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工资单 看中国普通工薪族的真实生活

晚上8点,29岁的王春雷回到位于北京东五环边上的家,他一脸疲惫,说话声音很轻,也很缓慢。他从电脑中给《投资者报》记者调出一份2008年10月份的工资条,上面的税前工资是6972元,代扣个人所得税650元,个税几乎占到总收入的十分之一。



现在,一家四口,包括长期放假的妻子和14个月大的女儿,都靠这一张工资单养活。这650元相当于4桶中档进口奶粉的价格,相当于孩子两个月的口粮。



“生活很累,有了孩子后更累,但总体来说,有孩子家庭真的温馨很多。”王春雷说。


王春雷的家没有用来会客的客厅,从门外一走进屋子便是卧室。目前,他们一家四口,租住在不到65平米的一居室中,他和妻子住卧室,他母亲带着孩子住在客厅里,他们家两个房间均摆着大床。


今年9月,王春雷的妻子处于长期放假的状态,这个月他的家庭收入是:他收入6321元,母亲624元,父亲679元,合计:7624元。



目前中国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2000元,如果按家庭征收的话,王春雷一家五口平均每人收入只有1530元,根本不用缴税,而且他还有孩子,在一些高福利国家,有了孩子不但免税,政府还会给予补贴。这些对王春雷来说都是相当遥远。


金融危机,4万亿元的投资计划,但感觉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业内人士说,这么大幅度的投资额,会挤占相当一部分社会福利投入和减税额度。现在议论中的个税减税方案只能减少360亿元左右,而有专家建议应该拿出1万亿来减税,这个额度仅相当于这次政府投资拉动的四分之一,但是如果按平均三口人一个家庭算,将给像王春雷这样的家庭每年减少税负数千元。


现在,中国的救市走向仍然是政府投资和政府消费主导,大笔减税和公共投入正在被挤压乃至缩水。前者可以拉动GDP但却不能给百姓带来切身的福利与好处。


来自黑龙江的王春雷,目前在一家公关咨询公司工作,职位是制作部主管,主要职责是为客户拍摄和编辑图片。单位位于CBD区域的一幢高层大厦内,虽说是6点钟下班,但他和他的同事,已习惯性再工作一个小时后,才离开办公室。第二天早晨上班却需要刷卡,以确定他们按时进入办公室。他说,即使晚5分钟,也会被当缺勤来处理,他自从到这个单位工作以来,从未迟到过,一直拿的是全勤奖。他笑着说,如今的他,更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闹钟,整天神经是紧绷的。


从他的脸上,能明显看出体力透支的倾向,这是因为两天前,他刚自深圳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据他介绍,他们公司没有加班费,如果涉及加班就以串休形式倒休,但不能轻易请假。


除去各项开支,每月工资所剩无几。他们现在不敢生病,不敢想买房和孩子上学的事情。


王春雷说,这10个月以来,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他妻子是从今年1月开始放长假的,在妻子产后两个月时,单位通知她,因为效益不好,暂时让她放长假,就是保有职位,不再发放工资了。


现在,如果个税起点提至3000元:那么他也将缴纳489.80元 ,仅仅只比现在少缴纳130元左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