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发现四千年前"天书" 疑为大禹治水"河图"

rpdlb 收藏 0 71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线条代表什么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图案想表达什么呢


“现在可以肯定了,具茨山的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12月5日,经过近一个月的实地考察,以宋豫秦教授为核心的河南具茨山考察史上最强大团队下了如此结论。


具茨山贯穿禹州、新密、新郑,山上的“天书”自上世纪80年代末被发现以来,其形成年代及含义一直是难解之谜。如今,笼罩在“天书”上的“年代谜团”终被揭开。


据此,有学者大胆推测“天书”的含义:中国最早的文字,大禹治水的“河图”,炎黄部落聚居的“记事”等等。一调查组成员说:“目前讨论含义还为时过早,我们能破解的是这些岩刻是4000年前古人留下的,突破了中原地区没有岩画的论断。”


-最新 专家界定“天书”写于4000年前


12月5日,在担当了近一个月的向导之后,“具茨天书”发现人刘俊杰送走了远道而来的最后一位客人——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宋豫秦。


刘俊杰说:“宋教授要去深圳会见一位易学专家,共同研讨这些符号的含义。”


它们是什么时候雕刻上去的?这是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还是古人占卜星象的卦图?由于已发现的符号、图画皆刻画于具茨山裸露的岩石之上,具茨山岩刻形成年代成难解之谜,而这个年代断定是破解其含义的关键一步。


为此,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邀请诸多学科专家,组成了以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宋豫秦和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昆叔为核心的具茨山岩刻考古调查课题小组,11月4日正式组队进驻具茨山,进行踏访考察,全面普查岩画岩刻。


历经艰险,二十多天后,课题组会同省内专家,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初步确定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

参与研讨的郑州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松林说:“岩刻研究是世界性难题,虽然具茨山岩刻研究才刚刚开始,但现在可以断定年代范围了,这是很关键一步。”


诸多专家还在山上形成“会议纪要”,认为在具茨山所发现的圆形、方形、条形以及网状等岩刻符号及其排列组合形式,明确表达了某种知识和逻辑的内涵。与以往我国其他地区发现的以写实为主的岩画、岩刻相比,具有不同的文化含义和鲜明的文化特色。


听到结论,作为向导的刘俊杰比发表看法的专家还要激动。“我的猜想终于证实了!这些岩刻是有含义的,我为这些符号已经跑了20年。”


回望 山中摄影意外发现石刻符号


1988年,18岁的禹州小伙刘俊杰身背摄影包,来到距离家门口不远的具茨山。


那天山风很大,具茨山秀美的风光吸引着他不断攀登。山石突兀,道路崎岖,他小心翼翼弯腰前行。扭头间,他发现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有几串排列整齐的圆孔。


“那里海拔较高,很少有人去,谁会闲着没事去凿石头?”他说,搞摄影的大都注意细微处,仔细观察,他看到那块岩石的外表已经风化,圆孔的边缘也不太整齐,年代显然已经久远。


他有心朝前方瞧去,不远处的一块岩壁上也凿着类似符号。再往四周看,刘俊杰惊呆了,成片成片的岩石上都刻着各式符号,不过都风化严重。他兴奋异常:“这么多符号,说不定是文物,是古代人在石头上写的字。”


刘俊杰无心摄影,醉心于突然发现的这些符号。在随后许多年里,他在摄影之余经常守着这些“天书”细细品读,翻越每座山寻找这些神秘符号并拍摄下来。“我发现大约有5个峡谷都存在这些奇怪的符号。”


12月6日上午,记者从具茨山山脚下的周定王陵出发,沿着台阶朝山顶走去。山顶叫老山坪,坐落有一巨大岩石,顶部平整。小心攀爬上去,两个呈梅花形状的符号醒目入眼。刘俊杰说,这是众多岩刻中的两个。


从山顶沿山路下行至半山腰,有一岩石下部中空,搭出一个岩棚,另一块较小石板安卧其下。石板位置极佳,斜身面朝西北,无风雨之蚀。其上分布着两排共12个圆坑,其中一个较大,其余的则大小相同。这12个圆坑有四个连在一起,其余的则分散开来,总体呈一个长约33厘米、宽约9厘米的长方形。


时至今日,粗略统计,刘俊杰拍摄到的符号已经有3000多处。

推测 它是大禹治水的“河图”?


