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不亚飞虎队,苏联志愿航空队在中国

chsina0 收藏 1 139
导读:功勋不亚飞虎队,苏联志愿航空队在中国 但苏联的军事援助使情况改变了。1937年8月21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一项互不侵犯条约。在翌年3月,中国获得5,000万美元贷款用于购买武器和军事装备。1938年7月和1939年6月签订的协议又新增5,000万和1.5亿美元。      1937年9月,国民政府请求苏联直接派遣有经验的飞行员到中国参战。9月中旬,在苏联空军内秘密征召的飞行员被送往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进行挑选,其中有SB和TB-3轰炸机的机组。他们的飞机拆解后运到到阿拉木图,在那里装配并

功勋不亚飞虎队,苏联志愿航空队在中国



但苏联的军事援助使情况改变了。1937年8月21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一项互不侵犯条约。在翌年3月,中国获得5,000万美元贷款用于购买武器和军事装备。1938年7月和1939年6月签订的协议又新增5,000万和1.5亿美元。


1937年9月,国民政府请求苏联直接派遣有经验的飞行员到中国参战。9月中旬,在苏联空军内秘密征召的飞行员被送往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进行挑选,其中有SB和TB-3轰炸机的机组。他们的飞机拆解后运到到阿拉木图,在那里装配并飞往中国。转场飞行的行程始于阿拉木图,经过莹莹,石河,乌鲁木齐,古城(奇台),哈密,安西,肃州(酒泉),凉州(武威),最终抵达黄河边的兰州结束。


转场航线的第一位指挥官是著名试飞员Kombrig A.Zalevskii。阿拉木图基地由阿列克谢耶夫指挥。在一系列中国境内的转场机场上也有部署了苏联地勤人员,包括气象,无线电,维修等专业技术员。乌鲁木齐基地的指挥员开始是Moiseev,后来是A.V.Platonov。古城机场指挥员A.V.Politiken,肃州-格拉济林是Glazyrin,凉州是G.I.Baz ,兰州是V.M.Akimov。第一批10架SB轰炸机于9月17日飞往中国,24日又转场16 架27日5架。所有31架飞机据记录,当时组成了一个完备的轰炸机中队。援华志愿队中的飞行员中有22个SB机组,5个TB-3机组和7个DB-3机组。


苏联也刚装备的新型DB-3飞机刚开始并未移交给中方,用作快速运输服务的,每架DB-3可载11名乘客或同等货物,同DB-3一起投入该航线运输的还有TB-3与ANT-9。10月初两架DB-3从设在沃罗涅日的第11航空旅抵达莫斯科,还有两架从在莫尼诺的第23航空旅抵达莫斯科。这些飞机在39号工厂轰拆掉了炸弹挂架,取而代之的是辅助油箱。在10月下旬沿莫斯科-恩格斯-塔什干-阿拉木图航线转场。当他们抵达塔什干时发现有足够的剩余燃料,于是直飞阿拉木图。但抵达这个城市后,在夜色中他们失去了方向,四架DB-3分别降落在不同地点,指挥官 Kaduk 在一平坦地面降落,Lomakin和Ul'yanov机组降落在另一处,飞行员Dorofeev迫降在距阿拉木图70公里远的山脚,机腹受损,起落架强度是DB-3早期型的薄弱点。10月18日其中一架DB-3首飞中国,飞行员奉命运输设备和一桶乙基液以供应肃州支队。但飞机没有飞至指定地点,在哈密中途降落,左侧起落架折断。第二天第二架DB-3运载机械员,无线电报务员,各种设备,工具和备件飞往中国,23日该机由于迷航迫降在昂兴州东北约70公里的一处地点,结果是损坏了起落架,螺旋桨和发动机整流罩。


在飞行员极不熟悉航线的情况下,苏联空军仍不断派出轰炸机编队。苏联空军司令Ya.I.Alksnis不断催促,他几乎每天都用加密电报“轰炸”阿拉木图,10月13日:“为了不浪费时间,立即派出第一梯队SB,特别指令10架……”;10月14日:“第一梯队的延迟起飞是让人难以理解和难以忍受的!”……诸如此类电报不停,直到编队出发。


