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上下是怎么避孕的

贾府上下是怎么避孕的

刘心武大虾说过,不管怎么说,就是这一部残缺的著作——已经让我迷醉得不行了!阅读它,分析它,是极大的快乐。记得吗?本痞子白马王子自打听了刘大虾的讲座,犹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以至于: 反看风月宝鉴,洞彻红楼隐情。

红楼梦到底隐藏了什么隐情呢?痞子白马王子从今天起,就开始架锅烧豆萁水煮红楼梦,开坛讲法,题曰:痞子烤红楼――白马王子揭密红楼梦。

引子:男人的性乐园――贾府 贾府是男人的性乐园。

你们看出来了吗?要是还没看出来,说明你净在看过场戏,红楼梦就仅仅是过场戏吗?你要是还停留在这个水平,就不要来跟我探讨。我为什么说贾府是男人的性乐园呢?我来告诉你,红楼梦中写到,贾府的丫环们其实除了伺候主子门日常起居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就是做主子们的性玩偶,满足主子无穷无尽的性欲。贾珍、贾赦、贾链、薛潘等等自不必说,用红楼梦原话说,就是早已把屋里屋外的丫鬟“尽数淫遍”。

就连宝玉也跟不止一个丫环发生过不止一次性关系。大家都还记着吧,红楼梦中有一回,宝玉跟碧痕洗鸳鸯浴,不但洗得满地是水,就连床上席子上都汪着水。洗澡怎么都洗到床上去了。明白吗?俩人光着身子洗澡,跑床上干嘛去了,都顾不上擦干身子,还用说吗。这都是从情雯嘴里说出来的。情雯是个好姑娘,跟宝玉还没来得及有一腿就被王夫人发现,撵出去了,后悔莫急,急怒之下一命呜呼,临死还后悔说:早知担了个虚名,还不如当初另打主意呢。

袭人更不用说了,后来跟宝玉干脆就是公开同居了。例证很多,这里仅举一例。有一回,王夫人把袭人正式指给宝玉做屋里人了。知道什么是屋里人吗?古时候,大户人家儿子在婚配以前,都有一个风俗,就是为了避免儿子去处沾花惹草、惹是生非,染上花柳病,就早早找个丫环放在屋里,供其泄欲。王夫人找袭人专门谈话,就是告诉袭人,你以后就是宝玉的泄欲工具了,必须随时随地满足宝玉的一切性要求,看住他,千万不要让他跟别人发生性关系,尤其是黛玉宝钗和湘云那几个尤物,这都是窝边草不能动的,动了亲戚间见面可就不好看了。这些大家还都记着吧。

袭人谈完话回来很高兴,当然高兴了,可以持证上岗了,以前可都是偷试云雨,偷摸摸的。宝玉大概也看出苗头来了,就问袭人是什么事,袭人含糊答应。等晚上夜深人静了,才把来龙去脉告诉宝玉。为什么非要等到夜深人静了才告诉啊?奇怪吗?不奇怪。刚刚夜深的时候俩人静不下来啊,在性交啊,你想啊,遇到这种好事了,袭人当晚还能放过宝玉吗?等干完了,两人都静了,这才能有空告诉宝玉。俩人不静的时候,袭人光顾着呻吟了,怎么还能有那闲心告诉宝玉这些。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说了,你白马王子真是个痞子流氓,怎么能这么糟蹋红楼梦呢。错了,我告诉你,这可不是我白马王子在这里胡说八道,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不是开口无凭,是言而有据的。有什么依据?我现在告诉你,这些都不是我说的,都是书中写的,脂砚斋写的。大家都看过脂批本了吧,还记得吗,在这一回,脂砚斋是怎么批的? 36回的脂批,原文如下:

一句话未完,只见凤姐儿打发人来叫袭人。宝钗笑道:“就是为那话了。”袭人只得唤起两个丫鬟来,一同宝钗出怡红院,自往凤姐这里来。果然是告诉他这话,又叫他与王夫人叩头,且不必去见贾母,倒把袭人不好意思的。见过王夫人急忙回来,宝玉已醒了,问起原故,袭人且含糊答应,至夜间人静,袭人方告诉。[蒙侧批:夜深人静时,不减长生殿风味。何等告法?何等听法?人生不遇此等景况,实辜负此一生!]

