”谭海让侍卫把蓝色棉军服取来,王玉瓒边换衣服边想:我不能回家过夜,也不能回华清池,万一走漏风声,叫蒋介石跑了,可就误事了。

当夜,王玉瓒就在谭海办公室内椅子上坐了一阵,又上床躺了一会,可他一点也不想睡,心里总思索着如何完成张学良交付的重任。

12日凌晨2时许,王玉瓒乘三轮摩托车离开张公馆到十里铺,叫醒邵兴基连长,传达了“捉蒋”命令,并令骑兵连包围华清池外围地带,逮捕一切外逃人员,随后又赶往灞桥镇,命令金万普排长带领手枪排战士迅速赶往华清池执行“捉蒋”任务。

同时,与10日晚刚进驻灞桥镇的张学良卫队第二营孙铭九营长约定,以三声枪响为号,第二营的王协一连50人即赶往华清池助战。接着他赶到华清池头道门,找这里守卫的步兵连连长王世民,命令王世民把马体玉、匡德润、王金铭三个排长找到一起,部署“捉蒋”行动。

马体玉说:一排有一班人,与宪兵住里外屋,怎么办?

王玉瓒答:先下他们的枪,然后派人看守,不让他们出屋。王金铭说:在华清池外西侧禹王庙内,还住着一些宪兵。王玉瓒令王世民连长派人去收缴他们的枪支,不让他们外出。

一切安排妥当后,王玉瓒带领王世民、马体玉、匡德润、王金铭和步兵连全体战士,进入头道门,头道门哨兵是马体玉排的,没动声色就趁夜色摸向二道门。留在二道门外的步兵连战士,急着哗啦哗啦往枪内装子弹,王玉瓒怕二道门内蒋介石的贴身侍卫发觉,就小声对马体玉说:“别让他们先上子弹,听我枪响,再动作赶趟。”

此时,约凌晨4时许,王玉瓒向二道门内一看,有一个蒋介石的贴身侍卫在来回走动放步哨,便举起手枪,连打三枪,命令步兵连战士开始进攻,同时是通知孙铭九率卫队第二营王协一连官兵赶来增援。

王玉瓒第一枪就把放步哨的那个蒋介石贴身侍卫打倒,率领王世民、马体玉等步兵连官兵冲进二道门。


守卫二道门的蒋介石贴身侍卫们被枪声惊醒,他们凭借门窗作掩护,拼命开枪还击,顿时二道门内枪声大作,子弹横飞,步兵连官兵奋勇攻进。


王玉瓒和王世民利用廊柱黑暗角落作掩护,翻过荷花池,绕过贵妃池,跃到五间厅前平台上,看蒋介石住的三号房大门半开着,飞步闯进蒋介石卧室,发现床上无人,被子掀着,伏看床底下也无人,但蒋介石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在,假牙还泡在杯子里,黑斗篷也挂在衣架上。

王玉瓒知道蒋介石已逃跑,但又猜不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心急如焚,焦灼万端,他急忙跑到五间厅外,令卫队第一营官兵四处寻找。此时,张学良从城内打来电话,说:“捉不到蒋介石,以叛逆论罪。”王玉瓒的心情越发焦躁,孙铭九率卫队第二营王协一连50人已赶到。

卫队第一营手枪排战士石志中跑来报告:“三号房后墙下发现蒋介石穿的一只鞋子。”王玉瓒立即意识到:蒋介石可能越墙逃上后面骊山了。他当即命令卫队第一营战士从左侧上山搜查,让孙铭九率领的卫队第二营战士从右侧上山搜查。

从左侧上山搜查的第一营手枪排班长刘允政,叫战士翟德俊向杂草丛附近的大石头打了一梭子弹,枪声刚落,杂草丛内站起三个人,其中一个贴身侍卫掩护着蒋介石,王玉瓒命令刘允政班长带人把蒋介石架下山来,此时已拂晓6时左右。随后王玉瓒率卫队第一营从华清池撤兵,与孙铭九的卫队第二营一起,护送蒋介石返抵西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