第一批SB轰炸机在N.G.Kidalinskii和M.G.Machin的指挥下于1937年10月中旬飞向中国,机群分为I.Kozlov和 P.Murav’yov编队批次,和一个单飞的N.Litvinov 机组共21架轰炸机,只留下了担任战斗机编队领队的飞机(苏制战斗机没有完善的导航设备,只能由轰炸机引导飞往中国)。所有飞机的炮手位塞满了零部件和弹药,炸弹舱也载弹600公斤,当然是未装引信的。10月20日首批7架SB安全降落乌鲁木齐,其中一架着陆时轮胎破裂被留在机场更换轮胎。从乌鲁木齐起飞时,Zakharov 的飞机又出现故障,其余五架飞到肃州。10月24日第一架SB到达兰州,到26日兰州已经接收9架飞机。编队每天向莫斯科报到飞机的最新位置,此次飞行具有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


尽管当时苏日不时有边境冲突,但两国还保持着正常的外交关系,进入中国境内的部队必须要保持相当的低调。能进入中国参战的人员都是苏军中的精英,经过了慎重的甄选和补充训练,为了掩盖部队中政委的身份,都给他们冠以各色头衔,如党委书记Rytov就是“首席领航员”。开党组织会议时要中国人保密,任何局外人闯入,会议就会马上变成“技术性讨论”。所有人员身份都保密,甚至在莫斯科都有命令不准许市民谈论此事,但这也无法改变苏联人与中国人之间很大的人种外貌差别。同时日本人在中国的情报网络运作很有效,而且SB,I-15,I-16 等苏制飞机并不是什么保密的型号,在莫斯科军事游 行和米兰及巴黎国际航空博览会中早就抛头露面过,两国对此只是心照不宣。虽然如此,飞机渡运中国时还是去掉了任何国家标记。


10月30日的情况是:在阿拉木图仍有8架SB,乌鲁木齐市两架(其中1架损坏),九架在兰州市,两架在肃州,两架在昂兴州(一机为I-16战斗机编队引导机),此外八架刚飞离出乌鲁木齐,总共31架。10月22日6架TB-3重型轰炸机从阿拉木图起飞。这些飞机已被苏军用了大约一年,其中四架来自前面提到的第23航空旅,两架从罗斯托夫飞来。与苏联飞行员操作的SB不同,这些TB-3将移交给中国,苏联飞行员仅参加运送和作教练。从阿拉木图起飞的TB-3每架弹舱内挂载了十枚FAB-1000炸弹,机翼下两枚FAB-500炸弹或四枚FAB-250 炸弹,此外每架飞机还装了两个基数的机枪弹药。

10月27日TB降落乌鲁木齐,然后于10月31日顺利飞到兰州。到11月6日,已有27架SB,57架I-16,6架TB-3和4架 UTI-4(I-16训练型)从阿拉木图飞往中国。经过十天的转场,22架SB,35架I-16,4架UTI-4,6架TB-3飞抵兰州。接下来是波雷宁指挥的第二个苏联轰炸机机群(31架SB飞机),编队安全到达乌鲁木齐,但在此地遇到严重的沙尘暴。在沙尘暴肆虐的15天里,飞机用绳索固定在机场的地下桩上,受到轻微损坏并无大碍。至此在中国领土上已经有58架先进的SB轰炸机。


中国的沿线机场都是匆忙建造,土基不实, SB飞机显然无法适应。领航员P.T.Sobin回忆说阿拉木图-凉州沿线机场说就建在墓地群上,甚至有飞机的机轮陷入了墓穴中。为防止泥石流冲坏机场,在机场四周都围有石块,但当地居民常常会为了行走方便而挪动石块,将石块随意摆放在跑道上,给飞机起降带来危险。另外的考验还包括:飞行员驾驶这种新型飞机的经验不足,许多山地机场海拔高于1,900米,飞机航程有限需要着陆进行补给等。于是航线报告上就时常提到“ ……飞机冲入土墙,机腹受损……” , “ ……陷入泥泞中,损坏一侧起落架支柱……”,“ ……降落边线外,左起落架受损……”。还有就是中国不能提供高质量航空燃油,发动机不能产生全部马力,甚至一次在乌鲁木齐,一些中国地勤人员往油箱里灌满了水!


