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一高中女生屡遭校园暴力 保护费花去10万

水师军品2 收藏 1 825
导读:在南宁市某中学,一名高中女生为避免被同学欺负,在一年多时间里,通过给同班女生送钱和买各种物品,向男生交保护费,陪同学吃喝玩乐等方式,先后累计花费约10万元。目前该女生母亲正通过法律途径为女儿讨说法。该中学负责人表示,因没有学生向校方反映情况,学校一直不知情。 在校屡遭恶作剧 小雨家住南宁市长堽路,原来在南宁市其他中学读书,为了方便回家,2006年春,小雨在高一下学期转学到位于长堽路的南宁市某中学。让小雨没想到的是,这次转学,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小雨说,因为她身材较胖,常成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南宁市某中学,一名高中女生为避免被同学欺负,在一年多时间里,通过给同班女生送钱和买各种物品,向男生交保护费,陪同学吃喝玩乐等方式,先后累计花费约10万元。目前该女生母亲正通过法律途径为女儿讨说法。该中学负责人表示,因没有学生向校方反映情况,学校一直不知情。


在校屡遭恶作剧



小雨家住南宁市长堽路,原来在南宁市其他中学读书,为了方便回家,2006年春,小雨在高一下学期转学到位于长堽路的南宁市某中学。让小雨没想到的是,这次转学,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小雨说,因为她身材较胖,常成为周围同学恶作剧的对象。有的同学拆掉她的桌椅,而不知情的小雨一坐上去就整个人蹲在了地上。光班主任帮小雨修理桌椅就有五六次。有的同学在她的椅子上钉钉子,把涂改液倒在椅子上。有的学生还把吃过的口香糖偷偷涂在桌子里面,有的人把小雨的书撕掉……



女生李某原来是小雨的初中同学,知道小雨家有钱,李某就向小雨收取每月1000多元的保护费,还威胁小雨说不交的话,就找人打她。小雨拒绝了李某的要求,而后便常在校门口遭不明男生的殴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买名牌送女生求“照顾”



高二下学期,小雨被分到文科班。班里的古某、郑某、黄某和兰某4个女生在班里很有号召力,常常让小雨给她们买各种物品,不然就叫班里的其他同学都不理她。小雨很怕被同学孤立、欺负,就答应了她们的要求。每天早上去上学时,小雨还按照4个女生的要求送早餐,如哪天要吃哪个店的米粉,小雨就要跑很远的路去买米粉打包送去学校。有时4个女生又想换口味喝牛奶、吃蛋挞等,小雨也都乖乖地把她们订的早餐买回来。为了不让老师看见,小雨把打包的米粉放在书包里,漏出的米粉汤把书包都湿透了,让她苦不堪言。



除此之外,小雨还经常给4人送钱买物。在小雨提供的一份清单里,上面写着小雨陪这些人逛街买的各种物品,如1800元的索爱手机、1800元的李宁衣裤、6800元的索尼照相机等等。一次古某在某娱乐场所KTV举行生日会,通知小雨来参加,临走时让小雨付了2785元的生日花销。古某做一次发型就花去了小雨1400元。



除此之外,小雨还多次以500元到1000元不等的数额多次给4人送钱。在小雨列出的清单上显示,共给古某送了3500元,郑某5000元,黄某5700元,兰某6000元,清单上全部物品和现金合计金额是7.2333万元。而4人要小雨送物送钱的理由是,如果不帮她们买这些东西,她们就叫班上的同学排斥小雨。她们还威胁小雨说不准告诉老师。



成高档场所常客



有小雨这个财神陪伴身边,4个女生每周都要出去玩三四次,成了百盛、必胜客、肯德基和商务咖啡等场所的常客。8月23日,万达广场商务咖啡厅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经常有个叫小雨的女孩带朋友来喝咖啡,每次去包厢都要花费500元以上,现在咖啡厅还登记有小雨的贵宾卡。不过已经好久没见小雨来过了。



4个女生还经常带上自己的男朋友去KTV唱歌,每次唱完都打电话叫小雨来结账,或者唱歌的时候叫小雨陪同,专门有两个男生看住小雨不让她走,唱完歌就让小雨结账。有时候玩得太晚不想回去了,4个女生就让小雨付钱去酒店开有电脑的房间,因为4个女生还要上网玩。



