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十二、仁丹广告

elbt 收藏 2 1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作者语:二战后中国组建驻日部队的事和本节仁丹广告的事,我是在很久前在报纸上看到的,什么报名则忘了,至于其真实性,各位有兴趣的读者大大可以去考究一下,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我想出来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湮没的史实开始浮现,相信还有很多档案没有解密。感谢各位对本人第一个作品的厚爱和支持,今天再更一节。我现在住在了广州的老表家里,他那有电脑上网,稿也多准备了那么一点。谢谢!!!!

------------------------------------------------------------------------------------------------------------------------------------

新生集团秘密组织的步枪队、手枪队和机枪组已是枕戈待旦,武器总计M1891步枪300支、毛瑟1896驳壳枪250支,ZB26轻机枪20挺,迫击炮2门。担架队完成了编组,新生集团的医院也作好了接收伤员的准备。整个新生集团内没有了往常的嘻笑声,一个个的心情都显得很是沉重。不得外出的指令已经通传下去,这是防止有人走漏消息。考虑到这是在城市作战,每个参战的人穿的都是早就准备好的黑军服,连绑腿鞋子也是黑的,只是没有帽徽和领章。这些黑兵之前受到了强化的城市作战特训,不过关的是不能入选的,这些人若能活下来,将会作为军官培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战场纪律一再强调,畏敌贪生者一律会受重罚。这些人中,只有一小部分有过作战经验,其它的清一色是没上过战场的菜鸟(打架不算),我不指望他们有多大的战绩,我只是想他们感受一下真实的战场,黑兵指挥官是陈华山,他几个月前已经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他总不能一直跟着我的,多年的兄弟,我知道他不是笨蛋。至于我嘛,我很怕死的,坚固的地下室就是我的防空洞,我可是有大计划的,怎能轻易上战场呢。黑兵要参战的事情,蔡廷锴在抽空看过黑兵后,终于勉强的答应黑兵可在不妨碍其部队的前提下自主作战,这正合我的心意,我是不会让这些黑兵打阵地战的,黑兵打黑枪,搞个短促突击或者偷袭意思意思就行了!说白了,就是小群多路,以狙击、袭击为主要作战方式,迫击炮则是以打代练培养炮手。一个硬指令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1932年1月27日,听说要和东洋人打起来了,部分上海市民纷纷的避入租界,以远离战火。一个脸上有疤痕的年青人,以一块大洋的价钱,让一个小乞丐将一封信送给19路军的蔡廷锴将军,青年随之没了踪影。信由19路军下面的人转到了蔡廷锴军长的手里,信里说:“日本人早已预谋侵略我国,日本人在上海的仁丹广告,实质是一种军事指示牌,画上有一个戴着帽子留着胡子的男人,其胡子包含着一些秘密,如果胡子向那一个方向翘起,即说明那个方向没有军事据点,从而向那个方向进攻,如果胡子向下,则说明指向的那个方向有军事据点,若胡子平直指向某个方向,则说明此路不通(历史上确有此事,但胡子的指向和代表的意思就有差别了),”信的后半部分介绍了日军穿的硬皮鞋和他们的矮子身材,说可以从这两方面研究杀敌妙法,并详细说明了大街洒豆和深壕诱敌的战法(这两种法子其实就是老蔡发明的,上世中,陈明仁在四平保卫战中用过洒豆的方法对付进攻的东北民主联军部队),跟着又推介一种东北军在1929年已使用过的燃烧瓶,只不过在使用上就有点差别了,这是不同于东北老林子的城市,还说新生集团那有很多空的酒瓶。看完信的蔡廷锴,没有轻视这信里的内容,他半信半疑的让人去查证那些画在路口的仁丹广告,调查的人回来报告说的,和信里说的丝毫不差,当晚,那些广告就有了些小的变化,没有变化的也在路上做了布置,一些部队也小小调动了一下。19路军也从新生集团那得到了三千个酒瓶和一批白糖(早准备好等着你来拿了)。

