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十天 倒数第十天,白天。

玄烨号航母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URL] 倒数第十天,白天。 舒梁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再也没有理由继续赖在床上了。 最近几天的事,一直让舒梁十分闷闷不乐。先是因为自己的不理智,顶撞了领导而负气辞职,而后又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与房东大吵了一架,人家又掀起让他搬家。 作为一个北漂族中的普普通通的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



倒数第十天,白天。


舒梁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再也没有理由继续赖在床上了。

最近几天的事,一直让舒梁十分闷闷不乐。先是因为自己的不理智,顶撞了领导而负气辞职,而后又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与房东大吵了一架,人家又掀起让他搬家。

作为一个北漂族中的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的人来说,丢掉工作和重新安排自己的住处,这两样打击,几乎是致命的。

舒梁简单的洗刷了一下,他得找房子,也得找工作。房子没地方住,好说,可以去好朋友家厮混几天,没有工作不行啊。

舒梁基本上不怎么饿,径直的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静静的等着电脑屏幕的变化。那个熟悉的windows开机的声音之后,舒梁打开了IE浏览器,可是他没有先去查看房子和招聘的页面,而是停留在主页上,“噬魂岛”恐怖论坛。

信息提示的声音响个不停,在提醒着这个ID的拥有者有无数条的论坛内部短消息他没有看。

舒梁是“噬魂岛”论坛的副总管理员,他很喜欢类似风格的论坛,经常在半夜时上网浏览这些恐怖故事,时间长了,也经常发发帖子和图片,回复其他网友的帖子,直到一年前,他被“吸收”为“画皮故事”版区的版主,舒梁从那时候起就更加忙碌了,经常要回复“鬼友”们的疑问,他一般是有问必答。

舒梁打开了第一条短信。

“尊敬的风,您相信午夜的黑屏上有除了自己之外的影子吗?鬼事多多,谢谢。”

舒梁在论坛上的ID叫做风,只有版主和巡查级别的会员才能叫一个字的名字,也必须叫一个字的名字。

舒梁在回复栏目内输入着:“午夜的黑屏上,还需要一些微弱的光亮,否则无论什么东西出现在黑屏上,都看不到,一支昏暗的小蜡烛足矣,跳动着的黑屏,在你身后的是什么,别忘了,如果有什么发现,要记得告诉我啊。”

第二条短信,ID叫尖叫的墓碑。

“风大斑斑,你好啊。如果能约你一起在零点去最阴暗潮湿的洼地林间等鬼,那多好啊,你有没有兴趣啊?给我你的QQ啊。”

舒梁笑了笑,在搜索程式出输入了尖叫的墓碑,查看一下他的IP地址,居然也是在北京。回复着:“离地三尺有神灵,何必去那种地方啊,再说了,零点的时候,我一般都在这里啊。”

第三条短信,ID叫酒舞。

“你相信吗?我们这个坛子里就有真正的鬼魂,我知道它们是谁,它们专门找我们这样的鬼友下手,你想知道吗?嘿嘿嘿。。。。。。”

舒梁不知道如何回复了,于是只打了一个字:“汗!”

第四条之后的十来条短信都是系统提示信息,舒梁逐一的删除了。

再下一条,叫墓碑的尖叫,应该是那个尖叫的墓碑的马甲发来的。

“风斑,你好,ID平行线盗用我的信息在到处灌水,我的正身尖叫的墓碑已经被禁言了,请求释放啊。”

舒梁睁了睁双眼,他在想:尖叫的墓碑被禁言了,那么就算是他的ID被别人盗用了,他怎么能知道是谁盗用的呢?怎么会那么精确的怀疑到平行线的身上呢?

舒梁再次打开了搜索程式,他要查看一下那个灌水的尖叫的墓碑的发帖记录。的确有大量的重复回帖,都是一句话。

“拿你的血,换我的命!”