10月31日莫斯科任命 Komkor Pumpur 担任新指挥官。11月中旬中方要求莫斯科再派十架SB以取代那些损失的飞机。SB运到阿拉木图装配,并在12月12日出发。这时南线工作已经步入正规。因为有DB不断意外坠毁,所以苏联又补充了一些TB担任运输任务。第一架失事的 DB 是由飞行员Kayuk驾驶的,从兰州返回Kuldzhu时在一个峡谷坠毁。机上乘客Zhuravlev上校和飞行机械师Talalikhin由于在机尾而幸存,这两位身穿飞行靴和毛皮手套步行一个月后终于走到Kuldzhu!


第二架 DB 由于劣质燃油导致的发动机故障在石河出了事故,直到1938年3月才被修复。由Chekalin驾驶的第五架DB是架比较特殊的飞机,该机是39号工厂生产的新机,并拆除了所有军械改装为旅客机,在工厂的文件中记载为“24号机”。24号的首次任务是将苏联驻中国大使Luganets Orelskii直接从阿拉木图运送到兰州,这次飞行是完全按照外交礼仪进行的。这是唯一一架在该航线飞行的旅客机版DB-3,另外还有一架DB被改装成为燃油运输机。


1937年9月23日,伏罗希洛夫元帅下令“沿着特殊航线“组织运送轰炸机,这就是北线。从伊尔库茨克经乌兰巴托,Dalan-Dzadagad,再到兰州。虽然该航线几乎与南线同时开始组织,但正式投入使用的时间要大大落后于南线。31架SB沿西伯利亚线铁路运往伊尔库茨克,当地125飞机制造厂负责装配。这些飞机将全部移交中国空军,运送任务由G.I.Tkhor少校指挥下的64航空旅负责。


该行动计划11月15完成,但被大大延误。莫斯科向64航空旅发来电报说:“在伊尔库茨克的鸟儿集 会已延迟”。负责生产的莫斯科SB轰炸机工厂原来的生产计划已经排满,需要抽调人手来生产这 31 架飞机,10月20日莫斯科向厂长下令以加速准备飞机,在10月26日前开始尽快测试首批10架SB。Tkhor少校干脆带兵进驻工厂机场,并立即开始就地训练飞行员。他规定每个飞行员在所有气象条件下完成30-35小时飞行时数,并熟悉在陌生地区导航航行。飞机制造厂长向莫斯科抱怨少校占用了有限的工厂跑道空间,要求他移走飞机,但他的投诉被置之不理。


Tkhor亲自驾驶一R-5通信机沿整条北线往返,但首飞北线的轰炸机是3架TB,从贝加尔军区运送炸弹和弹药物资到中国。当时中国已储备外国炸弹,但无合适的挂架接头,所以第一批从南线抵达的SB轰炸机除了自身带来的炸弹外就无弹可用了,后来中国的技术人员成功地制造了挂架接头,解决了这个问题。11月19日3架TB降落肃州,飞行途中由两架R-5随行,与其说是护航,不如说是为了万一TB迫降,可以提供救援。


随后,磨蹭已久的伊尔库茨克终于派出15架 SB,12月7日 9架轰炸机和3架R-5载货抵达肃州,并沿着已经摸索航线进入兰州。Tkhor被急电召回国内,1938年又作为资深空军顾回到中国。1937年10月苏方在兰州开始训练中国飞行员,中国飞行员很少有人具有双发飞机驾驶资格,并且训练水平一般,维修人员也同样如此。最早受训的是中国空军一大队第一和第二中队,他们的装备已经损失殆尽。很快二大队第11中队与第四中队也加入训练。他们的教官是苏联飞行员F.I.Dobysh,V.F.Nyukhtilin, N.Novodranov和Saranchev。


训练并非一切顺利,10月31日一名中国飞行员降落时折断了 SB 的起落架。并且日本侦察机不断到兰州机场骚扰,发现大批苏制快速轰炸机后,日军企图将其摧毁在地面上。12月4日11架日本轰炸机攻击机场,他们通场飞行,每架投下三枚炸弹,4架I-16和4架SB紧急起飞迎战,日机一次通场投弹后就逃窜。日机投弹仓促,苏方并没有损失。在年底中国空军19中队的人员抵达进行转换训练,他们失去了大部分亨克尔轰炸机,到10月2日仅存两架。到12月,已经有40-45名中国飞行员获得SB飞机的驾驶资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