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二

走过冰山 收藏 9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军校的生活很枯燥,万绿丛中很难见一点红。 在阳刚气十足的军校里,偶尔走过几个女学员,那是一道非常亮丽的风景。闲着没事,叶晗同区队的男学员总爱趴在窗台,偷偷地拿着望远镜“打望”。(看美女,兄弟们都过这样的经历)但绝没有人敢学社会上那套,吹口哨,起哄架秧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军校的生活很枯燥,万绿丛中很难见一点红。

在阳刚气十足的军校里,偶尔走过几个女学员,那是一道非常亮丽的风景。闲着没事,叶晗同区队的男学员总爱趴在窗台,偷偷地拿着望远镜“打望”。(看美女,兄弟们都过这样的经历)但绝没有人敢学社会上那套,吹口哨,起哄架秧子。

女学员都是宝贝,属于全体男学员的宠物,如遇哪个不长脑子的敢偷偷地去献殷勤,绝对会让自己成为全体战友的公敌。

军校是明令禁止谈恋爱,干扰也很大,虽不至于拆人信件什么,不过通信频率高了,教官总是会非常善意地提醒你,那种“关爱”的眼神,会让通信频率高学员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叶晗也享受了这种关爱。倒不是和王蕾之间渔雁往来互述衷肠,必须要通过信件来表达,方式多得是!电话就是一种,写信最多的是叶晗的母亲,整日里不是幺儿长,就是幺儿短地写上几大页,不但厚且啰嗦,这个时候的叶晗感觉很烦,直到有一天,他也当了父亲,他才明白——儿行千里父母忧!



每到信件到来的时候,叶晗只看来信地址,干脆就不拆了,直接丢箱底了。对叶晗如此抵触的情绪,叶晗母亲也有办法,干脆就先把信寄到王蕾那里,然后再转寄给叶晗,如此一来,信件更厚了。

还没等叶晗给母亲回信,就接到了教官的邀请,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谈心呗,思想政治工作可是部队的优良传统呀,即便是军校,这样的传统保持了多年。这样的教育,叶晗不敢表现出丝毫地抵触情绪,他喜欢军队,既然来了,不当到真正的将军,谁也不能让他放弃。

走到教官办公室门前,叶晗最后整理了下军容之后,有节奏地敲响了教官办公室的门,气运丹田之后,叶晗大声喊,“报告!”

门里响起了教官洪亮的声音,“进来!”

叶晗推门就走了进去,进门之后,轻轻地带上了门,站在了教官面前,敬了一个军礼,“报告首长,学员82(注:系入学年份1982年)大队3区队学员叶晗前来报到!”

教官回敬了一个军礼,“礼毕!”

叶晗放下了手臂,按照教官的指示在木凳上坐了下来。

看到叶晗挺直胸膛,双手自然放在膝盖上,一副军人的模样,教官满意地点了点头。

军姿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叶晗做的事,却不能叫人满意。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教官突然发问。

“报告首长,我不知道!”叶晗回答得很干脆,部队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大概,或者之类含糊不清的话,只有简洁明了干脆的回答。

“你自己看!”教官把一张纸递到了叶晗的面前。

叶晗只看了一眼,就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为这事?至于吗?”

“严肃点!我在和你谈一个很严肃的话题。”教官不得不摆出一脸威严。

说真地,教官也很想笑,但他只能憋着,本来不是多大的一个事,却给叶晗弄成了大事。教官很喜欢叶晗,头脑灵活,遇事还算冷静吧,完全冷静了,就不是军人了!叶晗可以是一个好军人的苗子,但也是很能惹事的主。



“那你现在给我念念,你都写了一些什么内容!”教官笑眯眯地,一改最初的严肃。

“好!”叶晗站起了身,酝酿了下感情,拿着他写有几行字的纸,念开了,“书信一封,字迹潦草,白字太凶,上称小哥,下称表兄,混球一个!——叶晗字”

这分明是一首打油诗,被叶晗这样踏削(嘲弄)的人,是叶晗同区队的那个叫“小山东”的学员。

事情还要从上午说起,叶晗洗完了衣服,回到了寝室,看到“小山东”的床上摆开了信笺纸,笔丢在纸上,“小山东”人却不在,叶晗就走了过去,一看,差点没把自己的肚子笑痛。

内容如下:

小哥:

你好!

