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杨教授、厉教授等与中国文人的堕落

青衫老祖 收藏 25 4282
导读: 中国是个尊重知识、尊重教师的国度。中国的第一任教师孔子被奉为圣人,至今香火不绝。中国人过年摆牌位,写“天地君亲师”五字,老师是被祭拜的,位置仅次于祖宗。中国人称教师为师父,体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待师之道。所以,在中国,做老师是崇高的事业。因为崇高,所以,为师者,也必须对自身有一个比较高的道德、素质要求。“师者,所以传道授业接惑也”。也就是说,作为老师,要能够达道、精业、有能力为学生解答疑难问题。 但是,近来,人们对一些老师不再那么尊重,甚至采取极端蔑视的方式。比如把教授称之为“叫兽”——豪叫的禽兽


中国是个尊重知识、尊重教师的国度。中国的第一任教师孔子被奉为圣人,至今香火不绝。中国人过年摆牌位,写“天地君亲师”五字,老师是被祭拜的,位置仅次于祖宗。中国人称教师为师父,体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待师之道。所以,在中国,做老师是崇高的事业。因为崇高,所以,为师者,也必须对自身有一个比较高的道德、素质要求。“师者,所以传道授业接惑也”。也就是说,作为老师,要能够达道、精业、有能力为学生解答疑难问题。

但是,近来,人们对一些老师不再那么尊重,甚至采取极端蔑视的方式。比如把教授称之为“叫兽”——豪叫的禽兽。对于这样的称呼,我是不会使用的。毕竟,教授作为中国教育界的一个精英(网络称JY,同样是一种蔑视),群体,是我国教育事业的希望,而且大部分是好的。

但是,近来发生在一些教授身上的事,的确令人感觉不爽,感觉他们的确有辱师风。也感觉他们不配教授的称号。称他们“叫兽”,倒也不觉得过分。

其中之一就是上海某校的杨教授。叫什么,忘了,我一向健忘,对这样的名字更是不想记。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个帖子,叫《我的学生告我反革命》。这个帖子发出后,引起激烈争论。说是争论,其实基本是一边倒,谴责学生的多,批评教授的少。甚至从社会学角度表达了一种“忧虑”:如果允许告密,这个社会很危险。对此,我却有另一种看法。难道都是学生的错?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事情发生的真实原因,知道了那个教授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让他的学生作出那样的举动。这个教授是讲历史的。讲历史嘛,就应该有一种严谨科学的态度。即使有一些不同于教科书的观点,也应该从实症出发,通过占有大量的资料,作出有说服力的判断。但是,这个教授不同,他不是靠论证,而是靠辱骂。骂了这个骂那个,在他眼里,中国近代史中的几个大事件,没一件事做的是对的。几个学生听不进去,提出不同观点,他不是去想办法自圆其说,而是拿出一副霸道嘴脸,曰:我就这样讲,我课你不听可以出去!我从他的“骂”看,大部分是胡说八道,没一个可以站得住脚。对于这样讲课,难道学生无权提出质疑?不是要讲学术民主吗?难道只能有教授胡说八道的“民主”,就没有学生提出疑问的民主?不是要“解惑”吗?学生有“惑”你不解,反而要把学生从课堂驱逐出去,这算是老师?我想大概是这几个学生实在愤怒了,就采取了状告老师“反革命”的激烈动作!想以此来行使表达自己不同看法的权力!所谓正道不通,自然小道横行。

其实,像这样以“骂街”来表现自己有见解、有勇气的教授远不止杨教授一个,而是一个群体。他们不去、或者根本没能力去做深入的调查研究,也没有能力提出学术性的独特观点;为了展现自己作为教授的水平,就采取骂人、标新立异这种“黑道”方式。有的教授讲2个小时的课,有3/4是骂街,1/4念课本、部署作业。由于骂的很带劲,也不免会赢得一些掌声;掌声响起来,他的热血就更沸腾,骂的就更很更粗鄙。我要问:像这样的教授,能够教出什么好学生?不免想起文革。文革所以坏事,不就是因为纵容一些杂碎骂、打、砸吗?把这种文革遗风带到课堂上,除了会培养一批“骂家”,还能有什么好结果?从这个角度看,我支持那几个学生。起码他们不想接受这样的“骂”教育。他们是想学真东西的。退一步讲,如果会骂人就代表有水平,那么我也骂一句:我日某教授他娘!我不成了这些有水平教授的爹了吗?

骂不是学问、更不是水平,而是一种坏风气、一种堕落!

还有就是厉大教授。厉教授在中国立主股份制,在改革理论创新上是有功的。为此,我尊重他。但是,近几年来,厉大教授屡屡作出拙劣的表演,把他的英名毁了不少,我对他的尊重也减了七八分。近来,他又造了个新词,叫“待富者”,说现在的穷人不应该叫穷人,而应该叫“待富者”。如果从词义理解,这在逻辑上没什么毛病。事物是发展的,一些穷人假以时日和机会,是可以变为富人的。把现在的穷人称为“待富者”,不是很贴切吗?问题不在逻辑,而在看问题的立场!我国目前正处于由1000美圆到3000美圆的过度期,这个时期是加快发展期,也是各种矛盾易于爆发期。经过改革30年,我们国家的确大大进步了,这一点谁也不能否定;但是,也确实产生了贫富差距、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少数富人占有的财富过多,中低收入群体占有的财富过少,已经成为当前的一个重大社会问题。对此,中央高层已经高度重视,明确提出要落实科学发展观,通过二次分配,着力解决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在怎样的情况下,厉大教授却抛出个“待富者”,把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转变为“正在进行的过程”。言外之意,你不用管他们了,他迟早会富起来的!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我们这个社会真的可以漠视弱势群体的疾苦吗?

教授是精英。应该站在学术立场上研究提出问题。但是,我们的许多教授已经完全背离了他的学术立场,成为一些群体的代言人。他们眼里没有学问,只有金钱;没有穷人,只有富人。他们失去了作为学者、专家应有的“良心”。

教授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当教授不把传道授业解惑作为本职,成为“骂家”和利益代言人,当我们的学生不能得到真正的学问、不能得到有意的思想浸润,接下来就可能是民族的危机!

愿教授不再被称为“叫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