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酸二00八,一个下岗工人的真实经历

受伤的翅膀1 收藏 38 16364
导读:辛酸二00八,一个下岗工人的真实经历 文/大同   引子:   一天,我无意间发现自己初中时的一个日记本,扉页上用红笔写了歪歪斜斜几个字:"我要当歌星。"象五只河滩上的螃蟹般无序,却骄傲地举着前钳。自己都记不清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理想,也许是我隔壁大伯拉二胡时,夸过我和唱"江湖水,浪打浪……"时有很好的音色吧。   我觉得用时间过得真快这句话真俗。当歌星的梦想过去二十多年了,其实觉得每一天都过得不痛快,高考、大学、工作、结婚、生子,象极了描写前列腺炎时症状,断断续续,从不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辛酸二00八,一个下岗工人的真实经历


文/大同


引子:


一天,我无意间发现自己初中时的一个日记本,扉页上用红笔写了歪歪斜斜几个字:"我要当歌星。"象五只河滩上的螃蟹般无序,却骄傲地举着前钳。自己都记不清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理想,也许是我隔壁大伯拉二胡时,夸过我和唱"江湖水,浪打浪……"时有很好的音色吧。


我觉得用时间过得真快这句话真俗。当歌星的梦想过去二十多年了,其实觉得每一天都过得不痛快,高考、大学、工作、结婚、生子,象极了描写前列腺炎时症状,断断续续,从不顺畅,居然八千个日日夜夜就这么活着走过来,居然还能感叹曰:时间过得真他妈快。


97年我的单位象所有半死不活国营企业一样,终没能逃脱被改革的巨大时代车轮碾碎厄运,破产重组。我选择了一次性解决自己,单位给点钱,一切靠自己,相信鲁迅先生一回:地上本无谓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


理想象一个个彩色的气球,无数次被尖锐的现实扎破。整整十年,我自己都记不清走了多少路,有过多少次回头,终于没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我越来越喜欢姜育恒的那首歌: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别处一个陌生。……到现在才发觉,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曾经玫瑰色的梦渐渐被现实的风吹成标本,开始褪化为租住房墙壁上那些前主人们不着边际的灰黑色涂抹。虽然自我陶醉于比潘长江更帅、比赵本山更本色,终于没有能成为歌星,没有哪怕是象张行一样在自己的歌台上假唱一次一炮而响的经历,只是算计着自己的存单,再看看房价不断扬起的曲线一次次呆若木鸡,终于有一天大悟:我的理想其实只是有一套固定属于自己的住所。这种漂来漂去的浮萍他妈受够了。于是我对老婆说:"我们回老家吧,老家的房价只这里的三分之一,长沙这鬼地方,等我老到连最后一颗牙掉落的时候,都攒不起这三、四十万了,这种每季等房东老板收租的心酸日子让它见鬼去吧。"


迁徙三个城市,做了三次小小小"老板"后,我把手中的小店转让,回了老家湘潭。所有的家当,我只用了一个面包车,唯一值得自傲的财产,在回乡的路上,我笑着对老婆说是看着一尺长的女儿长得和你差不多高。


在湘潭,老婆的工作很容易找好了,她本来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为了当好我的"老板娘"停职,回首这些年真有点想对她说:"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她回来应聘到一家新办私立学校倒没有费多少周折,毕竟很多以前的同事没断过联系,这学校的校长夫妇都是她高中同学,工作待遇相对也不错,更让我兴奋了三天三晚睡不着的是,学校无偿提供住房,一百多平米的新房子,三室两厅对于我来说,无异于五星级的待遇。老婆说:"别四处流浪了,虽然不要交房租了,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咱们就在这买个房吧,以后我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不想把手中仅有的这点可怜的人民币都用于购房,想投资再做点什么。老婆说:"找找工作安心打工吧,别老想着做生意,这么多年,还不够呀?你到底做成功什么了?"想想也是,除了混口饭,没饿死之外,辛酸的商海里我确实没捞到一根稻草。二00七年那个大雪纷飞冬天里,我和老婆看了无数次房后,最后终于敲定在宏通房产公司购了一套商品房,一百一十多个平米,十四万块钱,一次性付清。签合同盖章,公司承诺明年五月底交房。只所以选择宏通公司,一是公司在本地规模大很正规,老总张富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房有车,据说家大业大,在本地做房产多年,口碑不错。二是离老婆上班的学校近。二00八初春那场冰灾,似乎没有在我心里冰冻,我甚至觉得,冬天过去,春天这不就来了吗?



