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圆这些“骑警”们的正式警察梦?(图)

陇上居士 收藏 36 73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天下黄河第一湾”环抱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草原上,有着一支骑警队,但是,5年来他们却一直面对着一个尴尬的现实:除了队长、副队长,其他骑警队员至今没有公安民警的正式身份!没有“执法资格”。尽管队员们个个骁勇善战、精通藏语;但是,按照国家招录公安民警的条件,他们因学历、年龄、应试知识结构等原因受到限制,大多数没法跨进“被录用”这道“门槛”。


人均治安辖区130平方公里


今年9月下旬,记者来到了平均海拔3400米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寻访闻名于千里边界和牧场的“草原110”———玛曲县草原骑警大队。


玛曲地处青藏高原东部,与四川省的阿坝、红原、若尔盖以及青海省玉树、果洛两个藏族自治州的玛多、久治等草原县毗邻,共同形成了一个面积50余万平方公里的亚洲最大的天然草原。


这里的牧民都知道,草原上经常出没着狼群,存在着盗匪和不法分子,他们偷盗牛羊马群,打劫财物,滥挖虫草,破坏生态,干扰着草原的宁静祥和。尤其是盗抢牲畜,常常会引起草原群落之间的矛盾纠纷,往往由一件孤立的小案件引发为大规模的群体械斗事件。草原上的案件一般无现场,地旷人稀,通讯落后。这些因素使得公安机关对草原上偷牛盗马案件一直打击乏力。


2003年初,时任玛曲县公安局局长的杨国俊经过调查分析,发现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县公安局警力和编制奇缺,全局81名警力(其中正式民警57人),管辖着方圆4.5万平方公里的草原面积,人均治安辖区130平方公里;各个派出所警力一般只有两到三人,又有户籍管理等大量日常工作,对广大牧区和边界草场的治安实在是力不从心。


复转军人当骑警


盗抢者们大多骑马出没于草原深处。经过深思熟虑,杨国俊认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训练有素、灵活机动的草原骑警,对广阔的草山牧场和1300公里的省际边界线实行治安巡逻和动态管理!


根据草原治安的严峻形势和当地警力严重不足的实际,玛曲县和州公安局领导决定,从当地优秀的复转军人和藏族青年中招用一批“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实用人才。最终,挑选出了20个精通藏语、骁勇善战的骑警队员,平均年龄27岁,均系工人身份。骑警队定为副科级建制,大队长和教导员由县公安局委派的正式民警担任。2004年1月12日,骑警队正式开进草原投入工作。


玛曲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扎西介绍:骑警队的作用是长效而明显的,2004年、2005年省际边界地带偷牛盗马案件比往年下降75%。他说:“过去往往是一个月发生五六起盗抢牲畜案,现在一个季度或半年才一起。”


玛曲县黄河上有一个吊桥,过桥就是四川。桥边常年居住的一位藏族老人说:“过去冬天,常常有人半夜赶着偷盗的牛羊马群过河,现在可是一次也没有了。”


截至目前,骑警大队在牧村及边界地区治安巡逻上千次,破获盗抢牲畜案8起,追回被盗牲畜480头,查处治安案件105起,救助群众73次。他们还与四川、青海两省的警方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近几年配合川青警方破获了一大批偷牛盗马、杀人抢劫的大案要案。有5名骑警队员先后被县公安局党委表彰为“先进工作者”,2006年公安部授予其“全国公安优秀基层单位”荣誉。


树丛后面射来的冷枪


9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玛曲草原骑警大队的新驻地———阿孜实验站草场。同行的玛曲县政法委翟副书记介绍,就在一个月以前,骑警队住了5年的流动帐篷刚刚变为现在看到的这排砖木建筑房。


副队长道吉仁青告诉记者:“我们接受了上级布置的保护草原生态平衡的行为,巡逻制止滥挖冬虫夏草和捕旱獭的行为。前几年,"挖虫草"季节到来的四至五月,我们有20人得出勤一个月。"挖虫草"的大军一来动辄两三百人,在草地扎下二三十顶帐篷,烟熏火燎烧水做饭,不出半月,就挖得方圆几十里草滩坑坑洼洼、面目全非了。他们人多,我们的办法是把他们的马统统赶回来,等他们来要马时,把他们遣返回去,每年少说也得遣回2000多人次。”


队员安文海回忆,2005年11月他跟随宋伟队长,去青海边境地区追回欧拉秀玛乡牧民被盗的110多头牛时,被藏在山上树丛后面的几个持枪歹徒打冷枪袭击。“当时,在赶着失主的牛群撤退过程中,子弹啪啪地射过来,宋队长和我们四名骑警骑马把两名失主夹在中间,以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记者了解到,骑警们住了5年帐篷,长期经受野外恶劣环境的侵害,已经普遍患上了高原性疾病,其中最严重的是胃病、关节炎和痔疮,几乎人人都有。“艰苦、劳累、疾病、危险,这些困难骑警队都能克服,也都挺过来了。队员才昂表示:受苦受累无所谓,他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一名有警衔的人民警察。队员们最想不通的就是身份问题。宋伟大队长满怀忧虑地说:“作为特殊警种的骑警队员,苦干5年身份仍是工勤人员,既没有干警编制、警衔,也没有相应的工资待遇和岗位津贴,更紧迫的,是没有执法主体资格。其实,对于他们,只要把这个困难解决,其他都不是困难!”


谁能圆他们的警察梦


玛曲县公安局局长王宏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骑警大队20名队员的身份问题,目前是该局队伍正规化建设以及基层基础建设中最重要的问题。“面对艰辛的工作付出与非警察身份之间的矛盾,队员们后顾之忧严重,身心压力很大;没有执法资格,将会严重制约骑警队工作的正常开展。”


玛曲县县委书记徐强介绍,与玛曲周边相邻的四川省、青海省各县的骑警队成立时,所招录的人员,均一次性解决了他们的国家公务员及人民警察身份,从民警的地位、身份、待遇等方面给予了全力支持。而处在相同高寒区域、同等工作环境、完成相同工作使命的玛曲骑警队的队员们,却没有正式警察身份和执法资格。


玛曲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扎西说:“鉴于玛曲草原骑警大队属副科级公安基层单位建制、尚空缺20名公安行政编制的实际,建议上级部门从玛曲骑警的性质、作用、工作艰辛程度等方面综合考虑,研究解决他们的正式警察身份。”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