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六章 不平静的夜晚

那个石头 收藏 7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会平静的。也就在刘江靠在门边上睡着了的同时,遥远的北平,正上演着拉开这个民族开始走向另一重苦难的序幕。 1937年7月7日晚,日军在卢沟桥进行军事演习,夜10时40分诡称一士兵失踪,强行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中国驻军二十九军37师219团团长吉星文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会平静的。也就在刘江靠在门边上睡着了的同时,遥远的北平,正上演着拉开这个民族开始走向另一重苦难的序幕。

1937年7月7日晚,日军在卢沟桥进行军事演习,夜10时40分诡称一士兵失踪,强行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中国驻军二十九军37师219团团长吉星文以时值深夜予以拒绝。中日双方经过反复交涉,约定派员前往调查。8日晨4时许,双方代表到达宛平。正交涉间,日军竟开枪射击,并炮轰宛平城,中国军队当即奋起自卫还击。抗日战争开始了。

而这些事情,身在延安的萧云和杜长娥是不知道的,她们正在给同房间的战友们讲述着这几个月中一路上的艰难经过呢。

时间是在4个多月前快五个月了,她们两个那时候还在30军的战地医院里。2月12号,马家军包围着倪家营子已经好长时间了。杀不完的马家军是越来越多。红军却越来越少!没有援兵,已经没有药品啦,也快没有弹药了。

夜里,医院的领导告诉她们,部队要突围,她们将跟随着一个连队一起冲出去。

她们看到一地的伤员,就那样躺在那里,大部分的伤员还不知道他们要被放弃了,把他们丢给了马家军,只是留下了一张张传单,希望马家军进来后能善待他们。

萧云和杜长娥都哭了,她们不忍心就这样离开。那些伤员中有好多好多她们的同乡,有她们的姐妹啊。

突围战斗很艰苦,萧云和杜长娥跟着那个连队,连长告诉她们,她们现在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她们也是战士!她们需要坚强,要拿起牺牲的战士的枪来战斗!要跟上队伍的步伐!

萧云拣了支步枪,老沉老沉的,可是她不会使用。她的手已经习惯了拿针管和输液瓶了,杜长娥把一个伤员的手枪拿走了,可是里面没有多少发子弹,再说那手枪也大了点重了点,她每放一枪都要用双手紧紧地握住才行。

那个连长牺牲了,被十来个敌人围住了,最后拉响了抱着他滚在一起的敌人的手榴弹。萧云只记得他的家乡是在苍溪,是个长着娃娃脸的好人啊!也许还是个不到18岁的小弟弟啊!萧云说着这里,眼泪不停地往外淌。

部队被打散了,和她们在一起的还只有15个战士了。一个岁数大的老兵建议大家往东走,回根据地去。另外一个好象是个指导员,他要求大家留下来坚持打游击。她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就觉得跟着人多的走要好一点。

他们争吵得很凶,萧云很担心争吵声会把敌人引过来。那个指导员说往东是犯了逃跑主义路线,是逃兵!还说要枪毙老兵!老兵说留下来打游击那是脑壳里有包,进水了!你狗日的不想活了还想带着大家一起去死!要死你狗日的为什么不在营子里就死噶?!

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当官和不当官的意义了,都是在凭自己的感觉来判断哪个说的对了!

最后大家都各退一步,小部队又分开了,那个老兵带着她们一行10个人往东,指导员一行5个人留下来游击。那个指导员也算是个英雄!他读过书的,说起话来文质彬彬的。萧云在想他们现在还好吗?还活着吗?

屋子里的女兵们都沉默了,她们被这场壮烈的突围战斗所震撼了,也为那连长感到可惜,为那指导员祝福祈祷!

然后就跟着老兵往东,白天都躲起来,躲在山谷里,躲到窑洞里。老兵是个快50岁的人了,原来是刘湘的兵,还是个班长呢!在四方面军占领剑阁的时候被俘虏过来的。他没有家人了,就跟着红军干了。只是他觉得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没有军饷发啊!

这个人好有意思,没有事情的时候,他就给萧云她们讲笑话,讲在刘湘那边当兵的趣事。他说要不是红军让他看到了点希望,也许他现在还在那边,说不定该当排长了呢!他说当个排长好威风的,那每个月有10块大洋哦!他要回家去娶那个寡妇,都说好了的呢!可惜啊!

10个人偷偷跑掉了4个,都是在趁他们休息的时候跑掉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人生地不熟的,能活下来吗?

有一次,他们进了个小村子,村子里都是回回,老兵带着他们在村子里搜索了老半天,用枪逼着个回回的阿訇才搞到点粮食和衣物。要不然,别说回延安啦,饿都早饿死在路上了。

也就是那回进村,一股骑兵缠上了他们,那一定是老乡去报告的。甩不掉啊,太快了,跑不过他们啊!他们几个人最后被逼到一个树林里去了。

老兵告诉萧云,他没有孩子,也没有亲人,他就把萧云和长娥当成自己的闺女。让她们两个走,向东走。要想办法活下来。如果能够走得回去,有机会的话,给那寡妇捎个信,就说他辜负了她,让她不要再等了,找个人家嫁出去!他说最后的愿望,要是有一个烟泡子,让他美美的抽上一会,那就是神仙也不去当了!

