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 一个还没有结束,又有一个开始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一个还没有结束,又有一个开始了。 舒梁觉得自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躺在床上装睡不敢动换。而水人此时就蹲在舒梁的面前,水人的手伸向了舒梁。 舒梁在水人的手即将触摸到自己之前的一霎那,几乎要睁开双眼了。可是就在这个时侯,水人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 “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一个还没有结束,又有一个开始了。


舒梁觉得自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躺在床上装睡不敢动换。而水人此时就蹲在舒梁的面前,水人的手伸向了舒梁。

舒梁在水人的手即将触摸到自己之前的一霎那,几乎要睁开双眼了。可是就在这个时侯,水人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

“嗡~~~~!”

水人收回了手,起身去接了手机。

“喂?”水人的声音很低,他觉得手机的震动足以使得舒梁被吵醒了,他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看着舒梁。

舒梁出了一头汗,但是并没有打算马上醒来。

“。。。。。。”

“是吗?你现在能来?”水人说着。

“。。。。。。”

“怎么这么着急呢?不是说晚上来吗?”

“。。。。。。”

“哦?你确定?”

“。。。。。。”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到?”

“。。。。。。”

“我需要带什么吗,或者要我准备什么吗?”

“。。。。。。”

“好吧!”

电话挂断了,舒梁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被“吵醒”是最合适的了。

舒梁翻了个身。

“恩~~!!”假装的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恩?舒梁,你醒了?是不是我打电话吵醒你了?”水人问道。

舒梁睁开了假装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什么电话?找我电话吗?哪呢?”

“哦!不是,是我打电话来着,我怕是我吵醒你了。”

“是吗,我不知道啊!”

“舒梁,我一会儿要出去,你想吃点儿什么啊,我给你带回来?”

“不用了,几点了?”

“还早呢,现在才九点多。”

“那你该出去就出去吧,我中午早点儿去食堂就行了。”

“那也行!哦对了,这是晚上的节目,你要是没事的话,先自己看看,多熟悉熟悉!”水人递给了舒梁一摞子A4纸。

舒梁接了过来,他不打算问水人一会儿要去哪,虽然他听到了水人打电话,但是话说的很模糊,只是觉得有些神秘。

水人随便寒暄了几句,他就出去了。临关门的时候,水人在门缝里最后看了一眼舒梁,锁上了门!

走了。

。。。。。。


舒梁觉得躺在别人的床上还是有点儿别扭,他决定拿着水人给他的资料,还是回自己的宿舍去吧。

舒梁起身,收拾好了东西,走到了门口,拧门,打不开。水人锁上了?又看了看,这锁从里面已经打开了啊?怎么还打不开呢?难道是水人从外面给锁上了?不会啊,这宿舍的门锁都是一种啊,这种门就是撞锁,没法儿从外面再锁上了啊?怎么回事呢?

舒梁很奇怪,他拿出手机给水人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可是打了好几个,水人就是不接电话。没办法,舒梁又回到了床上,半靠在枕头上,拿过来了水人给的资料,翻看这。

。。。。。。


这应该是今天晚上要播出的节目,同样是一个恐怖故事。是一个人在报纸上登出了寻人启示,但是他要找的人就是自己,舒梁专心的看完了故事,不禁觉得后背发麻。正好旁边桌子上有一份北京晚报,舒梁拿过来找找看有没有寻人启示。

果然有。舒梁看着寻人启示,他在想是不是也像故事里说的,这是在寻找自己。

不想了。

舒梁觉得凭借这自己多年的播音经验,不看了,到时候也能顺利的播出。

。。。。。。

无聊的一个上午。

水人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门被打开的时候,舒梁第一反应的就问道了:

“水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恩?你给我打电话了吗?”水人进来了,很奇怪,他的手机没有接到过舒梁的电话。

“你看,这是呼出记录啊!”舒梁下了床,给水人看自己的手机。

确实有呼出的记录,但是水人也拿出了手机。

“你看,没有未接电话啊?”水人显得很无辜的样子。

话到嘴边了,舒梁没有说出来,他想说的是,水人删除了未接电话的记录。

“哎?那奇怪了,我明明打了,是我打错号码了?”

“也可能吧。”

“哎!对了,水哥,您这屋的门刚才我怎么打不开啊?”

“是吗?不会吧,我没有锁啊,就是撞上了啊!”

“不对吧,我开了半天也开不开啊!”舒梁心里忽然有些烦躁,他觉得这几天怎么什么都在和他作对啊!

“不会不会!你出去,我在里面试试看!”水人打开门,舒梁拿着水人递过来的钥匙走出了宿舍。

舒梁试了半天也从外面锁不上,水人干脆打开了门,叫舒梁进去了。

无奈!郁闷!奇怪!迷糊!

。。。。。。


整个白天,舒梁显得无所事事的厉害,习惯了午间节目的舒梁,现在这能盼望着夜晚的到来。

水人自从从外面回来以后,显得很兴奋的样子。舒梁只是看着,并没有去问。

。。。。。。


好不容易又到了夜晚,

舒梁又一次走进了熟悉的直播间里,水人没有去导播室,而是也进入了直播间。

“水哥?怎么了?”