一、


过完春节,我去力伟液压设备公司上班就颇费了一些周折。公司老总周健,是我老妈的娘家人,按辈份我得喊他舅舅。他的侄子周超是我表弟,他的继父是我叔伯舅舅。我在长沙经营液压配件三年,力伟液压公司本来就和我有业务往来。周超负责采购,我和他打过很多交道,私下里也有几次请唱歌、请下馆子的交情。周超说想进力伟公司确实很难。


为了能去力伟公司,我请周超吃饭、唱歌,牌桌上又"业务"了三千多,终于接到周超通知,要我去力伟公司供应部报道,他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一个科室的了,兄弟一起做事,要互相关照。"力伟公司隔学校不远,我本来专业就是学机械制造,加之自己经营了多年液压配件,所以自以为这工作简直就是为我量身订做。公司老总周健接见时说,新来的业务员试用工资一千,试用期六个月。转正之后买保险,我想都没想一口就应允了,周总问是否对待遇满意时,我象个中学生回答老师提问般说:"待遇不是我说多少的问题,应该看我的能力可以值多少。"


上班一周,我就开始纳闷,周健能把一个几个人手工加工作坊搞成一个固定资产上千万,员工上百人的在当地很有名气的公司,我不知道是怎么搞起来的,也许这几年机械行业红火,除了象我这种智商负指数者外,几乎应该都象周总这样腰缠万贯了吧。


供应部结构很简单,周超科长,负责部里所有工作。陈光副科长,负责钢材部分。我是科员,因为我熟悉液压这块,所有的液压配件采购都归我管。听周超说以前有个姓刘的,因为我的到来辞退了,周超解释我到供应部来上班为什么有难度,私人企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来了,就得挤走别人。后来我听陈光说其实姓刘的对液压一窍不通,只是一个开班车的。现在姓刘的走了,我增加一个格外任务,每天湘江对面有十多个工人上下班,要负责班车接送。


配件采购对于我来说,虽然大大小小,名目繁多,我本来轻车熟路,很多供应商我都认识。班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每天早晨七点多一点出发,只要不误了工人师傅们8点钟准时打卡就成,晚上6点下班送过河再把依维柯开回来。时间长点,工资低点,我也没在乎。心想,扎根于此,好好干吧,是金子总会闪光的。


可我对照材料账发现了问题,其实从周超和我有业务往来起,我就知道。每次开票的时候,他要求高开几个点,个中学问就不要明说,大家都清楚。只是没想到有些东西简直出乎我想象,一个茶杯口大进口密封件市场价只有几十元,这里入库单上的价格赫然是两百多元。几乎所有的进口密封件价格都比市场价高很多,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周超之所以说进力伟公司会有难度。我也终于明白周超在上班之前叮嘱我的那句话。


周健是农民,除了两名技术员,几乎这里所有的员工都是农民。周超是周健的亲侄子,父亲去世早,几乎就是周健这个叔叔一手培养大的,视如己出。负责读完技校,周超结婚时帮他购了房,这些我都听人说过。周总如此亲信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或者生产厂家搞错了,我打电话给广州代理商老王,他吱唔了半天说:"你是明白人,价格你知道,你去问周超吧。"


问题还不只这些,陈光是周总一块长大的兄弟,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人却很机灵,看样子周总很信任他,可我发现同样质量同种规格的无缝钢,我同学经营处也便宜多了。


那些天我真的很苦闷,不知道怎样和周总说。我思索人性的贪婪真的这么可怕吗?


我自认为想了一个很高明的办法。我知道在江苏有一家经营同样进口密封件的代理商老杨,我咨询老杨的价格和供货周期,都没出乎意料。然后我和周总说:"我知道江苏有一家代理同样品牌进口密封件的公司,我和他联系过了,价格相对便宜很多,供货周期没有一点问题,质量保证。"周总说:"试试看吧,只要质量没问题。"


我开始试着怎样绕开以前的进货渠道,这样不至于让周超难堪,尽量来挽回周总的损失。我觉得这样做,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四川大地震的时候,举国悲伤。我也收到一条来自公司让心震塌的消息。那天早晨我开完班车,走进办公室看到供应计划单,正准备拿起放话筒联系老杨的时候。周健很郑重地告诉我:"你进的那批江苏货质量有问题,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现在四通环卫厂的垃圾车油缸系统开始泄漏,公司昨晚就派了技术员进行处理去了,现在造成公司很被动,这不只是质量问题,也是公司形象问题。按照公司相关规定,在试用期间业务员出现重大失误,应该作辞退处理。对不起,从今天起,你被辞退了。"


我知道,要使油缸漏油,有很多办法。私企老板要辞退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甚至都没拿到当月工资,没报销当月话费。周总很大度地说:"我们是亲戚,公司的损失就不用你个人承担。"走的时候,我清理办公桌,没看到周超。2008年,三个月时间不到的第一次打工经历多少让人郁闷。


二、


每天坐在电脑前,将自己的脖子扭几扭,怎么也找不到实在是标志极了的那感觉。


我向上帝保证:我所写的全都是真实的。可是上帝对于我确实很操蛋。生活虽然没有难过到如难以下咽的芋梗汤,平淡如白水的素描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观众,除了和老婆勉强在床上例行公事般的"半月谈"外,貌似确实没找到激情燃烧的岁月。虽然心中很渴望。


6月的湘潭,天气开始躁热,心,却没能升温。

2008年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不可抹去的记忆,对于我,渴望有块万能抹布。

我当黑车司机这灵感得益于老婆学校一部分同事去韶山旅游。

我真没想过开车送客,曾经原单位保卫科的丁干事,2003年圣诞节前夜开出租遭劫被杀,第三天才找到尸首,时间过去五年依然没能找到凶手,我还想苟且偷生几年。


老婆那次问我:"我们科室这次被评文明科室,奖了500块钱,大家想趁星期天外出玩,难得有时间轻松,打算租个车,要不你去吧。"


在外流落这些年,只剩这台破长安聊以自慰了,买了五年多,以前都用来去货运站给自己拉拉货,偶尔给业务单位送送货,都是拖的大木箱、大铁块,到处是划痕,破旧得不成样子,现在只是当回乡下老家的代步工具。


我说:"坐这破车旅游,不嫌丢人?"

