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分子突袭南非核基地 武装分子破门而入

zhao2365192 收藏 2 16
导读: 去年11月,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闯入南非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企图抢劫可用于制造核弹的浓缩铀。研究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进行了英勇反抗,武装分子的阴谋未能得逞。这次武装抢劫很可能与国际核走私活动有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南非政府却对此事讳莫如深。在经过了长达数月的调查后,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详细报道了这一事件。 1.500多公斤“武器级”浓缩铀 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位于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郊外,是该国主要核研究基地。 南非的铀矿资源十分丰富。美国在开

去年11月,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闯入南非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企图抢劫可用于制造核弹的浓缩铀。研究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进行了英勇反抗,武装分子的阴谋未能得逞。这次武装抢劫很可能与国际核走私活动有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南非政府却对此事讳莫如深。在经过了长达数月的调查后,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详细报道了这一事件。


1.500多公斤“武器级”浓缩铀


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位于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郊外,是该国主要核研究基地。


南非的铀矿资源十分丰富。美国在开发出自己的铀矿前,一直从南非进口铀矿石。1948年,南非建立了原子能委员会,此后在美国支持下进行基础核技术的研究,主要工作均在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进行。


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美、苏在非洲的争夺日益激烈,南部非洲局势动荡,再加上因实行种族隔离政策遭国际社会制裁,南非政府开始发展核武器。1988年,南非政府首次承认有能力制造一枚核弹。


随着国际局势的缓和以及国际社会对南非制裁的深化,1989年,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宣布以无核武器国家的身份融入国际社会。1991年,南非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并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了核材料与核设备的清单。1993年3月24日,南非正式宣布,已将所有核武器拆除。


尽管终止了核武器项目,但南非还拥有大量可用来制造核武器的高纯度浓缩铀,总量超过500公斤,全部存放于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内。为确保这些敏感材料“绝对安全”,南非政府在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内部及周边设置了严密的安保措施,包括1万伏高压电网、无处不在的摄像头、闭路电视,以及频繁巡逻的警卫。


2.武装分子破门而入


2007年11月7日晚,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内举办了一场聚会,许多职员喝得酩酊大醉,包括要在紧急控制中心值夜班的一名职员。当天的主管丽娅·迈林只得顶替这名职员值夜班。她的未婚夫安东·格伯放心不下,也来到控制中心值班室。格伯已经在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工作了30年,他是紧急控制中心的总负责人。


凌晨1点钟左右,格伯突然听到值班室外的走廊上有奇怪的响声。警惕性一贯很高的他将门轻轻拉开一条缝,只见走廊的远端有4个陌生人朝值班室走来,手中都拿着手枪。格伯马上意识到遇上了大麻烦,他将值班室的门锁死,然后给研究中心的警卫部门打电话。“我对他们说,紧急控制中心遭到袭击,4名持枪分子已经闯入,要求他们马上赶过来。”格伯回忆说。


然而,还没等他放下电话,武装分子就破门而入。其中一个冲到格伯面前,冲他连声吼道:“为什么要打电话?为什么要打电话?你为什么要打电话?”格伯没想到值班室的门如此不堪一击,有些被吓傻了的他竟然对武装分子说:“你们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3.“我不允许这些情况发生”


格伯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在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工作,从未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也从未想过,几个“胆大包天”的武装分子敢闯入堡垒一般的核研究中心。“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格伯回忆说,“我的第一反应是,或许我应该举起双手投降,然后问他们想要什么。”


此时,一名武装分子粗暴地揪住迈林的头发,喝令她跪在地上,然后用手枪抵住她的头。站在格伯对面的那名武装分子抄起一把铁质扳手,冲格伯的头部砸去。这一切都激怒了格伯,他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与武装分子扭打起来。“我意识到如果我屈服,他们就会伤害我的未婚妻,或者对核设施下手。我不允许这些情况发生。”格伯说。


