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兵、那年、那事 ---大雪

laobing1976 收藏 18 8346

雪花中的记忆

我这个上班族,早晨起来,匆忙赶路,车外若有若无稀稀拉拉的飘落起了雪花,北京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望着车窗外的雪花,听着1039王佳一、杨阳的广播,我的思绪回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

那时候,我正在部队的一个汽车团服役,也是一个冬季,华北地区降了一场大雪,雪下了有三、四天,整个大平原白雪皑皑,我们住地的城市道路可真正是冰天雪地。雪停后的早晨,在我们吃完早饭后,紧急集合的号声突然在全团大院里吹响,各连整装跑步,在团大操场集合完毕,团里要利用这个天气,全团拉动,进行冰雪天应急行进。

各连按照命令,跑步奔向自己的停车场,按照步话机里的指令,以1、2、3营,直属,修理,司训序列展开行进,团司、政、后不拉动。一时间,马达轰隆,车轮滚滚,此情此景,我也只在76年一级战备的时候见过,好玩的事也就此发生。

当时我们住在一个城市的郊区,顺着郊区的公路转一圈,再回到营房。你想一下吧,一个团的解放和东风汽车超过500辆,车队间隔就算50米吧、排间隔100米、连间隔200米、营队间隔就算300米吧,这一路一个来回就是40-50公里的路程,大概部队出动了有1/2,只见团警通连的前卫车开道,一营一连一排一班一号车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开回营房来了。

团首长那叫一个郁闷,领导都是粗放型的军人,敢想敢说敢干,说拉动就拉动,没成想是这样一个结果,没算过来帐。全团拉动就此打住,熄火、下车、团大操场整队集合。领导一商量,作训参谋下达了口令,所有部队沿着大操场周边道路一字排开,调一辆解放、一辆东风开进大操场。

这里介绍一下团大操场,团部办公楼正南、正方形的一块空地、四个边是排水沟、排水沟内侧是象运动场一样的环形公路,公路是土的、拐弯处是弧形的、四个角有桥型出口和排水沟外侧的柏油公路相连,排水沟外侧是营房区的标准公路,和营区其他公路构建成四四方方的整个营区公路网。平时我们称之为“大操场”,不加团字,所谓大,是因为解放车在操场内的土路上直线开,不用拐弯,就可以从一挡加到五挡。

言归正传。阳光照耀下雪白的大操场上,到处是军人踩踏的脚印,10-20公分雪的下边,是刚开始下雪时,落下的雪化了以后结成的冰,我们全团军人,捂着棉鞋棉衣棉帽,裹着棉大衣,站在公路上看热闹,太阳当头照,可是一点都不暖和。这时,团长高声喝令,再大操场上进行冰雪地驾驶,谁有本事开翻个让其看看。团里的精英们,也就是那些作训股的参谋们,开始了疯狂的表演。

按照训练大纲,冰雪天道路驾驶,最重要的是方向掌控和刹车,方向掌控原则是,后轮侧滑、就往侧滑方向打方向,前轮侧滑、就往侧滑反向打方向;刹车原则是,先用手刹点刹,在车速慢下来后、再用脚刹点刹、再慢后,用手刹刹住车。这帮人轮番上阵,那叫一个造,没有一个将车开翻,最好的成绩是汽车一边漂移、一边前冲、一边转了三圈多,那个哥们停车后,好半天才下车,向团长报告时,说是找不找方向了,就是转的找不着北了。

团长气还不顺,命令各营找出尖子,非要开翻一辆汽车才算完,修理连有一位技师,是个老排,先开解放,没翻,又开东风,就看此车在高速前冲中突然横向漂移起来,同时汽车慢慢悠悠的开始了侧翻,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慢慢的倒下,在到了一定的角度后,汽车的侧面突然咣当一下,快速的砸在了地面上,全团人员突然爆发出呼喊“翻了”。几个作训参谋冲向翻了的汽车,七手八脚从冲天的一侧车门救出了老排,老排除了鞋和帽子没了,其他无碍。

演出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是修理连的紧急救援与抢修。

部队一场以大雪为背景的活动就此结束。

在以后的总结中,我们知道了,按照训练大纲,冰雪天道路驾驶,最重要的是方向掌控要领是正确的,而刹车掌控要领是错误的的,在这样的道路上行驶中,只能用脚刹的点刹,不能用手刹。

我们也知道了,作为新装备给部队的东风车(此车原来首先是抗美援越,)自身安全不如解放车。

我们也知道了,一个独立团的团长的权力和威望。

我们也知道了,军队和地方对待大雪的不同世界观和方法论以及由此而产生行为举止。

窗外的雪花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阴霾的天气还在,不爽的空气挥之不去,就像我现在的生活,富足舒适,但是,无聊而缺乏激情。[/size]

本文内容于 2008-12-11 20:57:10 被护旗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