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五章 在哪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刘江是被冷醒的,很冷,不知道自己的被子怎么会变的那么薄,一阵阵的寒风钻进身体里面,好冷。肚子也饿饿的,咕咕的响着。然后发现自己躺在地面而不是在床上。吃了一惊。

四周也黑糊糊的,睁大了眼睛去什么也看不见。黑的可怕啊。从大腿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不是过去所知道的疼痛,而是钻心的痛。伸出手去摸了一把,却又不敢去触摸那个一突一突的痛处。

鼻子总是闻到一种特殊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的气味,很刺鼻而且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怪异就像是自己看鬼片里面那中阴森森的感觉。

把手放到手里咬了一口,才确认下来是真的黑,黑的连自己的手都看不到。

外面应该是风吹的声音啊,不过好大的风啊“呜呜”地咆哮着,吹起来怎么像是鬼哭狼嚎的啊!

刘江很怕,不会是死掉了吧?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刘江胆子很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连老婆都在取笑他,笑他的胆量连个女人都不如。这个时候,他更是害怕了,把身体紧紧地缩了起来,就这样蜷缩着---他吓晕了,痛晕过去了。

当他再醒过来的时候,知道了自己还没有死,但比死更可怕了,他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不行的场景-------这里应该是个废旧的砖窑,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的人,准确说是一地的尸体,因为没有活着的迹象,连人的气味都没有。只有刺鼻的死尸味道。这些尸体上无一例外的都布满了伤口,离刘江最近的一个满头缠满了血色斑斑的布带,一条腿不见了,小肚子上开着条长长的口子,一股冰冷的腐臭味道从那口子中渗出来。

“呕。。。。”刘江忍不住了,一口酸水从肚子里往上冒,直接冲上大脑。不能呆着了,刘江有意思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他努力地想站起来,腿上的痛楚又让他的再一次歪坐在地上,心里的呕吐意思依然没有消失。

检查看自己的伤口,哦,是一条长长的伤口,怕有20公分长,伤口好深,从翻开的皮肉里可以看到有一根血管还在微微颤动。

怎么会这样呢?不是在家里睡的好好的,怎么就跑到了这个修罗场里来了呢?而且还被人搞了一刀,想不明白。

裤子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只剩下一条一条的布绺,还被鲜血渗成了一块块的硬布团。咬咬牙,把身上的衣服----已经说不上是衣服了,和裤子一样差不了多少了用力的撕开,撕成一条一条的,把腿上的伤口紧紧的捆扎起来,血又从伤口中涌了出来,一阵阵的发晕。

外面的光线慢慢的透进砖窑里,让刘江稍微可以比刚才更清楚的看看四周的情况。

首先是那些死尸穿着的看起来样式和颜色比较一致的衣服让刘江感觉到好象在哪里看到过,不过想不起来了,现在头晕的厉害,肚子经过呕吐过更饿了。

这是一群军人,都是战伤后不治的军人,刘江肯定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因为他发现自己刚才撕去的衣服颜色和他们一样的。没有一个人有帽子,是在战场上失去了?不是的,基本上的死尸的头上多多少少都缠着布条—那是受伤后缠的。这只军队很穷,因为都穿着草鞋,还有光着脚的,大部分只穿着单衣。

刘江用一根木棒支撑着身子,他虽然胆子很小,但这是一群军人的尸体,军人严格上来说都是让人敬佩的,他要去看看,一个个看看。他现在知道,这些人过去都是自己的战友,既然是战友,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砖窑里一共是四十二个人,包括刘江,都是男人,没有见到一支武器哪怕是一把小刀也没有找到。只在一个长相还比较斯文的军人上衣口袋里找到了有个巴掌大的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一串串的人名,也许这个是个花名册吧?!第一页上还看的清楚:“中国工农红军第30军军属特务连”本子已经被血沁透了,很难翻得开来。

我在哪里啊,这是只什么军队啊?是不是红军呢?是红军的话我又在哪里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伤员没有被救治呢?

刘江体力实在支持不了,一屁股又坐在地上。一个死尸衣服上的豆腐大小的方块把眼睛吸引过去了,鼓励地爬过去,看清楚了,是个标识,已经被血沁得模模糊糊的,借者微弱的光线,刘江认出上面的内容“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30军”!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30军”?也就是说是红军,而且是工农红军的第四方面军,并且是第四方面军的第30军!买疙瘩!

日个先人板板哦,我惹谁了啊,这么倒霉!这一年做啥啥不顺的,比姜太公还要霉气,居然夸张地跑到30年代来了。

等等,等等,四方面军?30军,那我到底是在四川?是在藏边?还是在河西走廊?要不就是祁连山上?!

对于这个部队的番号,刘江还算是比较熟悉的,1933年,在粉碎四川军阀的的三路围攻后,红军第四方面军在11师的基础上加上地方武装,建立了第30军,第一任军长余TY,政委李XN。参加过随后的四方面军的所有重大战斗,大战四面山、强渡嘉陵江、抢占剑门关、血洒天全。。。。。等等,现在的头头是哪个呢?我是在四面山上还是在西征途中?

