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龙原型王近山疯狂战法绞杀日军精英

605哨兵 收藏 6 2817
导读:“战地观战团”被歼   王近山是386旅一位有名的悍将,被人叫做“王疯子”。他这绰号就是因为他打仗不怕死而获得的,一上战场,他简直就像疯子似的兴奋起来,舞刀挥拳,打枪放炮,样样都来。刘伯承伏击战叫日军胆战心惊,几次参战伏击后,王疯子却对他的伏击战术心领神会。终于,他自演自导了一场精彩的伏击战。结果,这场伏击战连“师傅”刘伯承和陈赓都惊讶不已!   (1)   1940年10月1日,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茨发明了一个所谓“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向日本东京参谋总部夸下海口说:“铁滚‘扫荡’

“战地观战团”被歼


王近山是386旅一位有名的悍将,被人叫做“王疯子”。他这绰号就是因为他打仗不怕死而获得的,一上战场,他简直就像疯子似的兴奋起来,舞刀挥拳,打枪放炮,样样都来。刘伯承伏击战叫日军胆战心惊,几次参战伏击后,王疯子却对他的伏击战术心领神会。终于,他自演自导了一场精彩的伏击战。结果,这场伏击战连“师傅”刘伯承和陈赓都惊讶不已!


(1)


1940年10月1日,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茨发明了一个所谓“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向日本东京参谋总部夸下海口说:“铁滚‘扫荡’可以将八路扫到黄河边,不战而亡。”


其实,他的这个新“战法”并没什么特别,说到底,就是以雄厚的兵力进行“扫荡”。但是,东京日军参谋总部一听十分兴奋,大感兴趣,忙催着冈村实施。


冈村受宠若惊,立即把华北日军3个师团和2个伪军师,共5万多兵马集合起来,由太岳区的岳南、岳北和中条山分三个方向各以三层兵力进行“扫荡”,准备“全歼”陈赓的八路军部队。为了让部下在现场体会他这“铁滚扫法”的魔力,冈村不顾各地战事紧急,又下决心从各个战区抽调了200名中队长以上的军官,由他的亲信旅团长服部直臣少将率领,来太岳区进行实战观摩。


这时,王近山已经是太岳2分区司令员兼386旅旅长了。由于蒋介石的胡宗南部队对陕甘宁边区虎视眈眈,他受命正准备带领由772团改编的16团奉命开往延安,去保卫党中央。


冈村宁茨兵马一出动,5万日军日夜奔波,太岳山上枪炮连天,闹得四处不得安宁。


一天夜里,就在长治的日军留守部队放心睡觉时,太岳2分区副司令员兼386旅参谋长周希汉指挥772团和20团包围过去,半个晚上就全歼了日军一个大队。周希汉的这次胜利,对王近山这员战将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刺激。


此时,王近山正率部刚刚到达临汾城外。侦察员白庆魁前来报告说:“日军服部直臣少将率领一个什么战地参观团也到了临汾城内。”


“什么战地参观团呀?”王近山对那些“虚”的玩意儿,并不感兴趣,没好气地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全都住在日军69师团司令部里,每日乘汽车外出参观,哪里打仗就去哪里。”


“哦,有这事?他们多少人呀?”王近山一听全是住在“司令部的人”马上来了兴趣。


“他们人数不多,但是个个都是正牌的日军野战部队中队长以上的军官,其中有联队长6人,大佐3人,单兵作战的话,这些人据说都是以一当十的人物呀!个个都是军官,参观时每到一地,一前一后,两辆长车的卫兵护驾。”


“好啊!都是大官呀!”


王近山猛然激起了要全歼这个“战地参观团”的强烈欲望。谁知他自作主张决定要打这只“大老虎”时,问题又来了,“参观团”是在日伪5万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下进行“参观”,“老虎”的虎头——服部直臣少将为人狡猾,尽管四处都是“皇军”,他却从来不肯把“参观团”的行程提前一天告人,而且总是出没无常。王近山派出内线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弄到“战地参观团”出发参观的准确情报。


但是怎样才能使这只老虎上钩、乖乖听自己调遣呢?王近山虽然是一员虎将,但是粗中有细,他决定学“刘师长”和“陈旅长”引狼入室的办法。


(2)