来信已经收到,你对象家要的采(彩)礼钱,你艰绝(坚决)不能答应。我一个月的筋(津)贴也不多,你要洁昏(结婚)的时候,但我还是给你寄30快(块),我就不在(再)给你寄钱了……

表兄:肖山东

1983.4.6

好家伙,一封信三百字不到,就错了三分之一,还有,究竟是要给书信中的这个小哥寄钱,还是不寄钱呀?最离谱的事情,就是上面还称小哥,下面肖山东怎么变成了表兄了?

叶晗顺手就给题了一首打油诗,结果,这下好了,“小山东”直接把叶晗做的缺德事给捅到了教官那里。



“很好笑,是吗?叶晗,听口令!立正!”教官瞬间就变了脸色,“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战友吗?肖山东文化程度是不高,你应该去帮助他,而不是去嘲笑他。我知道,你曾经念过三年复旦大学,曾经是个大学生,你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就可以看不起人吗?混蛋!要想当一个好军人,你得先学会做人,连人都不会做,要你这样的军人何用?”

一顿猛剋!轰得叶晗毫无招架之力。

事实上,叶晗也不会做什么招架,他知道自己这事确实做错了。

“你知道肖山东的爷爷是谁吗?”教官突然问叶晗。

叶晗摇了摇头,他哪会知道这些呀,肖山东比他大三岁,是全区队里性格最内向的学员,15岁小学刚毕业,就回家务农。一个偶然的机会被照顾入伍,在部队呆了几年之后,然后被推荐上了军校,听说是苦孩子一个。

“那你知道第一支打进济南城的部队吗?”教官考起了叶晗军史。

叶晗点了点头,“是13纵37师109团8连和110团2连。”

“知道就好,那你知道进城之后这两支连队的遭遇吗?”教官又问叶晗。

这次,叶晗摇了摇头,他就知道两支部队的番号,其它的事,他知道的就不多了。



“两个连的战士几乎全部牺牲了,除了少数几个人进入了巷内,敌人凭借一处碉堡,对攻城部队进行了激烈地火力压制,为了为部队扫清前进的障碍,肖老兵抱起炸药包,冲了过去,爆炸过去后,前进的道路被打开了,肖老兵人却不在了,当时都以为他牺牲了。

其实,肖老兵没有牺牲,而是受了很重的伤。

是支前的民工发现肖老兵,把他送到了野战医院。伤好后,可敬的肖老兵就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部队,可惜的是,他和部队失去了联系。

无奈之下,肖老兵回到沂蒙山区的老家,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当年受伤之后,伤口没有处理好,给肖老兵留下了病根,长期卧病在床。

三年自然灾害中,肖老兵儿子媳妇,也就是肖山东的父母亲饿死了,肖山东全靠乡亲们一手拉扯长大,肖山东苦啊!刚学会走路,就要下地干活了,回到家还要照顾生病的爷爷,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肖山东断断续续地完成了小学的学业。

可就是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肖老兵从来没有张口向国家要过什么。直到临终前,他才公开自己的身份,与老部队联系上,把自己的孙子送进部队,说要送孙子当兵打小霸。

肖老兵说的,捐了自己,捐子孙,值!

肖山东上过战场,是一个真正的战斗英雄,你凭什么说人家是混球?

你把你接受的教育程度,放在肖山东的身上,你合适吗?你懂得尊敬你的战友吗?你才是真正地混球!”

叶晗眼里噙满了泪水,有感动,也有懊悔,他就一混球!

叶晗转身就离开教官的办公室,连临别的军礼都忘记了。

“你站住,我叫你走了吗?”教官试图喝止住叶晗。

叶晗头也不回地吼道,“我现在必须走,我要去给肖山东道歉!”

“去吧!”教官很是通情达理。

看着叶晗跑开的背影,教官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叶晗用最快地速度跑回了寝室,找到了肖山东,嘴里一个劲地道歉,“肖老兵,对不起!”

憨厚的肖山东,都不知道该给叶晗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支吾出来一句话,“那个,那……小叶,俺不该把这事告诉教官,你原谅我吧!”

