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监控大陆军民电讯内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野战通讯部队架设野战通讯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军E-2T预警机女飞行官



自从无线电投入军事用途,截获敌方通讯内容幷加以解读便成为技术侦察的重要手段。长期以来,台湾当局一直将截收大陆军民电讯作为工作重点,幷在美国协助下,于大陆周边布设了一张刺探情报的“无形之网”。今年11月出版的台湾《全球防卫杂志》,载文揭开了这段隐秘历史的内幕。


全面监控大陆军民电讯


目前,台湾军方的通讯侦察/监听系统,是由“国防部电讯发展室”(简称“电展室”)及所辖30余个地面监听站组成。其侦察范围涵盖大陆现有无线电和卫星通讯频率,可掌握台湾周边500公里内的通讯情报。“电展室”的工作以截收解放军、武警各部的日常通讯为主,幷每天将获取的信息分类,分送相关部门处理。


各监听站均有自身的责任区域,可全天候自动监测辖区内的电讯状况,然后通过军用网络将资料传回“电展室”分析。后者设有电子情报总资料库,除自动分析监测资料外,还能对发现的电台、雷达等重要设施进行编号,幷制作相应的电子情报参数表。该资料库与设在台军各军种的分库以加密方式连接,以实现情报共享。


此外,台“国安局”的监听能力也不容小视。文章称,“国安局”拥有代号“安康”的独立监听系统,其硬件较军方更精良,侦察范围比“电展室”更大,目标则集中于新华社与各国分社间、中国外交部与驻外使领馆间的电讯等。


所有这些侦察网络,均由“监测”和“定向”两大系统构成。形象地讲,前者相当于“耳朵”,后者则起到“眼睛”的作用。藉此收集到的电子信号情报,除了用于评估大陆军事部署与武器发展情况外,还可在战时帮助台湾军方判断大陆方面的战略意图,乃至作战行动所处阶段及进展。


监听触角遍布大陆周边


台湾当局在电子侦察领域投资甚巨,但因为偏居东南一隅,对广大内陆地区的通讯难以实施监控。朝鲜战争爆发后,西方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围堵骤然加强;台情报部门遂借此东风,将针对大陆的监听触角向海外延伸。


泰国 1955年,台湾情报部门与“西方公司”(中情局驻台机构)签署对大陆监听协定;1960年5月在泰国设立首个海外监听站。必要的器材、房舍与经费均由美方提供,台方则承诺将情报与前者共享。据称,美方对台湾提供的资料“颇为满意”,双方“合作愉快”。


文章指出,泰国监听站的工作重点为西藏地区,同时对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组织实施监控。不过随着越南战争结束,美军逐步从泰国撤离,曼谷也在1975年和台湾断交,台湾监听人员便在1976年前后告别了泰国。


韩国 1964年9月,经“国安局”安排,台空军总部情报署与美国海军通信辅助中心,合作在韩国设立监听站。该站的运行经费同样来自美国,监听范围覆盖大陆东北、华北及西北地区,获得的情报由台空军总部、“电展室”和美军共享。在中美邦交正常化后,该监听站因受到美方压力,不得不在1982年撤消。


越南 1965年前后,为应对大陆对北越援助的增加,台湾监听人员又远赴越南战场。“国安局”与美军合作,选择了距南北越交接区仅70公里的富沛空军基地,设“情报技术中心”监听北越境内和中越边境地带的军事活动。


然而,由于自身隐蔽不力,台湾情报机构在当地的踪迹被越共掌握。1967年8月30日,北越游击队对富沛基地实施了突袭,“情报技术中心”也被卷入,在此工作的10名台湾人被击毙,另有30人受伤。遭此重创后,该监听站只得撤往砚港。


印度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台湾和印度的情报部门就有暗中往来。曾有报道指出,台、印、美三方实施了称为“后门计划”的信号情报合作项目,幷有印度情报人员赴台受训。这个设在印度的监听站主要针对西藏、新疆、四川一带,由印度方面操作,美国提供资金和设备,截获的情报则送往台湾破译分析,幷提供给美印两国共享。


蒙古 2003年6月,时任台“军情局”局长的薛石民率领一批技术人员,秘密前往蒙古开展“情报外交”,旨在与蒙方商谈设立监听站的相关事宜。这一监听站主要负责搜集内蒙古、东北、新疆地区的军民电讯,“军情局”还派员帮助蒙方操作设备及破译密码,所获情报由美、台、蒙三方共享。


文章称,美国与台湾合作,于印度和蒙古成功设立监听站,几乎可以实现对中国内陆信号情报的“整体掌握”。


生存空间日趋萎缩


文章还指出,对于台湾的电子侦察,大陆方面早有警觉。为此,大陆近年来积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普遍使用卫星、光纤、跳频、加密、有线电等方法,增加保密能力;同时,陆续发射新一代军用通信卫星,结合军民共建的光缆网络,已逐步建成更为绵密的现代化数据通信网。