三日后,黄昏时分,平安无事好长一段时间的洪洞县东西的日军据点——韩略村突然热闹起来。


一群其貌不扬的“土八路”用榆木炮加机关枪、手榴弹的混合火力向装备精良的“大日本皇军”发起了攻击。枪声、炮声震天动地,好不热闹。虽说土八路的土枪土炮对日军钢筋水泥构筑的明碉暗堡没有什么致命威胁,但是,光这气势却也使驻守的日军和伪军慌乱了一阵。据守韩略村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是中队长中村。他透过望远镜,看到围攻的八路人马倒不少,有千把人。但是,他们队形不整,服装杂乱,军械混杂。他很快就镇静下来了。


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进攻的是几个县的游击队,最多加上了八路军太岳2分区的独立团而已!中村马上意识到:立功的机会来了!这次“皇军”几万人马大“扫荡”,用尽种种办法,却收获甚微,而眼前这上千的“八路”送上门来,不是肥肉又是什么?


他冷笑一声,马上命令部下:“接上火,不要放八路溜掉。”


接着,他暗中电请69师团司令官清水中将火速派兵来援,以形成包围。与此同时,他还没有忘记一件事,就是赶快向服部直臣少将通报这一为“战地参观团”创设的最佳战例,电话中,他还特别嘱咐对方说:“叫战地参观团快点来,不然就赶不上观看了!”


在临汾城内的服部直臣少将接到中村的报告,也看中了这次机会。因为这次“参观团”组建以来还没有一次成功的“观战”。参观团日日辛苦,成天坐着汽车在太岳山里东游西转,却总看不到“皇军”取得重大胜利的动人场面。这一次不同,成百上千的八路,更重要的是一群半洋半土的“八路”,以“皇军”的力量,不要两个联队的兵力就足以把他们“聚而歼之”。此役合击成功,当然是这次“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的最重要成果!这样,他这个“带队的”也不枉“带了一场队”。尤其是让“团员”们目睹一下这样鼓舞人心的战斗胜利,回去指挥作战“价值”就更大了。但是,服部直臣不愧是少将,他想了想,又对部下说:“参观团出发的时间一定要晚于巷战部队,但又不能晚的时间太久。”


“为什么?”部下不懂就问。


“前者,保证团员的安全,后者,保证参观战斗盛况和战斗成果之时机。”


原来,服部直臣作为参观团团长,肩负重任,他既要对团员们参观学习的成果负责,更要对这200多军官的安全负责。此刻,他的这一安排不可谓不周全了。


第二天一大早,日军69师团司令官清水中将早早就带兵出发,赶去韩略村了,因为中村已经把这些土八路完全“拖”住了!在行军路上,清水中将搓着手连声说:“遗憾的是临汾城内守军已被冈村将军调得差不多,不然可以立个奇功了!”


原来,前往太岳山区“清剿”的大军一时半会难以回转,他手头只有的一个联队机动兵力。所以,他不敢倾巢而出,因为万一“皇军”空城而去,八路却趁虚而入呢?一夜的思考,他一方面电令中村以小股出击“吸引八路不使溜掉”,一方面向洪洞、赵城、安泽的日军发出命令,令他们各火速抽调一个大队兵力,于第二日10时前到达韩略村据点集合。然后,在临汾仅留一个大队配备伪军坚守城池,自己一大早就亲率另外两个大队乘汽车奔袭韩略村去了。


(3)


在韩略村以西20里有一个无名高地。


这块无名高地在多山多岭的太岳山上算不上什么“名气”,但它由一南一北两块小高地组成,高不过百十米,也不大,乘汽车从两座高地之间的公路上经过,既不会感到那种峡谷穿行的压抑与森然,也不会使人提心吊胆。可是,一踏上两座高地,它那天设地造的种种“工事”就令人叫绝。这里不仅覆盖一人高的茂盛荆棘,而且随处可见巨大如牛的红沙石——这是打仗时最好的掩蔽物。因此,这是一个极佳的设伏阵地。


王近山率领16团就埋伏在这块无名高地的荆棘丛中。


早晨,侵入肌骨的霜冻和习习西吹的冷风,使趴在地上的战士们冻得止不住发抖。但是,经历了神头岭、响堂铺等伏击战考验的战士们,早已知道此中三味,静静地等候着敌人。


上午8时左右,大路上烟尘突起。清水中将带着他的两个大队的日本兵用装甲车开道,一溜20多辆汽车,经过无名高地,踏着烟尘向韩略村方向急速驰去。


不一会,远处就传来阵阵沉闷的枪声。这是25团和分区独立团正在表演“攻城戏”,并且和清水带去的大队鬼子接上了火。


王近山轻轻地说:“下面的‘主角’就要接着登场了。”


果然,大约20多分钟过后,又是一阵烟尘。前后5辆汽车,打着太阳旗,耀武扬威地进入了两座高地之间的公路上。这就是服部直臣少将率领的“战地参观团”,他们正急急地赶去观战。


王近山一声喊:“打!”


