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9.html


(7)

军分区招待所,一阵阵激越青春的歌声时不时传到早已是白茫茫一片的街市,令早起的人们也能感受到一股融融的暖意。

“起立!”随着一声严正的口令,正唱着军营歌曲的一帮准新兵纷纷立正。

“一排长,过来一下!”门口立着的少尉带着刘剑,向一名个子颇高、同是少尉军衔的高个子军官招呼着。

“是!”高个子军官跑步向前,正要敬礼,少尉阻止了:“长话短说,其他地方的新兵已经开拔,估计到达集合地了,你们也准备一下,最迟半个小时后必须出发并赶到集合地,首长说了,为了保证按时开训,就是下子弹也得在明后两天回到军营!”

“是!”高个子少尉再次大声应答,两人的军衔虽然一样,但很明显,在执行此次征兵任务中,少尉是高个子的上级。

少尉匆忙离开,他甚至没有向高个子排长介绍一下刘剑,但被他带到此地的人,似乎也根本用不着介绍——若非已经录取的应征青年,此时此刻是不会带到此地的。

“叫什、什么名字?”高个子两眼盯着刘剑,刘剑向左斜瞄:高个子少尉竟然比他还高出一个头,神色英武,起码有1米9,虽然说话甚是和蔼,但那双利刃一般的双目,还是令刘剑猛不丁打了个激灵,那目光看得他发慌,说话间就不流畅了:“刘、刘剑!”

“你、你说什么?”高个子突然有点不快了。

“你小子,有没个素,一来就揭人短!”旁边一名士官模样的军官愤怒地盯着刘剑。

“我没、没有!”刘剑一慌之下,说话又结巴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刚才那名高个子军官几句话也是那么结巴,难道……

“还说没有,当什么鸟兵,衣服都还没穿上,就如此毫无教养!”

士官欲待上前,却被高个子军官阻止了:“一班长,你想干、干什么!”

士官被他一喝止,虽然停了下来,那目光看刘剑却是分外鄙视。

“我是、是有个结巴的毛病、还怕人、笑吗!可你、你这位同志要注意了,你这样、不尊重人的,我、我不喜欢!”

刘剑一顿,随即明白为什么像捅了马蜂窝一样的缘由了,他本想分辨一下,但高个子少尉这一瞬间的举动和坦诚使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知道双方是误会, 神色间也就不那么难受了,他扫了一眼房间,房子里除高个子和士官外,无一例外都是穿着崭新作训服的新兵,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万国平那小子竟然也在队列里,他看着刘剑,似乎也在朝自己问好。

“好、好了,入列吧!”高个子算是下达了命令,但刘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刘剑,排长要你入列啊!”队列中的万国平出声提醒,刘剑方才点了点头,垂头丧气般地插入众人中间。

“队、队列中是不允许讲话的,刚才、刚才那位同志以后记住了!”高个子看了众人一眼:“来了新、新同志,自我介、介绍一下,我叫周德民,暂任你们的接、接兵排长,刚才我们说、说到哪里了!”

“排长,刚才说到我们这支部队的优良传统了!”

“对,优、优良传统,我们是野战军、野、野战军就必须经的起摔打,有股子霸气,我们一、一连甚至我们老集团军那是毫无疑问的野战军,整编前那是、是王牌中的王牌,尖子中的尖、尖子,人三连不、不是啊,三连我们称他们礼仪兵,没、没底气,更没霸气!”

“排长,为什么啊!”一名新兵颇为不解地问道,其他人也跟着点头。

“不为、为什么,五公里、障碍、投弹、射击,甚至队列他们没一项比、比得过咱一连,可他、他们的兵听话、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也、也不赖!”

“哈哈哈哈!”众新兵哄笑起来,士官却是眼睛一瞪:“笑什么,听排长说!”

“笑、有什么好、好笑的!”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很重要的,也是部、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体现。

“首长说了,我、我们老部队之所以要整编,就、就因为我们缺少这些东西,和三、三连他们军编到一个集团军,我、我们可以取长补短,实力要有,纪、纪律更要遵守!”