对不对啊?我白马王子没有乱说吧。这也算是洞房花烛夜吧。这一夜,两人一高兴之下,颠鸾倒凤,被翻红浪,梅开几度,丝毫不比长生殿差。长生殿是什么啊?大概现代人知道的不多。《长生殿》是清初大戏曲家洪升的成名之作,长生殿一折戏说的是男女主人公历尽坎坷终于在长生殿相会,小别尤胜新婚,何况两人是久旷了的,洪升描写两人的这一夜是极尽风流之能事。宝玉袭人那一夜与其相比是毫不逊色。

后来袭人倒也尽职,宝玉除了摸过黛玉的膀子以外,出格的事倒真是没有。连宝钗的膀子也没捞得着摸。有人又要问了,你怎么知道的?这是宝玉自己不打自招的啊。记得吗?有一回,宝玉看见宝钗雪白的膀子漏在外边,眼馋心热,碍于宝钗正气逼人,不敢摸,只好心里感叹:只恨不是黛玉的,没福得摸(典型的意淫)。看来黛玉的膀子他摸过。能摸膀子就能摸别的,俩人常常躺在一张床上聊天,情浓处,宝玉估计动手动脚的事没少干。至于有没有做爱,不敢乱说,曹雪芹没写,脂砚斋也没说。

贾府的淫乱不只是主子和丫环,就是下人小子和丫环之间的性关系也极为开放。有一回,茗烟有一次和一个丫环在性交的时候被宝玉当场捉奸在床,按在了床上。记得吧?宝玉看来特喜欢干这种事,秦钟和智能俩人在庙里第一次初试云雨情,就被宝玉抓住了。看来宝玉为这事可是酝酿已久,早有预谋,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啊。宝玉还真是个偷窥高手。更损的是,你偷窥就偷窥吧,干嘛去打搅人家啊。看得来劲了就去捣乱,真小人也。这种事是不能随便打搅的,受了惊吓轻的会阳痿,至少也是个性冷淡,重的就是回马枪,会送小命的。

贾府另一大景观是同性恋。

古时候同性恋的环境比现在宽松。同性恋在现代人眼里毕竟还是另类,但在古代这是公开合法的。自古就有脏唐臭汉之说,同性恋在汉代就很兴盛了,到了明清时期男风之盛,前朝更不可比。大家都没少看明清小说吧,里面关于男风的描写比比皆是且皆世俗之当然。回家干小厮,出门嫖*女,平常事。就是没看过明清小说也不要紧,红楼梦中同性恋的描写就很多,仅举一个例证:

香菱怎么进贾府的,还记得吧?是薛潘抢来的,在葫芦僧乱判葫芦案那一回,从冯渊手里抢来的。曹雪芹如何写冯渊的?原文如下: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子。看看,不是同性恋是什么。最妙的脂砚斋的批语,这儿脂砚斋有一条侧批,原文如下:[甲戌侧批:最厌女子,仍为女子丧生,是何等大笔!不是写冯渊,正是写英莲。]。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条侧批,脂砚斋对同性恋是什么态度?有没有抵触?有没有贬低?没有,是司空见惯,甚至还欣赏其为人,欣赏他能为了一个最厌的女子把命搭上了。当然这里面还有香菱之美的因素。

贾府的同性恋之盛毫不亚于府内男女淫乱。宝玉和将玉函的关系好到什么份上?俩人裤腰带都换了。一次俩人干完了,穿衣服的时候宝玉说,吆,裤腰带不错。将玉函正爽的昏头昏脑,随口说,看好了就拿走吧。等晚上将玉函从宝玉处回到忠顺王府睡觉的时候,坏事了。坏什么事了?晚上忠顺王爷和将玉函俩人宽衣解带上床干事,脱衣服的时候,王爷发现不对了,今个早上,你将玉函穿衣的时候还是红腰带,怎么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变成蓝腰带了?说!白天出去跟谁上床了?将玉函见瞒不过,就把宝玉招出来了。王爷心里那个恨那个气啊,在座的想想,你老婆出去跟别人上床了,你气不气恨不恨?后面的大家都知道了,王爷冲冠一怒为腰带,第二天一早就找上门了。害的宝玉挨了一顿好打。自打这之后,忠顺王府和贾府这粱子就算是结下了。