“肖老兵,应该是你原谅我才对!我不该……”叶晗继续他的道歉,却被肖山东制止了。

“小叶,能不能求你件事?”肖山东一脸诚恳。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我肯定帮你做!”叶晗急于为自己的失礼作补救。

“谢谢!”肖山东先向叶晗道谢,“你能不能帮俺补下文化课,你也知道,上课时,俺听起来很费力。”

“不存在!(不客气!)我给你打起!(我帮你!)”叶晗一激动,川音又露馅了。

“什么?不行?”肖山东听得一愣,叶晗的川音确实让人难懂。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以后我的休息时间全给你了!”叶晗看肖山东误会了,赶紧回复他的椒盐普通话。

“谢谢你了,小叶太感谢了!”憨厚的肖山东激动得手足无措,拉着叶晗的手,使劲地握着,久久不愿放开,在他的眼里,读过大学的叶晗,就是一个文曲星,能够得到文曲星的帮助,是一种造化。

叶晗还从来没被战友这么感谢过,他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尊重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他开始有点懂外公的话了。



叶晗说话算数,一到空余时间,第一件事就是帮肖山东补文化课,还把自己的笔记本借给了肖山东。

不过,肖山东的文化底子实在太差了,叶晗是个猫儿脾气,有时候一着急,就要上火,耐心和定力都还不够啊!

叶晗上火归上火,但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叶晗明白要想让肖山东彻底地打翻身仗,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他付出足够的耐心。就像熬中药一样,开始是小火,到最后才是大火,这样才能真正地让药里的能治病的成分进入药汁之中。

肖山东最先学会地是如何查字典,字典还是叶晗特意借请假外出寄家信的机会给肖山东买的。肖山东很是珍稀叶晗送得字典,一处折页都舍不得,每次用字典之前,总是很小心地将手洗干净才会拿起字典。

肖山东也很努力,每天熄灯之后,都悄悄地站在路灯下看书,好几次给叶晗看到,叶晗都劝说肖山东早点休息,但劝说归劝说,效果并不大。这样熬夜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白天还有白天的事情。

为此,叶晗主动地找到了教官,“能不能借用下办公室,肖山东晚上熄灯后在路灯下看书,对眼睛不好!”

“可以!”教官很爽快地答应了。

“谢谢首长!”叶晗很感激地对教官敬礼。

“客气啥!”教官回了军礼后,“以后这样的事,直接说,别那么客气!我也是你的战友,你知道吗?”

“是!”

……


廖荣铠双眼冒着火,全因眼前的这个归国华侨廖凌云,从前的那个廖荣斨(这个字很生僻,认qiang,古代的一种斧子),他的亲弟弟!

“你为什么不去死?老子毙了你这个逃兵!”廖荣铠说着就向警卫员要枪,警卫员哪有什么枪,早就给保管员了,就是有,谁敢给廖荣铠啊!要是老首长一冲动,铸下大错,就来不及了。

看警卫员半天没反应,廖荣铠才想起,还是他下的命令,让警卫员把枪交给枪支保管员。

“大哥,我不是逃兵!我真不是逃兵!”廖荣斨辩解了起来。

“狗屁!你们营的人在朝鲜全牺牲了,没有一人当俘虏!哪些牺牲了的人都是好样的!就你好好地!还当了归国华侨,我呸!你不是逃兵,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

廖荣斨突然扒开上身自己的衣服,大叫一声,“大哥!你看!”

天哪!浑身上下哪还有一块好肉!

警卫员都不忍心去看了,廖荣铠也激动了起来,指着廖荣斨的手颤抖起来,“你这是怎么回事?”


廖荣斨满面泪痕,“我们营的弟兄是都拼光了,我当时也受了重伤,等我醒来时,就已经成了俘虏了!狗日的美国鬼子给我治好了伤后,还在我后背给我刺了字,战俘——编号7496,这是一个耻辱啊!我想办法去磨掉这些字,可就是磨不掉啊!”说完,把自己的后背亮给了廖荣铠。

那些字是那样的令人触目惊心,廖荣铠感觉自己的眼眶开始湿润了。

“那为什么周总理在日内瓦谈判后,中美交换战俘时,你为什么不跟着回来?嗯!”廖荣铠问得厉声,其实心里很痛。

“我不敢回来啊!我身上这字!……”廖荣斨说不下去了。

“哎!只要你不是逃兵,过去的事,就不说了。”廖荣铠叹了口气,一把拉起廖荣斨,“走!回家!”

家!多好的字啊!

在外漂了近三十多年的廖荣斨终于回家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