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达赖与纳粹、"奥姆真理教"的交情(组图)

dino2008 收藏 0 104
导读:达赖 纳粹、奥姆真理教

美国主流媒体善于封锁新闻。许多不利于美国战略利益的新闻,都被美国各大精英报纸严密封锁,特别是关于台独、藏独的坏消息。

诸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启蒙恩师暨长期密友、奥地利人哈勒的铁杆纳粹党人身份,达赖喇嘛亲兄参与谋杀不丹国王凶案,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与达赖喇嘛的密切关系,说明美国新闻界的“政治挂帅”原则。

1997年5月28日德国《明星》周刊文章《沾有纳粹污点的“英雄”》,披露了达赖的原“老师”奥地利人海因里希·哈勒的档案材料,证明哈勒原来是一名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纳粹分子。

此前,关于哈勒可能有纳粹背景的争论不时引起人们的关注,但一直缺乏文献性的依据,哈勒本人也坚决否认自己与纳粹有任何干系。然而,《明星》的文章说,今天在柏林的联邦档案馆里,找到了哈勒的原始档案。该档案共80页,其中记录:海因里希·哈勒生于1912 年7 月6 日,1938年5 月4 日加入纳粹党,党员号码为6307081 。同时注明:党卫军3 8 部队,番号为73896 。档案中有一份哈勒手写的简历,记载着他1938 年4月1日起在党卫军工作,并早在1933 年10 月就效力于当时在奥地利还处于非法地位的“冲锋队”——希特勒的第二个恐怖组织。在这份简历的上方还贴了一张他衣服翻领上带有纳粹标志的证件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柏林的历史学家和公认的党卫军问题研究专家海因里希·威廉为《明星》杂志鉴定了哈勒的档案。今天,在大量的档案材料面前,哈勒不得不承认自己那一段不光彩的纳粹历史。然而,《明星》的文章指出,“哈勒这个显然从没有被追究过其纳粹历史的人,毫无阻挡地上升为超级明星”。哈勒曾逃往西藏,并在1946年后一度担任过达赖的“老师”,之后又写了《在西藏的七年》一书,而备受西方一些人的推崇。《明星》的文章说,现在,好莱坞正投资6000万美元将该书拍成电影,“好莱坞今天推崇的‘西藏热’也已经被纳粹分子用来为自己做广告”。对于哈勒来说,关于他那段党卫军的历史的对质,只不过是一次转瞬即逝的震惊而已。在得知自己的纳粹历史已经被揭露后,哈勒轻松地说:“我们知道,这个很了不起的电影也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麻烦。”

哈勒的《在西藏的七年》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据称“已有5000 万人读过此书”。哈勒本人也因写作此书而获得了“人权卫士”的名声。特别是好莱坞最近投巨资将该书拍摄成电影,更使哈勒在西方世界受到“英雄”般的赞美。今天,在哈勒的真实历史公布之后,人们也许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下,像哈勒这样一个编造终生谎言、欺骗世界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人,其言论会有多少可值信赖的内容。既然哈勒会编造弥天大谎隐瞒自己的历史,人们又怎么能够相信他会对西藏的情况作出客观的描述和公正的评价呢?哈勒曾是一名纳粹党徒,而且是受到过希特勒亲自接见的“纳粹高层集团的宠儿”,其思想在多大程度上受纳粹思想支配尚需进一步研究,但是,这个纳粹党“昔日的忠实信徒”,在纳粹战败后的第二年即1946年,就逃到了拉萨并成为达赖的“老师”,人们不禁要问:哈勒的纳粹经历和背景是否会对他调教当时只有11 岁的达赖产生某些影响呢?

