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5集、任睿献计杀李特 陶侃乘胜灭张昌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李特进据少城后,谋取太城。罗尚凭城固守,因此两军相持不下。时日一久,流民军粮草渐渐供给不上,李特又严令流民军不得虏掠蜀民,实在不得已,只好杀取战马以供军需。蜀民见流民军如此有纪律,非常感慨,于是都牵羊担酒,来向李特表示归顺。李特大喜,遣使安抚蜀民,又因军中粮少,就将六郡流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李特进据少城后,谋取太城。罗尚凭城固守,因此两军相持不下。时日一久,流民军粮草渐渐供给不上,李特又严令流民军不得虏掠蜀民,实在不得已,只好杀取战马以供军需。蜀民见流民军如此有纪律,非常感慨,于是都牵羊担酒,来向李特表示归顺。李特大喜,遣使安抚蜀民,又因军中粮少,就将六郡流民分散到蜀民土堡中就食。

李流谏道:“各堡蜀民才刚刚归附,人心还不稳固,应令土堡中的大户将子弟送来城中为人质,聚兵自守,以备意外之变才是。”

李特道:“各土堡蜀民在我穷困之时投附于我,正当以诚相待,如令他们送子弟为质,反会因此而生怨恨,于我不利。”于是不从。

李雄也谏道:“纳降如待敌,蜀民刚刚归附,还不可轻信。”

李特怒道:“大事已定,只应安定民心,如今反而对他们横加猜忌,是要使他们离开我们去叛乱吗?”终究不从。

再说罗尚被流民军困在太城,长久得不到补给,粮草也缺,时值西晋太安二年(公元303年)春初,正是成都飞雪,天寒地冻之际,官军饥冻交加,又怕李特攻城,都冒着风雪守立墙头,困苦不堪。罗尚无奈,只得遣使来向李特求和。

李特叱道:“我六郡流民只因灾乱,才不得已来到巴、蜀谋生,人怀桑梓,谁不愿回?但往日初到,为了口粮,一家四处分离,被人雇佣卖力,又值秋雨绵绵,只能乞求冬作成熟之后上路。我前曾多次向罗尚求情,但终究不得所请,反而催逼盘剥,欺人太甚!鹿遇猛虎,若是无路可走,也将拼死一斗,我流民又岂肯延颈受刀,任人宰割?罗尚若能听我前言,放宽期限,使流民得以从容整理行装,不过九月过完便能聚集,十月也就可以上路返乡了,事情又何至于此呢?你且回告罗尚,我既已起兵,绝无停歇之理,罗尚若能献城出降,尚可留他一命,否则,打入城去,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使者抱头窜鼠而退,回报罗尚。罗尚无奈,只得飞书洛阳,急向晋廷求救。

这时的晋廷已是长沙王司马乂当政了。长沙王得报,立即奏报天子,诏命荆州刺史宗岱,立即出兵西援。宗岱于是即以建平太守孙阜为前锋,率水军三万,火速西进,并遣军使飞报罗尚。

罗尚大振,即时传告城中诸将,好生固守,待援军一到,便向李特内外夹击。

益州兵曹从事、蜀郡人任睿进计道:“我有一计,无需援军到来,便可除了李特。”

罗尚问是何计。

任睿道:“我知李特现在也正缺粮,因此将其部众分散到各蜀民土堡中就食,骄怠无备,这正是天亡李特之时。可因援军将到,趁此密结各处堡民,刻期同发,内外夹击,必破李特。”

罗尚疑道:“各处堡民都已投附李特,岂会与我们同谋?”

任睿道:“前者,李特强我们弱,蜀民为安生之故,才不得已投附李特;现在,我们的援军将至,则是我们强李特弱了。我本是本地蜀人,与各处土堡素有交情,即当出城,晓以利害,令其改弦更张,助我击贼,无患而无不利。”

罗尚大喜,就将任睿装在一个箩筐里,趁着黑夜,将他吊出城外。

任睿进到土堡,即密召各堡堡主,唬道:“朝廷以孙阜为前锋,率荆州十万军水陆来援,不日将到,其势必灭李特,你们若不就此更张,不免要遭灭族之祸了!”

各堡堡主大惧,都泣道:“前时流民强悍势盛,我们怕遭到虏掠,才不得已投附他们。万望任从事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为我等众生解祸呀!”

