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分析

那个石头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这个道理,乃是亘古不变之真理。”戴主任没有等刘江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反倒是自己在那沙发上一躺,靠着刘江身体紧紧张的,又象是在自我感慨、又象是要说给刘江听样的,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无论是谁,其或为名、或为利、或为义、或为色、等等,凡其做事,必有所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这个道理,乃是亘古不变之真理。”戴主任没有等刘江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反倒是自己在那沙发上一躺,靠着刘江身体紧紧张的,又象是在自我感慨、又象是要说给刘江听样的,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无论是谁,其或为名、或为利、或为义、或为色、等等,凡其做事,必有所图。那要离断臂,却是刺杀庆忌;荆柯入秦,也为报太子丹的知遇之恩;红扶女和那李蜻却是郎情女意,爱情所故;西施入吴,实为诱惑夫差,以报国仇家恨;卫夫人委身于贼,只是为报杀夫之仇。如此总总,皆有所源,均有所因。阁下种种,却让戴某不得其解,不知其意!”戴主任说着说着,人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晃荡转圈,临到后面,又站住了,盯着刘江的眼睛,一动不动。

刘江脑袋里现在是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拿那茫然的眼神,看着对方。

“戴某试为阁下分析,是对是错,姑且不论,只当游戏。”戴主任也不理会刘江是否说话、是否有所表示,只管自己一路讲下去。

“从我所了解阁下过往的举止来看,我且一一分析如下,能救敌人之生命,也就是你那拜兄,可见阁下对人的生命的价值感念远超敌我的感情,也那种佛家所言之众身平等之意味。。”这个不太妥当,救那刘远天,乃是刘江受不了小云的纠缠,不愿意看到她流眼泪而已,这点除了小云,没有谁会想得到,和那佛家没有任何关系。

“以一红军之身份,敢和敌人义结金兰,可见阁下心中无党派、种族之分辨,同时确又看中兄弟义气。”这句话对了一半,刘江和那刘远天结拜,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见识,和自己谈得来(毕竟是军校毕业的嘛!),况且是那刘远天提出来的,当时也就觉得好耍而已。不过自己对党派、种族的感念确实淡泊。

“能千里之外,接受一偶遇之人所托,不辞艰辛,将情报送回延安,可见阁下守信重诺,实为楷模!”不错,这点刘江也觉得自豪!就是这个事情,自己办得确实心安理得的。想想,刘江的脸上也有了点光彩。

“为过审查,杜撰出毛ZD思想,说服那徐指挥和许和尚为自己做证,装受伤失去记忆,可见阁下心智敏锐灵活,不拘于小节,又不失于随时变通。”这个评价高了点。只不过想混过关了事,不想被发现是个冒牌的。

“敢动手殴打领导,虽说是误会。可是在红军中实为罕见,可说是犯了大恶,可见阁下一方面有些强烈的正义感,又有不怕权势的铮铮铁骨,同时也可见阁下无权贵等级观念。不过只是显得卤莽了点,也为此付出了不能进入高等层次的机会代价。”不错,老子就是看不惯欺负人的事情发生,特别是欺负女人。刘江尴尬地摸摸头,笑了笑,奶奶的,出丑啊!

“不拒绝张GT的邀请,充任其警卫,并敢于劝说他回头,可见阁下是个重情之人,有恩必报,却又能看出政治走势。且有不论苍生,不论富贵之心态。”戴主任分析得还是有些道理,有的还不是刘江所想到的。

“在枪炮厂里,虽有所成就,却整日混吃混耍,不思上进。可见阁下心态之平稳,对名利、功勋之淡泊!”日哦,老子在那里搞了那么多东西来,还说老子混吃混耍,可有天理乎?!

“敢受赵少尉之色诱,完事后却拍屁股走人,这个可是GCD之大忌,阁下却欣然受之,坦然处之。一方面见阁下也为一血性男人,也有七情六欲,另一方面,也可知阁下无坚定的主义和组织观念,也可以说阁下就是没有什么坚定的信仰,能随遇而安,也能及时享乐!”妈妈的,上当得狠啊!老子一会找那女人算帐!

“不过,也看出阁下怕事,怕麻烦的心态来,戴某人说的可对?”戴主任脸上带着笑,和蔼地盯着刘江,让刘江有种恨不得把鼻梁给他一拳打断的冲动。

“而且至今仍不忘那萧云女士,可见阁下虽有乱性之时,却用情专一,这个的男儿现今少见!”不错,老子好色是好色,不过老子喜欢的就是那个小云,无论怎么的,老子也要让她当老大!

