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刚果:世界范围75%的强奸在这里发生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50 4314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9_8696_8408696.jpg[/img] 刚果Kivu北部的Kibati营地里,难民在雨中准备食物。(路透社供图) 这群来自深林带着枪的男人们毫无人性的对待这个虚弱、年长的妇人。这个妇人在数月后讲述了她所受的折磨,以及为挽救她的子宫所受的手术痛苦。 “他们看上去不像人。皮肤上布满了伤口。衣服破破烂烂的,他们不是人,简直是野兽。”她躺在战后的刚果西部小镇鲁丘鲁的医院里向我们述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刚果Kivu北部的Kibati营地里,难民在雨中准备食物。(路透社供图)


这群来自深林带着枪的男人们毫无人性的对待这个虚弱、年长的妇人。这个妇人在数月后讲述了她所受的折磨,以及为挽救她的子宫所受的手术痛苦。


“他们看上去不像人。皮肤上布满了伤口。衣服破破烂烂的,他们不是人,简直是野兽。”她躺在战后的刚果西部小镇鲁丘鲁的医院里向我们述说这些。


但是这个妇女认出了这些男人是麦伊-麦伊种族民兵的成员。他们偏爱穿动物的皮毛和护身符,假想这些能给他们无尽的力量,这也是人们能将他们和政府军、外国叛乱者和其他武装团伙区分开来的标志。但是这些人都一样,在这10多年的混乱年代大规模地强奸了数以10万计的妇女和女孩。


这个58岁的妇人走了一个多月才从金杜到鲁丘鲁医院接受治疗,才能向我们讲述她的故事。他的丈夫因为没有钱给麦伊-麦伊种族民兵,就被打死了。当孩子们看到后尖叫起来,也被打死了。接下来5个男人对这个妇女进行强暴。其中一个更为过分,用猎枪插入进来,几乎废掉了她的子宫。当他来到鲁丘鲁,又被人强奸,这次是卢旺达胡图族极端分子。他们正在自己的国家进行有计划的灭族屠杀。


她接着说:“在这里不可能安全的生活,他们杀了我的孩子、丈夫。还有对我多次侵犯。我也不知道我们村谁是死的谁是活的。”


这只不过是刚果东部村落幸存者的平常控诉,在刚果东部总是遭受到不断的袭击下,那里的妇女和女孩被奸污,男人被杀死。这一区域的健康门诊一年内要处理上万人次的受性侵犯妇女治疗,据这里的医生说这只不过是受侵犯人群的一小部分。


去年无国界医生组织估计世界范围75%的强奸事件都发生在刚果东部。许多年轻女人都被绑架去作为性奴。在一些村庄,武装分子杀死男人并强奸了所有女人。带有艾滋病病毒和孕妇才有机会逃脱。在一些大的城镇,像沙本达,据刚果人权组织估计10个女人中有7个女人遭受过侵犯。


医生说攻击女性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这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规模而是因为它是一种极端野蛮的行为。群奸在这里很普通,女性经常还要受到折磨比如被枪插入阴道带来的损伤以及用刀鞭打生殖器等。四分之一遭受侵犯的要到果马和鲁丘鲁的医院接受外科治疗。在接受治疗的有三分之一是青少年。


Immaculee Birhaheka是果马女权组织Paif的领导,她说几乎没有在那个大城镇外对妇女是安全的。她向我们述说了从果马到布卡武120公里未修好的公路沿途的一连串村庄所发生的一切。“从那里来的女人告诉我们,在每个村庄的每个妇女常年都被强奸。没有一个不曾被受到过侵犯。他们中的有些人还被捕获并带到深林里去住了好几个月。当她们被释放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不久就死去了。


“妇女讨论它不是因为这是战争的武器的产物,而是在说她们已成为战争的靶子,并且这些都是有组织的。这些战士侵犯妇女的行为是得到允许的,他们的司令官没有阻止他们更甚者则是命令他们。”


陆军上校Edmond Ngarambe就是这样的长官之一,他为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效力。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是一群从Interahamwe 民兵中分离出来的胡图族武装分子,他们领导了卢旺达种族灭绝屠杀。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控制了刚果冲突最为严重的两个省,南 Kivu和北Kivu的40%领土。


去年,在布卡武南部的一个村庄,他承认他的军队为以系列攻击妇女行为负责。他说:“强奸这件事,我不否定。我们都是人,也不仅仅我们这样做。麦伊-麦伊族人、政府军难道没有这样做么,Rastas 的人也做同样的事。但是有些人把这些嫁祸到我们军队身上,以引起大家对我们的怒火。”


其他很多团体像麦伊-麦伊到图西反对派以及Rastas这个像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的叛乱团伙都承认对大量的强暴事件负责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布卡武受害者中也有Ngarambe的男人。


14年前卢旺达强奸伴随着大量的杀害诞生并不是偶然。国际法庭试图把那些负责组织灭族的屠杀的行为做了里程碑的规定。国际法第一次把强奸定义为一种有计划的种族屠杀行为,如果这种强奸行为为了消灭一个种族的系统行为。


但是还有其他团体也应对这件事负责。刚果造反派图西将军 Laurent Nkunda的武装力量,最近他们包围了北Kivu,他们的部队侵犯妇女的行为也有很长的历史。三年前他们攻击了布卡武。以个人权观察员报道Nkunda 武装时说:“他们闯进房屋进行强奸和掠夺”。在受害者中有少女还有三个三岁大的女孩。


许多妇女为了躲避强奸而作出害人听闻的抉择选择从村庄中跑到作物地里去喂养他们的孩子,为了寻找一点点保护他们甘愿遭受饥饿。瓦砾卡利的23岁妇女就是其中之一,她很矮小,脸庞消瘦,目光坚定。


“我们一共有4个人,我在寻找食物。后来来个7个 Interahamwe 人他们抓住了我们。我们一伙中的两个人试图逃跑,他们开枪射击他们。其中一个胸不中枪死了,另一个打中大腿被他们糟蹋了,”她接着说:“我晕倒了因为他们 7个人,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当他们离开的后,天空下起了雨,我的家人走过来看我们,我们都在流血,我们都快要死去了。”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