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知青“招欠”引来“麻烦”

tjzqb2008 收藏 38 193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0_9532_8409532.jpg[/img] (三)原来这里也有“战争” 我所在的大队,是原60年代初期为表示同东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友好而建立的“中X友谊葡萄园”,后来由于同苏联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国家关系紧张,在60年代中期同相隔四华里中间隔着一个村庄的“省人委农场”、“市委农场”“市人委”等五个小农场合并组成了现在的大农场,在当时最大的“中X友谊葡萄园”就委屈成了组建后农场一个最大的大队,这个大队有相对的独立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令我留恋的“知青”年代(三)

(三)知青“招欠”引来“麻烦”

我所在的大队,是原60年代初期为表示同东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友好而建立的“中X友谊葡萄园”,后来由于同苏联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国家关系紧张,在60年代中期同相隔四华里中间隔着一个村庄的“省人委农场”、“市委农场”“市人委”等五个小农场合并组成了现在的大农场,在当时最大的“中X友谊葡萄园”就委屈成了组建后农场一个最大的大队,这个大队有相对的独立性,自己的学校、机务队、保健站、畜牧队另外还有保留下来的南北与大礼堂小礼堂相连的两个二层的办公楼。尽管已经不是独立的农场,内部特别是外部仍然习惯地叫它“葡萄园”或简称“中X”。

“中X”的位置处在农村村庄的包围中,南相隔10华里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杜星镇,这个镇有一个“X姓”可是了不起,出了日伪时期的市长,在建国初期中共和国民党各有一个副部长级是该镇的“X姓”。 “X姓”内部一共有三类,一类是官僚土豪恶霸;一类专门经商;另一类属于教育世家。该镇远近文明,相当数量的人比较厉害。每年葡萄收获的季节总是夜里要来若干拨,都是几个人赶着大车到地头旁若无人地整筐整箱的拉,谁阻止就打谁;“中X”的东北三华里是一个乡政府所在地肖村,肖村挺大拥有两千多个劳动力,14个生产小队,肖村的人与杜星镇的人相比属于比较温和的;西北大约五华里是何庄和赵庄,那里的人基本不生事的。

周家庄与我们隔路相连。该庄同肖村大小相当也是拥有两千多个劳动力,但生产小队少于肖村有13个,周家庄的人可是了不得,由于当初建立“中X友谊葡萄园”时征用他们的3000亩土地,所以该庄的农民将“中X”当成了他们的大后方、大仓库,几乎家家的猪舍是用我们葡萄架的石头或水泥架竿搭建的,使用的背筐几乎全是用搭葡萄架子的铅丝编制的,所以“战争”的双方是“中X”对周家庄。

据老职工讲述,每年由于“战争”双方都会造成有“伤员”被担架抬走的,但至今还没有发生过死人的情况。

我们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待那时的所谓“战争”绝大多数是属于公有同私有之间的物质“争夺”,个别的属于“招欠”。

“三夏”后,进入了果木的生长和灌浆期,此间也是喂养牲畜草类的生长期。

每年的“看青”任务是比较艰巨的,这自然会有我们知青。熟话说:“出生的牛犊不怕死”,在知青这个群体中表现得更加“淋漓至尽”。

我们每一个“看青”人员都自己准备了是有一米长短的“白蜡杆(是北方叫白蜡的树,该木质硬且有弹性,是打人的好工具。)”加上镰刀。

一日下午,我独自在南端“巡逻”,南端隔着铁丝网和一条有7米宽但水不很深的护园小河。对面地里有周家庄的二十几个农民干活。此时我突然发现在我的东面大约一华里,有两个周家庄的农民,各扛着很大垛的草从我们的地里翻铁网跨小河后一步一步地向这边走来。我这气大了,暂时压住气等着,两大垛快到的时候,我越过鄣碍站在了土路上,待两大垛到了我跟前的时候,我两下将草掀到地上,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就用镰刀将“绕着”打开然后用手将草散开……。扛草的两个人到是没有说什么,地里的人可不干了,“TMD太欺负人的,苞了他B养的”,其中的十几个农民举着锄头就往这里跑,瞬间我意识到,坏了!此事糟了,要挨重打了,正不知如何,突然对方地里一知青摸样的哥们喊到:“还不快跑!”,是呀,跑吧,我叽里咕噜地翻入我们的地界,没想到追赶的人也跟了进来,没办法再往撤退200米,一看不追了,还好象得找回点面子,就冲追赶的人假星星地耍了耍“威风”。

