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十一、人才培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作者语:我终于把QQ丢失的密码申诉回来啦!更感谢各位朋友们对本书的喜爱!再一次保证,我会按原来的思路完成此书!

------------------------------------------------------------------------------------------------------------------------------------

1931年12月,联邦号和友谊号都回到了上海,和与往不同的是,这次两艘船上都没有一个客人,因为带回了一大批武器弹药,货到上海后,我自以为秘密的运回了新生集团的仓库,但其实这么多的特别货物又怎么可能瞒过有心人呢!这批武器为二十门81mm迫击炮,炮弹2000发,手榴弹50000枚,ZB26轻机枪五十挺,毛瑟1896驳壳枪500支,M1891式步枪2000支,相对应的弹药一批。从护卫队和忠义堂中挑出三百人,与从山东河北那三百人一起组建了一个加强营编制的自卫队,下设三连九排二十七个班,考虑到是在上海的原因,就没有设什么后勤之类的,医院里倒是多了一批姑娘强化学习战地救护,护卫队和忠义堂别的人也做了不少担架,没人有明白我这样做的目的,我也不需要他们明白,陈华山问我:“我说郝上校,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你说呢?好象你不是第一次碰到你不明白的事情了哦!你这样的表现太令我失望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是上校,而你是中校的原因了!”陈华山听到我这样说,一副郁闷的样子,你就慢慢的郁慢慢的闷吧!我才懒得理你。有些解释不清的东西,又何必去解释呢?徒糜口水而已。明年就是1932年了,上海有大事情发生,就拿这件大事情小小的练一下手吧,除了军火,其它军需如药品也在屯积中。新生集团制药厂的产量在外人看来已经下降了,青霉素更是“因为原料不足”而“停了产”。军火的事情,上海的人可能不敢也不想管,于是一路报告到老蒋那里去,老蒋也想不明白我这是为何,他初时也想过我是不是要助他进剿红军,但细想之下又觉得不象,就发电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回电说:济南耻,犹未雪;沈阳恨,何时灭?居安思危,有备无患;保家卫国,人人有责。若上海遭战火蹂躏,我将不会坐视之。老蒋看到我的回电,沉思了好一会,才怒气冲冲的自言自语道:“小日本欺人也太甚了,娘希匹的,等我先安了内,再把小日本这个外来攘。”外面的侍卫人员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对于我,则是听之任之,反正我是不会赶他蒋某人下台的,他也相信我不会与他的反对党混到一块去,我这个资本家可是人家要打倒的对象,另外他也想看看我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章武、黄有财、黄有富三个还在为没能跟我等一起结婚而耿耿于怀,回家探亲回来后就全力进行成亲大计,这几个也算是白领中的白领了,只要不挑花眼,找个女的还不是小菜一碟?在诸多有心人的帮助和介绍下,这三位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并决定在1932年的元旦也来一场集体婚礼。我也不便要他们更改婚期,就问他们为什么挑元旦这一天,他们说:“以后,大家的结婚纪念日都是同一天,多好呀!”说完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德性。这不是存心搅坏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上次集体结婚的其它人也牢骚了一下,想好的结婚周年纪念活动都泡了汤,你不能不参加这三位的婚礼吧!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想想也就无所谓了。

新生集团新成立了一支乐器队,也请了一些懂音乐的人作为顾问,指导指导这些业余者。

陈华山则搞了一支理发爱好队,护卫队和忠义堂的人不得不爱上一好,你的头发长了吗?好办,来,坐下,然后一个被随机抽出来的人就拿着推子就在你头上大展手艺,服务时间那叫一个长,长发理坏了就理个短发,短发理坏了就来个“锅铲”(只有前半部一部分头发),如果还不行,就干脆来个光头,你说理发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啊!若有此类情况,理发和被理的就会享有同等殊荣——一对光脑袋。技艺有个从不懂到懂,从差到好的过程嘛!一段时间,新生集团的众多光头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博得了新生集团那些大姑娘和小媳妇的注视和笑声。也有个别人因为光头而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这个世界,有什么事是不会发生的呢?夸张的是,这支所谓的理发队还打着免费的旗号,“偷税漏税”的把简易的理发档摆遍了全上海,还说什么只要你敢来,我就敢免费。四处祸害别人的头发,上海一时平添光脑袋无数(都是贪图免费惹的祸啊,所以做人一定不要贪图小便宜),说什么做好事,其实是想自己练手。上海原有的理发匠最恨这班家伙,因为他们的生意受到了影响。也有一些不长眼的小流氓,认不出这些光脑袋是新生集团的,竟然找他们的麻烦,结果被打得惨叫“不要打了,我再也敢了”,警察们见到这些情景,闪人的速度快得无法形容,那些小流氓一个两个的都要躺上十天半个月的,待明白他们招惹的是何方神圣后,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想找回场子也得有那个本钱呀!上海黑道早有传言,说郝某人是上海四大亨之一。“张啸林好打,黄金荣贪财,杜月笙会做人,郝国忠没架子”就是内部的说法。