“敢只身刺杀马家二郎,又能全身而退,一来,可见阁下对那战友之情相当看中,对曾经严重伤害过战友、同志之人恨之入骨。二来也可以说明阁下对事态、时局、派别之争不甚关心,只凭自己一人之喜好,全然不计后果!在政治上实是稚嫩。”这个说话不错,刘江就是这样的,他是只想到了替战友报仇,没有考虑到其他更多,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被GCD开除掉。

“还有,当然这个呢,是从你对和日本人的战争想法和观点来分析的了,从你所讲到的各种对日作战的方式方法来看,阁下对那日本人是恨之入骨,恨不能倾其所有,让日本人片甲不回、万劫不复,也就可以说,阁下是个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思想的人,有些不甘民族遭受磨难和凌辱的强烈报国思想。不知道戴某说的可对?!”没有错,老子什么都可以不管,就是对那狗日的小日本不满意,就是让老子去弄他们的天皇地皇,也在所不辞!

“从你所谈的螃蟹吃法,对饮食的观点,又可以看阁下是个懂得享受,得得生活品位的人,不是那穷困大众,连衣食都不知道如何料理。同时,也可见阁下游历甚广,涉书甚多,爱好甚广!”

“那十送红军之歌确实让人闻之潸然泪下,不觉为之动情。那羊爱上狼却又滑稽荒唐,让人不失一笑!那天堂一曲让人心旷神怡,对浩淼的草原不由得心生向往。。。如此种种,又可见阁下之心胸之开阔,见识之博大,涉猎学识之庞杂,疏为罕见。”

“对川西地态地貌之了解,对铁矿、煤炭、矿产资源分布之准确、清晰,让人不得不佩服,就是当今之地质局勘测局之资深专家,尚且不能!”

“林林种种,所见、所知、所识、所言,无不让戴某人佩服!心折!戴某越是知道阁下越多,想见阁下一谈之心情越为急迫,故冒昧邀阁下来此,实为不得以,还望阁下勿怪!”哎,话头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怪不怪的啊,你们把老子搞得那么透明了,还能咋,要咬你一口不成?!

“好了,好了!我所分析的阁下的心里和性格,也就是这些,不知妥当否?”戴主任还是死死地看着刘江。

“无什妥不妥当的了。”刘江的心态也逐渐平和下来,既然都了解的那么清楚了,想说啥,想要老子干啥,直接说。“戴主任不愧是军统之掌门人啊,把在下分析得象是个透明人了。哎,想说啥,尽管说吧!”

“好,好!那我也就继续往下,还请阁下勿急啊!”戴主任一点也不着急,也一点也不在乎刘江是否满意。

“我左思右想,却猜测不透阁下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阁下的学识从何处而来?阁下假扮冒充GCD的小小排长、所为何事?阁下的身份,到底是何方何派,从何处而来、将往何处去?如此疑问重重,让戴某好奇,不知道阁下可否为我揭开这些迷题。让戴某人也心安。”

哎,咋说呢?老子是2008年莫名其妙地还到这个年代来的?估计是不可能有人会相信,就是这样说,别人也会认为是个推脱之词。谁见到过啊?谁会相信啊,就是那爱因斯坦先生听到这个话估计也只是鼻子哼一声,一句“丢!神经!”了事。当然也不排除他把刘江弄过去作点什么放射性同位素分析呢!

老子被神仙在梦中指点了的?有人信?估计也难!至少面前这个军统就是个不信神不信仙的人物,弄不好,把刘江往电椅上一放,搞点几百伏特的电让刘江品尝一下,倒真的可以去见神仙了哈!

拣到了武功秘籍?遇到了绝世高人?就象是那些桃花圆的后裔?这个也不会信,就是有桃花圆的高人在,估计也搞不出来火箭炮啊之类的东西!

“佛家说,从来处来,到出处去!戴主任可否同意啊?”没有办法,俺们给他讲点佛经,“再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心生何处既为和处,何必执着呢?”刘江站了起来,现在是完全放开了,咋说,想咋说就咋说。

“佛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刘江也罢、刘小江也罢休,不过均是一幅皮囊而已。戴主任然否?”

戴主任没有估计到刘江会这样答复他,有些措手不及,呆呆地看着刘江。

“刘江就是刘小江,刘小江也就是刘江,也可以说,我就是刘江,也是那刘小江,这样可否?”

“是是非非,何必强求!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个很关键吗?很重要吗?我站在这里,我就是我,你可以叫我张三、李四,也可以称呼我刘江、刘小江。都没有什么关系!人生一世,名字不过是过眼云烟,一切都将重回寂静!”刘江很满意自己的发挥,能不能让戴主任满意,也就不管了。

“好!好!说得好!”那戴主任居然认同这个说法,“是啊,我戴L又如何,戴屠夫又如何?恩,说得好啊!”他居然鼓起掌来了?!

。。。。。。。。。。。。。。。

新建个群《回归之殇》31056042,欢迎来群里讨论。谢谢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