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四十一节 铸造坊风波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URL] 这一天,乔桥用过早餐,交代可人领着姊妹们去习练武功枪法,便带着两名亲兵出门,上马往铸造坊而去。 一进铸造坊,乔桥便觉出了今天有些异样。平时那叮叮当当、呼呼隆隆的热闹协奏曲听不见了,只隐隐从第四铸造间里传来一些人声。 乔桥加快脚步,往第四铸造间走去。一进门,便见整个铸造间里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这一天,乔桥用过早餐,交代可人领着姊妹们去习练武功枪法,便带着两名亲兵出门,上马往铸造坊而去。

一进铸造坊,乔桥便觉出了今天有些异样。平时那叮叮当当、呼呼隆隆的热闹协奏曲听不见了,只隐隐从第四铸造间里传来一些人声。

乔桥加快脚步,往第四铸造间走去。一进门,便见整个铸造间里黑压压的全是人,大约是所有铸造坊的人都齐集到这里了。

在铸造间中央空地,工匠们围成一圈,圈里是铸造坊副总管海安和他的两名亲兵,他们手中持着乔桥专门为朝廷和军中官员及警卫人员设计的短火枪,指着周围的工匠们。工匠们则个个朝圈中三人怒目而视。看样子形势已十分紧张,如不及时控制局势,可能立时就要有人血溅当场!

“海大人,把枪收起来!”乔桥威严地大声喝道,然后朝人群走了过去。

见乔桥到来,海安和他的亲兵只好把枪收起。两名亲兵跪下,海安则抱拳弯腰,向乔桥行礼,“属下参见督造大人!”

所有工匠们随后也都跪下,齐声道:“参见大人!”

此时,乔桥才看到,跪在离海安最近处的高麟赤着上身,结实的背脊上有几条鲜红的血印,看来是刚刚被鞭打的。高麟怀中,抱着一名瘦弱的工匠。那工匠全身僵直,双眼翻白,看样子是死了。乔桥想,这肯定又是海安这个王八蛋的杰作。对这个王八蛋,乔桥一开始就讨厌,早就想把他踢出铸造坊,只是碍于他是乌恒的人才一直留着。现在看来,该是狠狠教训或踢开这个混蛋的时候了,即算是得罪乌恒,那也没什么好说。

乔桥走到圈子中,指着高麟怀中的工匠道:“海大人,你且与我说说,此人因何事而死。”

海安直起腰来,看了一眼高麟怀中的死人,又斜了一眼乔桥,道:“禀大人,下官今晨来铸造间巡视,这狗奴才却还在床上躺着。下官打了他几鞭,他便死了。如此不勤王事的奴才,死了也是活该,这帮奴才却聚集起来,意欲借机生事,犯上作乱。幸亏大人来得早,否则下官可能已没命见大人了。大人可得为下官做主!”

乔桥“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海安,走到高麟身边,蹲下去用手将那名工匠大睁着的双眼轻轻合上,而后对高麟道:“高麟,你且将事情原委如实说与本官知晓。”

高麟看着乔桥,双眼发红,脸显愤怒,道:“大人,我等做奴才的命贱,死了也就死了,还有何话可说!”

乔桥摇头,道:“高麟,你且听好了,在本官眼中,人有贫富,官有高低,命却无贵贱。你说!”

听乔桥如此说,那海安急走上前,道:“大人,您不能……”

“怎么?”乔桥回头瞪了海安一眼。海安没趣而无奈地退了回去。

高麟看着乔桥的脸,半晌,咬咬牙,将死者放于地上,站起来道:“大人既如此说,今日高麟便豁出命去。”高麟指一指躺在地上的死者,继续道:“大人,此人名叫闻风,原是我高家家将,与高麟自幼情同手足。闻将军半年之前便已染重病,行动不便,无法正常劳作。可这位海大人,每日偏逼着闻将军做粗活重活,还令膳食房克扣其食粮。平日里,他强逼我等健壮者起早贪黑,我等均忍气吞声,可昨晚闻将军口吐鲜血,卧床不起,今晨他还强令其起床劳作,并将其活活鞭死!大人,人身血肉之躯,均是父母所生,可高麟不知这位海大人,心中竟还有没有半分人性!”

高麟一番话,将一旁的海安气得直叫。他拿出鞭子,冲上前去,就要鞭打高麟,“狗奴才,竟敢血口喷人!”

乔桥一伸手,抓住了海安扬起的鞭子,喝道:“海大人,放开你的鞭子!”

那海安不想放开鞭子,可拉了一下,又拉不动半分,气得胀红了脸,样子极是尴尬。僵了半晌,只好悻悻地松了手。

乔桥倒提鞭子,对海安一指,大声喝道:“大胆海安,给本官跪下!”

海安吃了一惊,道:“乔大人,你不能……”按太平国规定,朝中王以下官员,无论上下级或平级,互相之间任何时候都不能行跪拜礼。

乔桥脸色一寒,目光含怒,厉声道:“跪下!”

