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法-公安史上里程碑

小洪8033 收藏 0 276
导读:人民警察法:公安史上的里程碑 [时间]1995年2月28日[地点]北京市[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公布实施[关键词]公安法制建设 (原文出处:中国警察网2008年11月24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0_13512_8413512.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0_13518_8413518.jpg[/img] 以上两张照片为楼主所配   

人民警察法:公安史上的里程碑

[时间]1995年2月28日[地点]北京市[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公布实施[关键词]公安法制建设

(原文出处:中国警察网2008年11月24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上两张照片为楼主所配



□ 本报记者 马永梅

高票通过

1995年2月28日,刚刚下过一场春雪的北京乍暖还寒。

上午9时,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2次会议开始了最后一次全体会议。9时05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宣布表决《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不到一分钟,主席台两侧的电视屏幕上显现出四行字:“赞成126人,否决0人,弃权2人,未按0人。”

乔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通过!”会场上立即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早早就来到会议厅的公安部部长陶驷驹和部长助理罗锋、人民警察法起草办公室主任李忠信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当天,国家主席江泽民签署了第40号主席令,公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13年后,坐在北京东长安街14号院内一间宁静的办公室里,几乎从事了一辈子法律工作的中国警察协会副主席、公安部原副部长罗锋评价说:“人民警察法立法时间长达13年,但实施后之稳定性,足以证明这是一部比较完善的国家法律。”

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即从事公安工作近40年的公安部法制局原局长、中国公安文联副主席李忠信说:“正如当时陶驷驹部长所说的,人民警察法的出台,在中国公安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因为这部法律是我国规范人民警察执法、建设人民警察队伍的根本法,在它的框架下,制订其它公安法规就有法可依、顺理成章了。”

13年磨一剑

1995年2月28日之前,规范中国人民警察执法和队伍建设的是1957年颁布实施的、只有11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条例》。“在改革开放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形势下,各种新情况层出不穷,无论是社会治安的复杂程度还是警察队伍状况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中法律依据不足的问题日益显现,同时与国外开展警务交流合作、打击跨国犯罪等也需要法律依据。”李忠信说。

1982年1月,《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政法工作的指示》指出,要“改革人民警察体制,制订适合我国国情的新的人民警察条例”。1983年5月,中共中央批转的《关于加强和改革公安工作的若干问题》又提出要“制订民警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也分别将人民警察法列入立法计划。

1983年6月23日,公安部正式成立了人民警察法起草小组,在深入调查研究、总结实践经验、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着手起草人民警察法。进入90年代后,警察法起草工作步伐加快,成立了以公安部为主,国家安全部、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参加的人民警察法起草工作领导小组,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亲自担任组长。

在草拟了30多稿后,1991年7月,公安部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送审稿)报请国务院审议。1994年12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鹏将人民警察法草案提请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1次会议审议,两个月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二审表决通过。

“这部法律之所以现在还有很强的生命力,就在于法律在起草中总结了共和国成立以后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的经验教训,适应了改革开放形势的新要求,还借鉴吸收了外国警察制度的有益经验。”罗锋说。

名称中差点少了“人民”二字

法律作为国家的规则体系,其制订过程中,每一句、每一字都别有深意,需要认真推敲。

“开始我们送审的警察法草案的名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因为考虑到十几个字的法律名称中出现两处‘人民’有些拗口。再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警察的根本宗旨是不言自明的。”罗锋说,“没想到提交审议时,不少同志就提出:人民政府、人民军队、人民法院,为什么警察前面没有‘人民’?民警就是人民警察的简称,都喊了几十年了。”

草案第一章第三条中原来是沿用1957年的写法:“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努力为人民服务。”一些代表尖锐地提出:“为人民服务不能说努力,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能半心半意,不能是一般有条件的服务,在为人民服务方面没有二话可说。”

“这些意见非常好,我们也深受教育。”罗锋说。

其实,关于人民警察的性质,在起草制订过程中也有过争议。罗锋回忆说,当初草案里的表述是“人民警察是人民民主专政政权武装性质的治安行政力量和司法力量”,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审查时提出,按照我国立法的惯例,法律不对一个政府机关、部门的性质作出具体规定,因为有些国务院组成部门的名称、性质经常随着机构改革等而改变。虽然该法没有对人民警察的性质作规定,但并不意味着其性质就变了或是淡化了,因为通篇都体现了人民警察是国家的刑事和行政执法力量。