1932年1月28日,第19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副总指挥军长蔡廷锴以及上海警备司令戴戟联名发表《敬告淞沪民众书》,表明了抗敌守土的决心,基本完成了抗击日军进攻的各项准备。

当天23时30分,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日军1000余人由虹口租界出发,在装甲车的引导和炮火掩护下,兵分三路,向闸北发起进攻。早就准备好的第19路军第78师第156旅对侵略者进行还击,前来接防的宪兵第6团一部也加入战团。中日双方进行了激烈巷战,拂晓前中国守军接连打退日军两次进攻,日军在微明的天色中溃退下去,带着迫炮组的陈华山,对日军进行了概略射击,一些倒霉的日军永远的倒在了地上,打完携带的十发炮弹,陈华山忙不迭的喊叫着:“快,快,赶快转移。”天色影响了日军的观测,当日军的炮弹落在陈华山他们先前呆的地方时,陈华山已带着迫炮组溜了。这里,有另外的黑兵带着炮弹等着他们,陈华山让迫击炮组的人自行计算射击诸元,他检查后,若果相差不大,就让发射,这次只是发射了总共4发炮弹,然后又是开溜。到了下一个地方,又重复上一具地方的做法,打完了50发炮弹后,这帮家伙就收工吃饭了。步枪组的神枪手经过短暂的慌乱后也开了张,步枪组的黑兵因为没有贯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打法,当天就有五人死亡,九人受伤,为其它人上了血淋淋的一节课,这时,他们才明白我为什么千叮万嘱的要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为什么人总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会明白一些事情呢?

此后,手枪组的人也扛着一支步枪打起冷枪来,这可比打死靶过瘾多了。但也有人尿了裤子,这是一种小机率的正常反应。也有个别人受不了战场的残酷,尖叫着往回跑,战场纪律最是无情,对于喊叫无效者,只好予以枪决,岂可让你动摇军心。迫炮组的第一轮人员在后来则把5门炮都带出来,由他们分成五组进行战场的实地传授,打活靶的时候只打一发炮弹就走人,令到迫击炮组的人员在此次抗战结束后也只是有那么十来个意外的非战伤。新生集团平时打过枪的,在我的准许下,穿着便衣也混进了黑兵打活靶的队列。

19路军在战前得到了我的军火援助和暗授机宜,在第一次夜间巷战中即将日军先导的20辆装甲车尽数焚毁,驳壳枪更是在敢死队手中大派用场,进攻的日军也被做了手脚的仁丹广告引入死亡之地,得到了可耻的下场。蔡廷锴将军使用的大街洒豆和深壕诱敌战法更是在后来被传为美谈。在整个 一·二八”淞沪抗战中,侵略者的伤亡数字比起我上世的,差不多翻了一倍。日本在上海的日租界也挨了不少炮弹(据说都是黑兵们的‘误炸’),一些表现活跃的里通日寇的民族败类,被忠义堂的人暗中杀死,还冠上汉奸的头衔,让他们死得实至名归。

值得一提的是,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由老蒋精锐87、88师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5军也加入了淞沪抗日战场,第5军同样得到了新生集团的一些资助,象新生集团这样的黑兵,也并不是只有一家,另外有叫义勇军的。上海市民亦大力支援中国军队的战斗,中国热血儿女并肩作战,打击了侵略者,向世人表达了中国人守土抗战的决心和行动。

开战之初,日军扬言要在四个小时内占领上海,结果是打了几个月,外加伤亡惨重。

日本侵略军第九师团长植田兼吉,回国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只脚 ;

日军总司令白川义则是乘军舰而来,躺棺材归去。

上海的战火影响了各列强的利益,于是,所谓的国际联盟开会决定,要中日双方停止战争,还自夸是和事佬。明明是婊子,还装狗屁的清纯!

5月5日国民党政府与日军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 。

新生集团的参战人员共牺牲68人,伤员210人,其中残废者26人,医院里住满了伤员,教室也改成了临时的病房。医生护士们进进出出,一片忙碌的样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