在1932年元旦那天,自卫队、护卫队和忠义堂的人都光着脑袋出席了那三位的婚礼,全厂照样放假一天,但我这次则明令工人们不得再做凑钱的事,老蒋等当然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婚礼上,在警察局的郑义大叔成了宾客中的唯一官员。但这次婚礼,参加的人数就多了很多,场地就是在新生集团内,当天的加餐就是沾了婚礼的光,可以说每一个在新生集团上海所在地的的工人,都是参加婚礼的人。新成立的乐器队,自然在婚礼中扭扭惺惺的奏乐助兴了,不时走调的乐声,惹来一阵阵善意的笑声,反倒更添喜庆气氛!大家图的不就是热闹和开心吗?婚礼后,这些新婚者,和我的一些家人,都被我强制赶回老家新庄去,我也选了几名身手好的护卫队员,带着枪护送,我这其实是在疏散民众,我多好一个人啊!虽然数量少了点,又都是自己人。但我总不能说,上海就要打起来了,大家要做好准备啊!

一批优秀的员工(最低文化程度为高中毕业),已搭乘联邦号到美国,学习机械、兵器制造。美国那边的汤姆安排不好学校的话,我炒他的鱿鱼。在临行前,我对他们说:“到了美国,要好好学习,反正兵工厂随你实习,学不好的,就留在那当一名工人吧!”,这帮精英是信誓旦旦的表示会好好学习,他们的家人,我已答应会代为照顾,而定向代培学生的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从第一挺ZB26机枪到达新生集团后,我出于对这一名枪的仰慕,第一时间摸索着对它进行了分解与组合,我惊喜的发现,此枪内的机件如复进机、击发机、枪机与AK枪的大同小异,可以这样认为,ZB26轻机枪若将导气管放于枪管上方,弹匣置于下方,活脱脱就是AK的原始放大版。这下又勾起我制造81式步枪的欲望,得,我的速记本上又多了一些东西。但现在还不是造枪的好时机!

新生集团现已有了一所学校,名为“新生集团附属学校”,高中以下各年级都有,也有一支精干的师资队伍。为学生文化素质计,为我长远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计,新生集团附属学校开始招聘日、德语的教师,应聘者一旦通过面试和笔试,即时可以上班。各年级都要不同程度地学习日语等,且被要求尽量使用于日常生活之中,否则没得饭吃(收费学生除外)。于是,这里又成了“中日友好”的一个典型,学习外语是为了加强与外国人的联系嘛!在学日语之中,最有名的一句日语是:他大姨妈(中文意思‘我回来了’,更准确一点的发音是‘他大衣妈’,发音时要发得有点含糊兼低音),以至各位祖国的花朵都很郁闷,小日本的大姨妈咋就那么多呢?家家必备,人人都有。在我的小小计策下,他们也都恍然大悟似的明白了日本国旗图案的真实含意。

1月25日,战争的阴影已经罩向上海。驻防的国军19路军收到新生集团捐赠的一批武器,清单如下:迫击炮十五门,炮弹1000发,ZB26轻机枪二十挺,M1891步枪1000支,驳壳枪100支,手榴弹30000枚,各种子弹总计三十万发,青霉素等药品一批,条件是只能说这是民间捐助的,收条上的数量也都翻了一翻(这样干的原因是一旦老蒋问起,也好有个解释军火去向的借口,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蔡廷锴将军无所谓的,不就是个数字吗?他以为新生集团的人跟其它人一样也是在搞贪污,还问要不要把数量写多点,平白得了这批武器的他很是高兴,他认为这反映了民心所向,振奋了部队的士气,他的底气也足了一点。所以侵略者的下场将会惨上那么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