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五十七 反目 五十七 反目

叶风沙粒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57. 第二天玉卿和徐东升早早来到了学堂,玉卿看着自己一手置办的学校,不免感慨万千,让她感到高兴的是,经历了这么多,学堂依然保持良好的势头,她不得不从心里佩服星萍的能力,庆幸当初聘她是对的。 星萍拥着玉卿久久都不想放开,她终于回来了,自己这么段时间所经历的,都一一在眼里浮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57.

第二天玉卿和徐东升早早来到了学堂,玉卿看着自己一手置办的学校,不免感慨万千,让她感到高兴的是,经历了这么多,学堂依然保持良好的势头,她不得不从心里佩服星萍的能力,庆幸当初聘她是对的。

星萍拥着玉卿久久都不想放开,她终于回来了,自己这么段时间所经历的,都一一在眼里浮现,但玉卿给了她无形的力量,那种敢作敢为、不畏旧势力的气概让她佩服不已,每当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替玉卿争气,不给她丢女子学堂的脸,她也常常这么教育那些学生。

玉卿看着星萍柔弱的外表下却拥有一般人没有的刚强,而且比原来越来越老成干练了许多,她当初所有的担心一扫而光了,她对星萍商量是否可以把女子学堂作为运动的根据地,没想到星萍一听大为赞成,比他们还要兴奋。

“玉卿姐,这个提议很好的,我们完全避开政府的耳目。”星萍欣喜地对玉卿说。

“其实我们应该先把李泽年找来,他比我们任何人了解熟悉工人,容易发动工人群众,加之他经历也比我们多,有些事情他比我们看得深远一些,现在可以依靠他发展一下,星萍,你可以把他找来吗?我再和他商量。”徐东升对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并希望尽快联系到李泽年,玉卿也认为这是个很好的主意。

“好的,我可以通知他一声,明天等他拉完车,恐怕也是这个时候了,我们再一起商量。”星萍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第二天,李泽年收到消息就提早收工了,因为他现在要去做的事比拉车重要多了。能再次见到彼此都有说不出的高兴,徐东升就告诉李泽年他们此次回家的真正用意,并希望李泽年能加入到他们运动的行列,李泽年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介绍了他的好朋友云飞、金贵、周海以及一些进步的工人加入其中。

因为这次护法战争的波及,原来的工人俱乐部已被捣毁,李泽年向他们介绍俱乐部的一些情况,提议是否可以在县城重新开办俱乐部和工人夜校,徐东升和玉卿的提议很有兴趣。

“你能与原来俱乐部的一些负责人取得联系吗?”徐东升问。

“还不知道呢,洪保仁为县长的时候俱乐部好多负责人都被拘捕了,云飞都是因为邓三承揽了所有的责任才幸免逃脱的,但我还是会和云飞想办法去联系的。”李泽年说。

一切都商量妥当,玉卿就利用到农村劝学的机会,到农村实地考察,并发动人民群众。

就这样,徐东升、玉卿、云飞、星萍、金贵、周海组成了县城的第一支革命团体,并把社会各阶层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团结起来,举起了反帝的伟大旗帜,队伍越来越壮大。

而此时县城正在进行一场竞买官位的闹剧,徐孝儒利用这半年时间积累的资本终于夺得县城商务处处长之职,并阴谋在兴泰安插自己亲近的人想掌握兴泰的命脉,露出不可一世的面目,无所顾及了。

徐祖泰通过和徐则、徐孝贤的调查取证,终于证实了徐孝儒的阴谋。于是吩咐他们及时采取措施,控制公司人事和资金回笼,徐孝儒发现父亲对他有所提防,自己在兴泰根本再无法入手了,于是心生一计,在县城开办“裕隆银行”,强令私商招认资本金300多万,这样不但自己可以饱受私囊,而且也替省督搜刮民脂积累资本,而兴泰被强认资本金居然居全县之首。

一大清早,徐祖泰就通知各房到徐家祠堂议事,外人一般都不得入内,包括仆人,这样使整个祠堂显得格外的庄严肃穆,徐祖泰早已登坐在大堂正中,看着太太和儿子鱼贯而入,徐则却破例侍侯在徐祖泰左侧。