(8)

尚未到凌晨8点,整个市区就已经热火朝天了,各行各业的人们手执各式铲雪工具,在政府部门的带领下,紧张地清除着街市上的积雪。

“来来来,部队的同志请走这边,这条路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一名领导模样的人朝周德民和他带领的新兵们高声唤着。

“谢、谢了,任务在身,无法帮、帮大家一下!”少尉周德民向对方打着招呼,带领众新兵疾速向前。

“不客气,征兵工作是当前中心任务之一,保证让咱们子弟兵走得顺利!”领导笑着。

“兔崽子,总算赶上了!”突然,一名老人模样的人大汗淋漓地朝周德民他们奔跑过来,众人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气喘息息的老人已经一把扯住了其中一名青年的衣领。

“走、小剑,咱们回家!”

“爷爷,您来了!”队列中的刘剑一喜,脚步再也迈不开了。

“干、干什么?”周德民转身,疑惑地望着这一老一小:“老、老人家,您有什么事吗?”

“有个屁事,你们强拉壮丁,老子现在要人来了!”

“老、老人家,您可、可别开玩笑啊!”周德民走近,试图将老人扯住刘剑的手掰开,但他发现老人年纪虽大,一双手手劲却是出奇地有力。

“小子,还不赖吧,老子带兵打仗的时候,可还没有你们这些娃娃呢!”过来的显然正是刘老将军,他笑嘻嘻地望着周德民。

周德民一楞,突然想起刚刚出发前送刘剑前来的军官的特别叮嘱:“这小子要是到不了部队,咱这次接兵工作做得最出色,可也休想得到上面的认可!”

他没有负责刘剑这个兵,这里面的内情不知道,当然更不清楚里面究竟有何厉害关系,但在他看来,既然已经定下的兵员,那是怎么着也要带到到达地点的。

“老、老人家,部队时间紧,您再、再胡闹我可不客气了!”周德民一急,就欲上前将老人强自拉开。

“怎么,还想和老子开战了,来来来,别看老子老骨头一把,对付你这小子可绰绰有余了!”说话间刘剑已经被老人拉出丈把开外。

“老将军、老将军您这是怎么了!”此刻那领导模样的人也已经赶上前,前往探个究竟。

“没什么、爸爸本来答应了让小剑去当兵的,可现在他又怕以后很难见到我家小剑,他……反悔了!”此刻刘剑的母亲竟也随之赶来,讪讪地对众人陪笑着。

“胡扯,是这么个理吗!”老将军竟懒得解释,拉上刘剑就走。

“回来,刘剑同志,你就这么不明不白随人走吗!”周德民突然大喝一声,奇怪的是这次却不结巴了。

他在部队多年,当然知道这征兵的地方有个老人,是他们老部队的老首长,听双方这一对答,他心里有底了:“原来您就、就是咱老首长,别的不说了,刘剑既然已、已经拿到了入伍通知书,那就不、不可能不服役了,您不、不会让自己的孙子做逃、逃兵吧!”

“逃个鸟,小剑压根没能检上,和什么稀泥啊!动不动扣逃兵大帽子,派个接兵干部讲话还结结巴巴的,这接兵工作能做好吗!”老将军吹胡子瞪眼,似乎非常有气,但他这一番话语却也说得周德民脸上青白了好一阵。

“站住!”周德民突然疾速向前,高大的身躯只一晃动,就挡在了刘老将军的面前:“对、对不住了,老将军!”周德民大力之下只一掀,刘老将军被他瞬间甩出数步,在雪地上滑出老远方才停了下来,抓着刘剑的手自然松了。

“走!”周德民鼓足丹田之力大喝一声,这一喝把刘剑的耳鼓也震得嗡嗡作响,不由自主地随他向前。

“好个土匪兵,不仅抢人口,还开始打老人了!”被摔得隐隐作痛的刘老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抓起一团雪就朝周德民他们摔去。

“跑啊,都楞什么楞!”周德民好像意识到了目前的窘境,他这一命令一下,众新兵开始往前疾奔起来。

“小剑,在部队好好干,别担心你爷爷,啊!”后面传来母亲的叮嘱,其间夹杂着爷爷的怒骂声,刘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表述的沉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