符号中不但有梅花状,还有线条状。熟知历史掌故的刘俊杰,在翻山越岭搜集符号的同时,不由自主将其与大禹治水联系了起来。


禹州自古称华夏第一都。黄帝之后的诸多帝王,如颛顼、帝喾、尧、舜等领地均在禹州,其后因大禹治水有功,禹州又成为大禹封地,始有禹州之名。时至今日,大禹治水的故事在禹州还广为传颂。


2004年,刘俊杰曾拜会我国水利史学科创建者姚汉源先生。姚先生看到他整理出的资料,十分兴奋,也直接将其与大禹治水联系在一起。


根据刘俊杰指点,记者看到这样一片石刻,四条方向一致的较粗线条,“挟持”着五条细线条。“这非常像古代人绘制的河流,粗的是主河道,细的是支流。”他说。


一块巨大黑青石上的“河流”图案更复杂,上有一硕大的圆坑,似一湖泊,一条线仿佛河道曲折而下。再往下邻着悬崖处有一矩形大坑,悬崖一侧似乎是一个笔直大坝,并有一豁口,仿佛用于泄洪。他又分析:“这个区域可能是专门的治水区。”


对于另一块酷似河流的图案,今年春天前往考察的水利专家徐海亮则称:“当我走近这块石英砂岩时,不禁肃然起敬!它确实与古代黄河以南,伏牛山、嵩箕山以北,淮河以北的豫东平原上的淮北水系形势非常相近。”


“学者们对历史上是否有大禹治水还在争论,具茨山水利符号的发现,将大禹治水这一遥远传说拉近到我们身边,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这刚好是大禹活动的年代,这关系着中华文明的起源。”刘俊杰说。


探寻 这里会不会是“黄帝的故城”?


为查找岩刻,刘俊杰跑遍了具茨山的山头,老山坪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在这里,除发现岩刻符号外,他还找到了石锤、石日晷等古代的石器,而在挖掘这些东西中,他又发现脚下好像是一个古山寨遗址。



老山坪的山腰平坦处,散布着大片用石块砌成的房屋,这些石屋都已经没有屋顶,仅留半截墙壁或者根基,它们相距很近,排列得也十分规整,好像精心规划过一样,另外还有狭窄的街道和胡同。


刘俊杰介绍,在这一带的五个山头上,分布着七个这样的“聚落”,其中六个“聚落”围绕着一个“聚落”,总共有500多座1000多间石屋,足够两三千人居住。

奇特的还有,石屋之外还有外城墙和内城墙,把五座山头连接起来,成为一个严密封闭的“世界”。冬日草木枯黄,在刘俊杰指点下,这些痕迹很容易辨认。


“这里应是古代人居住的村落。深山老林中,会是谁呢?”他查阅相关文献,看到记载较多的是黄帝与具茨山关系,不管《庄子》还是《水经注》及地方志,都说黄帝在具茨山活动,甚是详细。


“史书上都说这里是黄帝活动的地方,这里会不会还曾做过黄帝的都城?”通过许多考证,刘俊杰大胆地提出又一个假设。


而支持他看法的实物,就是他发现的石锤、石日晷等器物,他认为这是古人使用的石器。


- 期盼


早日揭开“具茨天书”神秘面纱


其实,在具茨山蜿蜒的身躯上,岩刻除“梅花”、“河流”外,还有生殖崇拜、劳动工具等图案。


刚结束的考察中,专家对目前发现的3000多幅图案中的约500幅进行研究,将其分为岩画和岩刻符号两大类。几幅可以辨认的岩画分别表达了人物、天、地的含义;岩刻符号,由于数量较多、内容复杂,暂时按形态分作9类22式,它们多为洞穴状刻符,有数量关系,且多为6或6的倍数。


由于岩刻研究较为漫长,众专家对其含义不敢妄下论断。周昆叔教授说:“根据我们对具茨山岩刻的初步调查,它是在中原地区迄今发现的唯一古文化岩刻群。它较早地、较清晰地表达了先人及其后裔对天文、地理的认识,对数量关系的理解和精神层面的体现。”


但即使如此,也足以令刘俊杰欣慰。他说,从发现岩刻那天起,他就把破解谜团当成了生活的重要部分。在奔波中,他发现一些带有符号的岩石被村民围堰造田时破坏,甚至一些村民乘凉坐的石凳上、猪圈墙上都有带神秘符号的石块。他呼吁具茨山周边的居民们要保护这些神秘的石刻。刘俊杰更希望有更多专家投入进来,各学科联合起来早日把“具茨天书”的谜团解开。


据了解,新郑市和禹州市都已成立了专门的具茨山岩刻研究机构。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