现在,白马王子告诉你们,种子绝对没问题,是祖上的良种嫡传下来的,全是良种配良种,没有杂交过。地更没问题,比种子还好,肥沃的良田,一般人想种都捞不着的好地。我所说的种子和地是指什么,你们没有误解吧?把女人当地可是国人自古以来的说法,据刘大虾考证,这种说法的来源是,有一个地主年过半百无后,最后咬咬牙,拿十几亩地买回来个能生养的做二房,用驴驮回来的那个晚上,也算是洞房花烛夜了,虽然没有洞房也没有花烛,这个晚上,那个老地主下死劲地日新媳妇,把个新媳妇日地死去活来,最后新媳妇受不了了,说我是你的人了,你就不能省点整我?这老地主说,你以为我在整你?我在整我那十几亩地。窗外听床的听去了,这就传开了。“地”指女人这说法,就是这么来的。刘大虾考证的没错,出此典的那本小说几年前我也见过,所以刘大虾的结论也不是都是胡说八道,大家别一味的置疑,他的好多考证还是很有依据的,比如刚才说的这个。

贾府如何避孕?

扯远了,回来继续我们的话题。

要是说贾府有那么一个两个性生理不正常是有可能的,但总不能整个贾府都有问题吧。所以说,丫环不孕的原因绝对不会是生理原因。

良种下到肥地里,就是不发芽。那是什么原因?

经本人十天多的艰辛考证、多方索隐,坚持从贾府丫环从不怀孕这一百年之谜入手解读红楼梦,终于开创出红学的新新流派:“避孕学”。今天白马王子就告诉你们这个困扰红学界达百年之久的问题的答案,答案太简单了,就两字:避孕。惊心动魄吧!你可能问了,你怎么就能肯定是他们避孕了?那我来问你,种子和地都没问题,贾府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主子和丫环、下人和丫环淫乱了那么多年,要不是有避孕措施,你说他们为什么不会怀孕?你给我个更好的答案好了。

你想想,主子和主子夫人就能生养,但主子和丫环就不能生养。下人小子和丫环不能生养,可一旦主子把丫环配给下人小子后,就又会生养了。主子和丫环不能生养,但丫环一做了姨娘,嘿,又会生养了。是不是?探春、贾蓉、贾环等等,还有好多,不都是姨娘生的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除了避孕还有更好的解释吗。所以说,虽然我的推断在红楼梦中没有直接的依据,但我的推理过程是严密的,所以答案应该是站得住脚的,经得起推敲的。对不对?

可是,问题来了,贾府怎么避孕啊?什么措施啊?

避孕套?毓婷?结扎?显然不是。那时候哪有这些东西啊。

肥皂水?醋?辣椒面?不是,那是乡野愚民的招数,不好用不说,堂堂贾府岂能用这下三烂的招数。

安全期避孕?也不是。“前七后八”之说虽然是古来有之,但能不能追溯到清朝,没有直接的考证依据,所以说不能认定贾府会不会计算安全期。但话说回来,那些主子们都是一时兴起逮个丫环就奸的主儿,哪管她安全期不安全期的。难道奸前先问问:mm是安全期吗?是就干,不是再换一个。不可能,主子们才不管这些,麻烦。

前几天国学论坛上一位高人说是“体外射精”。哈哈,亏他想的出来。不知道那位老兄是不是常这么干,我白马王子是从不用的。那还叫性交吗?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插在里面正爽到极点的时候,忽然拔出来射精,这一分神,还有快感啊?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就为最后爽那一下,嘿,结果拔出来了,你说丧气不丧气,和不干有什么区别。一次两次特殊情况可以,老这样可不行。贾府的主子们会为了不让丫环怀孕,长年累月牺牲自己的快感?绝对不会。再说了,体外射精法的失败率太高,一不小心拔晚了就出事了。不是有个笑话吗:萝卜烂地里了,牙齿啮嘴里了,少女怀孕了,原因是什么?拔晚了。白马王子就刚刚出过这事,跟情人正爽的高兴,正要射精的时候,情人忽然想起来了,是危险期,赶紧往外拔,你说可也怪了,越要避免的事越避免不了,本来还没射,一拔的时候偏偏就射了。结果好,怀孕了。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肚子里的是我的还是她老公的,只好等生下来再说吧。所以说,贾府的避孕措施绝不是体外射精,要不早出事了。

