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三十 白兰,一个让我永远难忘的人

梅戈 收藏 2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三十 白兰,一个让我永远难忘的人 当我目瞪口呆地望着白兰时,身边的玩儿闹们开始乱喊:“韩永,韩永,你媳妇来啦!”“白兰,韩永接你来啦!”这期间还有人乱打着口哨,喊着喊着,这群人就把我闪了出来。正迎面走过来的白兰闻听这群玩儿闹的喊声开始不由得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三十 白兰,一个让我永远难忘的人


当我目瞪口呆地望着白兰时,身边的玩儿闹们开始乱喊:“韩永,韩永,你媳妇来啦!”“白兰,韩永接你来啦!”这期间还有人乱打着口哨,喊着喊着,这群人就把我闪了出来。正迎面走过来的白兰闻听这群玩儿闹的喊声开始不由得就是一愣,脚下也不禁停了一下,可这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不等玩儿闹们再喊,白兰已然恢复了常态,而且她不但是恢复了常态,并且在迅速看清了这边的情况后,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

这下,不但那些跟在她身旁的女学生们愣了,就是那些玩儿闹也不敢再喊了。

看着白兰走过来,我有些不知所措,站在旁边的宋建国及时的捅了我一下。我转眼再瞧周围的刑力强、许彬和那些混混儿们,大家都不错眼珠的看着我,说实话,这两年和校内外及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儿们打架我不怕,可我从来没有单独和一个女孩子交往相处过,现在看白兰落落大方的向我走来,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宋建国这时又凑到我耳边轻声道:“迎上去,这些兔崽子们可都看着你呢,别让他们看扁了你!”

看看这些混混儿,再看看白兰,我觉得天底下再美丽的花也没此刻的白兰好看,情不自禁地我就向前走了两步,那些混混儿们见此就又开始嗷嗷地起哄,白兰此时走得离我们也就有不到十步远了,宋建国响亮地打了一个唿哨,我知道他这是在鼓励催促我,在这些混混儿们面前我可不能栽这个面,为此我又向前走了两步,此刻我和白兰之间最多只有三四步远了。还没等我说话,落落大方的白兰笑着和我说了我们生平的第一句话:“韩永,你是不是又旷课了?!不然你从你们学校到这里,我肯定是早到家了!”

来之前想了千多万多,可没想到白兰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就在我瞠目结舌时,白兰走到我的跟前依旧笑着道:“咱们别在这里多说话,不然学校里的老师看见了可就麻烦了!你今天骑车没?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在这里站着,时间长了肯定会有老师过!”

我连忙机械地答着:“骑了,骑了!”(我自己没有自行车,骑的是刑力强的)

看我声色有些慌乱,白兰俏皮的一笑:“那还不快走!”

听着白兰的话,我赶忙就去推车,宋建国、许彬几个见状也忙着去骑车。

等我背朝着十六中骑上车,白兰和她那些女同学打了个招呼后,一个健步就跨上了我骑的自行车的后架,这下,那些混混儿们全起开了哄:嗷嗷声和口哨声是响了一个不绝于耳。

我没理混混儿们的哄声,懵懵懂懂骑着车带着白兰就离开了十六中的路口,就这样骑了四五分钟我才清醒过来,试探着问白兰:“我们去哪儿?”

坐在后架上的白兰轻轻一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心里正琢磨你要把我带哪儿去呢!现在你既然问我,就说明你不但明白过来了,而且还是个绅士,懂得征求别人的意见!”白兰一口气不停地说着,最后道:“既然你是个绅士,我也不能不尊重你,呵呵,看来你对这一带不是很熟,前面有个青年湖公园你知道吗?”

对于青年湖公园,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去过,但在建它之时我还来参加过义务劳动,那时我还是在上小学,我知道这个公园不是很大,只是给周围居民日常休憩玩乐的一个街头小公园,所以听白兰问我就点点头:“知道,它的大门就在前面的十字路口!”

白兰又是轻轻一笑:“知道就好,那咱们现在就去那里吧,一会儿咱们在那里聊会儿天,等时间差不多我出它的小北门走十分钟就能到家了!”

我点点头,又朝后面看了看,刑力强几个就跟在我后面十几米的地方。


进了青年湖公园,白兰和我走了一个肩并肩。我们一起走了几步我忍不住问她:“你怎么对别人说是我带着你呢?我们俩好像从来没见过面啊!”

白兰一边玩着自己手里拿着的一支笔,一边笑吟吟答道:“呵呵,你说话真直接,也很坦率,不过我很喜欢。现在既然你问我是为什么,我就解释给你,不过在解释给你之前,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我给你做女朋友,你愿意吗?”

我感觉嗓子眼儿有些发干,用几乎不是自己的声音问道:“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听到这话,白兰立刻站下脚步,把脸上的笑容一收,声音很严肃道:“你认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这半年多截我、要和我交朋友的多了去了,你听说我答应过谁?!”

看见白兰变了脸色,我不知怎么的却有些发慌,连忙有些结结巴巴的陪着笑脸答道:“没、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着我有些发窘的样子,白兰噗哧一下又笑了,她重新抬起脚步,轻轻对我道:“你看你那些兄弟都看着你呢,咱们还是边走边谈吧!你说呢?”

