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是疯子?  

受伤的翅膀1 收藏 0 17
导读: 库爽生   12月8日的《新京报》报道:“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绑架进京上访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听说过多次。但是,每次读到这样的报道,我内心涌动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和荒诞感。   一个贫苦的农民进京上访,并不是像一些公务员满世界考察,吃喝玩乐全报销,还有出差补助。农民是自掏腰包,上访的经济成本是很高的,乘车、住宿、吃饭……上访期间的费用,要消耗几亩地


库爽生


12月8日的《新京报》报道:“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绑架进京上访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听说过多次。但是,每次读到这样的报道,我内心涌动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和荒诞感。


一个贫苦的农民进京上访,并不是像一些公务员满世界考察,吃喝玩乐全报销,还有出差补助。农民是自掏腰包,上访的经济成本是很高的,乘车、住宿、吃饭……上访期间的费用,要消耗几亩地“汗滴禾下土”的收成?每一分钱都是他们的血汗钱。因此,他们绝不会轻易进京,一般都经过了长久的思索、反复的权衡。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哪里会长途跋涉进京?按理,对于该镇辖区农民的诉求,镇政府应该给予解决。你们是为农民服务的服务型政府呀。农民舍近求远,越级上访,就是因为你们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对你们失望了,而又明知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高度信任我们的党会为老百姓说话办事谋幸福。《东方红》这首不朽的红歌,中国中老年农民都会唱呢。


但是,这些朴实的农民万万没有想到,毅然赴京讨说法,行使一个公民正当的政治权利,却被镇政府强行抓回送进了精神病院。就这样,一个到北京,而并不是到东京或纽约上访的中国农民,被自己的“父母官”当成疯子,关进精神病院,失去了自由。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人都说,现在社会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看看把上访农民强扭到精神病院的那个镇政府的匪夷所思、匪夷所做,不由你不信。这样的现实,比西方现代荒诞派小说更荒诞,更“黑色幽默”。


我疑惑:该镇政府官员和那些赴京上访的农民,究竟谁会疯子?就凭农民是到北京上访,是去寻找共产党,寻找工农的靠山,说明他们心里装着共产党,同时也就说明他们不仅精神而且感情都非常健全。而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正常人当疯子的人,应该在精神上存在障碍。谁是“疯子”,一目了然。


太多的荒诞,令人发晕,难免有“神经错乱”的感觉:理智被疯癫绑架,正义被邪恶绑架,真理被谬误绑架,善良被恶毒绑架;笑贫不笑娼,鄙廉不憎腐,糜烂是快乐,野蛮是勇敢,文明是落伍……


话说远了,还是回到正题。戏曲《徐九经升官记》中,明朝知县徐九经唱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徐九经是封建社会的基层官员,比乡镇级别还高一级,尚能有为民做主的思想觉悟。可是,那些把进京寻找共产党诉说心事的农民当作疯子而理直气壮地关进精神病院的镇政府官员,不仅不为民做主,而且还剥夺了他们自己为自己做主的权利。这样的基层官员,倒真是应该回家“卖红薯”。


嘘,小声点,小心他们把你强行扭送疯人院,那你就没有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的自由啦!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