要是还在四川内,还好说,没有那么危险,大不了跑到农民家里躲躲,部队会打回来的。要是在西征路上,日哦,那就背了,跑都没有地方跑。要是跑到老乡家,还说不一定要被老乡捆得像口猪样的送去请功领赏了呢。

到处都是马家军,连个战友都找不到啊。看样子不可能是和李XN同志在一起,他是带着几百人“胜利”地到达了新疆的。

弄明白自己的身份后,刘江四处翻找起东西来,太危险了,再怎么样手里得有个武器吧,可惜啊可惜,就没有找到一样可以当成武器的东西,看着手边收集的一个军用水壶、一只钢笔还有从一个死尸口袋里摸出的两粒子弹,黄灿灿的子弹让刘江犯着难啊。这些东西不可能成为武器的,自己又不是007邦德。哪怕就是弄把水果刀在手上也好啊!

最头痛的事情还有呢,没有找到哪怕是一粒米的粮食,没有,一点也没有,把所有的袋子都翻过了,没有!

还有就是腿上的伤口,没有药品啊,白药,没有,盘尼西林,没有,酒精,没有!这个伤的这么重,没有药,要死人的啊!

最后,刘江无奈的接受了现实,没有,那就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吧。味道太难闻了,时间一长,没有饿死先熏死了。

慢慢地借助一根快要朽断了的木棒的帮助下,刘江移动到了窑口,扒拉开堆塞在窑口的破砖烂瓦,上帝啊,我重新到了阳光了。

在刘江眼中看到的是一道道西北风光,光秃秃的山梁没有一颗树,看不到一户人家,看不见一个动物的身影,连天上飞的鸟都一个。。。

破窑是在一个黄土山谷中,很偏僻,一条隐约的小路穿过山谷,山路上还有些枯草在寒风中摇曳,发出梭梭的声音。

地平线上的远方隐隐越越是一片的山,好远哦,好大的山。刘江气馁地斜躺在土坡上,完了,这里是西北,这里是西征军的伤心地!没有吃的啦,没有战友,没有老百姓的掩护,一个人,要面对马家军的搜索,要面对饥饿、伤病,死定了!我将成为从2008年专门回到1937或者1936年来死的穿越人士!死哪里不能死啊,要跑回这个年代来死?!!

要不去找马家军投降?这个念头一闪马上否定,那样还不如饿死了算球,别到时候要死不得死,要活不得活的,说不定被砍下了头挂在那高高的城楼上看过往的人流。不过如果碰到中央军呢,要不要投降呢?也许是值得一试的!

有点害怕,不怕才怪了,怎么说在21世界哪里会和那么多死人一起呆上一个夜晚的,哪里会受伤。现在倒希望是21世纪啊,那就可以拨打120急救电话,没准还有几个救护车争着抢着来救人呢!

“我日你个奶奶的!”把一身的怨气化成愤怒,对着天上的云彩,狠狠的骂出来,心里会好受点的。

一个上午(根据太阳在天上的位置来判断的,不准确),刘江借助着木棒顺着山路走了不到5公里,应该是不到5公里的,太难走了哦,腿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饿得胃一阵阵地刺痛,水壶里的水早就喝光了。

前面有几颗树,刘江是不认识树的品种,反正光突突的树枝上一片叶子也没有,估计这树皮太老了,要是嫩点也许可以试验一下看能不能吃,像麻布条子一样的树皮看起来就可怕,能咽得下去吗?试着咬了一口,太干太硬了,咬不动啊!要不试试刨刨树跟?可惜手中没有任何工具,用手刨,看着着土就比较硬,怕是刨不动了哦!

一颗树下还零散着一些石头和没有烧完的木头、树叶,刘江在火堆上扒拉着,希望能从里面找到哪怕是一点点可以吃的东西,还好,工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扒拉出了吃的,两粒要烧焦的玉米粒---这个可是粮食啊!

塞进嘴里去,也不管卫生不卫生了,舌头接触到被咀嚼碎的玉米,感觉真的很好,好香的玉米啊!!说起玉米来,21世纪那是刘江所不喜欢吃的食物之一啊!除非是新鲜的玉米煮着来吃吃玩还马马虎虎。

远处的山路上腾起一阵的烟尘,刘江看到那烟尘奔这个方向来了,日哦,背啊,不是有人来了吧?来的人是什么人呢啊,看烟尘的来势,像是有几十匹马在奔跑。这个时候的骑兵,怕是只有那马家军哦。红军的骑兵,还没有听说过!至少在传记文学和战争片中那离这里还远着呢。

刘江慌了,这个鬼地方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树子上?光突突的,大老远就能看到你。你要爬上去当鸟靶子?草丛?没有!水沟?没有!柴堆?没有!妈那个巴子哦!这次死翘翘了!跑出来干什么啊,破窑洞怎么说也可以躲一下啊!!

跑?往哪里跑啊?再说腿上的伤想跑也跑不动啊!就算没有伤,那两条腿的步兵怎么也不可能跑得过六条腿的骑兵啊!

越来越近了,都可以听得到那马蹄的声音和“喔喔。。。”的那种少数民族特有的呼号声,甚至刘江感觉到有人在用枪已经开始瞄准自己了。

妈的,拼了,看看地势,刘江把头一抱,顺着山坡就往山下滚去。但愿你们别发现我啊!就是发现了也不要打我的主义啊!我没有钱啊!更没有油水 !我真真正正的是个穷人啊!

身体在从山坡上往下翻滚的时候,刘江清晰地听到了两声枪响。“好悬啊,应该是没有被打中!上帝保佑!”这个是刘江在再次昏迷前的最后想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