白兰吐气若兰,真不枉她的名字,听着她的话,我脚下不由得就跟着动了起来,白兰用眼睛轻轻瞟了我一眼,柔声道:“说你是我男朋友,我一是不得已而为之,二也是的确有些喜欢你,咱们俩虽然不在一所学校,但对你,我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你这人为人很有正义感,非常讲义气,以前不欺负人,混出名后也从不欺负人,这在现在是很难能可贵的,另外我还知道你学习很好,淘气不忘学习,这也是很难得的!……”白兰滔滔不绝地说了我很多优点,而且大多数都比较客观,我一方面奇怪她对我了解如此之多,一方面在想:“不知道她知道我们偷东西会怎么想?看来她对我的了解只限于好的一面!”

说完了我的优点,白兰接着笑着道:“现在各学校的坏学生、社会上的混混儿们不但打架斗殴成风,还到处拦截女学生强行交朋友,后面的话我不说想必你也明白,只是没想到我本只是想扯大旗作虎皮,今天正神却找上门来了!”说完,白兰用手把嘴一掩,呵呵笑起来。

对于白兰的话,我还有不少疑问,就也笑着试探着问:“那你真是喜欢我吗?”

白兰不笑了:“本来我是很不喜欢你们这类人的,可听得多了,对你也有所了解了,知道你不坏,现在社会风气又如此,比较来比较去,还是觉得你满不错的,这答复你满意吧?!”

我呵呵一笑,心里却乐开了花,接着问白兰:“那你怎么对我了解的那么多?”

此时我和白兰在青年湖公园已经围着湖边走了一圈,刑力强他们则找个一处座椅在聊天,白兰瞅了我一眼:“我不告诉你你恐怕晚上会睡不着觉!那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你们班的杨丽红跟我家住一栋楼,我们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你的许多事都是她讲的,当然,还有的是其他人说的,所以你的许多事我都知道,呵呵!”白兰又笑了两声,笑声是清脆甜美。看着我释惑的样子,白兰又是俏皮的一笑:“现在我接着回答你的第三个问题!”

看她张嘴就要接着说,我有些吃惊:“这第三个问题我还没问哪?”

“你没问我其实也知道,你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从来没见过面,你怎么就能一下在人群里认出我?!”白兰故意把我说的很重,“这问题其实最简单不过,韩大哥经常在街上带着一群哥儿们招摇过市,那样子最是威风不过,小女子们见的多了,自然也就记住了!”白兰说完这段话,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那样子简直就是视天地于无物,浑然相忘。

这一天,我和白兰在青年湖公园聊了一个多小时,开始时我还有些拘束,但到后来,我和白兰是越聊越投机,最后白兰临走时再次问我:“我给你做女朋友你高兴吗?”

我连连点头:“高兴,高兴,等我们长大了工作了我就娶了你!”

白兰扮了一个鬼脸,“美的你!”

临出青年湖公园的小北门,白兰向四处望了望,然后轻声道:“如果你真的愿意和我继续交往,咱们这周六下午两点还来这里玩儿怎么样?我觉得这里无论是回我家还是你回你们家,来这里都是很方便,何况来这里玩儿的人咱们几乎都不怎么认识!”

我望着白兰美丽娇羞的面庞,恨不得马上就是周六:“平时来这里玩会儿不好吗?”

“不好!”白兰的态度立刻变得很坚决,“你要记住,我们现在是学生,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学习,我们不能因为其他任何事而耽误学习,如果你不能遵守咱们这个协议,那咱们的交往就到此为止,我这人说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不对任何人妥协!”

我一看白兰态度果决的样子,知道这事是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就连连点着头:“行,我这人也是说话算数的人,咱们就每星期六到这里来!”

白兰一看我同意了她的建议,马上又变得眉开眼笑:“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可是要马上回家去了,你呢?!也在外面少玩儿会儿,想着回家写作业哟!”说完,白兰把右手一扬,呵呵笑着又向我做了一个鬼脸,跳着蹦着,她轻飘飘的出了青年湖公园的小北门。

等我回到公园里找到刑力强他们,他们几个正兴高采烈、眉飞色舞、海阔天空地瞎聊着,看我一个人走回来,宋建国第一个笑着道:“怎么样?感觉不错吧?有没有再约一道?”

还没等我回答,许彬眼馋地说道:“这辈子我要是找这么一个媳妇,少活十年都行!”

宋建国哈哈笑道:“拉到吧你,像白兰这样的女孩,咱们这一带十几所中学不就这么一个吗?现在这白兰归韩永了,你哪儿去找第二个?除非你丫是做梦!”

宋建国一说完,我和大家都笑了,许彬也不以为意道:“那我就退而求其次吧!”

最不学无术的许彬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更是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等一伙人全笑够了,宋建国再一次问我:“怎么样?有戏没?”

我把胸脯一挺:“没戏能聊这么久?告诉你们吧,这周六她还约我来这里玩儿呢!”

等我把话一说完,刑力强几个人全都欢呼起来,宋建国道:“这白兰真的不错,你看那眼睛,一点儿邪气都没有,不像外面那些浪货,尽拿眼睛勾你,这白兰瞅着就正派!”

我点点头,通过和白兰聊了这一个多钟头,我能感觉的出白兰很正派,她的大方也是那种落落大方,说话做事都是极有分寸,至于她和我做男女朋友,一是和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早恋现象普遍;二也是因为多少了解喜欢我些;三也是有些无奈,不抬出一个有些名气的男朋友,纠缠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种种原因巧合,促使她和我做了男女朋友。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白兰下午和我的谈话,我感觉这将是一个终身让我难忘的人:她温柔多情的少女情怀,有理有节的社交方式,爽朗大方的个人性格,认真严谨的人生态度,这一切的一切都使我为之倾倒,但这以后将会如何?这问题却是我这十六岁的少年思考不及的,一名正在读书的少年,恋爱,最多的成分是模仿,再有的就是冲动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