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作为欧盟轮值主度的法国总统萨科奇,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悍然会见达赖,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映。国内抵制法货之声如潮。这是继2008年4月北京奥运火炬在巴黎受阻事件后,中法关系又一次陷入低谷。

本人对法国人没什么好印像,他们就是一群浪漫有余而韧性不足的人。二战时,希特勒的部队绕过法国人精心构筑马其诺防线,冲到巴黎城下时,发现巴黎已经成了一个不设防的城市,总统、总理落荒而逃,其国防部长宣布放弃抵抗。法国历史学家让•皮埃尔•阿泽马和米歇尔•维诺克认为“与其说第三共和国亡于敌人的打击,不如说亡于缺乏足够数量的坚定战士;与其说亡于阴谋,不如说它早已患有痛苦绝症的垂危病人”。在贝当的率领下,法国在开战46天后投降了德国。其气节还不如解放战争后退到台湾的蒋公。蒋公虽然有“九一八”不抵抗政策,但始终没有投降日本人,在中国战场毕竟和日本打了几场大仗,如台儿庄等,虽然胜少负多,但毕竟和日本人真刀真枪地战斗过。抗战坚持了14年,在正面战场脱住日本军队百万余人,中国人民为二战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这岂能是贝当政府可比?要比的话,贝当只能与走“曲线救国”之路的汪精卫相比。那位拿破仑大帝如果在天有灵,面对这些不成器的子孙,真是要欲哭无泪了。。

要说法国对二战并没有什么大的贡献,多数时间内它还是德国人的帮凶,但让人不理解的是二战后它竟然也成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中、英、美、俄平起平坐,也许是祖上的阴德惠及子孙了。至于这次萨科奇执意要会见达赖的事件,实在让人费解。当前全球都面临危机的威协,任何国家有理智的领导人,都会为本国人民的利益考虑,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不会将“人权”这些冠冕堂皇的口号挂在嘴边,那只是弱智的行为。作为一国总统和欧盟轮值主席的萨科奇,他不会不知道会见达赖的后果,4月份中国人民因奥运火炬在法传递受阻引起的抗议、抵制法货,就是此次事件的预演。但萨科奇执意而为之,难道是脑袋锈住了?

中、法历史上交恶从近代,也就是鸦片战争开始。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1844年,法国人趁火打劫,逼近清政府签订了中法《黄埔条约》,获得除割地、赔款之外,与英国同样的特权。《黄埔条约》是法国侵略中国后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1857年,法国人伙同英国人,组成5000人的联军,进攻广州,并占领广州。1858年4月,英法联军北上大沽口,强迫清朝代表签订中法《天津条约》,此条约将中国对外开放的范围由珠江三角洲扩大到长江中下游,外国军舰和商船可在此区域自由航行,并赔款法银200万两。1860年10月,英法联军占领北京,焚烧、掠夺了集中国文化、建筑之大成的圆明圆,是对人类文明史的一次重大犯罪。烧毁圆明圆后,英法联军又强迫清政府签订了臭名昭著的《北京条约》,准许法国人在中国自由租买田地,建造教堂,将给予法国的赔款增加到800万两。可见法国在两次鸦片战争中对中国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充当了英国帮凶的角色。

对中法关系影响最大的要算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法战争。十八世纪末,法国就有了侵占了越南的野心,之后又想通过湄公河进入中国内地,最后因为受阻而未能得逞。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法国发现通过红河可进入云南,为了挽回在普法战争中受到的损失,法国向越南发起了进攻,并占领了越南北坼,将之建为军事基地。越南国王派使臣到天津哀求李鸿章半年,李鸿章无动于衷,越南使臣无奈只好返回。由此也可以看出李鸿章战略意识、谋国之心之差。丢掉越南,等于敞开中国的南大门,法国就可以长驱直入,深入中国内地。如此大臣,甲午战争岂能不败,洋务运动岂能无疾而终?

1884年,清军于越南与法国军队展开大战,结果大败,法国控制了红河三角洲,其海军对中国开成大面积的威胁,为“马江惨败”打下了伏笔。7月,法国舰队进攻台湾基隆,被淮系将军刘铭传击退,法军舰队主力转回福建马尾港。那位李鸿章大人还禁止福建的中国舰队对已经向中国开战的中国舰队进行阻拦,听任其和外国舰船等靠近福建水师。8月末,法国舰队突然向福建水师发起进攻,听任命令集中到一起的福建水师全军覆没,大多数海防炮台被毁,左宗棠、沈葆桢辛苦建立起的福建水师毁于一旦。

遭受如此惨败后,那位李鸿章大人不以为耻,反而说中国海军不堪一击,只有议和,遭到左宗棠的强烈反对,强烈主张不能与法议和。这回慈禧老佛爷难得清明了一把,支持左宗棠与法再战,并任命这位七十多岁的老将到福建督师。驻越清军在左宗棠的支持下,节节取得胜利。王德榜、冯子材、刘永福连连取得镇南关大捷、京谅山大捷和临洮关大捷,并准备乘胜追求,一举收复河内。

不幸的是,在列强的干涉和上层主和的压力下,北洋大臣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法国签订了《中法天津条约》,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中国的又一扇南大门由此敞开。中国在此次中法战争中,损失了福建水师和福建船厂,伤亡了大量将士,确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最后打胜了却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败约,而且失去了“属邦”越南,敞开了中国的南大门。晚清祸国殃民如此,不胜悲矣。随后的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也有法国人的身影。

中国从法国身上取得了另一次胜利,间接来自越南。1954年,法、越在奠边府举行大决战,最后越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举将法国赶出了越南。而中国顾问团在此次战役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另外中国也支援越南许多战略物资。

建国后,中国与法国关系发展良好,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率先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法国是最早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几个欧洲国家之一,应该说中、法关系,在萨科奇会见达赖之前还是不错的。无奈这种良好的关系让萨科奇的弱智、愚蠢和短视给毁了。如果中国对美国会见达赖还有所顾忌的话,那对法国就可以无视,任何强硬的手段都不为过。因为法国只是一个二流强国,中国对他的依存度很少,可以放心大胆地修理它。法国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中国进行对抗,中国与他对抗后也不会取得太大的损失。

归根结底,萨科奇将为他不理智的行为付出代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