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二卷 第二章 柳林之战(2)

东风西风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6.html[/size][/URL] 三十名华族斥候几乎是同时从草丛中突然站起,每个人手里都是一把拉开的强弓,弓上是闪着寒光的铁箭! 几乎是同时,三十个人手指一松,三十道乌光带着厉啸破空而去…… 二十多个狼人在急速的奔跑中表现出了他们敏捷的反应,在一看到草丛里突然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6.html



三十名华族斥候几乎是同时从草丛中突然站起,每个人手里都是一把拉开的强弓,弓上是闪着寒光的铁箭!

几乎是同时,三十个人手指一松,三十道乌光带着厉啸破空而去……

二十多个狼人在急速的奔跑中表现出了他们敏捷的反应,在一看到草丛里突然立起的人类的同时,他们对危险天生的反应就让他们的脚步在奔跑中改变,因此三十道来自人类强弓射来的乌光,只是射倒了十几个反应略慢的狼人,而且其中只有7,8个是命中要害的!剩余的狼人在危险的刺激下,居然在已经是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还能加速,他们的身体在空中飞跃!

没有来得及射出第二箭的华族斥候有6,7个人被空中跃起的狼人一口狠狠的咬在头颈脖子上,其他反应块的已经翻滚在地面,和这些凶悍的狼人绞成了一团!

“火牛”只看到一道凶悍的黑影扑向自己,急切间来不及拔出背后腰带上的战斧,手里的长弓已经狠狠的向着黑影张开的满是獠牙的嘴巴刺去,那个黑影居然“卡”的一口咬住了长弓的一头,带着巨大冲击力量的身体一下子把身高体壮的“火牛”撞翻,“火牛”侧身倒地,手里顺势前送,长弓被狼人咬住了的那一头更好顶住了对方利齿的合齿一击,但是狼人一抓下来,他手臂上还是挨了一下!但是一个右滚身他终于还是脱身出来,右手也已经抽出了背后的战斧,但是在左边的狼人已经甩开了挡住了自己利齿的断折长弓,趁着右手拿武器的人类不顺手,狼人脚下发力,再次扑了过去,却听到利刃破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狼人清晰的感受到一枚尖利的东西从自己的耳朵里穿入了的脑中!

狼人带着箭杆一头扑在地上!

还躺在地上的“火牛”来不及感谢远处及时发箭救了自己的“鸭子”,眼睛就看到了地面一条狼腿,他手里的战斧大力挥出,锋刃过处,狼腿断折,一个狼人低吼一声歪倒在地,一下压在他身上!“火牛”蛮性上来,从背后一把搂住狼人的头颈,就看到“睡不够”从地上跃起,一匕首已经刺入狼人胸口!他在背后已经使劲,“卡”一声颈骨断折的声音传来,这个狼人终于死透了!

“火牛”甩开狼人尸体爬起,和“睡不够”跑向被狼人肚子扑在地上的“黑皮”,“火牛”战斧一挥,侧面砍向狼人,狼人急扭身,肩头还是中了一下,得以缓过来的“黑皮”手里的一把短刀狠狠的刺入了狼人下巴,灌脑而入!

而另外一边,“狂风”手里两条短铁矛大力抽出,双矛打在一个狼人的长长嘴筒上,满口狼牙合着鲜血已经飞向空中,“狂风”在一个转身,左手短矛刺出,穿透狼人的心口,右手的短矛借着一转之势,已经脱手飞出,从背后扎在一个狼人的身上,但是这个凶悍的兽人疼得大吼一声的同时,还是一抓划开了穿着轻甲的人类的肚子,这才一头栽下来!

“狂风”发狂了似的大吼一声,单矛扑向了另外一个狼人一口要断了自己族人喉管的狼人,狼人也张开了带着血肉的大嘴扑了过来,一口咬向了这个人类的喉管!没有看到一匹马已经冲了过来——

“风中飘发”一夹马腹,胯下马加速,一声闷响撞开了狼人,一探身手里的刀挥出,身在地上打滚的狼人徒劳的伸出狼爪想要阻挡住这个人类手里的利刃,却听到“嚓”一声想,爪子已经离开了身体,“狂风”手里单矛挥出,狠狠的打在狼人的头上,狼人头骨爆裂,四肢抽搐,终于不动了!

生死只在一瞬间的混战只是那么三分钟都不到就已经结束了,但是似乎都已经耗尽了力气的华族战士几乎都在这一刻软倒在了地上!

