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零零X年六月中旬,鉴于XX港第一、第二、第三港区海上作业任务紧迫,继去年冬季收队之后,我又从陆地上移位,被调配至我们工程勘察公司的海上勘测队,与有关协作单位一起随行海上勘测施工任务。

我们要去施工的海区靠近边境,工作难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大的。一般来说,我们要在这个海区进行施工作业,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两点,一个问题是对面属于一个穷的要命的国度,其边民恰恰具备“有隙必乘,有利必得”之心态,他们对我正在使用的设备是觊觎已久的。去年秋季,他们就曾经利用暗夜洗劫过我工作驳船,最终将我驳船上能拿走的设备、机具和零件搜刮一空。就目前而言,做千日贼不易,防千日贼更难,这诺大的海区对我们来说,基本上是防不胜防的,我们往往只好听天由命了。另外一个不利因素就是有一部分勘测点过于靠近主航道,频繁过往的船舶所兴起的波浪,对我施工影响甚大,而且还存在着刮蹭碰撞的潜伏威胁。

九月十一日,星期四,天气晴。我因病自八月初开始住院治疗,已经耽搁了一个多月,身体虽然未能完全康复,倒也勉强过得去。如果不是海上工程任务吃紧,我也不会被如此这般调动,这不,我今天下午就接到了单位办公室的电话,通知我明天又要正式的去海上勘测区上班了。

明天是农历二零零X年九月十二日,按港区潮汐表显示,这一天的两次最高潮位分别处在中午十二点和晚上的下半夜一点左右。为了避免船舶发生搁浅事故(主要是交通船和拖船),保证勘测工作能够顺利进行,我们的设备和驳船,必须要在海水处于最高潮位时,尽可能的快速靠近勘测点并迅速定位。另外,单位的勘测专用交通车,将会在明天早上来接我,我们要争取在8点之前赶到港区。

以下是根据当时的工作日志整理和编辑。

6:30 单位的勘测专用交通车来把我接走了,车上除了司机小邓,还有费工和陆工,我们一行4人同时向港区进发。

6:50 我们到达本单位在港区借用的办公室,随后,我们一起去单位的食堂吃饭,早饭吃的是大米稀粥、馒头,还有白菜炖豆腐和咸菜等。

7:30 工地全体人员开会(3个机组,外加辅助人员,共计20余人),会议由费工主持,行政负责人陆工简单的介绍了勘测技术要求和海上施工注意事项。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海上施工中的人员分组、安全和组织协调方面等问题。会议还决定:由费工负责1号机组,陆工负责2号机组,我负责3号机组,3人各自将机组的安全和生产管理全部担待。

8:20 进行施工前的准备工作,主要整理GPS仪器、勘探设备、浮标、常备工具和油料等,同时,交通船和拖船检查油料和冷却水。

9:10 休息(其实就是在休闲娱乐,大家有的在打扑克,有的去赶小海,采牡蛎等)。

10:10 考虑潮汐原因,食堂提前开中午饭,主食吃的是大米饭和馒头,副食为酱闷海鱼、炖豆角和肉炒青辣椒等。

10:30 大家分乘交通船(上面载有我、陆工和2号、3号机组的人员)和拖船(上面载有费工、1号机组人员和测量人员)出发。

11:20 到达勘测海域,工作驳船起锚、布放校验勘测点,准备移动到下一组工作位置。

11:40 工作驳船起锚、布放校验勘测点完毕, 1号机组由拖船拖带,向A-17号勘测点移动,2号机组、3号机组由交通船拖带,分别向A-19号勘测点、A-23号勘测点移动。

12:10 负责A-17号勘测点施工的1号机组定位完毕,开始施工,测量人员随拖船返回陆地。随后,负责A-19号勘测点施工的2号机组也定位完毕,开始施工。

12:30负责A-23号勘测点施工的3号机组定位完毕,我们开始施工,交通船停靠在我们的驳船旁边。

12:50 位于 A-23号勘测点的2号机组发生机具落海事故,事故起因是由过往的快艇兴起的波浪所致,幸未发生伤人事故。

我们到底还是出问题了,看来,这件事又得麻烦港务公司的潜水员了。

13:00 交通船前往A-23号勘测点,负责把驳船上的2号机组人员接回。

13:50 交通船把2号机组人员接到了我们的驳船上。

14:40 为避免搁浅,交通船承载2号机组人员驶离我们的驳船,前往主航道附近抛锚待命。

15:30我负责的驳船搁浅,我们坐滩继续进行施工作业。

17:10 我负责的A-23号勘测点施工完毕,3号机组收工。

17:20 我负责的3号机组人员下船,涉滩步行前往靠近主航道的交通船。

17:30 我们乘坐的交通船返航。

18:10 我们乘坐的交通船抵达港口。

18:10 我们回到了办公地点,费工、陆工和我一起简单的碰了个头,并把今天的工作要点进行了简单的总结,我们还就明天的施工安排和机具打捞问题交换了一下意见。

18:30 食堂开饭,主食还是大米饭和馒头,副食为木须西红柿、海鱼炖豆腐、茄子和辣椒炒肉、油炸花生米、煮蚬子、还有凉拌黄瓜、小咸菜等,当然了,酒是肯定要有的。

20:10 我乘车向港外驶去,我下班了。

这就是我在海上一天的正常工作情况,从表面上看来,我们的工作虽偶有波折,但大多还是平淡无奇的。但是,如果您真的是这样认为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咱甭说别的,单就晕船这一条,就会够许多人受的。因为在摇摆不定的驳船上作业,人们所处于的环境和状态,并不等同于乘坐机动船。

虽然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比较艰苦,可再艰苦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干,总得有人去付出。说句心里话,我是热爱这个工作的,为了国家的基本建设,也为了自己这个小家庭的祥和平安,我愿意在这条具有奉献和探索双重意义的道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图片来自:BD。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