这是我“摘面”的事情之一,好家伙传得真快,几天后我去场部,一新生力量的知青副场长见到我取笑的说:“我们哥们太棒了,遇见‘敌人’后撤200米~”。

一个周末,在回家前,铁哥们张聿光将一大捆小葱递给我说是给我妈带回去。我想也没想就收下了。

星期一的晚上,我下班回宿舍,远处一看黑压压的一群人堵在了我们小队的门前,我不敢往前走了,知道又出了事。相反的方向也发现有一群人,我判断后者肯定是我们的人,就靠了过去,到跟前看到有宫书记、团支部的薛书记等有二十几个人,一问才知又打架了。我问一个知青:“什么原因呢?”因为我来得晚,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咳!反正发生的这种“战争”太多了.....。

月光下,对方走过来三个人,我一看认识其中的领头人,是习武的“周大刀”一身习武时的装束。那家伙真厉害,习武之人么不怕你人多势众,没有几句话就动起手来,“周大刀”不知深浅,也不认识新来的宫书记,想“撩倒”几个没成,双方可就乱了,还好他们后边的人没敢继续过来,我先仔细观看,呀!宫书记的斯文没了,变成了似如“斗士”,薛书记也是如此。那三个都是习武的,出手很厉害,但宫书记是特务连转业的也不含糊。我心里害怕也搭不上手,只是傻傻地看着,突然机会来了,“周大刀”同宫书记撕扯着,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因为经常看习武的现场,反正多少知道一些。我在黑暗中转到了“周大刀”的背后,抓住他的软点,一踢他的小腿将他“撩倒”,此任何人也没有看到。这下子可热闹了,“白蜡杆”在月光下散散发光……。不大一会“周大刀”等人浑身是血都晕死过去。

宫书记叫住我说:“你回你们(对)队,告诉你们队长,人我们带走了。”

我是想回去的,可怎么回呢?大门人家堵着,“追兵”也不远,想躲到葡萄行里也不行,因为月光太亮,躲不住。情急之下我进了葡萄地,在里小绕一圈后奔我们宿舍走去。

离大门有30米的样子,一群人过来将我死死抓住,手电照在脸上厉声问到:“你MDB的是不是回来报信的?”我表现的比较镇定,“什么?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刚刚下班回宿舍。”“你TMD知道前面打起来了。”“知道,听见了!可不知怎么回事。”强手电光下,我看不见他们,但心里明白并告诫自己,千万镇定住,千万~,不然后果就“惨啦”!

胜利地回到了我们小队,一看,呀!各个宿舍都顶上了门,门后藏着的是手持“武器”的兄弟姐妹们……。

转天我才知道,都是我那铁哥们张聿光“招欠”惹的祸。在周末的那天,带着两个小哥们到周家庄菜园,原想偷点小葱带回家,结果发现有一老头在窝棚里“看青”。既然来了肯定不能空手而归的,一不做二不休,他到窝棚内骑上老头身上并用手卡住其喉咙说:“老不死的,别动!如果动就掐死你”!其实他只是吓唬一下罢了,老头躺在窝棚内连声说:“好!好!我不动,你们随便。”老头确实很听话的一动也不敢动地躺着。结果两萁小葱一扫而光。临走时聿光还挺“仁义”的喊到:“老帮子,我们走啦!”

一周后,“周大刀”头缠绷带,一瘸一拐的到了我们小队门前叫号,要找那夜将他“撩倒”的人……。

这是我来此后经历的第一场“战争”,尽管按当时的时髦说法叫“人民内部矛盾”。

本文内容于 2008-12-16 0:51:56 被tjzqb2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