达赖喇嘛的启蒙恩师哈勒的铁杆纳粹党人身份东窗事发,是对达赖喇嘛领导的“藏独”事业的很大打击。对这一尴尬新闻,美国媒介的政治泰斗《华盛顿邮报》长期固守鸵鸟战略,坚决不予报道。一直要到好几个月之后,才在诸如影视娱乐之类的栏目中草草一句带过。如此沉默,实在是震耳欲聋。

基于同样的“政治挂帅”原则,不难理解美国主流传媒为什么在诸如达赖喇嘛长年接受中央情报局津贴、达赖喇嘛亲兄直接参与谋杀不丹国王凶案、下令在东京地下铁道释放致命毒气的日本“魔教”教主麻原彰晃与达赖喇嘛的密切关系等等有损“英雄形象”的事件上坚持保持沉默,对美国读者实施事实新闻封锁。

无情的事实是主要新闻媒体掌握着所谓“设置新闻议题”的权力,通过对消息来源和题材的取舍选择,“引导”或转移公众对特定议题的关注,并通过所谓“结构性消息封锁”,来封杀公众对其他议题的了解和关注。

美国媒体这次对西藏问题的报道,使他们所谓的“客观公正”暴露无遗。

达赖自从离开中国后,做了很多分裂国家的事情。他的所作所为,有两个令迷惑的保护衣,一是宗教,二是自由、民主、人权之类的口号。而这两件保护衣本来就是自相矛盾的。我们知道,欧洲历史上高扬自由、民主、平等旗帜的启蒙运动,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反对宗教统治。但是,达赖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将这两个东西随意摆布,披挂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变成当今世界所有反华势力利用的工具。

达赖如何在世俗政治的舞台上作跳梁小丑的事情,人们已经说得很多了。即便在他看起来地位最牢固的宗教领域,达赖同样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有人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了达赖与纳粹分子的密切关系。这篇文章指出,西方媒体在大肆宣扬达赖形象的时候,故意隐瞒了很多达赖极不光彩的劣迹,与纳粹分子紧密勾结只是一例,其他还包括与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的关系。但是,这篇文章对达赖与“奥姆真理教”首脑麻原彰晃的关系,讲述得比较简单。因此,本人决定翻一下达赖不算很远的陈年旧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赖与他的终身顾问,奥地利人海因希-哈勒(Heinrich Harrer),此人1933年加入冲锋队,1938年加入纳粹,在党卫军服役。

“奥姆真理教”被世人熟知,是因为他们制造的一起惨案。1995年3月,“奥姆真理教”在日本东京地铁施放毒气,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2004年2月27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13项罪名判处麻原彰晃死刑。2006年9月,日本最高法院驳回麻原彰晃的上诉,维持原判。

东京地铁惨案发生之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都把愤怒的矛头指向麻原彰晃以及奥姆真理教的时候,达赖却对日本共同社发表言论说,他认为奥姆真理教是宣传佛教教义的,麻原彰晃仍然是他的“朋友”。达赖的这番言论,当即引起世界舆论的哗然。达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因为麻原彰晃这个地地道道的邪教头目,其实是达赖的“学生”!如今,对于达赖这个极不光彩的劣迹,某些居心不良的国际媒体视而不见,仿佛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达赖曾经12次“访问”日本。据推测,早在1984年达赖“访问”日本的时候,当时29岁的麻原彰晃就有可能见过达赖。1986年,麻原彰晃去了一趟印度,回到日本后,正式成立“奥姆真理教”。1987年,麻原彰晃再次来到印度,与达赖见了面。在这次会见中,达赖对麻原彰晃说:“亲爱的朋友,日本的佛教已经颓废了,如果这样下去,佛教就会在日本消失。你要在你的故乡传播真正的佛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你明白佛的心意。你去做这个工作,我很高兴,因为这样你也帮助了我的工作。”也就是在这次会面的时候,达赖用“圣水”祝福了麻原彰晃,两人还成为“师徒关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赖对自己的邪教高徒非常满意,此后,一直到1995惨案发生的8年间,师徒两人见面5次,经常通信。1989年,麻原彰晃赠送给达赖10万美元。达赖回赠给麻原彰晃一份“证书”和推荐信。达赖在给东京有关部门的推荐信中,称麻原彰晃是“很有能力的宗教导师”,并称奥姆真理教是“传播大乘佛教”、“促进公共好善的”。达赖甚至还在信中要求东京有关当局“应当允许奥姆教派免交税收”。凭着这份“证书”和推荐信,“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成为政府正式承认的宗教团体,并且积累起大量资金,从事沙林毒气的研制和生产。