刹时,平静的小高地上骤然枪声大作,掷弹筒、手榴弹,机关枪、步枪犹如天降狂风呼啸地发作,狭窄的公路上转眼间就变成了火海。毫无思想准备的服部直臣少将在浑然不觉之间便成了枪下之鬼,彻底完成了他的“参观使命”。


但是,“参观团”的其他成员毕竟都是历经沙场的老杀手,尽管最高指挥官战场阵亡,大家事先又无战斗准备,但是,此时枪声一响,他们马上就百分之百的进入战斗状态。这时,一辆汽车着火了,接着又一辆汽车爆炸,本来保护“参观团”的两车卫兵还未进入实战就已报销殆尽。“参观团”的“团员”们疾跑过去,从那些死去的和尚未死去的士兵手里夺过机关枪、步枪,以汽车为依托展开殊死的抵抗。


“在20分钟以内解决战斗!”王近山大声命令。


1营长带领组织突击队,冲入敌群,与“团员”们进行白刃格斗。


这时,在韩略村的清水中将苦心运作,调兵遣将,眼看他的各路大军即将四面包围这些“土八路”,“头功”就要垂手可得了。突然,刚才走过的路上传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清水中将先是一愣,接着,心中一闪:“不对!”


如此密集的火力,很显然,绝非“土八路”所为。他再一看手表,不禁失声喊道:“糟糕!糟糕!”


因为从时间上推算,此刻正好是“战地参观团”那一坨子人马路过无名高地的时间。莫非那里有八路的埋伏?!是先拿下眼前的这些土八路,还是回师驰援服部直臣呢?清水中将稍一犹豫,一位参谋边跑,边喊着来了:“太君太君,围攻韩略村的系陈赓主力16团和25团的老八路,不是什么土八路!”


“什么?你说什么啊?”


“太君你看,那些土八路都穿上了老八路的服装了。”


清水中将赶忙端起望远镜仔细一瞧,可不是,方才还好像杂乱无章的土八路,怎么一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清一色灰布衣装、战斗阵形森然有序的老八路了呢?就在此时,两颗迫击炮弹不偏不倚落在清水部队的集结地。清水马上清醒过来:“土八路没有这玩意儿的,我又上了陈赓的圈套了!”


这时候,又一位参谋飞跑着来报告:“报告太君,服部少将阵亡,参观团受到八路伏击!”


清水中将再不犹豫了,服部少将可以死,但是“参观团”是绝对不可以被歼的,不然,他没法向冈村司令官交代!想到这,他十万火急地嘶着嗓子大喊:“快撤!快撤啊!火速回援无名高地!”


于是,已经疲于奔命的日军撒腿飞奔,蹬上汽车回援“参观团”。可是,刚才还一路平安的20里公路线,现在一下子却变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雷场、射击场。


清水的大军回返不过5里路,2辆开路的汽车先就报销了。


“不顾一切干扰,攻击前进。”此时清水的头脑比谁都清醒了。


可是,无名高地的“参观团”是一秒钟也等不得的。1个少将旅长、6个联队长、180名大队长和中队长在猛烈的炮火和刺刀下悉数毙命。当清水带着人马风驰电掣赶到无名高地时,几分钟前还热闹非常的无名高地此时除了几团升腾的烈火和零星的爆炸声外,连个八路的影子都找不到了,最后,他只在火堆里找到受伤装死才逃下活命的3名中队长。


虎口拔牙,王近山打了一个漂亮至极的伏击仗,太岳兵团司令员陈赓听到这个消息时,笑哈哈地说:“这个王疯子擅做主张作战,这一仗还打得不错!”


刘伯承听到捷报后,高兴地说:“王疯子的伏击战可以出师了。”


王近山在无名高地这一仗不仅打掉了清水中将的威风,而且在整个华北侵华日军中造成了极大的震动,身处太岳山腹地的冈村宁茨得知这一噩耗后,大发雷霆,可怜的中村中队长因“谎报韩略村军情”而被军法处死,清水从中将连降了两级,成了一名中佐。韩略村伏击战后的第三天,冈村宁茨终于架不往一而再、再而三的神经刺激,忍痛发布命令:


鉴于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已在八路之腹心地带取得重大战果,太岳区之陈赓主力已被基本扫清。各部可于11月10日前依原路撤回出发地。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