“舒梁,对不起啊,今天晚上要播出的东西我没找着,实在对不起。”水人显得很愧疚的样子。

“没关系没关系,水哥,您别急,还有十几分钟呢。”舒梁安慰着水人。

“我临时准备了另外一份,你先看看吧!”水人递给了舒梁又一摞子A4纸,敬着礼,满面惭愧的笑容。

“好!我看看!没事的,水哥!”舒梁说道。

水人回到了导播间,打开了电脑,他在擦汗,这里并不热,而且水人偷偷的看了舒梁一眼,舒梁在看这那些资料。

。。。。。。


“五、四、三、二、一!”

“Go~~~!”

“朋友们,你们好,舒梁又和大家相约在874娱乐了。昨晚睡得好吗?实话告诉大家我可是一点儿也不好!有的朋友一定知道为什么。”

舒梁这里都是在即兴发挥,水人抬头看了舒梁一下,他当然能知道舒梁在说谁,一定是早上81号院的那两个家伙。水人示意了一下,告诉舒梁别太展开,舒梁回报了一个拇指。

“今天不个大家放什么歌曲了,我是想直接进入主题,零点鬼话。这个栏目才是第二天,所以我们还有相当多的地方要推敲,这不,今天就又有变化了。昨天说的热线电话,今天先暂停了,只保留了短信平台。不论您是移动的还是联通的,或者是小灵通的,都发送到99599885,我们每天都会有一位幸运听众,神秘的惊喜等着您。我再重复几遍啊,99599885、99599885!期待您的信息。”

水人推开了那段恐怖幽寂的乐曲,舒梁也很适应的放慢了自己说话的节奏。

“有人在街上问过你几点了吗?”

伴随着水人的乐曲,舒梁和听众一样,比大家早不了几分钟看到的这个故事。

“不要告诉他们,几点了。时间滴滴答答的过着,从天空中俯视大地,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这样那样的事情。世界就像一幅幅画面,也许上空真的有什么神灵,在静静的看着世间发生的事情。”

“阴郁的下午,南方特有的梅雨季节,梁成没有打伞,独自在厕所边上徘徊,他在等朋友从里面出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终于梁成忍耐不住了,走进了卫生间。“你还有完没完啊?”梁成看见其中一个厕位的门是关着的,其他的都敞开着,就向那个关着门的喊了一嗓子。“马上,马上,别着急!”里面传来了朋友的声音。”

“梁成悻悻的走出了卫生间,下意识的捂着口鼻。在门外继续等待。背冲着卫生间的门,梁成立了一立衣服的领子,因为他忽然觉得有一股凉风吹向他。正当梁成在心中暗自嘟囔的时候,忽然,从卫生间里走出了一个人。刚才里面只有自己的朋友啊?没有别人啊?“请问,几点?”出来的那个人带着帽子,低着头,阴阴的问了梁成一句。”

“梁成被来人一惊,正在恍惚和忐忑,冷不丁这么一问,下了他自己一跳,慌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告诉那人说:“四点半了。”“谢谢!”来人点头称谢。随即又进了卫生间。梁成惊出一身冷汗。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没有多一会儿,他的朋友走出了卫生间,梁成也就急急忙忙的和朋友一起走了。”

。。。。。。

水人抬头又看了一下舒梁,他在为舒梁能这么快就能进入状态而赞叹。

那段恐怖的乐曲已经成了零点鬼话的背景音乐了。

。。。。。。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这个城市的另一端。小欣在无聊的等着自己的好朋友从诊室里出来,这已经是她一个月内第二次陪不同的人来妇科做人流了。她的这些朋友倒是觉得无所谓似的。小欣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无聊的望着远处走来走去的人,她像出来走走,走出医院,但不能走远。坐的时间长了,小欣想去一下卫生间,她特意没有去医院里面的,因为她觉得医院里的什么东西都不太卫生,所以小欣径直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向马路对面的一个卫生间走去。”

“小欣的脚有些麻了,一进到卫生间里,她并没有急于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蹲了下来揉一揉脚,卫生间里面应该是没人,厕位是开放式的,没有门,小欣站起身来,走到洗手池前,用清水洗洗脸,好舒服。用纸巾擦干脸,睁开了眼睛,小欣尖叫了一声,因为不知什么时候,镜子里多出了一个女人,中年女人在镜子里直勾勾的看着小欣。镜子外面也有一个人,就在小欣的身后,小欣迅速转过身来,似乎她的尖叫声并没有吓到这个女人。”

““请问,几点?”那个女人的声音很低沉,似乎还有些沙哑。“四点半!”小欣慌张的看了下表,依然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走出了卫生间。更像是飘走的,没有声音。小欣收拾了一下慌乱的心情和表情,随即也走出了卫生间,四下观望,那个女人已经无影无踪了。”

“梁成和朋友的聚会结束了,回到了家,随便洗涮了一下,就走到了床前,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明天还要上学,高二了,紧张啊,他觉得困了,决定睡觉。”

“小欣陪朋友做完了人流,又多陪了她一会儿,送朋友回到了家,帮着朋友瞒过了家里人,也要往家走了,小欣家住在里这里不近的地方。一番车马劳顿,西欧奥新到家的时候是十点多了,女孩子洗漱的要认真一些,当小欣坐在床上的时候,她才记起来有作业还没写完呢。当都收拾完了,小欣把第二天要用的课本准备好,决定要正式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


水人向舒梁示意,插播广告!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