足足有一百多帖。

舒梁又查看了一下IP地址,与尖叫的墓碑以往的发帖记录中,都是相同的IP地址。再查看了一下那个叫平行线的ID,这是一个已经注册了两年多,但没有一条发帖记录的潜水ID。

舒梁回复给尖叫的墓碑:“IP地址相同,没有证据显示你的ID被盗用,恕无能为力。”

下一条短信,打开后舒梁的眼睛瞪的无限的大,因为来信人的ID均然是“风”,是自己给自己发的短信。

舒梁惊愕的看着短信的内容。

“拿你的血,换我的命。”

舒梁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跳到了床上,站在床上,外面有风的声音,舒梁迅速的跑到窗户前,紧紧的关上了窗户。

电脑上的QQ有了提示音。

舒梁又回到了电脑旁,点击了对话框的图标。

是论坛里的一位比较熟悉的鬼友,他的ID叫“湿”,湿恐怖影音区的版主,他的真名叫童名,湿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律师,他和舒梁一样都在北京,以前还搞过很多次聚会。

湿说:“老大,电话一直占线啊?”

舒梁回到座位上,迅速的将那条令人惊愕的站内短信关闭,然后在与湿的对话框上回复着:“我在,湿律,什么事?”

“老大,你的电话占线啊。”

“没有啊,我给你留过座机的号码吗?”舒梁看了看一旁的电话,它一直安静的在那里。

“恩??你上午打给我的啊!”

“我上午在睡觉啊!”舒梁迷糊了。

“明明是上午打给我的,我的手机现在还留着你的号码呢。”

“靠!我真的没打啊。”

“算了!老大,我觉得怪怪的啊。”

“哪里?”

“坛子。”

“说说啊。”

“我打你电话,电话里说吧。”

“你打来吧。我这没有占线啊。”

“确认一下,是84034xxx吗?”

“还真是啊。”舒梁头皮发麻了,怎么上午会打电话给他呢,难道是梦游吗?

“好了,老大,我打过去了啊。”

舒梁看着电话机,仿佛它时刻会爆炸一样的盯着它,它怎么会爆炸呢?它怎么可能一直占线呢?可是两分钟都过去了,电话一直没有想。

“老大,你真行,是不是没挂好啊?”湿又在QQ上说话了。

“晕啊!我打给你啊,确实没有占线啊。”舒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座机。

“好!”

舒梁拨通了湿的手机,电话通了。

“老大,我先说啊,我说的乱,但让我先说完啊,我怕我的逻辑太混乱,自己回头再忘了。”

“好吧,我听着。”

“恩,老大,我觉得坛子里最近有鬼魂,我有证据。坛子里有一个会员叫苛刻可可,他是个男的,他昨天晚上死在一家青年旅社里了,他是和一个叫平行线的女会员见面后,去开的房间,他俩在房间里用摄像头拍照,发到了另一个成人论坛里了,但是苛刻可可早上被发现死在了客房里,没有伤口,但是眼珠没有了。。。。。。”

湿应该是还想继续说,但是舒梁还是打断了他:“等等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舒梁本不想打断他,但是他听上去的确很乱。

“老大,我是听另一个会员说的,他叫浩浩皓皓,是苛刻可可的大学同学,同一个宿舍的,我和他以前见过面,他知道我是律师,想咨询一下,另外,他昨晚结果苛刻可可的一个电话,说的是玩的很好,今天不去上课了,让他替自己喊一声到。还有,在早上还收到了一条短信,说他不行了,救救他,再打过去,一直关机了。然后就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因为苛刻可可的手机最后一个呼出电话,就是他,他刚从公安局回来就打电话给我了。”

“等等,再等等。几点打的电话?”舒梁还是有些糊涂。

“公安局说苛刻可可是凌晨一点左右死的,可是浩浩皓皓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两点以后了,短信收到的时候已经天亮了。”

“那是谁发的短信,电话是怎么打的啊?”舒梁开始感觉到了恐慌,前任的总版曾经和他说过的一件事,难道又重现了?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