“武疯子”谁来管

关于人民警察的职权恐怕是起草中讨论最激烈的内容之一了。

改革开放后,公安机关的任务不断增加,而警力不足难题一直没有缓解,因而公安机关许多同志都呼吁对民警职责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但现实生活中,又有许多社会和治安问题没有部门管。像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的“武疯子”,到底由谁来管?公安机关管不管?“不管,他们妨碍社会秩序和群众的安全。我们有法律授权的警械、有制服,国家给了公安机关如此大的权力,我们就应该出面解国家和人民之忧。”罗锋说,最终人民警察法第十四条就规定为“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安全的精神病人,可以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

人民警察法还为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新增了许多职权,如:强行带离现场,留置盘问,现场管制,对拒捕、暴乱、越狱、抢夺枪支或者其他暴力行为可以使用武器,为制止严重违法犯罪活动可以使用警械等。

实践证明,这些职权的赋予,对人民警察的执法活动产生了重要的积极作用。

说起第十九条“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为何写入人民警察法时,李忠信说,警察法出台以前,就发生过民警下班途中遇到打架斗殴事件却“管出事来”的例子。有的民警因此打伤了嫌疑人,反被诉到法院,法院宣判说:民警下班后不是执行公务。

“警察法中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规定,背后都有许多缘由。”李忠信感慨地说。

警察职权强化纪律和监督也必须强化

1957年的人民警察条例对人民警察的执法监督只作了一条原则上的规定,而人民警察法对执法监督问题专列了一章。

“人民警察握有国家赋予的特殊权力,其职责权力得到强化,纪律和监督也必须强化。”罗锋说,“当时我们深切地意识到监督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一些地方的警察形象太差了,吃拿卡要问题十分严重。”

“人民警察法规定要建立区别于其他行政部门内部监督的督察制度,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伏笔,为制订公安机关督察条例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罗锋介绍说,在警察机关建立督察制度,这在世界各国是独一无二的创举。我们借鉴了美国纽约警察局的做法,不过他们只是局长领导下的几个人在督察,而我们是要在各级公安机关建立督察机构和专门队伍。“对督察制度的建立,中央高度重视。当时江泽民同志专门打电话问陶驷驹同志,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也进行过专门研究。”

把民警从“五子歌”中解脱出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农村曾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说警察天天唱的是“五子歌”:扒房子、抬桌子、打狗子、割卵子、催谷子。意思是说一些地方政府经常指派公安民警去干收粮收款、计划生育之类的非警务工作,极大地损害了警民关系的融洽。在人民警察法制订过程中,公安机关上下的共同心声就是把经费、装备等警务所需以法律的形式予以保障。

“国务院一位同志告诉我,立法有‘三不写’之说,一不写人员编制,二不写经费,三不写内设机构,因为这些或是国家财政部、编制部门的具体工作,或是由部门组织法来规范的,国家会依据经济社会的变化及时作出变动,而法律则需要相对稳定。”李忠信说,开始我们在草案中详细地规定了人、财、物等警务保障的内容,如民警经费、工资、津贴等,仅津贴就考虑到了高寒地区、沿海岛屿等六种情况。“一位财政部的领导开玩笑地说,现在你们在法律里这么写了,如果将来再有第七种、第八种津贴,你们还要不要?”因此,人民警察法最后用简明概要的语言对人民警察的经费、基础设施建设和工资制度、津贴进行了规定。

“这就是立法里面的学问。虚心学习,集中所有人的智慧,就会把工作做得更好。”自1993年受命担任人民警察法起草小组办公室主任,李忠信说自己受益良多,也“累坏了”,天天兜里揣块橡皮跑公安部的小印刷厂。因为每一份文稿都要最终经过他的审阅,厂长才能放心印刷。

今天,在公安部档案馆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孕育的13年被浓缩为九卷档案。翻开一卷卷尘封已久的档案,那手写的报告、那铅字印刷的一份份法律草稿,无言地诉说着中国公安史上这一里程碑建立的前前后后。

人民警察法规定要建立区别于其他行政部门内部监督的督察制度。当时江泽民同志专门打电话问陶驷驹同志,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也进行过专门研究。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