那就剩最后一种办法了,“避孕药”。笑话,你可能笑了,哈哈,怎么可能,那时候怎么能有避孕药?长效的?短效的?还是探亲型的?嘿,还别笑,答案还真就是避孕药。

白马王子经多方考证、严密推理,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避孕药。贾府丫环不孕这一千古之谜的答案就是,贾府有避孕药。

有人可能要问:避孕药是哪来的?是如何得到的?这就是我后面要揭示的红楼梦之谜。先告诉你们下面我要讲述的主线:原来贾府收藏了一个宫廷不传之秘:宫廷避孕秘方。宫廷秘方是什么来历?不传之秘怎么到了贾府呢?是谁盗取了宫廷秘方?是如何偷运出宫?贾府为什么费尽周折非要得到避孕秘方?贾府藏有这一宫廷秘方的秘密是如何泄漏的?贾府的被抄与这秘方有何因果关系?

宫廷怎么会有避孕秘方呢?大家可能会问了,古人不是都希望儿子越多越好嘛,不都讲究人丁兴旺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干嘛要避孕啊,尤其还是宫廷,上下五千年多少皇帝无后啊?据刘大虾统计,自三黄五帝以来,皇帝平均年龄34.5岁,子嗣1.78人,平均不到两个儿子。也就是说,皇帝们差不多都是一代单传了,当然很多皇帝有很多儿子,于是乎就有很多皇帝绝后了。哪些皇帝绝后?明朝就有好两个个皇帝绝后,一个儿子都没有,以致于后继无人,找不着人当太子。哪些皇帝儿子多?康熙就很多,不但是很多,而且还是最多。康熙是谁啊,自诩为千古大帝啊,什么都要比古人强,交配、生孩子这事怎么能比别人差呢。

明朝两位皇帝绝后,于是康熙就吸取了前朝的教训,潜心于与嫔妃们性交,不断生产后代。康熙什么样的女人都干,贪多不厌,什么满人、汉人、俄罗斯人、新疆人、洋鬼子,来者不惧,什么样的女人都行,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就成,哪三个条件?女的、活的、漂亮的。我可不是瞎说,康熙的这些各色女子都是有据可查的,例证很多,只把刘大虾考证的几条排列如下:

1、汉人女子是贾府进贡的,刘大虾的讲座都听了吧,刘大虾说的很清楚,把李洵献秀女的褶子都翻出来了,可惜不是曹寅的。

2、俄罗斯女子是韦小宝带回来的。《鹿鼎记》都知道吧,金大侠说的很清楚,韦小宝俄罗斯一行,把人家女王奸了不说,还连藏带掖的划拉了不少俄罗斯美女回来,给康熙和众王爷们一人一个。对不对?《鹿鼎记》是本好书,我和刘大虾都很喜欢,古语说的好,古有春秋近看鹿鼎。古人所说的四书五经二记,其中的二记,指的就是《鹿鼎记》和《史记》。

3、康熙的洋鬼子女子是王熙凤的娘家进贡的。这是王熙凤自己说的,记得吗?第十六回,王熙凤说:那时候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没错吧。后来,薛宝琴进贾府后,一次诗会上,说见过一个真真国会写诗的洋鬼子女子,还记得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据刘大虾考证,当时王熙凤也在场,这句话被王熙凤了,凤姐转身就快马加鞭把消息告诉了她的舅舅王子腾。没出一个月,王子腾就把那个真真国会写诗的洋女孩子找到了,然后就献给康熙了。王子腾后来被委了一个九省巡按的肥缺,就是为这事康熙给的赏赐。现在,你去故宫查查清宫档案,还能找到那个入宫的真真国女诗人在宫里写的诗呢。