任睿道:“既然你们愿意悔过,便须依从我计,不但可以免祸,而且还可立功。”

各堡主都倒葱般说道:“愿从,愿从!”

任睿大喜,说道:“只需如此如此,就在二月初十这日,共击李特。”趁着黑夜,射书入城,将各堡情形报知罗尚,不在话下。

却说李特也知孙阜的援军将要到了,怕两面受敌,就想在孙阜到来之前攻破太城,于是每日派出一军去太城下叫骂,想诱罗尚出城。可罗尚就是不为所动,坚守不出。李特便想强攻,聚众正议,却报罗尚尽率城中兵出了太城,列阵叫战。这日正是二月初十!

李特也即率众出少城,列了阵势。各堡蜀民也都来向李特请战。李特大喜,因蜀民体弱,遂令列于阵后。阵势已毕,罗尚、李特各自打马向前。

罗尚施礼道:“朝廷以孙阜为前锋,率军十万,不日将要到了,你当早降,迟恐有悔。”

李特道:“使君若能杀了辛冉来降,我必厚礼相待。”

罗尚大怒,喝道:“我乃朝廷大员,岂肯降汝流贼?我好言劝你不听,终叫你玉石俱焚!”

李特也大怒,向后喝道:“谁先出阵,擒此老贼?”

李流闻声,大喝道:“玄通来也!”骤马挺枪,直奔罗尚。

罗尚见了,并不迎战,拔马急退回阵,却令军中摇出一面虎头旗来,大叫:“任睿何在?!”

任睿正隐藏在蜀民阵中,闻声应道:“任睿在此!”声如巨雷,即率蜀民猛击流民之后。

流民不料竟有此变,措手不及,阵形大乱。罗尚见状,率辛冉、李苾、费远及督护常深、何冲等数路齐进,前后夹击,流民大败。李特溃围而逃,迎面任睿赶来,劈面一刀,砍死李特。李辅、李远急来抢尸,也被蜀民一齐涌上,乱刀砍死。李流大惧,急收了流民残部,弃了少城,退回到绵竹赤祖大营。检点人马,死伤近半,哀声相接。时因李特被害,军中无主,李流于是自称为大将军、大都督、益州牧,令三军挂孝,为李特、李辅、李远及阵亡流民举哀。又防罗尚来袭,李流遂与李骧保守东营,令李荡、李雄保守北营,互为救援之势。

罗尚大获全胜,收复少城,令将李特、李辅、李远三人首级斩了,传送洛阳,焚尸扬灰。聚集众将,再击李流。任睿道:“李流与李荡分据二营,成犄角之势:攻其东营则北营来救,攻其北营则东营去援,势难齐取。依我之计,不如明遣一军猛攻东营,却暗伏一军去袭北营。北营见东营遭到攻击,必来救应;只待北营兵一出,伏兵便可趁机夺取北营。然后再以北营之兵来取东营,破之必矣。”

罗尚依计,遂令督护何冲率三千军去袭北营,督护常深、涪陵令药绅率一万军去攻东营。流民军刚遭大败,军心不振,李流率众拒战,渐渐不支,急令李荡来援。李荡遂使苻成、隗伯留守北营,自与李雄去援东营。

当时,何冲正伏兵于北营之外,见李荡、李雄率军去远,即出抢营。苻成、隗伯只有五百兵守营,忽见官军大至,无不惊骇,都弃械请降。何冲大喜,正待入营,却见一位女将奋厉而出,擐甲执矛,挡住去路;随从数十女兵也一同冲出,立杀走在前面的官兵十余人。官兵猝不及防,大惊急退。视之,原来这位女将却是李特之妻罗氏。

苻成、隗伯大怒,一个持矛,一个舞刀,一齐来战罗氏。罗氏前遮后挡,左挑右刺,力战二人,毫无惧色。战了十余回合,被隗伯斜刺里劈出一刀,直奔罗氏面门;罗氏闪避不及,刀尖划破左眉,血泪交流。罗氏不但不退,胆气越壮,拼死战住二人,喝其众道:“今日有死而已,岂可屈膝求生?”寨内将士立时醒悟,又都拿起刀枪,把住寨栅,共拒官兵。但毕竟寡不敌众,战不多时,营寨眼见要破。正危之际,一支军马旋风杀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