徐祖泰见人已到齐,只是侧过头看了一下徐则,用手示意了一下,徐则缓步向门口走去,然后打开正门,所有的视线都齐唰唰地望向门口,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徐孝仁居然出现在徐家祠堂,徐孝儒和他母亲对视了一下,立时觉得不妙,如坐针芒,孝儒的母亲内心不免一阵抽搐,几十年了,不想发生的终于还是要发生了。

“很意外吗?孝仁又回来了——可他本来就是我儿子——徐家的子孙!”徐祖泰故意抬高了嗓门说。

“当初赶二少爷出门,是因为涉嫌挪用公司大量资金,但现在业已查明,非二少爷所为。”徐则接过徐祖泰的话茬说。能在徐家祠堂这么说话的除了徐老爷外就只有他了。徐则很小的时候是徐祖泰母亲买来给儿子陪读的,并给他取了个名字,拿他做徐家人看待,徐则从小就和老爷生活在一起,长大了又一起打拼,吃尽了苦头,深得徐家信任,府里大小事都离不开他,他忠心耿耿为徐家办事,处处替徐祖泰分忧,所以他的身份特殊,说话也有分量。

所有的人立时把目光投到了徐孝儒身上,在这种情况下,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从他踏入徐家祠堂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想过再有机会再进来了。此时,他面色平静,缓缓地站了起来,傲慢地说:“不错!这一切都是出我之手,可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我不得不作出选择了。”

“大哥!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爹一向都很器重你的!”徐孝贤大声地质问他。

“不要惺惺作势了,你心里此时在盘算什么我能不知道吗?不过你也别得意太早了,孝仁不是回来了?”徐孝儒冷笑着说。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都是徐家的子孙,谁来管理兴泰不是一个样?都会为兴泰作想的。”孝贤辩白着,只有徐东升心里不是个滋味,就像在看一场闹剧。

“你们姓徐,当然无所谓,我也为徐家付出了,我只是得到该属于我的那一份而已。”孝儒终于还是说出了口,除了徐祖泰和徐则,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

“孝儒!你胡说些什么啊?”孝儒的母亲脸色苍白的呵斥儿子。

“妈,您还用隐瞒什么?他们早就清楚我姓什么了!”徐孝儒讽刺地看了他母亲一眼。

“不错,当你违背诺言去算计别人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个结果的!”徐祖泰冷冷地说,让孝儒的母亲感到从未有过的冷彻心肺。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娘俩?”孝儒没有乞求,无所顾及地问。

“你们自己选择吧!毕竟你也喊我三十六年的爹了,我也不会太绝情的。”徐祖泰居然对他们没有太多的怨恨,淡淡地回答。

“我会带母亲离开徐家的!”徐孝儒说完就离开祠堂扬长而去。

“孝儒,你不能这样!是娘错了!就该受到惩罚,我不会离开徐家,我死也要死在徐家!”孝儒母亲近乎疯狂的喊着,满脸充满着绝望。

“爹,还是让大妈留下吧!”徐东升为大妈求情,他没想到自己回家面对的第一件事却是如此的变故,开始他还以为是父亲想叫他回家打理公司,父亲不得不告诉他这一切,他起初根本就不相信,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徐祖泰是想他亲眼见到孝儒娘俩在徐家祠堂承认这一切,然后想说服他能回家打理公司。

徐东升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虽然大妈在处事上有点不近人情,但他知道大妈始终都是把这里当做她的家,这点根本就不用置疑,如果到这个年纪被赶出徐家,这无异把她推到绝路上,徐东升大为不忍,于是央求父亲原谅,而徐祖泰怎么不明白这些道理呢?他没有做声,只是恨恨的拂袖而出。

其他人带着鄙夷的目光望着母亲陆续地离开了祠堂,徐东升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大妈,忍不住走过去扶起她,说:“大妈,您就放心了,爹的性格你比谁都清楚,过段时间就没事了,您永远是我们的大妈。”

大太太听到他这一席话,羞愧之极,后悔自己以前做事太绝情,才有今日的报应,这时她平静了许多,对徐东升说:“孝智,麻烦你替我吩咐一下下人,把我所有的东西移到祠堂旁边的厢房,以后我就跪在徐家列祖列宗面前,以消去我所有的罪过。

徐东升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见她决然的样子,想到这样对她后半生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也就默默的接受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