4、香妃是新疆回回人,香妃是新疆人之典出自《书剑恩仇录》,看过吧?看过的都知道。香妃是谁知道吧?康熙最宠爱的妃子,因身上天上一股异香,故称香妃。天生的香气宝钗身上也有,还记得吧?原文如下: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宝钗自己说是冷香丸的香味,不过我认为是体香。就是这股子体香迷得宝玉一天到晚围着宝钗团团直转,一会儿想把人家“雪白的膀子”搬到黛玉身上好摸摸,一会儿又借口吃宝钗嘴上的胭脂与人家接吻,一会儿又借着闻人家身上的香气拼命凑在宝钗的领口上往里看。纯粹一个色痨急鬼。最后到底把人家晶莹雪白的宝钗给奸占了。

照我看,木石前盟一段好姻缘最后没成,没别的原因,绝对是因为宝玉不要黛玉了。为什么不要了?没听说过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上一讲我讲过,黛玉已经被宝玉得到过了,至少也被摸过了。得到了就懂得不珍惜了,这一点宝玉和薛潘是一样的,喜新厌旧,纨绔子弟的通病。听宝钗说,薛潘当初为了得到香菱不知与薛姨妈打了多少饥荒,得到以后,也就稀罕了不到半个月,也就丢到一边去了。香菱结局很惨,经考证,薛潘娶了金桂以后,为了讨好金桂,活活把香菱折磨死了,整一个卸磨杀驴。宝玉对黛玉还不错,虽说比薛潘时间长点,不过二、三年的时间,也就厌烦了,一门心思在宝钗身上。

贾府从上到下几百口子,管他主子丫环,被宝玉看上但没得到的,统共就只有两个。哪两个?宝钗和湘云。从红楼梦前80回的伏线和作者意图来看,最终这两个人都应该与宝玉发生了性关系。所以,高鄂在续书的时候就把宝钗嫁给了宝玉,让宝玉终于遂了摸宝钗雪白膀子的愿。却一时疏忽忘了湘云。不想高鄂这一疏忽后来却给自己引来了大祸――被新红学胡适之流大肆攻轩,来了打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到了周汝昌更甚,此公最爱湘云,却厌宝钗。而高鄂这厮甚是不懂道理,竟然敢有违周老先生之愿,让宝玉不娶湘云反娶了宝钗,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周老先生代表新红学诸人毕其一生之力,让宝玉又干了一次薛潘只看锅里的不吃碗里的那种事:宝玉婚后,宝钗雪白的膀子也摸过了,嘴上鲜红的胭脂也吃过了,领口里的东西也动过了,奸也奸了,日也日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再漂亮的美女看久了也就那样,吹了灯没啥区别。碗里的哪有锅里的好,于是逼着宝玉“悬崖撒手”离家出走找湘云去了。“宝钗之妻”、“麝月之婢”也不要了,3P也不玩了。撒手了,不摸了。幼时的愿望就剩湘云没实现了,所以去找湘云去了。后来在周老先生的帮助下,宝玉终于在打更的时候偶遇了湘云。怎么这么巧啊?无巧不成书嘛。于是宝湘远走,不知所踪,终老一生。

周老先生终于拆散了宝玉宝钗,强把湘云嫁给了宝玉,不过这还没完,宝湘俩人在一齐总得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吧,就这么默默无闻一生多没意思啊,故事的俩主角不能这样啊,这哪能对得起周老先生和胡适的美意啊,于是宝玉谨记着周老先生和胡适的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开始写作文《石头记》,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石头记出世了。那湘云干点什么啊?也不能闲着啊,周老先生大笔一挥,好说,那就去评点石头记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来历就是这样。

扯的又远了,没办法,刘大虾就这么教的,有其师必有其徒嘛。现在回来,白马王子继续往下讲。

康熙还真的证明了他就是比古人强,自三皇五帝以来,皇帝里面还就数康熙的儿子多,一百多个,别看其他方面康熙不见得比古人高多少,在生儿子这事上,康熙还真不愧是千古一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康熙20岁那年,和韦小宝比谁生的儿子多,康熙就以领先20个的大比分优势赢了。康熙死的时候是80多岁,你想想,这60多年康熙得生多少啊。是不是啊?后来的结果刘大虾都告诉过大家了:康熙多子。刘大虾的原话如下:说康熙“能生”是错误的,是“太能生”了,儿子多得不得了。大家还记得吧。