老婆说:"都是同事,怕什么?我刚来这学校,感觉工作压力挺大的,就别去外面打工吧,在家帮我分担一点吧,食堂里的饭菜我也吃不下,你做的我才吃得香,你有时间出去送送客什么的。学校每次星期天放假,有些株洲学生都租车回家,你把车整下容,我帮你联系几个学生吧。"


在去韶山的路上,她的同事劝我,现在学校工作很紧张,多为你老婆分担一点家务,别老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外面快活。想想也是,老婆忙死忙活,听说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靠着一个男人的肩膀,我就权当默默奉献吧。



我把破长安换了沙发套、重新做漆保养,花了六千多。开着感觉象那么回事。

我这是新开发的湘潭县城易俗河,谈不上繁华,闲时把车开到城中最大的牛头岭广场摆着,放线钓鱼愿者上钩。


连续摆了多天,竟然没碰到一句问候。问附近的黑车同行,他们笑了:"哈哈,我们拉的几乎都是熟客。摆这等生客,千年就等一回吧。你买了过桥年票没?"

我说:"没。"

同行好心说:"从易俗河打车,大多都是去对河湘潭市的,要过三大桥,再走一大桥,或者二大桥,来回过桥费至少得三十,路程只有十多公理,谁来出过桥费?自己出?油钱都赚不到的。"

我问:"年票是多少?"

答曰:"每桥三千,至少买两座桥的。"

我犹豫着这过桥年票买不买。回家问老婆,老婆说:"又得六千啊,别买算了吧,你就送送附近的客,到时候送送学生吧。"


老婆学校是封闭式的,两个礼拜放一次假,送一趟学生,坐九个人,每次收费十块,算算这账,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第二次送学生去株洲。星期五中午放学,学生归心似箭喊走就走,到株洲后,学生下车,我胡乱到路边小店吃点充饥。


外面骄阳似火,看到两个挎着公文包的中年大汉,红光满面的,躲在我车荫下面。我刚打开车门。

两个人问:"师傅,到湘潭多少钱一个?"

心中有那么一点点惊喜,看样子今天还能带两个回头客。

我很诚实地回答:"我刚才送几个客过来,现在回去,兄弟,你们随便给点油钱吧。"

两个人上车,很客气,递我一支蓝嘴芙蓉王香烟。一前一后开始在车上晕呀素的聊着天。

车过株洲一大桥,其中一个说:"师傅,麻烦靠边停车,我有点事。"


我刚把车停稳,坐副驾驶上的大汉一把扯掉我的车钥匙,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说:"对不起,我们是公路客运管理处的,这是我的工作证,你属于非法营运,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心中挖凉挖凉,象窃贼当场被捉的感觉:"大哥,行行好吧,我是下岗工人,活得艰辛,也就送两个孰人过来,平常不送客的。"

坐后面的大汉很凶:"下岗工人怎么啦?下岗工人违法就不查处啦?不要玩赖皮,我们刚才的交易记录都录了音的。要不要我放给你听?"满口喷薄而出的酒味差点让我晕厥。


我赶紧下车找摊子买了两条芙蓉王,只差没跪下了:"大哥,行行好,我平常真的不送客的,刚才是几个学校的学生怕路上不安全,学校要我负责送他们回家的。"


两位大哥很公正,丝毫没给我商量的余地,烟也不肯收,车也不肯放。

我从电话本里使劲儿找找株洲同学朋友,打了几个电话,病急乱投医。看有谁能帮上忙,我清楚,现在这社会,有时候朋友一句话。两个大汉口里说的最高罚款两万元可能也就成了适当抽两包烟的事。可是,同学、朋友们都说"运管的,没办法,我真没熟人。"


车子留在株洲,自己象个泄了气的皮球,坐大巴回了易俗河。

老婆不知道怎么说我好,想了半天,说:"听说我有个学生的父亲是株洲交警队的,看看他能帮忙吧。你那破车,罚款两万?值不了几千块了,实在不行,就别要了吧,算打麻将输掉了吧。"我都差点感动得要哭,想说:"老婆,真是个好人。"


老婆的学生家长很给面子,虽然他说运管处的和交警不是一个部门,虽然最后请客吃饭外带烟酒再加上罚款两千,共计花费人民币五千,车总算让我开回来了。


向上帝保证:这黑车司机这档子买卖打死我也不愿意再干了。虽然,上帝对于我来说,真他妈操蛋。


(未完待续)



5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