“大眼”和“鸭子”从马上下来,走向了那些还在伤重还没有死透还在呻吟却失去了战斗力的狼人,挥手一刀让他们彻底的死透,以防他们还会突然跳起伤人!

只有游目四顾的“风中飘发”手里还是握着砍刀坐在马上。他已经看到了地面上那几个没有了头颅的族人——在半个小时前,他还和他们一起商量着怎么引诱这些半兽人进到埋伏圈来,但是现在他们却惨死当场——但是,除了悲伤,他还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十几岁还是少年,在大人的带领下和自己的同伴一起学习狩猎和在山野中生存,他却和大队失散被一头孤狼盯上时候的感觉很像!

有风吹来!他握着手努的手掌紧了紧,目光看向了左侧一处有些起伏的野草,但是,异动却是在右后侧!一个豹人从草丛里跃起,超卓的弹跳力让他一下就飞跃在空中,双抓合击,拍向“风中飘发”还没有来得及转过来的脑袋……


华族近五千战士驻扎地,大帐如同一片一片的云朵,布满了这片水草丰美的小湖泊边沿。他们已经在这个离柳林部城寨只有三天路程的地方驻扎了两天了!

被任命为大长老下属军务长老的“流水”撩开大帐的门,一眼就看到了胡子拉杂满脸疲惫靠在了卧榻上的大长老,他犹豫了一下。

—路上,4天的时间里,大长老几乎就没有能够完整的休息过,一直在和各个长老开会,或者是独自研究着斥候不断传回来的消息,用以判断半兽人的攻击目标到底是那里;这个也是目前大家都不能确定的事情。因为,在四天来,他们一共派出了两次的斥候队,但是第一次派出去的侦查方向为柳林部的斥候队在规定的时间里一个人一匹马都没有回来,于是马上又派出了第二批的五队人马,并且给每队人马配置了本来就少的铁箭头利箭和强弓,还要求每个斥候队不得和半兽人接战,一 侦查到消息要马上赶回来!

看着睡着了仍然是皱着眉头的“立熊”,“流水”也不由得在心里深深的叹气。因为按照过去的惯例,大长老新任,可以得到前任大长老指导和传帮带的,时间大概是半年左右。可是,现在前任大长老“白头”身体不好,最重要的是,此刻一百年来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半兽人突然对华族对人类发起了攻击……

“流水”想到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咳嗽了一下。

“立熊”一下张开了眼睛,扭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助手。他有些吃力的翻身下了榻,用手抹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了,目光看着“流水”。

“放出去的五个斥候队回来了两个!”“流水”开口道:“一队是侦查通向高原部道路的!另外一队是侦查通向山居部道路的!”沉默了一下,他才继续道:

“只有探查通向柳林部道路的三队斥候队还没有返回!但是根据这两次派出斥候队得出的情况,我觉得我们可以作出对半兽人攻击方向的判断了!”

起了身在看着地图的“立熊”把两块石头放在了通向了高原部和山居部分别通向柳林部的两条道路上,目光转向了剩下的三条路上,沉默了一下,才问:“按照出发前的命令,所有斥候队应该是在今天太阳落山前回来的是吗?”

“是的!”“流水”点点头,看着憔悴的“立熊”,接着道:“现在太阳快要落山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脸色不由得大变!

“立熊”咬了咬牙,脸上的咬肌在滚动,他开口道:“全体准备,携带干粮和武器,我们准备连夜出发!”


“半兽人来了——”喊声在村落中响起,“灰鹰”已经带着战士冲向了山道要害处的城寨,就在路上,他一连串的命令已经发出,等到站在了城寨高墙上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半兽人!

如血的残阳下,队列整齐的半兽人盔甲齐整,刀枪如林,身高体壮,身上全部是黑色的铁甲铁盔,此刻就是那么无声的站在那里,像是一群蓄势待发的野兽,此刻的安静,只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猎杀更加激烈!虽然隔了很远,但是,在这整齐的阵势中,还是有着浓浓的杀气逼压过来!

“灰鹰”心里觉得一阵凉气渗透全身!看一眼身边才做了爸爸两三个月的“快马”,只见他握着长矛的手因为用力,指关节已经有些发白,而一张黑脸,已经有些变白。而他身边的那些战士,也因为紧张而有些战抖!

“灰鹰”深深吸口气,气沉丹田,终于让自己紧张的心情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但是背后却有一个声音传来……

“听…听说…半兽人…喜欢…吃人!我…”城寨高墙上,不知道那个低声的对自己的同伴道。

“嘘……”他的同伴制止了他!

