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这招很阴险:始终要中国处于辩诬的地位上! ZT

其实这对敌人而言,投入最小,但效果最大.比如,污蔑你镇压人民了,没有人权了,对平民使用暴力了,等等.于是中国大小媒体大致分成了这么几种:'客观报道'敌人的指责和污蔑(当然为了把自己择干净,要加点'妄言','污称',之类的词语表明自己不是敌人的传声筒);半信半疑(三人成虎么,再加上本就信奉敌人民主自由人权的宣传,半遮半掩的出来'分析'了,'剖白'了,伪装的好点的还可以'质疑''反问'什么的);揭露真相,愤怒声讨.等等.


就算是对中国而言结果最好的那种揭露敌人的真相愤怒声讨,甚至'全民一心'对敌人的'恶意造谣污蔑'表示'极大的愤慨',也始终处于一种辩诬的地位上,那意思是说,哎呀你冤枉我了呀,我没有这么残酷啊,我镇压的都是暴民呀,他们可都是很黄很暴力的哟,是很残暴很凶恶的暴徒啊,你的照片错了呀,你剪辑的画面是缅甸的啊是埃塞俄比亚的啊不是我们中国的警察啊,你不能恶意中伤我呀,我很愤慨啊,云云.


但它在污蔑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本来就是清白的,要不就不叫污蔑,不叫故意的污蔑了.或者它根本不管你到底是清白的还是不清白的,它其实也不关心你清白还是不清白,只管一股脑的先污蔑了再说.它就是要让你来辩白来剖析来国际社会伸冤来要求国际社会为你'主持公道'来'声张正义'的---而让你自己的国民疑神疑鬼甚至自己互相打起来,那倒是额外的收获了.


好,你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世界人民,或者你以为是让世界人民知道了你是冤枉的了(其实大多数'世界人民'已经由此而产生了你很暴力很不民主的印象了,后来只是细节或者局部事实搞的或许有点小错误而已),不显眼的角落里给你来个不疼不痒的道歉就是了(如果用中文道歉则效果会更好).但那又怎么样?既然你说你没有,我说了你有,那还是组织调查团来实地调查一番就是了.你们不是主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么.不管你接受不接受调查,或者无论你接受何种形式的调查,你看,你的处境也就是你处于辩诬的位置,改变了没有?没有!你始终张着含冤的眼睛在为你的清白辩诬!


你到底辩白清楚了没有?哦,没有,那自然要调查考察核查,你不让你心里就是有鬼,不然为什么不让呢?你再来劲,我还不去了呢,就算你'邀请',我还得'考虑'呢,或者还得要求你不得掩盖证据(似乎你一直在掩盖证据掩盖事实似的,似乎它一直是在主持公道正义实事求是似的).万一你辩白清楚了你是冤枉的了呢?那还得看我愿意不愿意收手.我不愿意收手这事还是没完没了还是要调查考察核查,我要是不想玩了或者有别的更感兴趣的题目来玩的时候,就大度的放过你就是了,甚至还可以正式的出个证明:'本次事件确实是冤枉了中国政府'.行了,不用感激涕零的了,起来吧,老跪着怪累的,你看看这么大的孩子了,竟然还受不得一点儿的委屈!你当然要感谢我要补偿我的,要不是我,你这黑锅算是背定了---现在咱该一块儿同心协力'利益攸关'地研究研究人民币升值问题了吧?


这就跟几个人故意无端地指责一个女人的清白是一样的,那个女人不管是不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她这一生算是毁了.


更何况,问题的严重性还不仅仅如此.因为在这辩诬的过程中,就隐含着中国政府的信用是否值得怀疑,中国对某些事情处理是否具有自主权,中国对某些地域是否具有合法权益,中国的某些政策某些行为是否需要得到国际社会认可才可以等等险恶的用心和暗示,以及其他邪恶目的.仅仅就最明显不过的事实和铁定属于你的东西其归属权进行争论或者辩论,哪怕最后你赢了,就已经达到了它溷淆是非颠倒黑白最起码是产生溷乱之邪恶目的.


别的事情也一样:中国不民主了,中国的人口政策不人道了,中国农村出现吃人现象了,中国的水污染严重了,中国的消耗全球的资源了,中国的移民政策了,中国人的暂时居留证了,中国高速公路应该在哪哪拐弯了,中国应该考虑其人民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咨询了,中国的军力不透明意图不能确定了,中国的中南海应该对游客开放了,中国的天安门应该拆除了,中国的铁路应该委托我美国来经营了,台湾分裂问题应不应该立法了,中国的政策应该如何制定了,等等等等.


怎么反击?怎么从根子上反击?这种现象不是一时半会儿才出现的吧?应对的招数在哪里?无论高明不高明,憋了十数年数十年了也该憋出点法子来吧?


反击的法子么,也简单:先把自己的软骨病治好了,别处处以洋大人为主别把洋大人当回事.自己有了主心骨儿,而具体的应对策略么,跟敌人玩游戏也行,置之不理也行,那都是活的.但是,最根本的东西,你一定要得有,才可以举重若轻,才可以驾轻就熟,才可以玩死敌人才可以不被敌人玩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