大陆通讯能力的快速进步,大幅压缩了台湾电子侦察的空间,令截收侦测愈发困难。此外,解析能力无法同步提升也令台湾情报单位甚为困扰。例如,“电展室”的技术装备大多由美国提供,美方要求台军必须提供所有截获的情报。然而,当“国防部”派员到“电展室”视察时,却发现电脑中存储有大量尚未解析的原始情报;细究之下,才发现“电展室”的情报解析能力已跟不上硬件的侦搜能力,辛苦收集来的情报大概只能解读3成。


更致命的打击来自台军内部。文章透露,2005年5月,“电展室”一名少校军官将机密资料转卖给大陆,此事一经媒体曝光,引发全台震动。台湾军方事后承认,泄露的资料主要是经过电子信号分析而了解到的大陆军情。


文章分析认为,倘若这部分资料中包括电子情报参数表等内容,则大陆方面可据此调整通信系统的关键参数,台方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电子情报总资料库恐怕要“归零重来”。不仅如此,大陆还可采取通信伪冒、电子欺骗等手段,故意发送误导性的假情报,将台湾的监听部门引入歧途。因此,这部分关键资讯一旦泄露,其后果可谓“相当严重”,绝非台情报部门在短时间内能够解决。(来源:中青在线-青年参考)


韩国 1964年9月,经“国安局”安排,台空军总部情报署与美国海军通信辅助中心,合作在韩国设立监听站。该站的运行经费同样来自美国,监听范围覆盖大陆东北、华北及西北地区,获得的情报由台空军总部、“电展室”和美军共享。在中美邦交正常化后,该监听站因受到美方压力,不得不在1982年撤消。


越南 1965年前后,为应对大陆对北越援助的增加,台湾监听人员又远赴越南战场。“国安局”与美军合作,选择了距南北越交接区仅70公里的富沛空军基地,设“情报技术中心”监听北越境内和中越边境地带的军事活动。


然而,由于自身隐蔽不力,台湾情报机构在当地的踪迹被越共掌握。1967年8月30日,北越游击队对富沛基地实施了突袭,“情报技术中心”也被卷入,在此工作的10名台湾人被击毙,另有30人受伤。遭此重创后,该监听站只得撤往砚港。


印度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台湾和印度的情报部门就有暗中往来。曾有报道指出,台、印、美三方实施了称为“后门计划”的信号情报合作项目,幷有印度情报人员赴台受训。这个设在印度的监听站主要针对西藏、新疆、四川一带,由印度方面操作,美国提供资金和设备,截获的情报则送往台湾破译分析,幷提供给美印两国共享。


蒙古 2003年6月,时任台“军情局”局长的薛石民率领一批技术人员,秘密前往蒙古开展“情报外交”,旨在与蒙方商谈设立监听站的相关事宜。这一监听站主要负责搜集内蒙古、东北、新疆地区的军民电讯,“军情局”还派员帮助蒙方操作设备及破译密码,所获情报由美、台、蒙三方共享。


文章称,美国与台湾合作,于印度和蒙古成功设立监听站,几乎可以实现对中国内陆信号情报的“整体掌握”。


生存空间日趋萎缩


文章还指出,对于台湾的电子侦察,大陆方面早有警觉。为此,大陆近年来积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普遍使用卫星、光纤、跳频、加密、有线电等方法,增加保密能力;同时,陆续发射新一代军用通信卫星,结合军民共建的光缆网络,已逐步建成更为绵密的现代化数据通信网。


大陆通讯能力的快速进步,大幅压缩了台湾电子侦察的空间,令截收侦测愈发困难。此外,解析能力无法同步提升也令台湾情报单位甚为困扰。例如,“电展室”的技术装备大多由美国提供,美方要求台军必须提供所有截获的情报。然而,当“国防部”派员到“电展室”视察时,却发现电脑中存储有大量尚未解析的原始情报;细究之下,才发现“电展室”的情报解析能力已跟不上硬件的侦搜能力,辛苦收集来的情报大概只能解读3成。


更致命的打击来自台军内部。文章透露,2005年5月,“电展室”一名少校军官将机密资料转卖给大陆,此事一经媒体曝光,引发全台震动。台湾军方事后承认,泄露的资料主要是经过电子信号分析而了解到的大陆军情。


文章分析认为,倘若这部分资料中包括电子情报参数表等内容,则大陆方面可据此调整通信系统的关键参数,台方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电子情报总资料库恐怕要“归零重来”。不仅如此,大陆还可采取通信伪冒、电子欺骗等手段,故意发送误导性的假情报,将台湾的监听部门引入歧途。因此,这部分关键资讯一旦泄露,其后果可谓“相当严重”,绝非台情报部门在短时间内能够解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