女生古某想穿毛衣背心,就让小雨为她织。小雨不敢怠慢,整整一个晚上没睡觉,织出了一件毛衣背心,第二天就赶紧送给了古某。



向男生交“保护费”保安全



除了4个女生外,同班的陆某、赖某、李某、王某4个男生也开始眼馋小雨的口袋。赖某在高一时就盯上了平时浑身名牌、出手阔绰的小雨,那时就开始向小雨索要“保护费”,但小雨没给。到了高二时,赖某又向小雨收“保护费”,小雨就把1000元钱用白纸包上,通过隔壁班的学生李某转交给了赖某。



看到赖某得手,就不断有男生向小雨要“保护费”。同班同学陆某要小雨每个学期交3000元“保护费”,小雨没有给,陆某就让小雨帮买一部手机。陆某还说,有事可以打电话给他,他马上可以叫人过来帮忙。见小雨不答应,陆某就把价钱降低,后来小雨分几次送给了陆某1600元。



另一个男生李某向小雨“借钱”,小雨不给,李某就写了一张字条,上课时丢给了小雨。字条上写着:“你不给我钱,你出门要小心,我叫二十四中北湖的人来打你。”小雨看了后随手把字条放进了抽屉,值日生打扫卫生时,小雨就把纸条扔掉了。后来有人捡到字条,交给了班主任黎老师。黎老师找到小雨,问是怎么回事,小雨把实情告诉黎老师后,黎老师就通知小雨家长来。小雨的姨妈来到学校,但后来学校对此事的处理一直没有下文。



这几个男生和小雨说,如果不交钱,出校门挨打的话不关他们的事,让小雨在学校哪里都不好过。记者在小雨提供的一份“保护费”清单上看到,同班男生陆某每个月的“保护费”是1600元,赖某是1400元,李某是1000元,王某是500元。



高额“保护费”没带来安全



小雨为寻求保护花费的巨资,并没有给她带来安全,小雨还是不断地被人打。高一下学期,有天晚上9时30分左右,母亲肖女士接小雨放学,两人在校门口附近的公交车站等车。这时两个穿校服的男生冲上来,当着肖女士的面打了小雨两个耳光后转身就跑。肖女士说,后来她向学校反映,但学校领导坚称打人男生不是该校学生。



高二会考时,小雨所在的班级安排在二十九中考试。小雨考完一科下了考场休息时,过来几个穿校服的男生,不由分说把小雨打倒在地,还往小雨身上吐口水。几个男生一边打一边骂道:“整天穿名牌,你以为你很牛B啊!”小雨因为害怕,没有把挨打的事情和老师说。在此之前,同班女生黄某曾向小雨要一大笔钱,小雨始终没有给。



高二期末考试刚结束,小雨出校门准备回家,这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几个女生,上前将小雨打倒在地,一阵拳打脚踢,并向小雨身上吐口水。小雨说,她当时向校门口的保安呼救,但保安却视而不见,后来小雨向邕武派出所报了案。



6月7日,小雨的班级由班主任带队在十四中初中部参加高考。小雨当天去参加考试时,刚过马路就被两个女孩子拳打脚踢一通。被打之后,小雨到教室一直惊魂未定,根本无心考试。接下来的几科考试,小雨也都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



怕挨打不敢去学校



因为担心挨打,小雨在高三开学去了学校一段时间后,就再也不去上学了。小雨说,那时她已没钱给那些学生买东西和交“保护费”,所以再也不敢去学校了。



记者在小雨提供的QQ聊天记录中,看到她在家期间和收“保护费”的陆某的一段QQ对话。



陆某:你干吗戳躲住我们,不来学校!躲住又有什么用啊。



小雨:不想去V。



陆某:那你什么时候拿钱给我们啊?



小雨:现在我存折挨我妈收起来了啊。我现在没钱了!怎么拿给你啊,你以为我想啊。



陆某:你妈个嘿,意思说你费我哦?你咩意思?狗叼你自己看住办,明天你不来学校你自己看住办。



小雨:那你叫我怎么办,我现在真的没钱了啊!



陆某:不懂你,你自己看住办!现在我就不和你说那么多!这种事情你自己看住办。明天看你见你,你自己知道后果了挖!不戳和你说那么多了,我游戏去了,你自己看住办。



小雨:我真的没办法啊,你们不要逼我好不好,有钱我会给你们的,现在我的存折真的挨我妈收起来啊。



陆某:戳懂你。



(以上对话内容原文如此,标点略有改动)



12万元存款只剩1万多元



直到小雨不敢去学校上学,母亲肖女士才逐渐注意到女儿的异常举动。在母亲的询问下,小雨觉得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了,才把学校的遭遇对母亲全盘托出。肖女士说,当听到女儿述说时,她的手一直都在发抖。她难以置信女儿竟然在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当记者问到小雨为什么一直不敢把学校的事情告诉父母时,肖女士说小雨的父亲一直对小雨管教很严厉,她害怕爸爸知道,所以一直隐瞒不敢说。