海安见乔桥声色俱厉,心里一害怕,双腿一软,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来人,给我把他的上身衣服退了!”乔桥朝身后的两名亲兵喝道。

海安见乔桥要打他,一面忙给乔桥跪拜,一面叫道:“大人,您不能鞭打朝廷命官!大人,就饶过属下这回吧!大人,属下再不敢了!”

乔桥心中怒极,鞭指海安,喝道:“你这没人性的狗东西,现今知道要本官饶你。你鞭笞工匠时,可曾饶过他们?一个病重垂危之人,你也下得重手,竟将其活活鞭死!今日本官要不教训于你,也不见得这荡荡乾坤还有天理!”

此时,两名亲兵已强行将海安上向衣服退去,并牢牢按住海安双肩,不让其挣扎。

乔桥举起藤鞭,照着海安裸着的脊背刷地就是一鞭。只听“啪”一声脆响,那海安的背上便起了一条鲜红的血印。

旁边围着的工匠们轰然叫好。

“哎哟!”海安却杀猪般叫将起来,“大人,饶了属下吧,属下再不敢了!不敢了!”

乔桥喝道:“记着,这第一鞭乃是为今日被鞭死的弟兄讨还公道。还有第二鞭,是为平日被你鞭笞的弟兄讨还公道!”说完,乔桥高举藤鞭,狠狠地抽将过去。

这第二鞭比第一鞭更重,那海安痛得整个脊背都弓了起来。

乔桥抽完,将鞭往地上一扔,喝道:“给我滚吧!你也勿须再回来,本官将奏明圣上,革去你铸造坊副总管之职。”

这回,海安没有再叫,站起身来整好衣服,带着两个亲兵,一声不响地走了。临出门时,海安回头盯了乔桥一眼。

乔桥看得出,海安那回头一眼里尽是怨毒,心想,这王八蛋肯定会去乌恒甚至皇帝那里告自己的状。但他却也不在乎,现下那皇帝和乌恒都还用得着他,不会重责于他。

看着海安离去了,乔桥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转头对工匠们道:“各位弟兄,开工吧。高麟兄弟随我出去,择地将闻将军葬了。”

见乔桥为他们出了气,工匠们心中感激,听乔桥要他们开工,便即散去,各自干自己的活。高麟将闻风的尸体抱起,随着乔桥出门。

出得门来,乔桥叫两名亲兵合乘一匹马,将一匹马让与高麟。高麟抱着闻风上马,一行人便出城而去。

到了城北郊野,乔桥和高麟选了一处向阳的小山坡,将闻风葬了。

葬完闻风,高麟突地向乔桥跪下,道:“高麟永世不忘大人恩德!往后,高麟的命便是大人的,大人有用得着高麟之处,水里来火里去,高麟决不皱眉!”

乔桥忙将高麟扶起,道:“高麟兄弟,何须如此。起来坐下,我与你说说话。”

高麟站起来,恭敬地道:“大人请坐,身为奴才,岂能与大人同坐。”

乔桥双手在高麟肩头一按,道:“说甚么主子奴才,在我眼里,人均无贵贱。坐,坐!”

二人在山坡上坐下。乔桥道:“高麟兄弟,你我年纪相若,往后,人前你依旧称我大人,人后你我则兄弟相称,如何?”

高麟一听,脸显惶惑,道:“这如何使得?大人乃朝中高官,小人如何高攀得起!”

乔桥一摆手,道:“甚么大人小人,我这个所谓大人心底里不喜这个。”

高麟见乔桥说得自然而真诚,翻身对乔桥拜道:“如此,高麟终身奉大人为兄长。兄长在上,且受小弟一拜。”

乔桥将高麟扶起,道:“兄弟,据那海安所言,你家昔日乃雄霸北边之部族首领。今日你对海安欺压你等工匠极是不愤,为兄问你,昔日贤弟可曾有过欺压族人之事?”

高麟想了想,摇摇头,道:“家父待族人极好,小弟我亦从未有欺压良善之事。”

乔桥又道:“那为兄问你,灰麟族中可有贫富之分?”

高麟道:“那自然是有的。族中亦有衣不蔽体食不裹腹者。昔日在家时,小弟见到这等人家,每每周济些钱粮。只是这等人家也不在少数,如遇天灾,周济也周济不过来。”

乔桥道:“贤弟可曾想过,同是灰麟族人,为何贫富不均?那些辛苦劳作之人,缘何衣不蔽体食不裹腹?”

高麟摇头,不明白乔桥所问的问题,也不明白乔桥为何要问他这些。

乔桥想了想,觉得现在跟高麟说这些,他的确是难以明白,只能往后再慢慢跟他说。于是道:“贤弟,有许多事为兄往后再与你细说。你且记住,人有贫富,然决无贵贱。现今铸造坊工匠,多是你昔日部将,你能如兄弟般善待。往后,待天下贫穷善良百姓,亦当如此。”

高麟点点头,道:“小弟谨记兄长教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