“灰鹰”长出一口气,开口道:“各位老哥们和小子们,我‘灰鹰’他妈的现在很紧张!”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消除掉自己部落中战士的紧张情绪;他接着道:

“我‘灰鹰’10岁开始打猎,杀死了无数了野狼野猪,也杀死过两头黑熊,但是,我还看到过我自己的朋友,非常好的一个朋友,被野狼杀死了,拖走了!等我找到狼窝,他只剩下了一个头颅!”他大声道:

“知道我‘灰鹰’怎么做的吗?知道吗?”

“杀死野狼!”背后和身边的战士们齐声的大吼道!

“是的!”“灰鹰”大声的道:“我们就把这些半兽人当作野狼黑熊老虎!他们会吃人,可是,我们也可以杀死他们!”

在他话音才落的时候,城寨下方远处的半兽人大阵中也发出了怒吼声。

“吼——”一声带着杀气的吼叫震得连夕阳似乎都被吓住了,因此一下子就没入了群山中。

那一声长吼停下的时候,半兽人的方阵开始移动。

“嗵!嗵!嗵!嗵!嗵……”半兽人迈着整齐的步伐平端着手里的武器,一步一步的向着城墙走了过来!越来越近,晚霞的余晖下,城寨上的华族人,已经可以越来越清晰的看到这些兽面人身,如同地狱恶魔一样的家伙狰狞的面容!

“握好你们手里的武器!”“灰鹰”扭头对身边再次紧张起来的族人大声吼道:“你们他妈的难道都是胆小鬼吗?”他满意的看到,族人们怒视着自己的目光,他这才点点头,接着大吼道:

“看我做什么?给我看着城墙下面的半兽人!注意看他们的行动!想活命的就给我仔细看清楚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城寨下一步步走近的半兽人方阵。

“在走近点,在走近点!”“灰鹰”看着那些云梯队,他可以辨认出那些抬着云梯的主要是高大强壮的狮面人,而每一个队中,还有豹人,他们手上都是利于携带和近身战斗的短兵器,看来登城战的主力会是这些豹人!

果然和几个逃出来的高原部小伙子说的一样,接着他们应该是要由弓箭手上来放箭了吧?

就在“灰鹰”再次在嘀咕着让这些半兽人在靠近一点的时候,半兽人在华族强弓射程外停下了脚步,原本落在最后面的狼人弓箭手整齐的从云梯队之间穿过,走到队伍的最前面站定!

在晚霞的最后一点余晖下,精于弓箭的“灰鹰”脸色变了,侧身大吼对城头上的战士大吼道:“敌人使用的是比我们射程远的强弓和铁箭!‘快马’,‘牛头’带你们的百人队下城墙!”他转身向自己内城城下大吼道:

“重型盾牌,上!保护我们的弓箭手!”

“快马”大声吼叫着“我们向这边退下城墙,动作快!”,他的百人队已经沿着阶梯快速的撤了下去;另外一边,“牛头”百人队也从另外一边的阶梯快速的下撤,而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重型盾牌被另外一队战士抬着从中间的阶梯送上了城头。

在华族人的城头上乱纷纷的时候,半兽人的第一波箭雨离弦,带着死亡的呼啸破空而来!


“风中飘发”看到了马下伙伴突然而起的惊悸表情,他来不及想什么,在马上一歪身,借着自己的肩头重重挨的一下,一下扑倒在地上,一只脚还套在马蹬里,可是受惊的马儿显然也伤到了,悲嘶一声撒开四蹄就跑,被拖带着的“风中飘发”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脑袋预防被石头硬物伤到自己,可是他眼角余光看到一条影子一下扑在马儿的脖子上,马儿前扑,突然间被停下的他一个打滚,还没有能站起,一个金色的影子一下把自己按在了地上,一股子野兽嘴里喷出的腥臭气息扑鼻而入,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张牙怒视浑身杀气的豹人!

“冬木富,休曼!”豹人一只爪子按在“风中飘发”脖子的大动脉上,猫科动物可以伸缩的锋利爪子就轻轻的切在搏动的血管上,目光中带着轻蔑,嘶哑的低声吼道——只要豹人愿意,爪子可以轻易的切断“风中飘发”的血管!

急忙围上来的华族战士虽然听不懂豹人嘶哑的低吼声是什么意思,但是对方的架势却是让他们不敢乱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