作为核研究中心紧急控制中心的总负责人,格伯颇有些功夫,很快打倒了两名武装分子。当他向第三名武装分子冲过去的时候,那人手中的枪响了。子弹击中了格伯的胸膛,他倒在了地板上。除抓住迈林的那名武装分子外,其他3名武装分子蜂拥而上,对躺在血泊中的格伯一通拳打脚踢。随后,他们匆匆离开了值班室,逃之夭夭。


20多分钟后,核研究中心的警卫才到达值班室,他们与迈林一道将格伯送往医院。进行抢救的医生发现,子弹打断了格伯的一根肋骨,然后进入他的肺部。虽然伤势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子弹如果稍微偏一点,就可能击中他的心脏或脊椎,导致其死亡或者终身瘫痪。


4.袭击经过精心策划


事件发生后,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会同当地警方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袭击格伯和迈林的4名武装分子是从核研究中心东侧潜入的。那里是一条干涸的溪谷,警卫人员一般沿溪谷上方的公路巡逻,看不到谷底的情况。4名武装分子利用夜色潜伏于谷底,其中一人使用大塑料夹子将高压电网掀开了一个豁口,小心翼翼地贴着地面爬了进去,直奔附近的高压电网控制盒。他首先解除了控制盒的报警装置,然后切断了摄像头的视频传输线,最后拉下了高压电网的电闸。另外3名武装分子将电网的豁口扩大,轻而易举地进入了核研究中心。


与此同时,另一伙武装分子企图从核研究中心的西侧闯入。但他们的行动被警卫发现,双方发生交火,武装分子仓皇而逃。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马修·邦恩,是一名研究核扩散和国际核走私活动的专家。他对南非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遭袭事件进行了研究,并向美国相关政府机构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邦恩认为,武装分子闯入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获得存放在那里的高纯度浓缩铀。“那是核研究中心内最值钱、也是惟一值钱的东西。”邦恩说。此外,武装分子的行动过程表明,他们对核研究中心的内外地形、安保措施等情况非常熟悉,进行了详细准备,这很可能是内外勾结的犯罪活动。


最令人感到疑惑的是,核研究中心的警卫部门距离紧急控制中心值班室仅3分钟的路程,但接到格伯报警电话20多分钟后,警卫人员才赶到值班室。核研究中心事后解雇了6名警卫。


5.“未遂的入室行窃”?


今年1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抵达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对存放在那里的高纯度浓缩铀和核设施进行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袭击事件发生时,敏感的核区域没有受到威胁。”不过,这一事件还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美国政府表示,可以帮助南非处理那些高纯度浓缩铀,避免再次遭遇危险。


然而,南非方面竭力淡化此事的影响。虽然南非警方在事发后不久即拘捕了3名嫌疑人,但负责管理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的南非原子能工业公司和南非政府,都不愿多谈此事,甚至不愿承认武装分子的目标是高纯度浓缩铀。南非原子能工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罗布·亚当认为,这只是一起“随机犯罪”,武装分子并非“处心积虑”地要抢劫浓缩铀。南非驻美国大使阿卜杜勒·明蒂透露,武装分子在袭击格伯和迈林之前,偷窃了紧急控制中心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但在逃跑的过程中将其丢弃。他由此认为,这只是一起“未遂的入室行窃”事件。


事件发生后,当地媒体《比勒陀利亚新闻报》的记者迅速赶到医院,对格伯进行采访,计划在第一时间将事件告知公众。南非原子能工业公司得知此消息后,立即与该报社交涉,要求不要报道,理由是,身负重伤的格伯仍处于治疗中,叙述的事实可能“不连贯”、不准确。然而,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2007年11月9日),《比勒陀利亚新闻报》就以“佩林达巴核设施遭袭”为题进行了报道。


格伯对南非原子能工业公司以及佩林达巴核研究中心非常不满。他一直怀疑袭击事件是内外勾结所为,致使自己身负重伤。格伯已经对核研究中心提起了诉讼,要求对方给予自己赔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