儿子多了事就多。诸王子们开始争夺太子位了,你踢我拉,你掐我一下我咬你一口,硬是把好端端一个太子弄了个两立两废。尤其是太子二次被废以后,诸王子为了太子之位,骨肉相残,无所不用其极。康熙大为烦心,没辙了,只好找大臣们帮忙处理家务事。这一下可好,事儿更乱了,忠顺王向着这个儿子,义忠亲王却净宠着那个儿子,结果两个王爷又打起来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就这么来的,清朝的官难断皇帝家的事。

这么一来,康熙后悔了,能不后悔吗,是不是啊,都是儿子多惹的祸,没这么多儿子不就没这么多事了。所以说,康熙的想法就变了:不能再生了,自己这么年轻,性攻击力又这么强,要再这么生下去,再过20年,皇宫不成那个什么了吗。然后呢,不用我再多说了吧。然后康熙就召集了太医院众御医,下圣旨了,圣旨说什么?计划生育啊。赶紧想办法,坚决不生了,但还不能耽误他一月三十一日。知道“日”是什么意思吧?康熙大词典中“日”这一词条是这么解释的:日,方言,性交之意也,或曰“*”。

圣旨要御医们赶紧想办法给皇帝计划生育。这活可累了,那时哪有现在的医学发达啊,结扎?不会。避孕套?没有。让皇帝节欲?我看你是活够了。那怎么办?御医们不愧是大内高手,还真想出办法来了。什么办法?研制避孕药。避孕药是现在的叫法,那时候可还没有这词,不叫这名字,叫“了肚贴”。贴在肚脐上,就可以了结女人肚子的受孕功能,再不能怀孕了,“贴肚脐致不孕”。到了现代,这“了肚贴”失传了,就是不失传也没用了,比这好的避孕措施有的是。于是就有人把这贴膏药发扬光大了,“贴肚脐治痔疮”。

说到这里,有人又置疑了,白马王子这你可是在杜撰了,避孕药的事就算你知道,可那宫廷秘方的名字你怎么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你怎么知道的?看看,又露怯了吧。又没仔细读红楼梦吧,又在看过场戏了吧。我来告诉你,曹雪芹就把这避孕药的名字明明白白写在了红楼梦中!写在哪儿?原文如下:

宝玉道:“我问你,可有贴女人的妒病方子没有?”王一贴听说,拍手笑道:“这可罢了。不但说没有方子,就是听也没有听见过。”宝玉笑道:“这样还算不得什么。”王一贴又忙道:“这贴妒的膏药倒没经过,倒有一种汤药或者可医,只是慢些儿,不能立竿见影的效验。”宝玉道:“什么汤药,怎么吃法?”王一贴道:“这叫做‘疗妒汤’…

红楼梦字字珠玑,没有一句废话,一点都没错。上面这几句对话,百年来人人都把它当笑话看,当过场戏看,谁都没有想到这段文字里是话中有话。今天,我白马王子就把这段文字给大家解读一下。这段文字中就隐藏着康熙宫廷避孕秘方的名字。明眼的读者经我这一点拨,可能已经看出端倪了。不错,“疗妒”是“了肚”的谐音。这是曹雪芹一贯用的“隐笔”技巧。

有人可能要问了,照这么说应该是“了肚汤”,而不是“了肚贴”啊?问的好,这又问出了曹雪芹写作的另一个写作技巧:“虚笔”。大家注意到王一贴的话没有?“这贴妒的膏药倒没经过,倒有一种汤药”。王一贴说,没有膏药,只有汤药。大家感到奇怪不奇怪?怎么王一贴是开膏药铺的,怎么忽然开出了一个汤药,作者写错了吧?我告诉你们,这正是作者的“虚笔”。大家注意了,可不要被作者瞒过了。我们来看一下红楼梦开篇第一回脂砚斋的批语:“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现在大家明白了吧?这段文字就是脂砚斋所说的“后文如此者不少”之一处。王一贴说不是膏药,其实就是膏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假做真时真亦假,这就是曹雪芹的虚笔。

说到这儿,大家都应该彻底明白了吧,作者就把康熙宫廷避孕秘方的名字“了肚贴”,隐写在了这段文字的“疗妒汤”中。惊心动魄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