烟泡子是没有的,红军中应该是找不到这个东西的。萧云和长娥给老兵嗑了头,拿着他的那杆烟枪---那是他唯一的东西了。她们两一起抬着枪,趁天黑从后面慢慢地爬出了树林。

“吴老汉啊,是个好人啊!”一帮女兵发出了由衷的感叹!那个老兵姓吴,是江油的人。大家传看着那杆烟枪,是抽鸦片用的,川兵中很常见。

一天后,它们回到了那个树林------她们两迷路了!树林里一片狼籍。吴老汉的头不见了,那几个战士的尸体被吊在树叉上。。。。。

几个女兵都哭了起来。这不是她们不坚强,是那个故事确实让人感动啊。

萧云和长娥两个人不敢再逗留下去,给尸首磕磕头,就马上从树林里出来,看准了方向,一直往前走。

有时候,前面没有路了,就回过头去,找到做好记号的地方,再走过。不分白天黑夜,就这样走了好几天。然后,再然后就碰到了刘江。

“说说嘛,你们是怎么碰到的嘛!”女兵们在催促,她们好奇的性格让她们想知道路上所发生的一切。

“他这个人很有意思!”长娥开口了,“就是有点不正经!”

“怎么不正经了,他那是在和你开玩笑呢!”萧云不干了,反驳着长娥的话。“他是个好人!真的是个好人!”看了看周围那些女兵的眼神,萧云很坚定地说。

“哟,好人,好人!怕是我们的萧美女看上他了吧!”女兵们开始取笑萧云,“川妹子思春了哦!”

“不给你们讲了,你们在涮我的坛子!”萧云嘟着嘴,身子往大炕上一躺。“好舒服哦,巴识得很哦!比那睡草堆子舒服多了哦!”眼睛一闭,像是在享受起床褥的温暖起来。

“那个人,他现在在干什么啊,从首长那里出来了吗?也不知道他交代的东西都交代完了没?那个事情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萧云想起几个月前刘江很慎重地交代她的话了。

那时间他们在一起快一个月了,那个晚上,天黑糊糊的,她在值上半夜的岗。他悄悄地走了过来。

“小萧美女啊”他总是喜欢这样称呼人,不过萧云喜欢这样的称呼。有一次记得他还叫她“萧大小姐呢!”大小姐,那可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啊。萧云她村子里就有个大户人家,那家的女儿别人就是叫她们大小姐二小姐的。

“哦,是刘大哥啊,有啥子事啊?”萧云和长娥都这样称呼刘江的,他是像个大哥哥,对人可细心了!又和气。

“天冷,给你拿个皮褂子来,披上!”一件皮褂子披到萧云的肩头上。这褂子还是他们在一个土老财那里抢来的,那天刘江用手枪顶着土老财的独生子,硬是抢了一匹驴子和好多粮食哦,对了,还有几个家丁的枪也被收缴了。这个应该不算是犯了错误吧?

萧云的心里也暖和起来,“大哥,你也早点休息!赶了一天的路了,看把你也累安逸了!”

刘江在萧云身边坐了下来,一起看着山坡下面。那边有一条路,白天有好多人从这里过的。有兵还有好多赶马的人。

“又想姐姐了?”刘江在问萧云,他知道萧云是为了给姐姐报仇才当上红军的,没有事的时候,萧云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姐姐,要是她还活着,跟我一起当红军就好了1

“大哥,我现在也不太想了,只是担心。。。”萧云没有说完,她是在担心这里的人能有多少回到根据地去,更是担心刘江明天要采取的行动---粮食不多了!

“嘿嘿,你个小姑娘家家,担心啥子嘛,大哥我是神仙都弄不到的!”刘江还是喜欢说这些话来安慰她们。他总是说这个世界的武器太落后了,没有啥子武器能打得到他。不过肯定是在吹牛,要不他腿上那么长的伤疤哪里来的啊!

“大哥,腿好利索了?”他的腿在一个月前还是那么严重,这些天用盐水清洗要好的多了。

“没有事拉!”他伸伸腿,做出没有事的样子来,很可爱的!

“小云啊”当他这样称呼的时候,那就是很严肃的了,“有个事情,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事情啊?这么严重?”萧云看着他。“你答应了再说!”

萧云点点头,这个大哥啊,你要我答应你什么啊?

“不管怎么样!不论是遇到什么情况!”他严肃的语气让萧云感到一些寒冷。“就算是你被马家军抓住了!你也要活下去!”

那怎么行啊,萧云急了!这样的话我还不如死了干脆点啊!大哥你这样说你不是在害了我吗?

“听我说!”他打断了萧云想说的话,“因为,因为我有个东西,你必须帮我交到组织的手上!”

那天,大哥把一条脏污的布条交给了小云,让她把布条捆扎在身上。如果他不在了,萧云要把这个布条交到中央保卫局领导的手中,还有那句话,也一定要带到!他说这个东西很重要很重要!

还好,那个东西是刘大哥自己去交代了,那个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还有为什么大哥一定要我活下去呢?他说我一定要活到80岁、90岁的时候。我能活那么长的岁数吗?那不是成了个掉光了牙齿的老太婆了!

屋子里还那么吵闹,那是长娥在给她们吹牛呢!长娥的嘴巴呱呱的,像家乡的那个王媒婆!看到她们这样的表情,还真是刘大哥说得好啊,活着就是幸福!那么多在雪山草地中都没有倒下去的战友啊,在这一路上倒下了、被放弃了!也许大哥的话让他们听到了会感动的!

饮马黑水未能忘,寒风似刀志如钢。黄沙冰雪埋忠骨,笑看二马命不长。

大哥还好吗?他都睡觉了没有?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