肖女士告诉记者,小雨奶奶去世时,留给了小雨一笔12万元的遗产,给她将来读大学用,奶奶还要求家里人不能动用小雨的钱。再加上家庭收入比较宽裕,她平时对小雨的花销也很少过问。



小雨说,奶奶留给自己的12万元,现在存折上只有1万多元了,大约有10万元钱基本都花在那些收“保护费”的学生身上了。

收钱学生称对方是自愿



记者试图通过电话与收取小雨钱财的4个女生和4个男生取得联系,但对方电话大都关机、停机或者无人接听,只有女生黄某的电话是由一个自称黄某母亲的人接听。黄某的母亲称,女儿黄某已经回了老家,现在不在南宁。以前黄某曾经和她提起过班里一个叫小雨的女生,她只知道女儿黄某成绩不好,但从来没听她提起过收取小雨东西的事。



记者在长岗派出所8月18日的询问笔录上,看到民警和女孩黄某的部分对话记录。



民警:你为什么收取小雨这么多东西?



黄某:小雨送MP4说是送我的生日礼物,送手机时我拒收过好多次。



民警:她送你衣服是怎么送的?



黄某:隔一段时间她就买一件给我,并对我说班里其他人也有份。



8月19日对女孩兰某的询问笔录部分如下。



民警:你是否向小雨索取过财物?



兰某:没有,都是小雨自己送东西给我。



民警:小雨为什么会送东西给你?



兰某:跟她玩的人她都会送东西,因为她怕我们不跟她玩。



民警:小雨问你要回东西时,你是否已经还了?



兰某:小雨送给我的东西都已经还给她了。除了吃的、喝的东西,我都还了。



民警:在你们班里,有谁对小雨搞过恶作剧吗?



兰某:据我所知,没有过这种现象。



校方称一直不知情



肖女士说,今年4月份,她知道小雨在学校的事情后,就找到这些学生,要求他们归还小雨买的东西。这些学生后来共还给小雨1800元钱,还有一部分已被损坏或弄脏的手机、衣服等物品。不久,这些学生又到长岗派出所报案称肖女士绑架他们。但肖女士表示,这些学生只是串通在一起诬告她,她只是要求这些学生归还钱物,从来没有对他们做过胁迫或威胁的事情。



8月22日,记者和该中学陈副校长取得联系。陈副校长说,学校一直不知道小雨被收“保护费”的事。直到高考前,小雨家长向学生追要小雨送出去的钱财,有学生去派出所报案称小雨母亲绑架他们,经派出所通知,学校才知道学生之间发生了矛盾。那些学生是否向小雨进行过敲诈勒索,在派出所尚未下定论前,学校不好说什么。如果此事学校有责任,校方愿意承担相关责任。



8月21日,肖女士声泪俱下地向记者说起女儿的事情。坐在旁边的小雨也一脸忧郁地说,学校的遭遇对她打击很大,高考也失利了,她现在一直都很苦闷,常常整夜睡不着觉。



肖女士流泪说,她怕女儿一个人在家憋闷,几天前还带女儿去深圳游玩,希望帮助女儿排除苦闷,放松心情。肖女士表示,她已经聘请了律师,打算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她不指望把女儿送出去的钱和东西都要回来,只希望为女儿的遭遇讨回一个说法,还女儿一个公道。(文中小雨为化名)



编后



有人曾这样反省自己的中学时代:“那是一段如此自以为是又如此狼狈不堪的青春岁月。我们轻易地伤害别人,也轻易地被别人所伤。”



看了文中主人翁小雨的遭遇,心里很不是滋味。直到花去10万元的“保护费”,小雨才终于向母亲述说了自己所遭遇的委屈。如果小雨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告诉家长,寻求家长的保护;如果小雨的母亲能早点发觉女儿的“不正常”,及早介入处理;如果学校老师能早点发觉这件事,进行阻止……或许文中的8个孩子就不会愈演愈烈地向小雨索要“保护费”。然而这些都是“如果”,孩子被索“保护费”后为何不及时告诉家长与学校?这值得大家深思。



教育专家指出,家庭、学校和社会都应对愈演愈烈的校园暴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何让健康向上的良好风气占领校园的文化阵地,是每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都应思考的问题,因为青少年的未来就是我们民族的未来。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