麻原彰晃在日本获得合法地位后,给达赖写了一封感谢信,信中说:“我的愿望就是西藏能尽快地回到藏人的手上,我将尽可能地提供任何帮助。”此后,麻原彰晃受达赖的指派,两次潜入我国西藏地区“传教”。麻原彰晃公开承认,达赖是他的指引人。奥姆真理教的教义、教规,大多来自于达赖这个宗教领袖。

对于达赖同麻原彰晃的关系,德国《焦点》周刊评论说:“没有达赖喇嘛的支持,麻原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他的教派帝国。他从一个江湖医生和小小的刑事骗子,在短短的几年内火箭式地上升为日本一个教派领袖也不会如此顺利,这是可以肯定的。”达赖之所以对麻原彰晃如此器重,除了从麻原彰晃那里拿钱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想通过麻原彰晃对日本的佛教实行“改革”。我们知道,日本的佛教与西藏佛教不同,与中国大陆的佛教渊源更深。达赖与麻原彰晃勾结的目的,无非是想在日本也建立一个支持“藏独”的亲信队伍。达赖的这个如意算盘,最终导致了一个邪教脓疮的溃烂。现代社会其他邪教组织都是残害自己信徒的生命,而达赖的高徒麻原彰晃建立的“奥姆真理教”是第一个向教派外的无辜者采取恐怖手段的宗教组织。

对于中国人来说,靖国神社问题一直是非常敏感的。日本本国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都会遭到中国人民的抗议。与中国建交或友好的国家,以及一切有正义感的政治人物,都不会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那里供奉着大量的刽子手和战争罪犯。但是,1980年,达赖居然作为一个宗教领袖,参拜了靖国神社。近年来,企图分裂中国的另一个跳梁小丑就是陈水扁,达赖与陈水扁的关系也是公开化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个企图分裂中国的野心家:达赖与陈水扁。

那么,达赖为何要在今年,在世界各地策动各种分裂活动呢?今年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是主要原因,但是,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动机。达赖与班禅是西藏最有影响的两个活佛转世系统,1989年,十世班禅圆寂后,达赖就企图操纵班禅转世灵童的选拔、认定。他甚至在这一重大事件上,与邪教首领麻原彰晃暗中勾结。1995年2月,就在麻原彰晃发动东京地铁惨案前一个月,他写信给达赖,认为他自己的儿子就是班禅的转世灵童。如果不是一个月后惨案发生,我们不知道达赖会不会把一个邪教首领的儿子变成班禅的继承人。当年12月,由西藏扎什伦布寺自主选定的十一世班禅正式坐床,达赖企图操纵班禅转世的图谋彻底破灭。

达赖今年73岁了,他不得不要考虑自己死后的转世灵童问题。按照达赖最一厢情愿的设想,在他死后,转世灵童可以在中国领土之外寻找、确认。那样的话,新的达赖就可以继承他分裂祖国的“事业”。但是,十一世班禅的确认程序,彻底打破了达赖的这个幻想。按照惯例,没有中央政府的确认,转世灵童是无效的。于是,达赖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自作主张,在海外找一个自己的继承人,却得不到中国政府和西藏人民的确认;二是宣布放弃达赖系统的继续转世。不管达赖最终会选择哪一个方式,在他死后,海外的藏独势力都必将因失去“达赖”这个金字招牌而日益式微,这个结果是达赖最为担心的。因此,我们也就能够理解,达赖为何要借助今年北京奥运会的机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拼命一搏,做最后的挣扎。所以他才会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然而,达赖的所作所为,离一个僧人应有的本分实在是太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